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简短的考验

小说: 末世修仙一把枪 作者: 吴家小郎 更新时间:2020-02-16 13:38:07 字数:2367 阅读进度:37/270

两个人没时间多做寒暄。

齐小白简单介绍过自己,两人握个手,算是认识了。

罗软烟的情况看起来很糟糕,他们没有时间墨迹。

“必须要赶快回到大风城,为软烟解……解毒。”齐小白说着,巴雷特随手往地上一扔,上前就要扶起罗软烟。

风青云眉头紧皱:“解毒?软烟小姐中了什么毒?”

“嗯……这个少帮主不用细问,我带她回猎人行会,燕爷肯定有办法。”

“好!”风青云也不坚持。

可齐小白刚刚伸出手碰到手臂,罗软烟却是突然浑身一震,下意识躲闪,目光迷离,眉头紧锁:“小白?”

齐小白一愣:“对啊!是我!小白。”

不过罗软烟却又看向风青云,呼吸急促:“小白?”

齐小白愣了!

风青云也愣了!

罗软烟面色惊恐,手脚并用往后躲去,崩溃一般尖声大叫:

“你们到底是谁齐小白!!?还是都不是!!?”

齐小白、风青云愕然对视一眼!

我……

看谁都是齐小白!?

“是我啊!我是齐小白啊!”齐小白说着往前一步。

罗软烟却是突然抄起精钢匕首,疯了般回来乱舞:“别过来!你别过来!!!”

“好好好!”齐小白连忙后退一步,双手举起,“软烟别怕!别怕!别怕!我在!我是齐小白!别怕!没人能伤害你!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好吗?别怕!我在!我在!”

“别过来!!!”

“好好!我不过去!别怕!有我在……”

……

此时,风青云却是心思急转!

罗软烟精神恍惚,无法识人?!

妙啊!

看来齐小白对自己已经放下戒心,这样的话,重拾第一方案,现在暗杀,岂不是省却了以后的诸多风险,美滋滋!

就算事后有些麻烦,可罗软烟毕竟精神恍惚,又能麻烦到哪去!

瞬间,风青云已有决断!

齐小白紧紧咬牙,面色焦急,他不再无谓的安抚罗软烟,而是往回跑几步,蹲在地上死命划拉:

“不行!软烟的情况很紧急!我们必须尽快回城!信号枪……信号枪……信号枪在哪里?发信号,赶紧让人来,有人就有车,有车就很快……”

听着齐小白大乱方寸的念念叨叨,风青云眼神一眯,缓缓移动:

“不用信号枪,我有车!车就在草丛外,一两公里就到!”

齐小白面色一喜:“那太好了!不过我们还是发个信号,人多的话,回去的路上总要安全些。”

风青云看看根本无法自持、毫无威胁的罗软烟,看看胡乱翻着备用包的齐小白,一丝微笑浮现在嘴角。

他缓缓弯腰,悄无声息的捡起齐小白刚刚扔在地上的巴雷特。

哦吼!保险还是开着的!

“不用吧!大白天的,信号枪的存在感很弱!不如等两个小时,天黑了再发,那时候光耀四方,通知到的人肯定多!”

说话之间,风青云悄悄来到齐小白身后。

齐小白浑然未觉:“晚上再发晚上的!信号枪又不值钱,我记得带了……”

啪~~~

冰冷的枪管抵在了齐小白后脑勺上……

齐小白猛然一滞,呆愣愣停下翻找动作,僵硬的转头,满脸不可思议:

“你……”

风青云笑的欢快,现在,枪口可是顶在额头了:

“叫人来?不用!让人来抢功啊!”

“这是不是你计划好的!?”齐小白狠狠咬牙,胸膛起伏,青筋暴起,眼神能杀人。

“你猜!”

风青云绝对是聪明人,他研究过很多案例,发现一个规律:反派死于话多,正派死于话多,龙套死于话多,配角死于话多。

总而言之一句话,话多,就要死。

所以,他才不会跟齐小白啰里吧嗦,一声“你猜”之后,当即扣动扳机!

他看到了齐小白眼神里的绝望、怒火、不甘……

真是美好的感觉!不过,这一切,都随风去吧!

咔哒~~~

只有低沉的扳机声。

风青云微愣!没子弹?不可能!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只觉得腹间一凉,然后,眼前寒光一闪……而齐小白,已是在三步开外。

在农村,杀年是要过猪……过年是要杀猪的,杀猪者,脖子一刀,放尽猪血,之后,还要开猪膛、破猪肚。

哗啦啦~~~

风青云在瞬间失去了全部力气,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开膛的猪。

从小腹,到下巴,锋锐的黑金灵翼如同最完美的手术刀,他都没觉出什么痛苦,便要……结束了……

扑通~~~

巴雷特掉到地上。

扑通~~~

风青云无力的跪了下来,可他没有死,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齐小白,只是什么都说不出。

擦擦黑金灵翼的鲜血,意动之间突兀消失,收回储物袋,齐小白叹口气:

“少帮主你真该更小心些!你想狙我,生死危机不是假的;阻止我放信号枪,你心里有鬼,顺便说一句,备用包不是我的,是鬼火的,我也没带信号枪;巴雷特是个考验,对不起,你选错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曾经是神仙,暗暗退子弹这事,还挺简单的!”

风青云眼睛瞪大,先是不可思议,然后是愤怒,再然后是不甘,终于……失去了所有光彩。

他重重趴倒在地。

这些鲜血啊,足够方圆几米的枯草逢春了。

……

回身再看罗软烟,这姑娘脸色红透,呼吸困难而急促,上气不接下气,而眼神迷离的似乎什么都看不清!

她紧紧抓着精钢匕首,就像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她狠咬嘴唇,都要滴出血来,似乎靠着疼痛,才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

“软烟我们赶紧回……”

齐小白说着往前走,可罗软烟突然疯了一般挥舞匕首,尖声叫道:“别过来!你别过来!”

“我是齐小白!我真的是齐小白!你别怕!没人能伤害你!”

可突然之间,罗软烟刀锋急转,噌的抵在自己颌下,大叫:

“我撑不住了!你到底是谁!!”

一缕鲜血,不停顺着精钢匕首流下,这姑娘扎的太用力。

齐小白大骇:“别别别!王x蛋你干什么!我啊!齐小白啊!疯了!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

“说几件只有我和齐小白知道的事!说!”

激动颤抖之间,罗软烟拼命睁大眼睛,匕首上的鲜血似乎流的更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