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征战旅途

小说: 魔法代启示录 作者: 檬羽 更新时间:2020-09-12 14:56:12 字数:10931 阅读进度:5/13

1

现在是魔法代年,我——莫溪绘,所在地是:温度接近赤道,骄阳如火、满眼是黄沙的大沙漠!

“水……我要喝水……给我水……”我骑在马上,颤抖地伸出手,抓住马鞍旁边的水袋,另外一双大手却抢先一步,把水袋抢走。堂井蒙这个恶魔,一个大男人,居然好意思从可怜兮兮的我手里抢过水袋,还厚着脸皮当着我的面,自顾自地仰头大喝了起来!

“喂……给我留点……拜托了,英俊的堂井蒙哥……堂井蒙!你这个恶魔!混蛋!我不是都说了叫你给我留点的吗!”我气呼呼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水袋,里面竟然连一滴水都没有了!

“今天你那份已经喝完了,等明天吧!”他得意洋洋地说完之后,还擦了擦嘴巴。然后双脚一夹,马又开始飞快地向前冲去!

“混蛋……气死我了……喂!慢一点!慢一点!我满眼是沙啦!拜托,我现在可是在你的马上啊!”

的确,我现在是在堂井蒙的马上,而且是不得不和堂井蒙共同骑一匹马……这好像是魔法代的一种习俗,就是战争女神必须和将领共骑一匹马。反正从开始前往北方的第一天起,我就不得不和这个混蛋共同骑一匹马!

不仅如此,我还受够了虐待!

我过得简直是非人的生活!

从我骑上了堂井蒙的白马的那一刻起,堂井蒙就没有让我好过过!

他把我当奴仆一样使唤来使唤去,而且还和我规定了每天喝的水、吃的东西的分量,害得我天天都陷在饥饿之中!

军队进入燥热的沙漠后,堂井蒙更是没有停止过对我的折磨,他几乎是以折磨我为乐趣,每天只给我少得可怜的水和食物,害得我就好像干渴饥饿的难民……

但是出了国都后,我们必须面对的第一个难题——罕见人迹又燥热的大沙漠!

无比灼热的骄阳烧烤着我的肌肤,我浑身上下已经被包裹成一个粽子了,但还是觉得阳光如剑一样刺进我的肌肤。

四周所见之处,全是尘土飞扬的沙子,完全见不到一棵树或一根草,不仅这样,所有的地方全是一片暗黄色……

而这个沙漠又是通往北方的必经之路。

“停下来啊!你跑得太快啦!我是女王!我命令你给我停下来!”

堂井蒙不顾我歇斯底里的嘶喊,故意骑得飞快:“谁管你!”他居然敢说出这种话,气死我啦!

我一气之下,直接从堂井蒙的手中抢过马绳,重重地一勒,原本还在飞奔着的白马,来了个临时大刹车。

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一个大刹车,我和堂井蒙立刻像出鞘的剑一样被甩了出去!尤其是堂井蒙,飞出去之后又被我压在底下,几乎被沙子掩埋了。

“哇,好痛啊!”我的背狠狠地摔在堂井蒙的盔甲上,幸好是落在柔软的沙漠里,如果是落在戈壁上我早就四分五裂啦!

可是即使这样,我的背还是痛得不得了,我斜眼看着底下的堂井蒙,他也是一副摔得不轻的样子。

“你这个笨蛋!”

堂井蒙气急败坏地把我推到旁边的沙堆里,站起来就要去追马,可是那匹白马跑得飞快,一点都没有要来救堂井蒙的意思。我暗笑,真是匹通人性的马啊!

“莫溪绘!你找死是不是!”堂井蒙把我从沙漠里拎了起来,冲着我的耳朵大喊着。

后面庞大的军队不得不因为我们这两个首领的突发事故而停了下来,行军速度似乎因为我的关系而慢了不少,所以预计可以在夜晚到来前到达下一个驻扎地的计划基本上破灭了!

但是这可是在沙漠里啊,马上就要到晚上了,总不能让军队在原地驻扎吧。

堂井蒙不得不和将领协调着,焦头烂额地商量着计划。就在我浑身酸痛、满心懊悔和愧疚的时候,一座神秘的城镇,如海市蜃楼般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天哪……这是真的还是我在做梦啊?”我看着眼前这么清晰的建筑,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堂井蒙则立刻跳上马,冲进了这个神秘的城镇,过了一会儿,他从城镇里出来,冲着副官大手一挥。

“把军队带进来驻扎!这里有水!”

嗯?城镇?

2

这个村落生得有一些古怪,首先是它处在这样偏僻荒凉的沙漠中虽寸草不生,却竟然有水资源。

而且村落里不管是酒楼还是旅店,应有尽有,屋子富有异域风情,集市上交易繁忙,人口也还算密集。

当我们的军队浩浩荡荡地进入街道时,暮色正氤氲着,暗黄色背景下的古老村庄带着一丝神秘的祥和色彩,渐渐地被浓厚的夜色笼罩。

喧闹的集市几乎是在一秒钟之内全部安静下来,所有的村民都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神色看着浩浩荡荡的军队。我们有那么可怕吗?

“哇!这个村落好可爱啊!”我看到村子里一群躲在集市货架背后的小孩子,情不自禁地感叹着。

这个村落虽然小,但是布局很巧妙,干净整洁很能适应沙漠中的环境。街道旁边整齐树立着的仙人掌,为这平淡无奇的沙漠点缀了一丝绿色的生机。

“吵死了,白痴!”堂井蒙冷冰冰的话语完全打破了这原本美好的意境!我现在还是不得不和堂井蒙坐在同一匹马上,他还对刚刚我把他摔出去的事情耿耿于怀。

“长官,已经找到添置水资源和食物的地方,军队也可以驻扎在这个村落的后面……”一位蒙着脸的将领跑到堂井蒙的面前报道,他是军队里的副官,感觉年纪也就和我差不多大,但是机灵得不得了,是那个恶魔堂井蒙最得力的左右手。

“嗯,弩克你派人带领军队去驻扎,我们先看看这个村庄……”堂井蒙若有所思地环顾着四周的景象,然后勒马带着几个将领往别处走。

“喂!你要去哪里?”我坐在马上,看着他,只见他竟然悠闲地骑到一家酒楼门口停下来……这种花花公子就只知道吃喝玩乐!

酒店的侍从非常殷勤地迎上来,把我们带到店内。

这是一家有点像电影里西部牛仔喜欢泡的那种充满野性气息的小酒店,虽然已经过了晚餐时间,但是小店里的人还是非常多,而且大多是老太太和少女。

“骑士先生们,你们要来些什么呢?”

弩克翻了翻菜单,随意点了几样菜,不一会儿,大瓶的啤酒就端了上来,我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没想到堂井蒙手一推,把所有的酒揽到他面前,让我扑了个空。

他抢过酒瓶后,就立刻掀开瓶盖,“咕噜咕噜”地大口喝了起来。

天哪,我都渴死了,这个家伙也太自私了吧!

“请问……你们是从皇都来的骑士吗?”一个满脸皱巴巴的老头忽然从我旁边冒了出来,吓了我一跳。

“请问你是……”弩克客气地问着,边问边把面纱扯下来,面纱下的他是个眉目清秀的少年。

老人非常慈祥地笑着:“我是这里的市长,我代表全市的市民,热烈欢迎你们的到来……”

老人的眼神在喝得兴致勃勃的堂井蒙和弩克的身上转换着,最后停在堂井蒙的身上:“我们将会为阁下的到来,举办盛大的迎接宴会,请您……”

“我们明天一早就走。”堂井蒙面无表情地打断市长的话。

市长看了看堂井蒙冰冷得如冰块一样的脸,只好知趣地退了下去。

我不禁愤愤不平地大声嚷嚷:“为什么啊!为什么不多留一天?战士都很累啊!休息一下不是很好吗……”

可是堂井蒙根本就没有理我。他依旧冷酷地铁着一张脸,一个人喝着酒,也不知道他脑袋里在想什么。

“女王陛下,这座城镇有点问题,我们还是快点离开为妙……”驽克看出我的困惑,连忙补充着。

有问题?

这么和谐的城镇会有什么问题啊?

从酒店里出来之后,堂井蒙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军队驻扎的民房里,然后和弩克去夜店狂欢了。

这个混蛋!

我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柔和的月色,忽然想起了外祖母。于是我又拿出了外祖母的日记。

3

今天王子竟然为了我,从那么高的水池跳了下来!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后一定会把我杀了的。最让我无法相信的是……没有想到王子也喜欢我,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有哪里好啊?我只是个平凡的高中生,王子那么的尊贵,虽然我深爱着王子殿下,可是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但是就算我们没有未来,我也非常珍惜现在能和王子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和王子说的每一句话。他甚至连我们将来的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那都是多么好听的名字啊……

“小姐,可以去洗澡了……”突然侍女的声音从门缝中传了进来。

啊!要去洗澡啦!太好啦!

我兴致勃勃地拎起衣服跟着侍女向温泉走去。

月光下,热气和雾气混合着,笼罩着这用石头筑起的水池,月光照耀在粼粼的水面上,弥漫起层层雾气。

“哇,真是太舒服啦!”我舒服地泡在里面,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外祖母。

外祖母和王子的爱情故事好浪漫啊,他们最后真的在一起了吗?

看来我的父母肯定在魔法代!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他们呢?

我真的好想找到他们啊!

“谁?!”我忽然听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板上的声音,立刻警觉地一把抓起衣服转过身来。

是一位面目和善的老妇人,她手上原本拿着一个篮子,现在篮子掉落在地板上,里面的衣服全都掉了出来。

“是你……”老妇人喃喃地说着,面色很难看。

我满脑子的困惑,她应该是这村落的居民,是过来洗衣服的吧,可是她怎么好像见过我的样子?

老妇人走近我,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颤抖着嘴唇,喃喃地说:“太像了……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但是她又摇了摇头,“你还太小……你认识索绮吗……”

索绮?!

这两个字一从老妇人的口中说出来,我整个人立刻从水池中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她,而她也讶异地看着我。

“索绮!你怎么知道索绮?你认识她吗?”她是我的妈妈啊!

老妇人点了点头,银白的发丝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苍老的脸上堆满了慈祥的微笑:“她也是从皇都里来的,不过她是落难而逃的……你们长得真是太像了……”

我感觉到我的世界中闪现一道耀眼的曙光,不禁激动地问她:“你确定她是从皇都来的?那她现在在哪里?”

老妇人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忧伤,眼神慢慢地黯淡下来:

“她是个勤劳美丽的好姑娘啊,和这里的一个小伙子结了婚,他们似乎犯下很大的罪行,行踪被皇都的人发现了之后,就带着孩子逃走了,听说他们去了南部的风国部落……”

“等等!”我抓住老妇人的肩膀,“他们有孩子?是男的还是女的?叫什么名字!”

我迫切的样子估计吓到了老妇人,她后退了好几步。

“溪绘啊,是一种坚强的小花的名字。”老妇人叹了口气,“那个孩子命苦啊,才刚生下来就被迫逃去沙漠,在逃亡的时候被人抓了回去……”

“溪绘……溪绘……”我捂着脸,激动得快疯了,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都还活着?都在南部……

“老奶奶奶!你能发誓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他们确实在南部?”

月光下,年迈的老妇人坚定地点了点头。

“南部……”我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喜悦,父亲母亲,我来了!我来找你们啦!

当天晚上,从温泉水池一回来,我就开始整理我的东西,匕首、金币、防护甲、外祖母的日记……那些我眼中的必需品,我都认真地把它们放在一个小包里。

堂井蒙直到半夜才回来,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倒在他房间的大床铺上一下子就睡着了。

我偷偷溜进他的房间,确认他已经熟睡了才敢离开。

这个坏心眼儿的恶魔,竟然连睡觉的样子都英俊到极点,真是气死人了!

不过他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对我那么凶啦!

哈哈,因为我马上就要脱离他的魔爪了!我,莫溪绘,即将踏上寻找父母的幸福旅途啦!

虽然这样做非常对不起泉岚裴殿下,但是也只有等到我找到父母之后,再向他道歉了。

估计到时候北方的战争也已经结束了,如果顺利的话,我说不定还能把爸爸妈妈一起带回现代!

善良又温柔的泉岚裴殿下一定会原谅我的!

走之前我还顺便从马厩里牵出堂井蒙最喜欢的那匹白马。

“可爱的白马!带我去找我的爸爸妈妈吧!”

白马果然非常通人性地叫了起来。

我抓紧我的挎包,从窗外对着熟睡中的堂井蒙的身影,狠狠地吐了吐舌头。

“再见了!大混蛋!”

4

骄阳下的大沙漠,我孤零零地策马前行,烈日无情地烧烤着我的肌肤,热得我快要发疯了!

我连夜从村落里赶出来,拼命地赶路,但是好像这沙漠永远都走不到尽头一样,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风景,而且更要命的是从村落里买的地图上明明标注着再往南几步就会有一座很大的城镇,可是一直到现在我都走了老半天了,却什么城镇的影子也没见到。

灼热的光芒肆无忌惮地灼烧着我,我仿佛闻到了自己被烤熟的味道……

现在堂井蒙的军队一定已经起来准备出发了吧,哼,他一定是巴不得我快点消失不见,说不定早早就率领军队走了呢。

“小姐,你需要帮助吗?”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从我背后莫名其妙冲出四个蒙着纱布的村民,他们骑着马,堵在我的面前。

“你们……是刚刚那个村落里的人?”我有点吃惊,上下打量他们,完了……怎么都是一脸色迷迷的土匪样啊!

我立刻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姐,让我们来护送你吧……哎哟,你一个女孩家怎么能带这么重的行李啊?”为首的一个土匪一副马上要扑上来的模样,“就让我们来帮你提吧!”

他说着就要扑到我身上,我勒了下马,退后好几步,后面的土匪立刻拥了上来,四五个人把我包围得水泄不通。

“你们给我滚开,我自己会走!”

“哟!小姑娘不要太凶啊!会吓到我们的……”他说完,一群土匪都笑开了,这些恶心的邪恶嘴脸,看了就让人反胃。这个时候,我猛然看到为首的土匪,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闪亮的匕首。

“你们要做什么!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我非常恐惧地大声尖叫着。完了,我可不要死在这种地方啊!“救命啊!救命啊!”

“小姐你再怎么叫也是没有用的!那些军队一大早就走啦!我们这个村落就是靠你们这样的旅行者为生,整个村的人都洗好锅等着吃你鲜嫩的肉呢……哈哈哈哈……”他说完,手一推,我整个人从马上掉了下来,他随手一牵,我的背包就被他死死地拽了过去。然后闪亮的刀片在我面前摇晃着,一副马上要杀了我的模样,“等死吧!”

“你这群土匪……救命啊……救命啊……”不要啊……求求上天啊,救救我吧……我还要见爸爸妈妈啊,我还要见我的外祖母啊……我不要死在这种荒芜人烟的沙漠……

就在匕首马上要刺进我身体里的那一刻,一把剑远远地飞了过来,匕首一下子就弹开了。我惊讶地回过头去——白色飘逸的长纱包裹住他的身体,精致美艳的容貌无意中透露着少年的锐气,坚定冰凉的目光正恶狠狠地瞪着我。

出现在我面前的人……竟然是堂井蒙!

“救命啊……救命啊……”虽然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但是我从来没有这么感激世界上还有这个恶魔的存在。

“白痴到哪里都是白痴!”他还是和原来一模一样,用他惯常的冷漠表情,非常厌恶地看着我。

不过他居然会来找我?我真是太感动了!嗯,我决定以后对他可以稍微不那么凶了。

土匪首领倒非常地冷静沉着,一副老练的模样,他们迅速包围堂井蒙,四个人都仿佛身怀绝技。

“小伙子,别掺和,你会后……”首领后悔的“悔”字还没有说出口,目光就呆滞了,只见他脖子上霎时出现了一道细长的血迹,定格了几秒,便应声倒地。

首领一倒下,剩下那些小喽?立刻吓得魂都快没了。就在他们正要四处逃散的时候,只见眼前一道光闪过,快到只有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堂井蒙的手连抬都没有抬,他们连喊都没有喊,全部倒在了地上。

整个过程快到我眼睛眨都没来得及眨一下,我张大嘴巴,被堂井蒙这干净利落的剑术完全吓呆了。

果然传说是没有骗人的,堂井蒙实在是太强了。

土匪倒地后,堂井蒙转向我,我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大势不妙,于是赶紧骑上马,重重地一甩鞭子,通人性的白马如离弦之箭一样飞了出去。

“你给我停下来!莫溪绘,你等死吧!”

完了,现在被这个人抓住,一定也会死得很惨的!

于是在大漠上,就出现了这样一幅奇异的画面: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少女骑着白色的马,身后追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袍、骑着黑色马的少年,两个人赛马似的发疯地跑着,速度不相上下。

“莫溪绘,你要是被我抓到你就完了!”

“你给我停下来!”

“你还不给我停下来!我的马会被你累死的!”

……

到这种时候居然心疼的还是自己的马!我都快被这马风驰电掣的速度给累疯了。

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反正是一直跑到太阳下山、整个大漠陷入一片漆黑为止。堂井蒙的这匹白马果然是好样的,而那匹黑马显然已经支撑不下去了,落下的距离越来越远,哈哈!堂井蒙眼看就要被我甩掉啦!

正当我内心狂喜的时候,我忽然觉得马上猛然变得沉了很多,身后似乎多了一个人。

“啊——”我情不自禁地勒了下白马,白马猛地停了下来,停得实在太快了,快到我和堂井蒙又再次飞了出去。

这次飞得比上次严重多了,堂井蒙还是飞在我前面,被我压在底下……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堂井蒙就被我压在底下,更可怕的是,他勾魂的瞳孔竟然直直地瞪着我,我情不自禁地忘了移动自己的身体,就只是呆呆地看着堂井蒙。倏地,他微微地抬起头,竟然挑衅地向我吻来!

我的初吻啊!不是吧!他疯了吗?

“天哪!你有病啊!”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我一把推开堂井蒙,死命地用衣服擦嘴巴,“你干吗吻我啊?”这个混蛋,他干吗莫名其妙吻我啊……而且更离谱的是……他的吻竟然还让我的心漏跳了一拍……

“我只是吓吓你!我怎么知道你会不闪开。”听到这句话我的脸红得更加厉害了,而且堂井蒙竟然还狡黠地笑了笑,“你接吻技术也太差了吧……啊……痛死我了……”我重重地朝他身上打了一拳,没想到一拳就把堂井蒙打倒在地。

“我的背……”他喃喃着,这时我才看到他背上似乎有一大块伤口,原本是被绷带紧紧包着,刚刚由于冲击得太厉害,绷带全散了,血淋淋的伤口就露在外面。

“该死……这个时候散了……”他自言自语着,从长纱上扯下一大块,自己随便地就包了起来。

“喂!你这样随便包一下就好啦?你疯啦!伤口感染,人会死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着急地尖叫起来,赶紧上前把纱布扯下来,我这一扯不要紧,连带旁边的伤口也一起扯了下来,他的整个背顿时沉浸在一片血红中。

“怦怦怦怦!”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前所未有的担心和慌乱围裹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是很讨厌他的,可是见到他的伤口,我的身体似乎也不可遏制地疼痛起来……

“莫溪绘,你该不是故意要害我吧……”

“闭嘴!躺下去!”我手足无措地赶紧把背包拉下来,将背包里的纱布和药膏全都拿了出来,再把堂井蒙的长袍解开。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背上的伤口远远不只那么一小块,而是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你……你……怎么会这样……”就连我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在战争中受伤的士兵,都没有像他伤得这么严重!

“和你没关系,我自己来就行……”

“都这样了你怎么自己来啊!你背上长眼睛吗?”我气呼呼地把仅剩的消毒水倒到他身上,轻轻地仔细地清洗伤口。

“啊!”他痛得大叫一声,彻底没力气抵抗了。

“你看你,就是因为你平时作恶多端,所以才会有这种下场!”我假装做出满不在乎的语气。其实我是颤抖着手去清洗那些伤口,然后再小心翼翼地涂上药膏,包上纱布……整个过程伴随着我时不时的抽泣声……

包扎好伤口后,我浑身上下都是血渍,而堂井蒙却和没事人一样,自然而然地穿上衣服,脸上又恢复了那种高傲冷漠的色彩。

“堂井蒙,那些伤口是……”

“我是军人,有伤再正常不过了……”他边穿衣服边平静地说。

我忽然想起朝阳公主的话,她说他从很小就带兵打仗,而且不管什么战役都是自己主动要求的……他就这么渴望建功立业?

“明天一早就回去!”堂井蒙丢下这么一句话,连“谢谢”都没有说就一下子站起来,走到他心爱的白马旁边,安慰地抚摸着白马,非常心疼的样子。

我这下才想起来我是要去找爸爸妈妈的。

“对不起了,我不能回去。”我果断地说着,把包裹重新整理好,背在身上。堂井蒙重重地把我拉了过去:“你疯啦!你要去哪里?”

“我确实答应跟着军队来北方,但是现在我要先去一个地方……你要是害怕殿下责备你的话,我可以立刻写封信给他,证明我确实是自愿脱离军队的,你不用负任何责任,而且你不是也希望我早点走吗?”

“哼!”他冷笑了声,“我要是怕他的话,为什么还要把你带出来……”

“我怎么可能知道你这种恶魔的脑袋里在想什么?”

堂井蒙神色复杂,故意撇开头去,没有正视我:“反正你已经答应所有的战士了,你现在要反悔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那是因为……”我不甘心地说,“那是因为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有我爸爸妈妈的消息了,我来魔法代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我的爸爸妈妈啊!反正你这种没有感情的白痴根本不会了解的!”

我赌气地勒紧背包,一脚跨上那匹白色的马:“你的马先借我了!当是刚刚帮你包扎的医疗费!”

“喂,你说什么?”

可是就在我决定要出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而堂井蒙也开始意识到这点,那就是……我们现在在哪里?

完了,我们迷路啦!

5

在哪里迷路都比在沙漠里迷路来得强,白天是烈日烧烤,晚上则是阴风呼啸,我却和一个比这种天气还要恐怖的人走在一起!

“你干吗整天板着脸啊?”天气都这么差了,还要看到堂井蒙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真让人恼火。

“废话少说,快点走!”堂井蒙从意识到我们迷路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停止对我的唠叨与责骂。

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昨天飞驰了那么一整天,晚上又没有好好地休息,现在还要和这个动作如机器一样机械规整的人走在一起……真是太痛苦了!

看到我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堂井蒙又冷冷地补充着:“明天之前我们要是还找不到城镇,你就等着变成这里的孤魂野鬼吧!”

不是吧……

我环顾一下四周,空荡荡的只有漫无边际的暗黄色,不要啊,要是做鬼都要在这种地方,那我会死不瞑目的!

我赶紧驱马,骑到堂井蒙旁边:“喂,我们先不要再吵了,一起想办法走出去,再决定去哪里怎么样……”

堂井蒙冷冷地瞥了我一眼,一副凶凶的样子,然后踢了下马肚,又走到我前面去了。

这个混蛋!

我可是诚心和你握手言和啊!气死我了!

夜幕渐渐地降临了,可是那个传说中的大城镇,还是一点影子都没有。我和堂井蒙迫不得已,只好找到一块稍微可以抵抗呼啸着的狂风的戈壁底下,暂时躲避一下风暴。

堂井蒙一坐下来,就和打禅一样,一动不动地闭目养神起来。我冷得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沙漠的昼夜温差也太大了吧。

“啊啾……”好冷啊,而且我肚子也饿得不得了。

迷迷糊糊中,我闭上了眼睛,忽然觉得身上有厚厚的东西盖上来,变得温暖了起来。我睁开眼睛,看到堂井蒙身上穿着非常单薄的纱衫,而那件白色的长袍已经转移到我的身上了。

“别死了!”他冷冷地说着,又继续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啊,但是这样的话他难道不冷吗?这个样子的堂井蒙,和以前见到的有一点不一样,至少没有以前那么讨人厌。

“你为什么要去打仗?”现在的气氛好像不错,我趁机缓和一下气氛,毕竟我们还不知道要在这片沙漠里流浪多久。

“和你没关系。”他还是那样冰冷,过分清秀英俊的面容上,是不符合年龄的深沉和冷静。

我看到他背后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痕,心里不禁有一些难过。

他也不过比我大一点而已,可是却好像经历了很多似的,或许堂井蒙并不是像我想的那样恐怖,虽然他确实很邪恶,但是并没有小鬼说的那样危险啊……至少我现在还活着,而且他似乎一直都在保护着我……

“嘿嘿!”我故作兴奋地笑着,“等到平复北方之后,魔法代太平了,你就可以不用再出来打仗啦!”

“不会有太平的一天。”堂井蒙睁开眼睛,满脸寥落的神色看着远方。

“你也别过分悲观了吧!”真是的,他说出这种话,让我的士气又消沉了不少,“很快就会安定的!”

“白痴!”他非常鄙视地说。

“谁是白痴啦?身上伤那么多还逞强出来打仗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我要打仗,是因为我想死。”

什么?我被堂井蒙这样冷静地说出这样的话而震惊,不由自主地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他。

“哼!”他冷笑着,“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义?”然后他转向我,我第一次看到他现出这样消沉黯淡的神色,“你们不是都想要我死吗?死在战场上不就满足你们的心愿了?”

“你怎么想得这么消极?活着才能看到多姿多彩的世界啊!干吗要提死不死的……”我嘟着嘴,愤愤不平地说。

堂井蒙把头又转了过去,清秀的眉目间,隐藏着涩涩的苦笑,他慢慢地闭上眼睛。

“你这种白痴看到的世界当然是灿烂的,你怎么可能了解……”他的声音慢慢地变小,渐渐地低沉。

“你根本不会了解,我看到的是什么颜色的世界……”

我愣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没有想到,平时看过去玩世不恭的堂井蒙,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我忽然想起那天在定魂楼里见到的堂井蒙,他那时的神色也是如孩童般的寂寞和悲伤……

堂井蒙,我突然好想知道,你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世界呢?

第二天早上,骄阳刺激着我的眼皮,晒得我不得不醒来。

懒懒地伸了个懒腰,一睁开眼睛,我就看到阳光照射在灰色的戈壁上。沙漠又苏醒了,恢复成金黄色的肤色,几棵稀疏的仙人掌孤独地立在荒漠中,尘土偶尔被风翻卷着,黄色的沙子龇牙咧嘴地蔓延着……

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子觉得累得不得了,真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醒了?”堂井蒙浑身包裹成粽子,从戈壁背后牵着白马走出来,“刚刚我去四周转过,南边似乎有个城镇……”

“啊!真的吗?”我兴奋地一蹦三尺高,“太好啦!太好啦!我们得救啦……”

“你别高兴得太早。”

堂井蒙硬生生地打断我的热情:“我们可能进不去……”

“为什么!”

我又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

“那是游动的民族——风国的驻扎城,不归我国管辖。并且风国的城镇,是不允许其他族类的魔法师和巫师进入的,我们这身打扮,一下子就会被发现的……”

“嗯?”我脑袋急速运转,“那不是只要我们打扮一下不就好了吗?”

如果这样的话……

我灵机一动:“嘿嘿!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