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这里是谁的永生殿

小说: 魔法代启示录 作者: 檬羽 更新时间:2020-09-12 14:56:20 字数:12377 阅读进度:12/13

我从祭奠台上下来,又在那个妖精的“带领”下,回到寝宫。

他们一路上都很怕我会跑掉的样子,一直警惕地监视着我。我脑袋乱成一团,想到朝阳公主竟然要嫁给那样一个人,我的眼泪就拼命地往外涌。

回到寝宫后,士兵立刻把门关紧。我又被关在空荡荡的房间中,只好扑在床上大哭。莫溪绘,你太没用了!现在的你,难道只能这样一个人哭吗?为什么你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我无限难过的时候,窗户那边忽然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虽然细微,但还是被我立刻察觉到了。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窗户,还没等我打开窗户,就感觉到窗户被人猛地打开,一个人,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

“溪绘!”这熟悉的声音……难道是……

我抬起头,看到歌帝一脸熟悉的笑容。

“我好想你啊!刚刚我差点没认出溪绘呢!”说着他就上下打量我,“溪绘你现在实在是太漂亮了!”

看到歌帝,我忽然觉得好高兴,不由得上前主动地抱住歌帝。

“溪绘!你怎么啦?”歌帝看出我的异常,他立刻从窗外跳进房间里来,“外面为什么有那么多士兵?都是监视溪绘你的吗?堂井蒙什么时候对你看得这么严格啦?”

歌帝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有一两个月没有见到歌帝,他看过去感觉比从前高大、威武了一些,虽然眉宇间还是脱离不了小孩子的那种稚气,但是却拥有了自信阳光的笑容,和之前见到的歌帝相比,现在的歌帝更像一个国王了。

“歌帝!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又是怎么进到后宫来的?”我忽然想了起来,后宫除了个别长官大人以外,男性是不准进入的啊!

歌帝指了指窗户外面:“我的马车就停在后宫的外面,我是用隐身术进来的啊!因为外面士兵实在太多了,我又这么着急着想见溪绘……我是水国的国王,永生殿的登基典礼,当然会邀请我啦!不过我姐姐最近身体不舒服,所以没有跟来。”

说到这里,歌帝又若有所思地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金国以前的国王为什么忽然不见了呢?现在真的是像传闻中的那样,堂井蒙已经成为国王了吗?”

这中间实在太复杂了,凭歌帝这种单纯的脑袋,就算我再怎么和他解释,他一定还是搞不明白的。

“现在祭奠台那里怎么样了?”堂井蒙没有女王,怎么能登基?怎么能正式成为国王?

“刚刚好像是梅花蒂特麦女王回来了。虽然你已经不在了,但是在她的帮助下,堂井蒙还是顺利地登基了啊!”

梅花蒂特麦女王!天哪,堂井蒙竟然和梅花蒂特麦女王一直有联系!他到底是从多久前就开始策划这件事情了?难道从一开始就是他设下的阴谋?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让我去祭奠台?难道只是为了让我看到他耀武扬威的威风样吗?

我现在的心情用任何一种语言都无法形容,简而言之,就是想把堂井蒙碎尸万段!他竟然一直都在利用我!一直……

“溪绘!你怎么啦?”歌帝看到我慢慢发青最后几乎要发黑的脸色,胆怯地问我。

不行,冷静下来,冷静下来!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要先逃出去!

我打开窗户,小心翼翼地左右环顾。不错,这里的士兵明显比前面要少很多。

“歌帝,你能带我出去吗?”我认真地问歌帝,歌帝非常肯定地点头。说完,歌帝就轻轻一挥手,我感觉我的身体轻轻地飘了起来,歌帝爬出窗户,我就立刻跟在他背后,等到出了房间,温暖的阳光倾洒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竟没有在地上找到我的影子!

好神奇啊!看来我已经顺利隐身了吧!果然,那些士兵没有发现我和歌帝,歌帝带着我左弯右弯,走了大约一刻钟,终于顺利地逃出后宫。

没想到逃出来竟然这么顺利!我兴奋地搂着歌帝乱跳,歌帝也被我感染着,高兴地和我一起上了水国的马车。精致的马车在山林间穿梭着,一会儿便出了后宫的管辖地带。

我终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和歌帝说了一下,歌帝立刻气愤起来,和我一起大骂堂井蒙。

“但是溪绘,接下来你要怎么办?要这样下去,妖精一定会有一天代替魔法师的位置,这样金国总有一天,会被邪恶的妖精族所代替。我想这一定是堂井蒙的用意,他是半妖,一定也背负着复兴妖精族的重任。”

歌帝小心翼翼地说的这番话,不由得让我陷入了沉思。

“我先要救出泉岚裴。”毕竟泉岚裴帮了我那么多,现在我可不能看着他待在冰冷潮湿的地牢中啊,“可是要怎样才能救出他呢?”

现在出了宫殿就更不容易救泉岚裴了,宫殿里的近卫军那么多,就算利用歌帝的隐身术,想要进入被封印层层包围的地牢,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打一场战争怎么样?”歌帝忽然说出这样的话,吓了我一跳。

战争?

“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我又没有军队……”我又不像梅花蒂特麦女王那样,有自己的军队。

“可是你有圣灵牌啊!你可以召唤出这个国家最优秀的战士和魔法师。虽然人数不多,可是这些都是最忠实地效忠于女王的战士。还有泉岚裴当国王的时候一定也有自己的军队,这些人要说服他们替女王你来救泉岚裴,应该不难吧。最重要的是……”歌帝微微一笑,“不是还有我吗?溪绘,水国的军队,随时都可以听你调遣!”

看到歌帝,井然有序地说着这些,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神情,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面前的是那个会像九尾熊般缠着我的小男生。

“歌帝……”

战争……对啊,我还有圣灵牌!这是在小鬼的尸体上找到的,一直没有用它,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梅花蒂特麦女王处心积虑地抓走小鬼,却没有拿走这副圣灵牌,还是说小鬼用什么法术把它封印在自己的身体上。但是歌帝说得没错,泉岚裴以前一定也有一些对他忠心耿耿的将领。只是……

“歌帝,发动一场战争,我可以吗?”

他非常肯定地点头。

“溪绘,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吗?”歌帝眯着眼睛,微微笑着,似乎在回忆着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那时候的溪绘,一个人骑着马,一身尘土,衣服也很普通,没有任何皇家贵族的气质……但是,溪绘的眼神里,有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勇敢和刚毅,那是属于女王的眼神。所以……”歌帝又像九尾熊一样抱住我,“所以我第一眼看到溪绘的时候,就知道你不是一个一般的少女,你一定有异于常人的力量!就像你当初鼓励我一样,再艰难的事情,溪绘你都一定可以做到的!”

歌帝说的这些话,真的让我非常震撼。我真的可以做到吗?我从身上掏出圣灵牌,这是小鬼用它的生命留给我的东西,我就是倾尽全力也要用它来解救这个国家,我能行吗?

回到歌帝的暂寝宫后,歌帝就被堂井蒙召唤过去。毕竟现在堂井蒙是这里的国王,歌帝还是要听命于堂井蒙的。

歌帝回来后,告诉我堂井蒙已经开始实施他母亲的复活计划。虽然具体的情况不清楚,不过他母亲会复活应该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而且他开始驱逐歌帝回他自己的领地。毕竟水国的力量强大,堂井蒙清楚歌帝对我的好,他那种老奸巨猾的人,一定可以预料到我要做的事。

看到堂井蒙妖精的本性正在一点一点地表露出来,我决心赶在他母亲复活之前,把他从国王的位置上赶下来。

当天晚上,在歌帝的暂寝宫里,我召唤出了圣灵牌里的所有战士。大多数都是我不认识的将领,堂井蒙大概早就知道他们是我的亲信,所以所有的战士几乎都被派驻扎在边境。但是这些陌生的面孔中,我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弩克!”弩克竟然作为骑士牌所领导的最高骑士出现在我面前。

“女王陛下。”弩克跪在我面前,“我已经从堂井蒙大人的手里接任过最高骑士这一职务。”

“你可以回去了,你是堂井蒙那里的人。”我冷冰冰地对弩克说。毕竟我现在的处境是十分危险的,要是让宫殿里的人知道我和歌帝住在一起的话,一定会连累到歌帝。

“我现在是女王直接领导下的骑士牌,我只效忠于女王你一个人!”弩克肯定地说。

“难道你要背叛堂井蒙?”要知道弩克可是堂井蒙训练出来的最效忠的士兵啊!

弩克苦笑了一下:“女王陛下……现在的堂井蒙殿下,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我看着弩克忧伤的神情。

哼,堂井蒙你这个恶魔,连你最心爱的部下都背叛你啦!你就等着毁灭的那一天吧!

于是,在歌帝的帮助下,我的复仇计划非常谨慎地开始了。

圣灵牌里召唤出的战士果然都是最强的战士,他们用不到五天的时间,就聚集起了一些小部队,并且打通了宫殿里的一条情报线。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说服泉岚裴的旧部下,他们果然对泉岚裴有很强的忠心,堂井蒙现在对他们实在太压迫了,很多政策都倾向着妖族的人,所以他们其实早就有背叛之心。

聚集了这些人,也就聚集了一支军队,虽然军队的人数远远无法和堂井蒙的近卫军相抗衡,但是如果只是救出泉岚裴的话,已经是绰绰有余。

完成这些准备之后,歌帝被堂井蒙勒令回到自己的属地。估计堂井蒙已经听到风吹草动。歌帝走之前交给我一枚令牌:“有了这副令牌,整个水国的战士都会听命于溪绘你的!”

但是我还是想尽量不要和歌帝的水国扯上关系,毕竟如果我失败的话,会给歌帝带来很大的麻烦。

我和弩克通宵达旦,精心策划着反叛的每一步。这时,我才渐渐发现,这过程比我之前预想的要难上几万倍!每一步细小的过程都要反复谋划。

我的计划是和弩克分开指挥两支部队,弩克应付最难纠缠且数量庞大的护卫军,而我直接进入水牢,先解救出泉岚裴,然后再回过来帮忙弩克。

要让金国恢复平静就必须先救出泉岚裴!虽然这中间的困难几乎是一重又一重,但是从这一刻开始,从前那个自信满满的莫溪绘又回来了!

我一定要亲自救出泉岚裴,给金国重新带来光明!

我们的反叛计划开始于一个月后的深夜,这天天空中阴霾大作,厚厚的乌云遮去了皎洁的月光,整个魔法代沉浸在一片无止境的黑暗之中。

我和弩克分别带领着两支军队,偷偷潜入了永生殿的两个角落。

忽然间,号角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这是我和弩克联络的暗号,弩克已经吹响了解救计划的号角。果然,不一会儿,我这边的护卫军都集中到弩克那边去对付弩克的军队了,剩下很少一部分护卫军。我率领着小部队,一下子就把那些护卫军消灭得一干二净。

地牢,地牢!我沿着之前宫殿里的亲信给的地图,迅速找到地牢的位置。

经过弯弯曲曲的小道之后,一扇巨大的铁门呈现在我的面前,这就是控制着地牢的大门,我毫不犹豫地命令部下将它撞击开。

这里不愧是整个王国最黑暗危险的地方,当我们一打开地牢,无数幽灵吸血鬼立刻发了疯一样逃出来,随处可见被严刑酷罚折磨得血肉模糊的身体,四处都是血腥味……这里哪里是金国的地牢啊,简直就比地狱还要恐怖!

我捂着嘴巴,强制自己忍住想吐的欲望,然后艰难地向前摸索。这里早已经被魔法固定下许多结界,幸亏我的圣灵牌里还可以召唤出这个国家最好的解救魔法师,由他来开路,我不一会儿就到达了关押泉岚裴的监狱。

“泉岚裴!泉岚裴!”我扑到那个血淋淋的身体上面。

堂井蒙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竟然把泉岚裴打成这样!

正在我号啕大哭的时候,这个人转过脸来,吓了我一大跳,我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

“你不是泉岚裴!你是谁?”

这个躺在泉岚裴监牢里的人,我可以确定他绝对不是泉岚裴!

难道泉岚裴死了?

眼泪从我的眼眶中像暴突泉一样往外涌,堂井蒙……他竟然杀了泉岚裴!

“女王陛下,我们必须快点走!”身后的军官急促地提醒我,“刚刚弩克大人那边发来了信号,他可能快挺不住了,需要援助啊!”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对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味,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你们现在全部先去援助弩克。”我转过身,肯定地对军官说完这些,便径直向马走去,并且迅速跳上马背。

“女王陛下,你要去哪里!”

军官们在我身后大声喊着,但是我已经顾及不了这么多了,我必须去见那个恶魔,那个残忍地杀了泉岚裴的恶魔!

我一冲出地牢,近卫军立刻从四面八方迎来杀向我,但是我已经什么都顾不了了,提着长剑,不顾一切地杀戮着,鲜血从四面八方溅得我满身都是,但是远远没有我流的眼泪多。

我的脑海中只有泉岚裴的样子,泉岚裴救我时温柔的神色,他对我的好……是泉岚裴让我在这里过上女王的生活,他从来没有让我痛苦过,永远无私地对我好,但是……现在,堂井蒙,竟然为了他自己的私欲,杀了他的哥哥!我永远都无法原谅堂井蒙!

虽然我势单力薄,却出乎意料地杀出了近卫军的重围。我从地牢出来,顺着熟悉的道路直直地杀入永生殿,再杀入后宫。

一路上被我杀死的战士不计其数,这是我第一次杀人,可是我竟然连一点恐惧感都没有。

后宫近在眼前,堂井蒙现在会在哪个妃子的寝宫里呢?不管了,我一间一间地搜查着,所到之处,自然引起一阵骚乱。但是我锲而不舍地搜查,最后到达一间昏暗的寝宫。

我一把推开门,果然不出所料,堂井蒙正颓废地躺在床榻上。

我慢慢地走近他,他的眼睛安然地闭着,他明明已经知道我进来了,但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站在他面前,凝视着他惊人的英俊容貌,那些和画中一样俊秀的五官……现在都成了我的噩梦。

“你终于来了。”过了许久,堂井蒙才睁开眼睛,他套上外套,慵懒地站了起来。他高大的身材对我而言已够不成任何威胁了,我死死地瞪着他。

“你比我想的还要快,溪绘。”都到这种时候了,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种坦然的样子,他难道不明白他做了什么吗?我一时间气得都不知道该从哪句话开始骂他:“你杀了泉岚裴?”

“为什么一开始就问那个男人的名字?”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我看不懂的情绪,但是口气却更加冰冷了。

“你杀了他?”我加重语气。

“这你用不着知道!”

“我在问你是不是杀了他!”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对堂井蒙大吼,同时眼泪从我的眼眶中涌了出来,“你怎么能……你怎么能杀了他!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我的语气渐渐软了下来,过分的伤心让我泣不成声,堂井蒙靠近我,像从前那样把我强制地搂到他的怀里,我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我……我可以原谅你为什么要篡位,我可以理解你要救你母亲的心情,我可以艰难地去理解你为了成为国王、让朝阳嫁给一个可以做她爸爸的老头,我甚至,甚至可以原谅你一直都在骗我、利用我……”

这些我真的都可以理解,因为他是堂井蒙,是我那么喜欢的堂井蒙,可是……

“可是……可是我绝对不能原谅你杀了泉岚裴!呜呜呜呜……”告诉我这都是一场噩梦吧!我宁愿一辈子被他欺骗着,但是我绝对不要泉岚裴死!

我听到堂井蒙深深地叹了口气。

“溪绘,有一件事情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堂井蒙看着我,我看到他瞳孔中流淌着无尽的忧伤的神色,“我只喜欢过你。”

“哼,真不愧是堂井蒙。”我推开堂井蒙,冷笑着,“恐怕全天下只有你可以刚刚在这种情况下,还这样理直气壮地对我说这种话吧。”但是即使是这样,即使我明明知道堂井蒙在骗我,可是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却还是禁不住颤动了一下。

“你难道觉得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吗?”

堂井蒙认真地看着伤心欲绝的我:“溪绘,我不需要你的原谅,我背负着太多的罪恶,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过任何人的原谅,但是……”

堂井蒙又一次紧紧地抱住我,满脸痛苦的表情。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让溪绘你相信‘我只喜欢你’这句话呢?只要你相信这句话,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好!”我被堂井蒙抱着,忽然肯定地说,“这是你说的,那我告诉你,只有一个办法让我相信你。”我推开堂井蒙,从地上捡起剑:“我要你死。”

堂井蒙的瞳孔慢慢放大。

“假如你能在我面前自杀,我就相信你喜欢过我!”

只有他死了,才能让我原谅他。不过我相信堂井蒙肯定会拒绝的,这种充满野心的家伙,能有什么真心呢?他现在终于实现了他的野心,当上了国王,说不定会一剑把我杀了吧!

但是,堂井蒙他很从容地从我手上接过剑,几乎是没有一丝犹豫。我看到他嘴角勾起一丝优美的弧度,然后轻轻地问我:“就这么简单?”

到这种时候他还笑得出来?

我严肃地点了点头:“我要看着剑从你的身体直接插进去,鲜血四溅。我必须要确定你已经死了,没有这样更能洗脱你所有的罪恶了吧?!只有这样,我才能原谅你做的所有事情,并且相信你喜欢过我。”

堂井蒙苦笑着。他现在的笑容,比我之前见到的任何时候都要多:“是啊,这样的话,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对吧……溪绘,我并不是喜欢过你,而是只喜欢你。”

“好!”我倔强地看着他,死死地咬住嘴唇,我感觉到血腥的气息不仅仅是在我的唇边,而是在我全身蔓延着……“你死了以后,我会相信你只喜欢我。”

他一定不会刺下去的,这种自私自利的魔王,怎么可能会为了我献出生命,他一定又是在演戏。

堂井蒙看着我,举着剑,刚要刺下去,忽然又停住了:“溪绘,你一定要相信我!这是你说的……”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到底死不死啊?”看他演得这么真,真让人恼火,恼火得让我忍不住流泪……该死,不要,我再也不要为这个家伙流泪……

可是堂井蒙竟又笑了,他笑得那么好看,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帅气笑颜。

“溪绘你……其实笑起来很好看的。”他愣愣地看着我,“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那就是我确实骗过你一件事……”

堂井蒙喃喃地说着,趁我失神的时候,把那把跟随我多年的长剑,狠狠地刺进他自己的身体,剑果断地从他身体的另外一边刺出来,鲜血顿时四溅。

“莫溪绘,从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我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凝固。

一切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凝固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堂井蒙带着从来没有过的迷人微笑,在我面前倒下,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这样呆滞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堂井蒙脸上消失了最后一丝血色。

他在干吗呢?怎么演得这么真?他真的刺下去了?不可能,别开玩笑了!

“你演什么啊,快点醒来啦!你以为这样很有意思吗?”我对着堂井蒙冷笑,然后死命地摇晃他,但是他完全没反应。

“你快点醒啊!快点醒啊!你现在装什么装啊!”

“堂井蒙!你快点醒醒啊!我相信你了啊!你说什么我全都相信,求求你醒来啊!”

……

我边大声哭着边抱起来堂井蒙,呼唤着他,可是他再也没有醒来,温暖的身体渐渐地冷却。我颤抖着把手放到他的鼻子底下……

已经没有了呼吸……

“女王陛下!女王陛下!”我恍恍惚惚地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躺在洁白的床榻上,在我面前的,是穿着一身黑衣、神情悲伤的弩克。

窗外明晃晃地洒进阳光,熟悉的寝宫,安静得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弩克……我看着弩克的脸,再看看窗外,忽然什么都想起来了。

“我怎么在这里?”我从床上跳下来,“堂井蒙呢?堂井蒙他在哪里?我要见他!弩克!带我去见他!求你了,我现在一定要见到他!”

这一切一定都只是我的一场梦,一定是的!但是我看到弩克悲伤的神色,他直愣愣地看着我:“女王陛下,您都忘记了吗?”

我这个时候才猛然记起昨天晚上的一切,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吧!

“女王陛下,您见不到堂井蒙大人了……”

“弩克!你说什么?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我故意笑了笑,“你这副表情干吗?穿成这样想吓我吗?哈哈,我知道了,你们联合起来要让我难过是不是?肯定是这样,堂井蒙那个混蛋什么都想得出来!”

我发疯一样地大笑,但是弩克抓住我的手,他第一次用这种表情、这么近地靠近我。

“女王陛下!堂井蒙殿下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你别再这样自欺欺人了好吗?堂井蒙殿下的尸体,昨天已经下葬了!女王陛下你已经昏迷了五天!”

我感觉到一阵眩晕,整个人脚一软,就要倒在地上,幸亏弩克及时扶住了我。

“我要见他,我现在就要见他!”我一定要见到他,确定他已经死了!

“不行!”弩克坚决地说,“女王,以你现在的精神状态,我绝对不能让你去墓地,你一定会做出傻事的!而且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是先休息一段时间比较好!”

弩克说完就走出寝宫,一再嘱咐门外看守着的士兵好好看住我。

我整个人瘫在地上,什么感觉都没有,头脑空白一片。我只好按照弩克说的在房间里好好地待着。外面发生了什么我都不清楚,我就和行尸走肉一般,甚至不知道金国现在是谁来掌控着。

昏昏沉沉地睡了两天后,深夜里,有人闯入了我的房间,我明明已经感觉到了,但就是不想醒来。是刺客吗?那就干脆杀了我算了,反正我的心已经死了,又何必这一具肉体呢?

“你明明醒着,为什么不起来见我?”

传来的声音非常傲慢,我看到月光下她的身影拉的长长的。到底是谁?竟然能这样大摇大摆地在深夜进入后宫?

“别烦我。”我爱答不理地说,我现在谁都不想见。

“我以女王的名义命令你起来见我呢?”天哪,怎么有这么讨厌的人嘛,我明明就不想起来……等等?女王的名义?

我立刻坐了起来,看到在月光下,一位比我稍微大一些的少女,庄重地站在月光中,苍白的月光照亮着她完美的肌肤,美丽的容貌在月光下熠熠生辉,整个人显得异常高雅。

“梅花蒂特麦女王?”我瞪大眼睛,怒视着她,手中的拳头捏得紧紧的。就是这个女人,杀了我的父母!

“你不该这样叫我,以后你应该叫我……”

“国王陛下是吗?”我冷笑着说。她现在还会在这里,一定是从堂井蒙手上接过金国的掌握权了吧。

“不对。”她微笑着,“是姐姐。”

姐姐?姐姐!我慢慢地把眼睛睁得更大了,呆呆地看着蒂特麦女王,完全不能明白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很惊讶对吧,但是我确实是你的亲生姐姐。”

“可是,杀死我母亲的人不是你吗?是堂井蒙和我说的啊!”他那时候确实告诉过我,日光城是被梅花蒂特麦女王毁灭的啊!

“日光城是被妖族的人毁灭的,包括我们的父亲母亲,都是被他们杀的……”她说着言语哽咽起来,“我拼命地赶到日光城,却还是阻止不了妖族,它们这样做,好像是为了逼堂井蒙篡位,他们之前有过交易,我听说,如果堂井蒙不篡位的话,他们就会先杀了小鬼,再杀了我们的父母,最后杀了你……”

她肯定地说:“堂井蒙应该是为了保护你才不得不篡位的吧,这就是他们之间的交易……”

是这样的吗……原来是这样……我忽然想起井蒙死的时候,一直要我原谅他,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吗?可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带着我去日光城?他应该早就知道我的父母会被杀了啊!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一切?”我非常难过地喊着,为什么这个白痴什么都不告诉我,他难道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会比较快乐吗?!

“姐姐,我们的父母,真的已经死了吗……”

姐姐无奈地点了点头:“溪绘,我们的母亲叫索琦,她有生育两位女王的特殊血统,她生育下孩子之后,她的孩子则成为各个国家争夺的宝物。生下我之后,我就被当时最强大的水国抢走,经历了太多的辗转磨难,最后又回到了金国。五年后你诞生了,外祖母在所有国家的国王赶来之前把你带走,为的就是让你少受这样的折磨。”她站在床头,低下头来看我的脸,我清楚地看到她额头上的痣,果然和我的位置一模一样。再仔细看看,她眉宇间的神情确实和我有点像。

“在那之后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直到我决定离开金国,小鬼大人来找我,他告诉我,我的妹妹找到了,所以我就想来看看你。”

蒂特麦女王微笑着,虽然眼角还隐藏着悲伤,但是我能感觉到她无法掩饰的、看到我后的喜悦。

“为什么整天都在哭泣呢?”姐姐坐在我床边,用手抚摸我的头发,她的手掌很温暖,完全符合我想象中姐姐的样子。虽然她的样子高贵而又冷漠,但是我却能感觉我们姐妹的血脉相连,“溪绘,你必须要面对事实,现在你是这个国家的女王,你以后要面对很多很多的事情,你必须振作起来。”

“你在说什么?”难道姐姐自己不愿意承担的责任就要我来承担吗,“现在的国王是姐姐你啊!一切都是你的,我不要做什么女王,我什么也不要做!”

“王位是泉岚裴的,泉岚裴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怎么能当国王呢!”姐姐好笑地说。

泉岚裴?泉岚裴不是已经被堂井蒙杀了吗!我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吃惊地看着姐姐。

“泉岚裴,他没有死!”

姐姐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是啊,他当然没有死,活得好好的,只是堂井蒙篡位的时候把他囚禁到边境的一个城镇。

“泉岚裴没有死?他没有死……”我吃惊地看着姐姐,捂住自己的耳朵,“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承认他杀了泉岚裴……为什么……他不是早就有预谋的吗?这一切他应该是早就和姐姐你串通好了的啊!”

姐姐摇了摇头:“虽然我以前是泉岚裴的后宫,但是花花公子堂井蒙的名字,我也只是听说,从来没有见过他,因为他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但是他的身世我多少了解一点,所以虽然我和他之间应该有深仇大恨,但是我从来就没有恨过他……”

姐姐叹了口气:“我之所以会回来,全是因为他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说,假如我来帮他,我就会得到我要的东西。”

姐姐要的东西?

姐姐的眼神忽然变得残忍:“我要他死。”

“你大概已经知道了一些吧,我是和别人私奔出金都的,那个时候堂井蒙被任命捉拿我和我的丈夫。”姐姐眼神迷茫地看着远处,“我的丈夫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魔法师,他的能力远远高于堂井蒙和小鬼,但是他为了保护我,而陷入堂井蒙的魔法阵中,这种魔法阵,连堂井蒙自己都解不了,只有他死了,我的丈夫才会有苏醒的可能性。”

看到姐姐这样说,我又情不自禁地趴在她的肩膀上大哭起来。

“姐姐……你那么厉害,那你会不会起死回生啊……或者,你会不会让我的命和另外一个人的命互相调换啊!”我泣不成声地说着,我无法相信我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溪绘!”姐姐扶住我,很认真地看着我,“别这样……堂井蒙不会愿意看到你这副样子……”

“姐姐你错了,他一定巴不得我难过,他不会愿意看到我开心地活在世界上,他就是要我痛苦一辈子!不然他也不会因为我那么简单的一句话而自杀!呜呜呜呜……”

“小绘,你愿不愿意听我说说我的故事呢?”姐姐放弃了劝我的决定,成功地转移了话题。

姐姐的故事?

姐姐嫣然一笑,月光从窗外透进,连同清晨一缕美妙的光芒,调和成奇妙的美丽色彩。月光下美丽的姐姐看过去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

“你知道的,我以前是这个国家后宫的妃子,因为我是女王,所以经常受到殿下的恩宠,相同地,也就经常受到其他妃子的欺负。殿下虽然非常喜欢我,但是他毕竟太小了,你能想象吗?我一直当泉岚裴是我的弟弟呢!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从来没有看着丈夫的感觉,久而久之,我觉得自己活得就像一个傀儡。就在我最困惑绝望的时候,大鬼出现了……”

“你们的见面一定非常罗曼蒂克吧!”我忽然想起我第一次见到堂井蒙的样子,虽然那种邂逅算是比较丢脸的,但是现在想想,还是很甜蜜的……

“才没有呢,那个时候他是整个魔法代里最厉害的魔法师,自然高傲得不得了,脾气也很差!而且他只是负责偶尔来后宫巡视下结界的破损程度的问题,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时间见面,一见面更是吵个不停,可是……”姐姐的脸越来越红。

“可是有一天,我被其他的妃子欺负的时候,躲进了圣花园,那个时候他刚好在那边检查,我们只好一起躲了起来。没想到却因此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水库!”

“不是吧!那然后呢?”我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后来他用他全身的力量保护着我,三天后我们被人救了出来,我很好,可是他却一直昏睡不醒。”姐姐回忆起这些美好的记忆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甜美的微笑,“我一直在旁边陪着他,听到他昏迷时候的自言自语,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好奇,怎么会有人的经历这么坎坷……我们慢慢从仇敌转化为朋友。他甚至陪我去找我的母亲!”

这不是和堂井蒙对我是一样的吗?

“渐渐地,我发现我对他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他不像泉岚裴、堂井蒙那样英俊,也不像他们那么受少女的欢迎。大鬼是个平凡踏实的人,他不会说好听的话,不会讨我欢心,他又老实又孤傲,甚至看到泉岚裴召唤我的时候,他只会眼巴巴地看着我离开他去另外一个男人那里……可是,他给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觉。我渐渐地发现,我不是这么简单地想陪在他身边了……我要永远和他在一起!”好伟大浪漫的爱情啊,就和童话故事中写的一样啊。

“后来就如你知道的那样,我们私奔了,然后就遇到堂井蒙的追击,后来我带着受伤的大鬼,好不容易逃到北部,那里有我的旧部下,我们组织了军队,想要和金国对抗。虽然我知道希望是非常渺茫的,但是为了大鬼,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后来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吧……”

“姐姐……你的故事好浪漫啊!”可是我……我也有这种如小说般的经历啊,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结局会是这样。

“可是现在的大鬼,依旧昏迷不醒。”姐姐忧郁的神色却没有浇灭希望的色彩,“他应该马上就能苏醒!等到泉岚裴回来,我们就会离开这里,去南方生活。”听到姐姐将要离开我,我的心头不禁一酸

“小绘,我们一路走来的危险和艰辛,是你想象不到的。”姐姐认真地看着我,“但是在我最苦难的时候,我都坚持相信彼此相爱的人,最终是会走到一起的。所以小绘,你要带着希望活下去,你要相信你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真的是这样吗?

我和姐姐又继续聊了很久,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她不得不离开。找到姐姐的意外之喜果然是雪中送炭啊,这也是唯一能让我稍微觉得开心一点的事情了。

“对了!”姐姐刚走到门边,又转过身子,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这是朝阳公主去风国之前交给我的,那个时候你刚刚从宫里逃出去,朝阳公主没有办法亲手给你,就嘱咐我一定要交给你。”

我从姐姐手上接过信,手禁不住一阵颤抖。手捧朝阳公主给我的信,我突然有种预感,这封信将带给我很大的震撼。

“快点去休息吧,我会一直来的!”姐姐微笑着。那倾国倾城的笑容,足以回眸一笑百媚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