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谁解的毒

小说: 末世修仙一把枪 作者: 吴家小郎 更新时间:2020-02-16 13:38:09 字数:2546 阅读进度:40/270

罗软烟说的声音极小,但齐小白耳朵多好,他还是听到了。

不过这玩意儿……好像没办法回应啊!

自己要怎么说?

“对啊!幸亏是我!”

……不行不行!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呸!禽兽一样,不行不行!

想了半天,不功也不过,假装没听到算了。

就像罗软烟什么都没说,就像齐小白什么都没听到。

……

猎人行会旧址上,已经起了新房间,人多好办事,建房子的进度倒是真的快,自从罗软烟出事之后,燕爷便从伏虎帮总部搬出,在猎人行会地下室办公。

明天,就是绑匪要求的枯木林时间了!

燕爷把自己关在屋里,面色古井无波,眼神却是罕见的一片肃杀。

……

踩下刹车,越野车在猎人行会门口停下,齐小白快速下车,拉车门就要扶罗软烟。

罗软烟狠狠把他手打开,咬牙就要自己下车。

……可光逞强是没有用的,尝试之后,还是齐小白扶她回猎人行会。

几乎所有人都在荒野寻人,这里冷冷清清,齐小白进到院里便大声叫着:

“燕爷,软烟回来了!”

噌的一声,一道人影从地下室窜出,燕爷长须飘摇,显然极为激动:“软烟!”

“干爹!”

伸手扶住罗软烟,上下一打量,燕爷脸色一变,目光如电看向齐小白,一股凛然气势冲天而起:

“我女儿怎么回事!?”

齐小白一滞!

确实,罗软烟穿的衣服都是齐小白的,是他放储物袋里的备用物资,可姑娘被绑走的时候,显然是穿的人家自己一套嘛!

看燕爷动怒,罗软烟心中一急,不知怎么来的力气侧移一步,展开双手护在齐小白面前:“干爹啊!不关他的事!”

说完她便一愣,脸色绯红连忙改口:“是他的事……可不关他的事!干爹你不要怪他!”

有点绕,也不知道燕爷听没听懂,不过老人家眉头紧皱,啪的一把拽住罗软烟胳膊:“你这么护着他干嘛?”

“我哪有护着他!”罗软烟紧咬嘴唇。

燕爷轻轻叹息一声,却是盯住罗软烟的眼睛,猛地瞳孔一缩,霍然看向齐小白!

齐小白骇一跳,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心脏怦怦乱跳,急急说道:

“软烟中过毒!是一个叫鬼火的家伙!我已经把他杀了!真的!我杀的!”

乖乖!

原来正面承受燕爷的怒火,心脏弱点的真可能爆掉!

呼~~~

长出一口气,燕爷显然在压制情绪,缓缓平静下来:

“大部分毒已解,多喝水,我再调配点药,很快就没事了。”

说话之间,燕爷拉上罗软烟,送她回屋休息。

齐小白自然是没脸没皮的跟着,拿出在昆虚世界伺候师伯老头头们的精神,打水、烧水、准备毛巾、准备吃的……专业化一条龙服务。

也就忙了十几分钟,看罗软烟安定下来沉沉睡去,齐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

此方事了,张小匪当即占满他整个脑海。

完蛋!完蛋!

本来计划一半天就能回来的,这下可好,三天了!

小家伙没事儿吧?

一瞬间,他心急如焚,归心似箭。

可燕爷显然没想放他走,一来,事情的来龙去脉,燕爷总要了解清楚;

二来,绑匪鬼火身后必有黑手,具体是谁不好说,但有些疑问,总要找第一当事人齐小白问个明白。

小白又不能硬走,他对燕爷还是极为尊重的,于是,他超常发挥,三寸不烂之舌如同挂上火车,啪啪啪啪啪,言简意赅、条理清晰,只用了两分钟,来龙去脉便交代的清清楚楚。

“燕爷,我急着回家!您看,还有什么疑问?”他最后说道。

看了看罗软烟休息的房间,燕爷点点头,叹口气:

“软烟中的毒,名叫沸情散,霸道而卑鄙。中毒之后,看谁都是意中人!你……你……我看,毒已解掉多半,是……是你吗?”

哦!怪不得罗软烟看风青云也是自己!

怪不得罗软烟拼了命也要让自己说几件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事情!

原来如……

咦?意中人……看谁都是齐小白……

咳咳……这……

看这小子一直呆呆不说话,燕爷脸色一沉:“是你吗?!”

齐小白一惊,连忙点头,脸红,龇牙:“是我!是……我。”

燕爷无奈的长长叹息一声:

“毒不解,阴火虚旺,越燃越烈,终究会……烤炙身亡。你也不用紧张,这总是救软烟一命……”

齐小白头皮发麻,他倒不是要转身无情,只是不知怎的就是口干舌燥,心底发虚:

“是,燕爷说得对!”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了,也没法多说。总之,软烟身世苦,我没舍得打过,以后她若有错,送回来给我管教,你,不能动手!”

齐小白其实很懵,他都没反应过来,这话题怎么就谈到了“送回来管教”,从……从哪送啊?

这么快的吗?

都没时间准备准备,适应适应啊!

在他心里,在昆虚世界瞎击玩了许多年,来末日世界满打满算三个月,一直默认自己是位十岁的小小少年啊!

心理年龄未成年……

他乱七糟的念头此起彼伏。

“还有……”燕爷继续说道,“你知道如何做一个男人不?我也曾经年轻过,想当初,我洁身自好,栖守道德,克己炼心,保全清白!所谓正气留于乾坤,专情莹于苦寂,作为真男人,必须用情专一,寸心洁白,上得厅堂……”

好一通说教。

“是是是!”齐小白额头冒虚汗,除了连连赞同,没有其他路可走,不过他终于抓到机会说了一句,“燕爷,您讲的是在太对了!我得好好学习!体会!领会其中精神!要不就先到这,我得回去了。”

燕爷眉头一皱:“你急什么!正事还没说呢!此一番追踪救人,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齐小白面色一苦!

这才刚开始说正事?

发现?鬼火有个哥,不知道是谁,这事说过了;还有风青云的事,也说过了,剩下就……

咦!剩下有个小油布包,里面五张图纸不知道是干嘛的。

假装掏兜,他心意一动取出油布包,展开:

“燕爷我发现了这个!不知道有用没用。您见多识广,帮我看看。”

伸手接过五张图纸,定睛一看,燕十二瞳孔一缩!

他紧接着急忙忙掏出老花镜,戴上,满脸严肃,似乎都要扎到图纸里。

齐小白有点愣了:“燕爷,这玩意儿……”

“你先滚。”燕十二几乎是下意识的在扒拉他。

“啊?”

“滚!”燕爷不耐烦的叫道。

正合心意!

齐小白暗暗长出一口气,轻轻退出。

他看到燕爷脸色变幻,手都在抖。

这什么图纸?

不管了,先回去看张小匪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