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孙爷的早餐

小说: 末世修仙一把枪 作者: 吴家小郎 更新时间:2020-02-16 13:37:41 字数:2685 阅读进度:18/270

听爸爸说她“该”,小家伙不服气的撅起嘴:

“干嘛这么说我!小匪醒了之后可乖了,一动都没动,也没吵爸爸,就等着爸爸醒了之后给我做吃的呢!”

看看四周的一片狼藉,大铁链子都被拗下几个环,拧成麻花……

这叫一动都没动?

应该是实在没什么好玩的,玩腻了想掏鼻孔玩吧?

昨天就已经见识了张小匪的手劲,小家伙当然说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如此天赋异禀,齐小白也只能认为,“人工造物、多有神异”了。

“行!这就收拾做饭!”

齐小白叹息着起身,没有拆穿小家伙毫无意义的谎话,随手拿起火魔手枪要收回储物袋,却突然一愣!

手枪枪眼里,堵着一截断铁?

显然是从大铁链子上拗断的!

看爸爸面色一沉,小家伙偷偷咽了口口水:

“爸爸爸爸!我告诉你哦!我……我就拿着一放,诶……它就堵住了!我抠了半天也没抠出来,可结实了!”

齐小白仔细看,这才发现枪管都有些瘪、有些歪。

断铁把枪口堵得严严实实,根本无处着力,看样子是弄不出来了。

呼~~~

他长出一口气,蹲下来,看着小家伙:

“你怎么这么淘气啊?没事儿玩枪干什么?多危险啊!再者说这堵上还能掏出来吗?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张小匪低着头,撅起嘴,小手拽衣角,满脸不服气:

“我寻思……一截废铁又不值钱!爸爸你还值当的说我啊!”

齐小白微愣,想想也是,一截废铁又不值……咦!

小东西乱讲理,差点给带沟里!

“我是在乎那截废铁吗?是枪!堵上了,枪就坏了知不知道?就比如……锁,你把锁眼里堵上胶水,我是心疼那点胶水吗?是整把锁就废了!”

张小匪眼前一亮!

“胶水?哪有胶水?”

吭哧一声,齐小白暗觉不妙,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糟糕糟糕,这家伙又要找胶水了!

郁闷的抱起张小匪,齐小白去洗漱做饭,寸步不敢离:

“张小匪我警告你!你必须得老实点啊!可不敢往锁眼里堵胶水,不然我可打你!”

小家伙忙不迭点头,眼里藏着狡黠的光。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很好。

……

就在齐小白焦头烂额的抓着小家伙一块做饭的时候,大风城的体面人物,已经开始吃早餐了。

比如,伏虎帮的孙念祖,孙爷。

伏虎帮总部,五楼房间,初升的太阳发出柔和的光,透过窗棂,斑驳的照到孙念祖脸上,有点暖。

在该死的末日世界,只有早上的阳光还令人愉悦。

孙爷面前是一张朴素的红木小桌子,桌子上整整齐齐摆着八个白的发亮的小盘子,盘子里分别是:

拌上香油的榨菜条;

切成2x4大小的精致肉干;

十数枚坚果;

一张放了“早上好”小卡片的烘焙甜点;

一个完整的似乎还在冒热气的生脑花;

一条来回折叠摆放的清蒸大肠;

一盘绿白黄三色细如丝的爽口凉菜;

以及五个核桃一般大小的白面馒头。

左边一碗粥,热气腾腾。

右边一小碟,摆着一把小瓷勺,搭着一双象牙筷。

孙念祖一身不合时宜的淡青色长袍大褂,点尘不染,更加不合时宜的是,他胸前挂着一条洁白的餐巾。

和一般在末日挣扎求生的人们不同,孙爷还是很喜欢效仿繁荣时代的体面人的,在他看来,繁荣时代的礼节、时尚,实在是人类这个物种的巅峰。

可惜的是,核战灾变毁灭了大部分文明痕迹,留存下来的实在太少太少了。

就好比胸前这个玩意儿,孙爷研究了好久也没太明白,战前的体面人为什么要把抹布挂在衣服领子上?

不过,管它呢!效仿就对了!

孙爷一直认为,在末日世界,生活也需要些仪式感。

仪式感让生活成为生活,而不是简单的浑噩生存,孙爷在这个世界上、起码在大风城,可是绝对的上层人,怎么能活的邋遢。

他两只手洗得很干净,连指甲缝里都是清清白白,拿起筷子,左手从筷子上轻轻撸过去,然后啪嗒一声点在盘子里,夹起清蒸大肠。

这是厨房完全按照他的喜好来做的,一整根,刚好切成一米长。

大肠颤巍巍,孙念祖嘴巴一吸,呲溜吸进一头,然后头一仰,呲溜呲溜~~~

整根大肠就像是小牛尾巴,欢快的甩动着,汁水四溅。

孙念祖微闭着眼睛,陶醉的晃着脑袋,抽空再嚼一嚼,汁水肥油四溢!

好香!

很快吃完,孙念祖长长出了口气,这才慢慢把眼睛睁开,扯出垫在胸口的抹布,用力抹了抹脸。

这就是仪式感。

据他研究,核战灾变前有身份的人,都是这么吃早餐的。

孙念祖又擦擦嘴角,“传承战前绅士遗风”的自豪感,让他的愉悦又多了几分。

梆梆梆~~~

有人轻轻敲门。

“进来。”

吱扭一声响,一个35岁上下的男人推门而进,转身关上门,弯腰致意:“大哥早!”

“嗯!”苏念祖夹了一口爽口小凉菜,非常仔细的品尝,“燕爷那边怎么样?”

“都挺好!按最高规格,昨晚安排了六个房间。今天早餐已经送过去了,是按您的要求来的。”

“好!他们吃完饭了记得提醒我一声,我过去打个招呼。”

“好!大哥您叫我过来,是……有事?”男人眼中寒光微微一闪。

孙念祖笑笑:“麦郎啊,这些年委不委屈?”

牛麦郎,伏虎帮接待组小组长,毫不起眼的一个搞接待的家伙,真实身份却是孙念祖隐藏十几年、秘密培养的一号亲信。

除非特殊时期、特殊事件,否则不大可能动用他。

牛麦郎一笑:“我这条命都是大哥给的,哪里谈得上什么委屈。只是蛰伏的时间长了,怕自己会生锈,怕帮不上大哥忙!”

显然,单独为了招待燕爷的事,大哥不会叫他来。

“唉……”孙念祖长叹一声,随手夹一粒干果抛到嘴里,“黑龙帮暗子,大概需要动了。”

牛麦郎眼神一眯:“小安?”

“嗯!”

“死棋?”

孙念祖一乐:“哪那么多死棋!小事,黑龙帮是不是有个新面孔,风新新?”

“对!风无歧新近提拔上来的,为人面相忠厚,实际却是阴狠毒辣之……”

“行行行!”孙念祖摆摆手,“有面相就够了。这样,你安排小安,不动声色的引风新新到蓝月酒吧。”

牛麦郎点点头,疑惑道:“蓝月酒吧?那是天一帮的地盘。”

“我知道,冲突!冲突嘛!在不显山不漏水的前提下,尽量促成他们之间的冲突!你觉得小安成吗?”

“小安那王x蛋就擅长这个。”牛麦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那就好!嘱咐小安,安全第一!就算办不成,以后机会多的是!一定注意安全好吧!”

“大哥放心!我来安排!”

……

挥手让牛麦郎退下,孙念祖继续吃他的早餐。

鲜香、清爽、麻辣、醇厚、松脆等等感觉不时刺激味蕾,让他越吃越带劲。

猎人行会爆炸,可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