第三百一十一章 喜怒

小说: 魔术之王 作者: 名寒 更新时间:2019-06-02 08:21:47 字数:2774 阅读进度:311/404

杜和这一次知道了耳聋是什么感觉了。

与身体上镶嵌的碎石片比较起来,听不到声音其实并不让杜和多么的惊慌,至少他还活着,而且他现在也没心情听外头是个什么声音。

他是手上托着的是踉踉跄跄的何团长,两人如同醉了酒的难兄难弟,打着摆子,走着弯路,终于跳进了水中。

进了水,就算是活下来了。

两人的心中都有这样的想法。

即使海水让他们的伤口酸爽的****,但是对于从刚刚那个地狱爬出来的两人来说,这都不算什么比起炸成两段或者扭曲着插在沙子里头,幸运的只是多了几道不知深浅的伤口,对他们俩来说,就算赢了。

两个人没敢回家,从水路爬回了南城区,左思右想,杜和带着混混沌沌的何团长去了他们曾经抓捕松下樱子的那幢宅子,果然,里头至今依旧空着。

这种敌人暴露了的据点自己人因为晦气,多半不回去住,敌人也不会再涉足,对他们来说,是绝好的藏身地点。

熟门熟路的翻墙进去,杜和将何团长放在了亭子里,自己进房间里摸索了一番。

除了一些被搜查队搜走的证据和贵重品,杜和成功的在一间房间里找到了一大把女人款式的寝衣,布料是纯棉的,对他们来说再好不过了。

酒没有了,不过杜和找到了一点食盐……

并没有将食盐直接塞给何团长,杜和先在房间里偷偷摸摸的烧了点水,随后勾兑成淡盐水,一半用来喝,一半用来冲洗伤口。

药盒子里还剩下一点标记着云南白药的药粉,杜和不干贸然动用,只能先拿自己做实验,将药粉蘸了一点点放到了指头的伤口上观察反应,两个小时之后,杜和将那些药粉糊在了何团长的伤口上,在何团长痛哼之前,杜和在他的嘴巴里塞进去一根柴房里拖过来的木头。

作为一个没什么专业精神的半吊子医生,杜和先保证了何团长不会死掉之后,才开始收拾自己,将伤口里的东西一一拔出来,洗干净缠上纱布,随后换上衣柜里不那么女气的衣服,照镜子觉得没有破绽之后,杜和才悄然出了门。

在兄弟两个如同惊弓之鸟般躲避追兵的时候,在不远处的一处宽阔的高墙大院里,两个人跪在冰冷的青砖上,迅速而准确的将刚刚发生的情况报告了上手坐着的一个青年。

青年修着整齐的鬓角,头发光洁,衣着考究,此时拿着一本书坐在太师椅上,似乎并不在意地上的两个人说些什么。

等二人沉默下来之后,青年施施然的翻了一页书,看了两行,又指着其中的一处问身后立着的女人,“乌咪哈内桑,这个字念什么?”

身后的女人探身看了两眼,念道,“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这个字念裘,皮毛大衣的意思。”

青年喜悦的念诵了两遍,点了点头,“谢谢你。”

女人颔首,退回了青年身后的位置。

青年仔细的将书签夹在那一页书内,合上书本,抻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缓步走到身后女人身边,陶醉的在女人的脖颈处深吸了一口气,青年的手也毫不客气的搭在了女人柔弱不堪一握的腰肢上。

女人纹丝不动。

青年满意的微微一笑,随后抽出了女人腰上别着的一把小巧的手枪,头也不回的开了一枪。

跪着的只剩下一个老人。

如果杜和在的话,他一眼就能认出来那个老人,不久之前,他在那幢别墅门前,警惕的砸碎了门口的灯,惊走了来访的汽车。

“没有留下人,是他们的不是,现在他已经为自己的过失赎罪,所以我原谅他了,伊豆桑,你做的很好,接下来,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了。”

青年将手枪放回了女人腰间,妖冶的眼神在老人的后背上凉飕飕的掠过,“我很敬重您,希望您别让我失望。”

“是,大人。”

老人深深鞠躬,站了起来,看似瘦弱的身躯爆发出来惊人的力量,单手便将地上的年轻人拖了出去,只留下一条血色的痕迹,女人的眼帘微合,“我去收拾。”

“不,乌咪哈内桑,这是仆人们的事情,我同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商量。”

青年毫无血色的手指牢牢地握在了女人粉白色的手腕上,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贪婪。

女人却似乎无动于衷,点点头,便随着青年拉扯着自己。

“对于今天那两个莽撞的来客,你有什么想法么?”青年将女人抱在怀里,贪婪的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馨香气息。

“没有,大人。”女人温顺的靠在青年的胸口,如同一只羔羊。

“那么对于城外的那支讨厌的军队呢?我听说那位公子给自己找了个帮手?”青年对女人的顺从十分满意,随意把玩着女人的头发,漫不经心的问。

女人柔软依旧,笑着点了点头,“有办法的。”

青年眼神一亮,手上无意识的用力一扯,“哦?说来听听。”

女人仿佛没有痛觉,任由青年扯着自己的头发,温柔的在青年的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青年越听越开心,后来便哈哈大笑起来,“允了,这件事就让你来安排吧,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乌咪哈内。”

女人微笑着鞠了一躬,离开了。

青年依旧坐在那里,只是脸上的笑意淡去了不少。

“主上,碍眼的人物为何不直接除掉,属下可以为主上分忧。”一个紫色衣服的玲珑身影从天花板飘然落下,跪在了青年的脚边,仰慕的望着青年。

“撒库拉依,在这里,杀人只是最费力不讨好的技艺,不到万不得已,不必动用你来执行任务。”青年抚摸着名叫撒库拉依的女人的头发,像是安抚急于表演给主人的宠物。

撒库拉依不大情愿的点了点头,趴在了青年的腿上,忽然仰着头道,“主人,我听说她之前同别的男人有所牵扯……”

“啪!”

“主人息怒!”

撒库拉依的话被青年毫不留情的一耳光打回了嘴里,惊恐的伏在地上。

青年毫不留情的捏着撒库拉依的脖子,阴沉的说:“那位将是你的女主人,撒库拉依,记住了。”

撒库拉依咳嗽着连连点头,眼泪不断的流出来,满脸的惊慌,生怕青年将她赶走,叫别人来随侍。

青年见撒库拉依点头,又变得温柔起来,帮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安抚道,“别哭,无论如何,你依旧是我最喜欢的上忍。”

撒库拉依破涕为笑,擦干净眼泪,重新隐匿在了暗处。

青年负手而出,看着庭院里优雅的用剪刀剪下花枝的女人,喃喃念了一声:“乌咪哈内……海羽……多美的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