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黎明前的黑暗

小说: 末世修仙一把枪 作者: 吴家小郎 更新时间:2020-03-01 06:59:13 字数:2749 阅读进度:111/270

疾风快要撑不住了。

曾经,在和野狼刚刚分开的那一小段时间,背后狙击枪的准头似乎差了许多,威胁性也大大降低,他潜踪疾行,一度以为都甩开齐小白了!

可这小狐狸很快便追了上来。

造孽啊!

停下,就是等着被打!

逃跑,根本跑不过他!

怎么办?

月光其实不太亮,可对于现在的齐小白来说,似乎已经足够足够了。

背后的狙击枪犹如死神镰刀,一刀又一刀,不徐不缓。

疾风已经麻木,他都很长时间没去想,这小狐狸到底带了多少发子弹?

一般来说,狙击弹射的很准,如果疾风不躲的话,必然要被轰上!

所以,他每一发子弹都要躲。

可是,躲子弹,哪里像是喝口水那么简单!

他需要调动浑身肌肉、需要精神高度集中、需要大脑疾速判断、需要瞬间调用大量能量,这才行!

躲十发、二十发、五十发,疾风都不会觉得累,毕竟实力摆在那边,可是他x的一百五十发、三百发、五百发……后面似乎还有不可计数的许多发……

我x你大爷齐小白!这不是欺负人吗……

就算是喝水,谁能实打实连喝500口?

胃不得炸了?

膀胱不得爆了?

更关键的是,不给上厕所啊!

是不是500,疾风真没一发发数着,不过,用“数百发”来形容,是毫不夸张的。

呼哧~~~呼哧~~~呼哧~~~

疾风满身大汗,脸色煞白,紧紧咬牙,尽量压低速度,不时回头看:

“齐小白……你等着……等我抓到机会,一枪打死你……一刀囊死你……一胳膊扭断你的脖子……一肘砸爆你的脑袋……”

他发狠的絮絮叨叨,大口大口喘气。

人在被逼近极限的时候,总得找点精神寄托,幻想着绝地反击,能让疾风感觉稍好一点。

快了!

快了!

在疾风看来,如果说他还有机会的话,那机会一定是在黎明前的黑暗时分!

在这个时间段,日光未至,而星光被淹没、冲淡,地表一片黑暗。

他一定要利用这一片黑暗,给齐小白一记重击!

黎明前的黑暗时分,终于……来了!

疾风静静趴在地上,伪装的如同一块石头。

他的伪装技术很好,一般来说,即便是经验丰富的猎人,在他三米外走过,发现不了他。

根据一晚上双方的速度来看,齐小白这小狐狸用不了两分钟就会出现在千米之外,到时候,狙死他!

这件事情没耗费疾风太多耐心,他很快便发现急匆匆赶来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双方距离迅速拉近,800米……500米……400米!

疾风甚至都听到了说话声:

“爸爸我们有没有追错啊?”

……

“没有!痕迹很清楚!新鲜的!现在天很黑,疾风应该在前面狠跑呢!”

……

“那他会拐弯吗?”

……

“不确定,应该会拐弯吧!不过没关系,黎明前的黑暗最多十分钟,到时候爸爸很快就能发现他!”

……

“他要躲起来呢?”

……

“哈!我还巴不得他能躲起来呢!这样我们还少跑些路,也让疾风见识见识爸爸的眼力!”

……

拐弯?

果然!齐小白这家伙是想把自己引到某个特定的地方!

哼!

疾风心中轻哼一声,眼神冷的像冰,准星贴着齐小白缓缓移动。

虽然极黑,可400米再打不中你,抹脖子自杀得了。

时间仿佛变慢,风声变的清晰可闻,而齐小白拉着小娃娃赶路,也变成慢动作。

走过一块齐腰岩石……

滚过一团黑乎乎的风滚草……

齐小白停下来,快速搓了搓手,在给小娃娃暖手!

机会!

砰~~~

没有犹豫,疾风准星微移,狠狠扣动扳机!

齐小白当即如同一团破布,横飞出去!

“爸爸!”疾风听到一个稚嫩而慌乱的声音。

心中狂喜,砰~~~砰~~~砰~~~

疾风连补三枪!

这种时候,他自然用的是异形玻璃爆裂弹!

然后他腰微弯,窜行如狼,直奔齐小白躺身之处!

其实,疾风也可以趁这个机会逃,不过,逃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当然是趁你病,要你命!

400米距离,疾风几个呼吸便赶到了,没有人……

不过,地面上痕迹凌乱,草叶上沾着许多鲜血。

捏在手指肚上,撵一撵,嗅一嗅,舔一舔,疾风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这百分百是齐小白的味道!

这小狐狸受伤了!

追!

追踪过程异常轻松,地面上的鲜血滴滴答答,就没有断过!

很快,痕迹分叉了。

疾风几乎一眼就判断出来,毫不掩饰的重痕迹,应该是齐小白的路线;而旁边细微的小痕迹指向远处,应该是齐小白身边的那个小娃娃!

怎么?要牺牲自己,让小娃娃逃跑?

那就成全你!

没有犹豫,疾风直追下来。

上上下下过了好几个细沙缓坡,经过两三块巨石,疾风突然眼睛一眯!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前方又一块巨石下面,那一堆沙砾……虽然怎么看都是一堆沙砾,但丰富的经验告诉他,有!问!题!

他心脏怦怦乱跳,这是久违的激动!

齐小白,终于抓到你了!

眼看天就要亮了,疾风悄悄绕到“一堆沙砾”身后几百米距离,砰~~~砰~~~砰~~~

呼~~~

那砂砾堆的扭曲啊,显然是被打断脊椎的挣扎!

疾风仿佛看到鲜血崩起,他心里通透的像是开了一扇天窗!

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只是……会不会太简单了?

情势的变化会不会太快了?

不对!刚才那些血迹,他不会看错,百分百是齐小白的!那就是说,这小狐狸一招疏忽,被自己抓了个正着!

暗暗咬牙,贴地疾行,很快来到近前,那个扭曲的家伙还在挣扎!

到近处,他也认得这身吉利服,应是齐小白无疑!

无法翻身,这扭曲动作,应是被砸断脊椎无疑!

但多年养成的谨慎还是在拼命提醒他,这家伙似乎从头到尾,一声都没吭?

齐小白这么硬气的?

他终是站定在三米开外,小心的把吉利服挑开。

那是一个血肉模糊、还没死的家伙。

但疾风瞳孔紧缩!

这种趴地负手的体态,他见得太多了,这纯粹是被捆起来的啊?

不是齐小白?

那是谁?

不管是谁,危险?

电光火石之间,疾风几乎刚刚挑开吉利服,便猛的向后一跳!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吉利服被拉起,不知怎的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嗖嗖嗖~~~

不知从哪来的铁丝如同灵蛇,一圈圈卷出残影迅捷无比的过来,啪的缠住疾风手臂!

几乎是下意识,疾风噌的抽出匕首,猛斩铁丝!

铁丝必断,然后他便可以逃了!

可眼看就要斩到铁丝,疾风硬生生刹住匕首,不对!一定不对!

齐小白肯定清楚,单纯铁丝绝对困不住他疾风,那……铁丝另一端呢?

另一端,似乎是缠在这家伙的脖子上?

这一瞬间,疾风只觉得自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他就这样定定站着,额头呼的冒出冷汗,四周看了一圈。

毫无异动!

x的!如果是陷阱,那齐小白一定躲在暗处!

无论如何,先把铁丝搞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