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热水澡

小说: 末世修仙一把枪 作者: 吴家小郎 更新时间:2020-02-16 13:41:28 字数:2684 阅读进度:72/270

狗子不会无缘无故的刨地,经过严格训练的变异狼犬,更不会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疾风眉头一皱:“大力,鬼腿,看看下面埋了什么东西!”

“好!”作为黑龙帮不多的近战高手,大力和鬼腿自然不会亲自挖坑,他们啪啪啪打着响指,“三儿、老耿,你们两个看看有什么!”

就在两个壮汉齐声答应的同时,疾风不着痕迹的后退了几步。

无论如何……这是齐小白待过的地方,疾风绝对不相信,以这个小狐狸的水平,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痕迹!

多半有诈!

可总要有人蹚雷……

暗暗叹息一声,疾风不得不郁闷的承认,这个小狐狸,居然给他留下了一丝丝心理阴影!

大概类似于……齐小白很贼、齐小白很狡猾、齐小白很腹黑、齐小白操作很风骚、齐小白很少吃亏……诸如此类。

诡异的是,合着疾风悄悄后退的步伐,野狼、鹰眼、大力、鬼腿、金、小豹子、山炮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不着痕迹的或者皱眉走向某个可疑之处、或者反走两步拿武器、拿工兵铲、或者悄悄去找某个家伙探讨什么。

总之,从结果上来看,他们全都离变异狼犬狠刨的地方远了些。

疾风忍不住在心底冷哼一声,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

………

齐小白早已架好苍白猎刑者,静静趴着,没有等太长时间,便看到了从远处驶来的车队,看到了在车队前奔跑的狗子,看到这帮人停车、分开、又聚拢。

聚拢地,自然是在滚水金汁之上。

离的近了些,手电的光足够亮,齐小白终于确认,正是疾风的队伍!

嘿嘿嘿…

再远处,七辆车已经停了下来,看来疾风这家伙有够谨慎,人车分离。

毕竟,确认齐小白靠双腿逃亡之后,车辆的持久性、机动性以及速度便是巨大的优势!

你见过哪个人在荒野上能跑赢机车的?

可换位思考,齐小白的重点攻击目标应该是机车,所以,离得远一些,也就更安全些。

可惜,他们面对的是苍白猎刑者,肩射炮一般的存在。

七辆车……七……

透过准星,齐小白突然一愣!

最后一辆车的后斗上,好几个大桶,桶身上的标志非常鲜明,这是……汽油!?

送上门的大礼啊!

这要不狙你一下都不好意思。

他迅速打定主意,先解决狗的问题,再解决汽油的问题!

准星轻移,看狗子们都在爆炸圈,有两名大汉拿来军工铲马上就要挖掘,齐小白再不犹豫,当即扣动扳机!

砰~~~

消焰器之下,漆黑的夜幕,闪出一点点几不可查的微光。

轰~~~

………

疾风正在暗暗鄙视黑龙帮这些贪生怕死的家伙,猛然间他心脏猛缩!

无数次危机中锻炼出的直觉在疯狂尖啸,他脚下猛瞪,人化残影直向后闪,诡异伏倒,大叫:“危险!”

轰~~~

狗子们刚刚刨过的地方轰然炸裂,砂砾碎石纷飞,汁液四溅!

如果仔细听,应该是三声爆炸几乎连成一体。

虽然事出突然,可现场这些人哪有吃干饭的,也就比疾风慢了两拍,他们骤然启动,身如灵猿,瞬间卧倒!

汁液来势很猛,范围很大,覆盖面极广,还……很烫?

那感觉就像是走在路边,一辆洒水车欢快的喷水,滋了人一头一脸,躲都没处躲。

在这种危急关头,哪个还有余力照顾狗子。

嗷嗷嗷嗷~~~

一通乱叫中,变异狼犬们如同洗了个热水澡!

呕~~~

对于它们敏锐而柔弱的嗅觉系统来说,这实在是天大的灾害!

“大家小……”

疾风大声呼喝,却是一股浊气钻进肺门,把他噎的吭哧一声,胸口生疼!

尼玛!

什么味儿!?

水煮榴莲?

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电光火石之间,又一声尖啸从头顶掠过!

大风城的大人物们,普遍认可疾风为荒野之王,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疾风能够辨别子弹飞行在空中的尖啸,并且,如果全神戒备的话,他有不低的概率能够躲开子弹!

神乎其技!

浊气呛得疾风头脑发晕,但即便如此,有这两枪,他已经大致判断出枪手的位置!

枪手当然是齐小白!

x的!

一个翻滚,行云流水般架好tac-0狙击枪,准星快速掠过,疾风当即扣动扳机!

砰~~~

远处,炸起一蓬土。

人走了?

愤怒愕然中,狙击枪移动,准星左右横扫,可哪里还能看到齐小白的影子!

也就是说……这小狐狸几乎同时发出两击,然后一点都没停留,当即溜走?

疾风心中微凉。

这几乎是最难缠的一类猎人!最不想面对的一类杀手!

雷霆一击,一击便走,不缠斗、不犹豫、不妥协,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小狐狸……荒野之狐!

大吐口水,用袖子擦擦湿漉漉的头和脸,疾风趴着没动,大叫:

“灯关掉!所有人!”

啪啪啪~~~现场当即一片漆黑。

抓起对讲机,滋滋啦啦声中,疾风紧紧咬牙:

“车队,关灯!所有车辆自由行驶,分散开,不允许扎堆儿!你们被盯上了!”

起码从配合上来说,疾风的队伍没有问题,话音刚落,远处的车灯咔咔熄灭,紧接着便是嘈杂的轰鸣声。

对于狙击高手来讲,几千米的距离上,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听声辩位击中车辆,应该不算太难的事情。

不过,想在这种情况下精准狙到车上的某个桶,是万万不可能了。

虽然还没确认,但疾风99%相信,刚才齐小白的第二枪,子弹从他们头顶飞过,是奔着车上的汽油桶去的!

如果换位让疾风来做,他也会这么做。

刚才这两枪,狗鼻子算是废了,不过车还在、人无损,形势的基本面没变!

既然齐小白这家伙露头了,那必须要咬死他!

千万不能再让这只小狐狸跑掉!

当务之急,是赶到齐小白的狙击点,不管是谁,仓皇退走,必留痕迹!

正自思量,一堆人如同蠕虫,纲吉纲吉的爬到疾风身边。

疾风一愣:“干什么?”

“不……不要开会吗?”

“白痴!开个屁会!”疾风气个半死,“分散开!跟我走!”

夜幕掩护下,疾风在前,野狼、鹰眼、大力、鬼腿、金、小豹子、山炮紧随其后,其他人等呈半圆形边走边戒备,悄悄摸向狙击点位。

说是“摸”,但其实疾风的速度极快,一来有夜色掩护,对方几乎不可能实现精准狙击;二来,就算真有危险,以他的反应,九成无虞。

……

他们很快到了一处缓坡高地。

地上有一处明显弹痕,扫一眼,疾风便确定这是他的tac-0狙击弹,而就在弹痕后不到一米的地方,枯草、砂粒明显有被压过的痕迹,而细小碎石中的两个小坑,显然是狙击枪支架留下的,猎刑者的巨大后坐力,可不是说着玩的。

呼~~~

很简单确认齐小白的退走路线,在天光渐渐转亮的第一缕曙光中,疾风单指直向西偏北30度:“这个方向,追!通知机车……”

话音未落,砰~~~

啊!

小豹子一声惨叫,小腿炸飞崩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