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小说: 陌上花开草离离 作者: 孟柒. 更新时间:2020-06-30 10:59:26 字数:3742 阅读进度:50/50

<>app2();

乌云遮了月亮,黑幕仅挂着几颗星星,显得凄凉惨淡。

小少年坐在窗边,目光沉沉地看着沧澜学院的方向。

身后男人似无骨般的斜倚在床上,嗤笑一声,道:“瞅瞅这块长得眉清目秀的望妻石,可怜呐!”

洛九崩着脸,态度是显而易见糟糕,“闭嘴。”

苏离镜撇嘴,轻笑一声,不慌不忙道:“我的小公子,你要不对我态度好点,你就准备在这窗口趴一年吧。与小美人同窗学习的机会哦……”

洛九忍住想揍他一拳的冲动,转头看他。

“我在邺都就说你不久后就得有求于我。”苏离镜语气难掩得意,还想继续嘴贫,就被洛九冷飕飕的目光吓得噤了声。

洛九冷漠道:“再多嘴就拆了你的骨头。”

苏离镜觉得不是没可能,正了正身子说:“我给你一个考试的机会,能不能进去就得靠你自己。”

洛九回了句“好”,继续撑着下巴看沧澜学院那边。

明日他就可以见到洛幽漓了……

洛九看到洛幽漓身后的两个人,刚松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青山见过洛九几次,倒是叶行川一脸好奇地围着洛九打量。

说徒弟就挺奇怪,洛幽漓想了想,介绍道:“这我弟弟,洛九。”

洛九面容尚有些稚嫩,皮肤白皙,干净得不可思议,一张脸看着就单纯无害。

叶行川伸手想掐洛九的脸蛋,却被他面色不虞地躲开。

叶行川自小就是人见人爱,在他家乡那边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

叶行川摸摸脸,自我怀疑:难不成魅力下降了?

四人找了间酒楼坐。

洛幽漓索然无味地尝了下酒楼的糕点,有些想念醉仙楼的糖蒸酥烙。

楼下大堂不知又是因为什么闹哄哄的,叶行川和青山扒在栏杆上看热闹。

洛幽漓问洛九:“他们两个来西宁了吗?”

“来了,宁京的酒楼已开张几日。”洛九瞥了眼栏杆边看热闹的两人,低声接着说:“南鸢要见你。”

问了旁人,得知下面又有猛虎帮的人。

叶行川感叹:“啧啧啧,他们还真是作天作地。”

旁边同样在看戏的人激动道:“这次可有个不得了的人物,那个蓝衣服的,是猛虎帮帮主的兄弟。”

叶行川看过去,那蓝衣服的长得倒是挺正,气质脱俗,嚣张中带着对人不屑一顾,风格和洛七倒有些相似。

这样想着,叶行川转身去看洛幽漓,忙拍青山的肩膀:“洛七和他弟弟去哪了?”

青山也一头雾水,“刚刚不还在这吗?”

“这小子走了也不说声,算了咱俩继续看热闹,这么大人也不会丢。”

四国穿衣打扮有差异,南弥人衣着色彩分明,衣摆袖口绣纹低调奢华,衣服里外三层,繁琐却轻便。男子头发大多是一丝不落全束上去。

叶行川看了眼旁边青山的发髻,猜想这人会不会是洛七的朋友。

叶行川能听清他们说话的声音。

蓝衣少年一脚踩在椅子上,轻笑出声:“我管你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我们…帮派罩着的新生也不是你可以使唤的。”

他硬生生把猛虎帮给压了下去,这名字还真说不出口。

本来跟他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被欺负使唤的是个平日总跟在欧阳皓哲后面当狗腿的人。

可好歹是南弥人,他再怎么看不惯出了南弥也不能让别人给欺负。

赵闯本来好言好语劝人客气点,可这人上来就冲人叫嚷,唾沫星子吐他一脸。

忍者都不能忍!

另一个主人公是个在学院待了三年的习武生,在帮派里混到个中上层的位置。

他完全没把跟前几个新生放在眼里,可况他身后还有几个他帮派里的兄弟。

“小子,入了个小帮就敢跟前辈叫板了?你爹都没你这么能!”

赵闯将那小狗腿拉到自己这边,挑衅十足。

“你爷爷我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块山沟里玩泥巴,回去问问你娘怎么低调做人好吗?”

叶行川拍手叫绝,现在大哥们怼人都带爹娘的吗?妙哇!

那位前辈当即嗤笑不在意,“我娘早就没了,所以我还真不知道怎么低调做人。”

真没了?这么狠的吗?

两边气氛已经到了一点即燃的地步,就等一个导火索动手干架了。

酒楼老板急得团团转,这群学员打架他拦也拦不住,还怕惹了麻烦。

这时,门口走进来几个人,最前面一身红色锦衣,笑得嚣张肆意。

看戏的众人大多一眼就能认出。

不是沈清秋还能是谁?

沈清秋直接跟人贴面站着,正好高出人一截。他低头嗤笑一声。

“那你别做人了,干脆收拾收拾去世吧,今天我就扯了你娘灵堂的白布给你明天接着用。”

自称前辈的表情变了变,当即握了拳头就往人脸上砸。

却被人捏住手腕,力气大得他挣脱不出。

景翊捏着他手腕,沈清秋退后一步朝他胸口一脚,景翊适时松手。

没有任何防备,那人就重重砸在身后的桌子上,当即痛得哼哼出声。

沈清秋一脸孺子不可教也,“赵闯,你跟他废话什么,直接打就是了,你七爷怎么教你的,能动手绝不废话。”

赵闯正经道:“我想着用爱感化他。”

沈清秋侧头看到赵闯旁边那人,睁大眼睛,“这不我那不争气的侄儿的狗腿子吗?”

狗腿子一脸尴尬羞耻,喏喏不敢多说。

沈清秋了然点头,“也是,咱们邺都出来的也不能随便给人欺负。”

景翊此时已经给刚爬起来的那人又补了一脚,冷声威胁:“你们是自己滚,还得被我们打出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就屁颠抬着人出了酒楼。

叶行川困扰了两天的难题此刻终于得到解决。

“沈清秋!我就说这名字咋这么耳熟,原来洛七的朋友就是沈清秋!”

……

四国鼎立,盘踞大陆四方,四周星罗棋布的小岛独立,自成势力,江湖门派众多,实力不可小觑。

江湖朝堂互不干涉,井水不犯河水,合作居多。

往生阁刺杀南弥国皇子,自报家门,公然挑衅,骇人听闻。

皇家尊严不可辱,南弥皇帝放言要往生阁给个交代,绝不会轻易姑息。

可世人皆知,往生阁本址无迹可寻,门人星罗棋布,隐于市井之中。

往生阁主更是从未露面,身份神秘,即使是往生阁弟子也少有人见过其面容。

这番侮辱,说理也不知找谁说去。

街头巷尾百姓围坐津津乐道。

客栈二楼里的人听着窗外几个酒人的聊话,桌上茶已凉。

这人面容略显惨白,正是昨日还躺在杏林阁的东吟国摄政王。

有人敲门,敲三下,两重一轻。

“进。”

来人是他的心腹,朝他恭敬行礼,便问:“殿下怎不多修养几日?您这身子如何禁得起舟车劳顿。”

摄政王声音有些虚弱,昨日夜里才捡回一条命苏醒,今日就离开了杏林阁。

“无妨。”

下属面容染了薄怒,禀告道:“殿下,昨日府里死了一个厨娘,已确认是下毒之人是太子的人,这太子真是不知好歹,竟敢将手伸到殿下身边!”

摄政王淡淡勾唇,“本宫既然活着回了东吟皇宫,那褚玄就别想再过安生日子。”

他又问:“府里那小家伙怎么样了?”

“回殿下,小公子未有半分懈怠,每日勤学苦练。只是他担心您,总问管家您什么时候回府。”

摄政王稍软了神情,也没继续这个话题,眸光转向窗外聊得正欢的酒人。

“听说南弥皇室在四处打听往生阁的消息?”

“是的,有人报信说西宁境内有往生阁的消息,南弥的暗卫明日便会到西宁。”

摄政王虚弱地轻咳几声。

“派人去扰乱他们的消息,助往生阁掩藏行踪。”

“是。”下属不解,“殿下这样做的目的是?”

“举手之劳,还之前的人情。”

……

洛幽漓扶起一见她便下跪请罪的南鸢。

“不是什么大事,你做的很好。”洛幽漓很关心她的店铺,毕竟是赚钱的大事,“宁京酒楼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按照主子的运营模式,一开张就很受欢迎。”南鸢顿了顿,难得有些迟疑,“主子能不能答应南鸢一件事?”

洛幽漓来了兴趣,“讲。”

“我不想再跟子兮一起出任务。”

“为何?”

南鸢低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我和这个人无法相处……”话语憋了憋,最后还是吐了出来:“他脑子有问题。”

洛幽漓笑出了声,能让南鸢说出这种话,子兮这家伙得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可洛幽漓脑子转了转,没答应,“没关系,你可以不理会,看不惯就揍一顿,只要不打死,我都不会怪你的。”

南鸢抿唇,神色纠结了好一会,才闷闷回答:“是。”

待南鸢离开,洛九疑惑看她。

洛幽漓轻笑道:“以后他们俩得感谢我的。”

见洛九还是不懂,洛幽漓揉揉他脑袋,意味深长:“你还小你不懂。”

洛九抿唇,小声嘟喃:“我不小了……”

<>app2();

(https://www.x/read/157760/54557546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