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一场双重婚礼

小说: 魔法代启示录 作者: 檬羽 更新时间:2020-09-12 14:56:17 字数:10886 阅读进度:10/13

我又从早上睡到了晚上,直到肚子饿得发慌,侍女鱼贯进入我的寝宫。

“女王陛下,您应该换衣了!”烦死了,为什么一直有人来吵我?我都快烦死了,满脑子都是弄不清楚的结。

“女王陛下,要是现在不起来的话,就赶不上晚上的宴会啦!”宴会?什么宴会?

“朝阳公主的生日宴会啊,国王陛下吩咐我现在叫您起来……”

我脑海中急速地转动着。生日宴会?对了!今天不是朝阳公主的生日吗!

想到这我立刻猛坐起来,这一坐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巨烈的头痛。

“啊——”好痛哦!

“快帮我换衣服!快!快!”

朝阳公主的生日我怎么可能不去?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可是朝阳公主要向堂井蒙告白的日子啊!

侍女在我的督促下草草地帮我换了衣服。还好没有那些沉重的头饰,我跑起来快了一点,我提着裙子,急急忙忙地冲出寝宫,冲向指定的宴会厅。这个时候外面夜色已浓,宴会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跑到宴会厅,侍从看到我来了,连忙把门打开。满宴会厅里的贵族骑士的目光全部转向我。

啊!怎么这么多人啊?

不就是个生日吗?怎么连其他族的人都请了那么多啊!

“女王陛下……”我小心翼翼地保持自己的仪态走进去,泉岚裴急忙跑到我面前。

“你来啦。”他挽起我的手,“宴会开始前我去过你的寝宫,看到你还在熟睡,所以嘱咐侍女现在把你叫起来,因为……”

“朝阳公主呢?”我打断泉岚裴的话,急忙四处找朝阳公主的身影,我必须要阻止她,这么多人,她一定会丢脸丢死的,因为堂井蒙不可能会答应和朝阳公主订婚的!

泉岚裴困惑地指着朝阳公主的地方,我赶紧甩开泉岚裴的手,但是泉岚裴又紧紧地抓住了我。

“先别走,马上要有个惊喜送给你!”泉岚裴温柔而又略带神秘地微笑着,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泉岚裴今天打扮得特别英俊。合身的黑白相间的礼服衬托出他标致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在灯光下越显高贵和帅气。

“怎么了吗?”我现在必须马上找到朝阳公主!

我不顾泉岚裴的回答,使劲甩开他,向前跑,朝阳公主果然和堂井蒙在一起。

朝阳公主今天也打扮得特别漂亮,几乎是全场的亮点,所以我一下子就能找到她。我看到堂井蒙一脸不爽的样子,正叉着手站在朝阳公主旁边。

“朝阳公主!”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赶紧一把拉过朝阳公主的手,“朝阳公主你听我说!”

朝阳公主无辜地睁大眼睛看着我,手上的酒被甩到地上,洒了一地。

“你不能和堂井蒙说你喜欢他啊!”因为我太激动,所以说话说得有点大声,堂井蒙明显听到了,他转过头来,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你在说什么啊?”朝阳公主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四周,赶紧拉了一下我的手,低下头低声对我说,“为什么啊……你怎么现在和我说这个啊?可是……我马上要和他说了啊……”

“不能和他说!因为……”我正要说,一个声音却打断了我。

“因为什么?”

堂井蒙的声音响起,完了,这个混蛋,这个时候他掺和什么:“莫溪绘,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就这么讨厌我?”

他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绘姐姐……这已经是无法阻止的事情了……”朝阳公主的目光忽然变得很消沉,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劝她,想都没想地说了出来——

“因为堂井蒙是个恶魔,他配不上你,他不会好好对你的……我和他在战场上那么多天,我很了解他!他就是一个怕死鬼,胆小得不得了,而且自私自利……朝阳公主你千万不要喜欢他啊!而且他绝对不会答应你的请求啊!”

我这话明显是对朝阳公主说的,完全没有想过此时正站在旁边的堂井蒙。现在可不能让朝阳公主做傻事啊!她会后悔一辈子的,说不定会因为堂井蒙的拒绝而自杀呢!

天哪,我越想越觉得可怕!

堂井蒙的脸色开始慢慢地变得难看。

而这个时候,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华丽的宴会因为我的闯入和我说话的太大声,而招来旁边贵族的好奇,他们向我们聚拢来,场面变得更加尴尬。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灯光似乎都被施了魔法一般,全部暗了下来,只有一道白色的光在我们附近游荡……

完了,公主告白需要这么隆重吗?

但是那道白色光芒的目标……

最后竟然落到我的身上!

2

我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看到泉岚裴朝我走来。

泉岚裴带着温柔迷人的微笑,他那白皙的肌肤、明亮而清澈的瞳孔、让任何人都深深着迷的高大挺拔的身材,就像梦幻中的标准型王子一样。

前面的人立刻自觉地纷纷让开。

“泉岚裴?”

“陛下……”朝阳公主也吃惊地看着泉岚裴。

泉岚裴显得非常镇定,他走到我的面前,竟然单膝跪下!

“泉岚裴!”四周的贵族也开始慌乱,禁不住惊呼出声。

“大家请安静。”泉岚裴镇定自若地说着,所有的喧闹声又停了下来,“今天我邀请这么多嘉宾来到这里,除了为我妹妹庆祝生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认真地抬起头看着我:“莫溪绘,请做我的皇后吧!”

什么?我吃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板上了!泉岚裴国王向我求婚?

连我身边的朝阳公主都情不自禁地捂住嘴巴。

“绘姐姐好幸福哦!”

虽然我身为女王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女王只是国王后宫的妃子之一,并不是皇后,泉岚裴作为金国的国王,还没有册封皇后。

“溪绘,是你告诉我,‘人不能刻意去隐瞒自己的感情,不然会遭到报应的’。所以我决定再也不隐瞒自己的感情,我要告诉你我有多么喜欢你……”泉岚裴说的一切就像在演电视剧,浪漫得足以让一般的女生晕倒了吧!

“我……”

可是我哑口无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想答应泉岚裴,泉岚裴多完美啊,完美到简直无可挑剔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转过身去看堂井蒙,堂井蒙竟然还是那种冰冷的表情!

堂井蒙啊!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我现在要是答应了泉岚裴,我可就是他的皇后了啊!

我几乎是乞求地看着堂井蒙,但是堂井蒙一点都无动于衷,难道他真的是冰块吗?

是的!堂井蒙就是个大冰块,没有感情的野兽!我干吗要看他啊?他根本就从来没有在乎过我,现在还用这种“干吗看我”的眼神看着我!

气死我了!

“可以吗?溪绘?”啊!我差点忘记一直跪在我面前的泉岚裴,天哪,我怎么在这种时候还看着堂井蒙!

我赶紧低下头。

“泉岚裴,我……”

泉岚裴有什么不好啊,人又帅对我又好,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出现在我旁边的人可都是他啊,他还是国王呢!这个国家没有比他更优秀的人了!我在想什么啊!可是……可是……

“嗯……”我竟然情不自禁地毫无察觉地“嗯”了一声,泉岚裴立刻以为是我答应了他,身边的贵族们一下子喧哗了起来,这种善意的骚动,明显是在为我们祝贺。

“绘姐姐!太好了!”朝阳公主虽然没有听清楚我说什么,但是看到这种骚动反应,就以为我已经接受泉岚裴了,她一下子冲到我面前,看上去比泉岚裴还开心。

泉岚裴抢在朝阳公主之前,高兴地抱住我:“我爱你!溪绘,我非常非常地爱你!”

我刚刚都说了什么?天哪!我没有答应啊……我只是……

我的脑海中乱成了一锅粥,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堂井蒙忽然发话了。

“朝阳公主,你刚刚说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堂井蒙冷冰冰地说。

“啊!堂井蒙,你别走,我真的有话要和你说!”朝阳公主赶紧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堂井蒙,“我也爱你,堂井蒙,请娶我吧!”

天哪,这对兄妹也太有默契了吧!怎么都是这么乱来的人啊?尤其是朝阳公主……完了,她要丢脸死了。堂井蒙,请你用比较善良的方法拒绝朝阳公主吧,你会永远伤害到她啊……

“好吧!”

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刚刚堂井蒙说了什么!他竟然答应了!我没有听错吧?!

我一把推开泉岚裴,当着所有人的面走到堂井蒙面前,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而他也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我。

“皇后殿下有什么意见吗?”

皇后?我愣愣地看着堂井蒙,好像一点都不认识他一样。

然而朝阳公主在我身后愣住了好长时间,显然她不敢相信竟是这样的结局,直到很久以后才发出震惊全场的兴奋的尖叫声,然后开始绕着全场大跑特跑。

“堂井蒙,你要为你的冲动负责的!”我恶狠狠地说。

“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吧?”堂井蒙仰着头,轻蔑地看着我,回答得同样干脆。说完他转身就走。

“太好了!”单纯的泉岚裴打断我和堂井蒙的对峙后,兴奋地抓住我,“现在我宣布,我和我妹妹的婚礼,将于近日举行!”

整个宴会浸沉在无限的欢乐中,贵族大臣们潮水般地向我涌过来,祝贺我成为皇后,宴会又进行到原本那样欢乐的气氛中。堂井蒙走了之后,泉岚裴和朝阳公主两个人也在忙着应付贵族们的祝贺,可是,这个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愣在原地,直愣愣地,看着拨开人群、消失在人群中的堂井蒙。

3

堂井蒙竟然答应了朝阳公主的求爱,我真的快发疯了,难道他真的喜欢朝阳公主吗?

他们要结婚了……堂井蒙要和朝阳公主结婚了……堂井蒙要结婚了……这几个词从宴会还未结束,就一直在我脑海中旋转着,从宴会大厅里被人簇拥着回到寝宫,我脑海里想的仍是堂井蒙的事情。

“女王陛下结婚时候一定超级漂亮!”一个贵族少女谄媚地对我说,这个时候我才猛然想起,我也要结婚了。

天哪,这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嘛?!为什么一切都乱套了?

泉岚裴说的近日举办婚礼,竟然是说在三天后!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着急,好像生怕我会反悔一样。

接下来的这三天,我几乎见不到朝阳公主,她快乐得就像只停不下来的小鸟,恨不得每天用喇叭通报全国她的婚礼进程,然后一刻不停地忙碌着筹备婚礼的事情。

泉岚裴也很忙,他除了要忙着处理国家大事外,还要花很多时间来处理婚礼的琐碎事情,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兴奋,不管是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亲力亲为才甘心。

泉岚裴还一天二十四小时地监视着我,只要他一有空,就一定会出现在我身边,有的时候我觉得这并不是我要的幸福,因为我快要被泉岚裴烦死了。看着泉岚裴忙碌的样子,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在看别人结婚。而朝阳公主也在忙她婚礼的事情,不再有人陪我,我越发寂寞了。

直到婚礼当天,我才模糊地意识到我要结婚了,才开始想是不是要去城镇上买点东西呢?我正在宫殿里转悠着想去找朝阳公主、和她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却不巧地看到弩克经过。

“弩克骑士!”我叫住他,“陪我去城镇上转转吧!”

“啊?我?”

弩克有点吃惊的样子,虽然我知道他很忙,那也是没办法啊,因为我到现在还是不认路嘛!弩克嘱咐车房准备马车,一会儿马车就准备好了,他骑着高大的马,指挥着车夫,带着我走出宫殿。

一路上树木繁盛,唉……今天我竟然要结婚了?

“女王陛下,今天晚上就是您的婚礼吧?”弩克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赶紧和我聊天为我解闷。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偏挑了个我最不想说的话题,我铁着脸没有回答弩克。

“最近宫殿里的人都忙坏了……不过,话说回来,好像就堂井蒙骑士一个人不当一回事的样子……”弩克自言自语地说着。

堂井蒙?“他……都在干吗呢?”我抬起头,小心翼翼地问弩克骑士。

“长官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要不是宫殿里的人来话,我们骑士殿完全不知道还有婚礼这回事呢!”弩克担心地说,“长官大人他……还是对小鬼大人的死耿耿于怀啊……”

小鬼?对了,堂井蒙好像一直很关心小鬼的样子,他这种冷血的人,很少见到他关心别人,好像只有对小鬼比较尊敬啊……

“堂井蒙和小鬼是什么关系?”应该不是普通的主仆关系吧。

弩克有些吃惊的样子:“是小鬼大人救了堂井蒙长官啊!女王陛下您不知道吗?”

救了他?弩克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又继续说了下去。

“堂井蒙长官的身世,女王陛下您应该有所了解吧……那件事情之后,是小鬼大人把堂井蒙长官救活的,从那以后,堂井蒙长官就一直跟随小鬼大人学习魔法术……”

原来堂井蒙还有这样一段过去,小鬼死了,他一定很伤心吧?

“弩克!”我忽然叫住他,“我不想去城镇了,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吧!”

马车就这样在山坡上紧急地掉了个头,去往另外一条小路,颠簸了一会,出了城镇的边缘,进入金国的国家墓地。

“怎么还是这么冷清啊?”

天空非常阴沉,开始滴答地下起小雨,怎么每次我来的时候天气都不好,弩克赶紧拿出伞帮我撑着。

我捧着一束洁白的鲜花,慢慢地走到小鬼的坟墓前,地上有另外一束新鲜的花朵,堂井蒙应该刚走才对,还好没有遇到他,不然又要尴尬好一会儿了。

我把鲜花放在小鬼的坟墓前,凝视着他的墓碑,眼泪又从我的脸颊上流了下来。

“小鬼,谢谢你,把我带到这个年代来。”我在流泪,却尽量让自己笑着,因为小鬼一定喜欢看到我笑的样子,“今天晚上我就要结婚了,你一定会高兴吧!泉岚裴会好好对我的!”

在原来那个世界的我,那么孤单寂寞,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是孤单一人的,是小鬼把我带到魔法代来,让我认识了现在这么多人,让我过上了女王的富贵生活……

“女王陛下……您别难过了……”弩克看到我哭了,自己也难过地跟着哭了起来。

“要不是我……他不会死的……”可是我连小鬼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临死前,一定有很多话要和我说吧!他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我掏出小鬼给我的遗书,上面空白一片,到底他要和我说什么?

天空中开始稀里哗啦地下起雨来,这个时候的我,泪如雨下。

小鬼……对不起……我现在看起来是这么幸福,可是我还是不甘心,晚上我竟然就要结婚了,可是我满脑子想的,却都是另外一个人。

“女王陛下!女王陛下!”弩克指着我手上的牛皮纸,惊讶地叫了起来。

我低下头,忽然看到牛皮纸上沾满了我的眼泪,居然一点一点地显示出了字迹!这些不是小鬼的字体吗?!

4

女王陛下,当你看到我的这些字的时候,我已经在冥界了……

是小鬼的遗书!我惊讶地张大嘴巴,认真地读了起来。

只有女王的眼泪可以融化这些魔法!我施用这项魔法,只是希望别人不要看到这封信,但是尽管是这样,我还是希望女王陛下不要为了我而哭泣,现在时间不够了,我就把要紧的事情先写上吧。

国王大人登基典礼那天,我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是被北方的梅花蒂特麦女王掠走的,他们确实有派人来抓我,但是我后来之所以会出现在南方,完全是我自己的原因。

因为我发现了前任皇族血脉的踪迹……这里面的关系太复杂了!

简单地说,我分布在全魔法代的手下找到了您母亲的踪迹!我相信女王陛下您一定也迫切地想见到她吧,所以我希望能在女王陛下您回到您的世界之前,找到您的母亲,以此作为我给您的饯别礼。

但是后来的情况却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我在旅途中被妖精族的人抓住了,我想他们抓我的原因,和堂井蒙殿下多少有点关系,但是请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无论如何阻止堂井蒙来救我,因为这是一个陷阱,我很清楚妖精族想要做什么。以堂井蒙那个小子的性格,一定会答应他们的要求,所以,小鬼拜托女王陛下,请你一定要阻止堂井蒙!

女王陛下,我找到您母亲的事情请别对外张扬,因为您的母亲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的地步,我把您父母现在所处的城镇具体方位写在这封信的最底下,他们应该不会在那里待太久,从国都去的话还要花一些时间,如果您想见他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就应该要马上起程了,不然可能会错失这唯一一次和你父母相遇的机会!

最后,小鬼真诚地恳求女王陛下,不要再为小鬼的离开而难过,在冥界,我会过得很好,我希望女王陛下的眼泪,在看这封信的时候,全都流光。然后,女王陛下要永远笑着活下去……

我泪如雨下,已经不能停止了。我难过地蹲了下来,无论弩克怎么劝我,我都不听。

“女王陛下……在这里哭的话,让小鬼大人知道了,他会很难过的……”弩克这样提醒我,我才勉强忍住泪水,重新审视了一下这封信。

写到后面似乎写得非常仓促,到这里就停止了,可是我太迟才发现这封信,堂井蒙已经去救过小鬼了啊,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的母亲!

我反复地查看在底下的地址,确实是日光城!看来老婆婆说得没错!

“女王陛下,您要去哪里?”弩克看到我合上信之后就往回跑,赶紧跟了上来。

“女王陛下,现在应该回宫殿了,要开始准备晚上婚礼的事情啊……”

“女王陛下,您……”

“弩克!”我忽然停下来,认真地看着弩克,“你是站在女王我这边吗?”

弩克立刻并拢脚,向我敬军礼:“弩克骑士永远效忠于女王陛下!”

“那好,你现在立刻帮我准备好一匹最好的马,还有,不要向任何人说我在哪里。”我赶紧钻进马车里,弩克也立刻跨上马。

“女王陛下……难道你不打算参加婚礼……不对!难道你不打算和国王殿下结婚?”

我必须承认,其实我可以不用这么急着去找父母的,明明是可以再缓几天的事情,可是……现在让我走的理由,是我不想看到堂井蒙和朝阳公主的婚礼,而且我根本就不想嫁给泉岚裴啊!

泉岚裴……对不起,你就当我是个罪大恶极的坏女生吧!现在的我,如果嫁给你,只会伤害到善良温柔的你啊!

5

等到马车到达永生殿的时候,傍晚已经到来,天边的火烧云染红了七彩斑斓的房子。

宫殿被布置得灯火通明,流光溢彩。

一到宫殿,弩克果然非常听话地为我准备好马车,并且对任何人都没有说,有弩克这个宫廷骑士兵近卫官在,实在是太让我放心了!

我整理好东西之后,夜色已经开始蔓延,要为我化妆打扮的宫女早就在我的房间外面迫不及待地等着了。我迅速背上需要的东西,和弩克一起环顾着这座豪华美丽的宫殿。

“泉岚裴,对不起。”他一定不会原谅我的,这样也好,总比我嫁给他之后再伤害他来得强吧,就让他恨我一辈子吧!

我一个跳跃,从窗户里跳了出来。从皇宫后面的小门溜出来后,我跨上弩克为我准备好的马,想都没想就冲出城外。

快两个月没有骑马了,感觉都生疏了啊!

现在弩克应该可以帮我周旋一会儿,但是一旦泉岚裴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派很多军队出来找我啊,我一定得快点!等到我冲出城门的时候,吊桥刚好要吊起来,糟了,我怎么忘记晚上吊桥是要吊起来啊!天哪,要是我现在不出去的话,就出不去了啊!

正在我着急的时候,升到一半的吊桥忽然又自动吊了下来,我想都没想就冲出去,然后吊桥又立刻升了上去。

好险啊!我喘了两口大气。

“你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

冷冰冰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转过身,看到漆黑的角落里,一个人骑着马幽幽地走到我面前。

“堂井蒙!”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难道他现在应该出现在这里吗?他不是应该和朝阳公主在一起吗?他可是今晚的新郎啊!而且我看到堂井蒙甚至都换上了英俊华丽的婚礼服。

“你要去哪儿?”他冷冷地看着我。

“和你无关!”我转身就想撇下他快点走,现在不是和他浪费时间的时候。

“我知道你不会和泉岚裴结婚的。”堂井蒙该死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莫溪绘,喜欢我就直说吧!”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啊!虽然……他说的是没错啦……

“我和你一起逃婚吧。”

他在说什么?要是连堂井蒙都跑了的话,那不是天下大乱了?!

夜色渐渐笼罩着国都外的山坡,空旷得让人有点害怕,怎么能我们两个一起逃?那泉岚裴和朝阳公主肯定都要疯了!

我一下子从腰上取下剑,趁堂井蒙不注意的时候,迅速地架在堂井蒙的脖子上。

“回去!”我凶巴巴地说,其实我承认我现在会对堂井蒙发这种脾气,完全是因为他答应了朝阳公主的求爱,“堂井蒙长官,我现在命令你回去,我要去做什么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快回到你情人的怀抱里吧……”

“我只喜欢过你。”堂井蒙英俊的脸上,表情看着非常轻松,好像没有一点压力,反而是我真切地从他身上感受到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沉重的压迫感……

我只听见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莫溪绘,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天哪!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这样一脸冰凉、面不改色、和背书一样地说这种话的人,全魔法代应该也只有堂井蒙一个人吧,我被吓得手一软,剑立刻掉在地板上。

“你疯了吗?和我在一起?那你要怎么救你母亲……再说了,谁要和你在一起!别自作多情了。”

我说完就完全不顾堂井蒙,骑着马全力奔了出去。

堂井蒙个混蛋,说什么“永远在一起”之类的话,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就算是真的,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这个家伙,他到底在想什么啊!难道他又是在耍我?

莫溪绘,你怎么那么笨啊?这么一点点谎言就让你感动了吗?就在我快马加鞭地奔驰时,前面忽然闪现晃动出几十个人影!我吓得立刻勒住马。

“你们是谁?”

谁能想象得出,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妖精!要知道在国都附近,别说是妖精了,就连半妖都只有堂井蒙一个人可以脱离法律的制裁而存在这里。可是现在在我面前出现的妖精至少有十几个,而且全是飞舞在空中闪耀着绿色恐怖光芒的。

“妖精拥有人类无法拥有的奇异魔法,一般魔法师都制服不了他们!”我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小鬼和我说过的话。

我开始后悔刚刚把堂井蒙催促回去了……

他们互相交头接耳了一会,大概是在确认我的身份,不一会儿,其中一个人立刻向我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我赶紧骑着马东躲西藏。

“不要杀我啊!救命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照射过来。

6

淡蓝色的光芒直接照射进妖精中,妖精立刻被打乱了步伐,聚集在一起。我的身后,帅气的堂井蒙直接冲了上来,原来他没有走,一直跟着我。

“白痴,你自己会走,就走给我看啊!”堂井蒙边大声训斥着我,边抵抗着那些妖精,妖精的数量实在太多了,看得出来他抵抗得很累。

“我又没有要你来救我,你不情愿就走啊,让我死在这里好了!”我不甘心地说,然后尽力抵抗那些妖精。我们慢慢被逼到山坡悬崖附近,因此必须很艰难很小心地抵抗着,不然一不留神就会掉到山坡底下!

“什么都不会又爱逞强!”这种时候了,堂井蒙竟然还有力气和我吵架。

“爱逞强的人是你吧,你这种恶魔,既然不喜欢朝阳为什么还要和她结婚?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那你自己呢,你就那么喜欢皇后这个位置吗?”

好了,我终于发觉这种无意义的争吵是没有用的,因为我和堂井蒙谁都有错……

妖精一发力,我和堂井蒙一个不留神,两个人都从马上掉了下来,堂井蒙上次的伤没有好,现在还要掩护我,显然更加吃力。

“跳下去!”堂井蒙指着我背后的悬崖!什么?要我跳悬崖?他疯了吗?我怎么可能跳下去啊?

我胆怯地往悬崖底下看去,底下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最底下应该就是峭壁了吧,连石头掉下去都听不到回音啊!

“快点跳!”堂井蒙用命令的口吻坚决地对我说。

面前的妖精越来越向我们靠近……我看着堂井蒙坚定的眼神,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我想我一定是发疯了,竟然这么相信堂井蒙……我会被摔死吧?

我的身体在空中飞着。天哪,我一定会死的……就在这个时候,堂井蒙也跳了下来,同时幻化出一道蓝色的光托住了我。

蓝色的光芒带着我们两个人,缓缓地落在地面上。哇!我们底下居然真的是峭壁,要不是那道蓝色的光托住了我,我绝对会摔得连骨头都找不到。

“嘘!别说话!”堂井蒙把我按在墙上,警惕地往上看,我仰头看着堂井蒙认真谨慎的神情,忽然,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

“白痴,你哭什么啊?”他不耐烦地催促我,但是我的眼泪还是一个劲地往外流,还好上面的妖精往底下看了看,觉得我们应该已经死了,然后就非常满意地离开了。

“呜呜呜呜……”我揪着堂井蒙的衣服号啕大哭起来,刚刚和他吵架的那股倔强劲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堂井蒙无可奈何地,只好紧紧地抱住我。

“你说你喜欢我,说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到底是不是在骗我?”

“你说呢?”堂井蒙心疼地说,“你是白痴吗?如果不是,我为什么要一直跟着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你去南方,为什么会因为生你的气和朝阳结婚,为什么要去救你……你真的很没大脑啊!”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相信你,”我哭泣着说,“你这个花花公子,混蛋!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到底对多少女生说过这句话。”可是我是真的非常非常想你,想到你就会觉得很难过。

想到遥远的战场……想到水国唯美的城镇……想到在边疆的沙漠上,你为我抵御寒风……我的心就会微微地疼痛,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欢堂井蒙。

“而且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我逃婚了,已经是整个魔法代通缉的罪犯了吧,就算泉岚裴不责怪我的离开,我身为金国的蒂特麦女王,已经是国王陛下的后宫妃子……我根本没有权利和你在一起了……你也必须回去,不然岚裴是不会让你母亲复活的!”我难过地说。

确实,这些都是事实啊!堂井蒙不可能不知道啊,为什么他还要那么任性地说出那些话。

“那么我呢,现在和你一样被通缉了,泉岚裴是一定会杀了我的。我是半妖,所有人在巴结我的时候,我都清楚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敢真正地亲近我……我的处境比你凄惨得多吧。”堂井蒙的冷若冰霜的脸竟慢慢地融化起来了,甚至微微流露出一抹灿烂,“可是我从来都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活着,我要和你在一起,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得了我。”

我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瞳孔,他那蔚蓝色的瞳孔清澈得几近透明,泛着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我会让岚裴使母亲复活的,但是我不要用娶朝阳这个办法,因为我真的没有办法离开你。”

要是从前,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些话是从这位冷面魔王堂井蒙嘴里说出来的。但是现在,我紧紧地抱住堂井蒙,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那么……请你……带我去你的岛屿吧。”但是现在,就这一次,我决定要颠覆我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恐惧……

我要跟着他,去他要去的地方。

他微微一笑:“你来了,就再也走不了了……”

就这一次,我就相信他一次,我要和堂井蒙永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