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美少女华丽变身

小说: 魔法代启示录 作者: 檬羽 更新时间:2020-09-12 14:56:09 字数:11394 阅读进度:3/13

1

第二天一大早,我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小鬼那张人小鬼大的严肃的脸。他看到我醒来了,二话不说就命令一群宫女进来,睡眼惺忪的我就被她们拎起来。

等到我清醒的时候,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已穿上一身雄赳赳气昂昂的戎装盔甲,手上还拿着一把气势逼人的宝剑。

“小鬼……你要干吗啊?”我一边打呵欠,一边摆弄手上的剑鞘。没想到小鬼一下把我拉了过去,匆匆冲出门。

“喂!你这是要干吗?”我困惑地被小鬼拉着冲出了寝宫和大殿。

小鬼头也不回地把我向前拽,然后硬生生地丢下一句恐怖的话:“训练!”

啊……什么?什么训练?

小鬼说的果然不是假话,很快他就把我带到一个非常阴森恐怖的大殿里。这间大殿阴暗潮湿,只有屋顶一扇诡异的天窗透着微弱的光亮,光线中游走着各种迷蒙的尘埃,各种各样的武器陈列在柜子里,不过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那空旷的大殿中央,无数面无表情的骑士正聚集在大殿里等待着我。

“女王陛下,为了早日唤出沉睡在你体内的力量,我为你特别制订了训练计划!”说着,小鬼就从口袋里掏出他所谓的“训练计划”……一页、两页、三页……八页、九页、十页,OMG!和天书一样长的计划书……“当!”我的下巴瞬间脱臼,掉到地板上。

“首先,必须要训练出女王陛下的防御能力,这是女王陛下自救时所需要的最重要的魔法!”说着小鬼就指着那些骑士,“现在假设这些都是敌人,女王陛下必须要保证自己不被他们抓住!”

小鬼话音刚落,那些骑士就踏着一团烟雾立刻向我扑了过来!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训练就要开始了吗?可是那些面无表情的骑士一个个如野兽扑食般地拥了过来,我简直连逃都来不及,而小鬼又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我死命地冲到门边,发现门已经被锁得紧紧的。就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目光不经意地落到天窗上!对了,天窗!

我飞奔起来,把骑士都引到天窗那儿,然后出其不意地伸腿一绊,由于他们跑动的冲力太大,被外力一撞,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砰砰砰”,一个接一个地全都倒下了。

哈哈,天然的梯子形成了!

我先踏上那些高大骑士的身体,再踩在他们的头上……就这样,居然让我顺利地逃出训练房!小鬼看到我已经成功逃脱,似乎非常满意的样子……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不管怎样,我才不要接受这么恐怖的训练呢!我不顾一切地向前冲了好一会儿,直到跑得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奇怪?这是哪里?在我的四周都是两人高的树木连接成的墙,形成一条又一条通往不同方向的通道。

这里应该是个迷宫吧!

郁郁葱葱的树木绵延不绝,阳光安静地洒落在四周,隐约能听见一些动物的低鸣。我向前走着,才走了几步,原本陶醉在诗情画意中的闲情逸致渐渐不见了……因为我发现,我迷路啦!

这里怎么每一条道路都一模一样啊!我走来走去,至少走了一个小时,但似乎还是停留在原地!我越来越着急,最后只能傻傻地抱着腿蹲在原地,皱着眉头,瘪着嘴……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完了,要是一直都没有人找到我,那我不是要饿死在这里了?!

就在我万分绝望的时候,眼前忽然有了一道耀眼的阳光,刺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睁开眼睛,看到出现在耀眼阳光下的人……是泉岚裴!

只见泉岚裴骑在一只高高的白色独角兽身上,白色的骑士服衬托着他精致英俊的五官,晨光似乎只为照亮他一个人,他就像童话中的王子一样,奇迹般地出现在我面前。

啊!得救啦!我兴奋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泪眼汪汪地看着他,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傻瓜,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这里是宫殿禁区,很危险的……”泉岚裴看到我可怜巴巴的样子,微微一笑。他向我伸出手,我刚抓住他的手,他就一用力,将我拎到了独角兽的身上,和他并肩坐在一起。

哇!这只独角兽好漂亮啊,威风凛凛的,它有着洁白的羽毛、金色的尖尖角、圣洁的羽翼,坐在它身上就感觉要飞起来一样。

“抓紧喽!我们走啦!”泉岚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着,话音刚落,独角兽立刻飞快地奔跑起来,继而一跃就飞腾上了天空……

啊——

看到无数的树木城垣在我眼前急速掠过,我不免有些心慌,下意识地紧紧地抓着泉岚裴衣角。

不过……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一个男生呢!他的身上似乎有阳光的味道。

这时候泉岚裴转过头来对我微微一笑:“抓紧了……”

“嗯……”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发觉脸微微有些发烫,他的笑容真是能让人融化呢,害得我不敢抬头再看他,拽着他衣角的手心也变得潮湿……

过了好一会儿,独角兽才慢慢停了下来。

“到了,睁开眼睛吧……”泉岚裴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天哪,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片魔兽的世界。

巨大的毛象、威武的独角兽、神秘的精灵野兽……还有各种各样的精灵鸟都聚集在这迷宫的中央,我吃惊地看着这一切,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它们都是我小时候的宠物。”泉岚裴微笑着从独角兽身上卸下一大包的食物,各种魔兽立刻聚集过来。泉岚裴温柔地微笑着喂养这些魔兽,那温柔的神情真是太迷人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呢?

“这座迷宫也是专门为它们建的吗?”

我好奇地问,顺手喂起了巨大的毛象。

泉岚裴点了点头,眯着眼睛微笑着说:“你是第一个知道这里的人,不能对任何人说哦,这可是属于我的秘密地带!”他又轻柔地拍了拍我的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这里被施了魔法,每天只会开放一个小时……”

呃……我不能把我逃避训练的事情说出来,那太丢脸了,我可不想在他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就在我着急得结巴时,旁边一只独角兽忽然发出尖锐而痛苦的叫声,泉岚裴立刻冲了过去。

我跟着跑过去,看到在一片草丛中,一只巨大的独角兽的身体下面正流淌着鲜血……

“怎么会这么早就要生了?!”泉岚裴着急地跑到它身边,高高地举起手,手心里迅速射放出一种蓝色的光芒,独角兽在这种蓝色光芒的笼罩下似乎渐渐平静下来,也不奋力嘶吼了。

我握住独角兽的犄角,轻轻抚摸着它洁白的毛发,想以此减缓它此时的痛苦:“你就要做妈妈了哦,应该开心一点才对哦……嗯嗯,成为一个勇敢的妈妈让宝宝好好瞧瞧……”

我自顾自地对着独角兽自言自语,泉岚裴突然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烁着明亮清澄的光华。

他如同花瓣一样的嘴唇弯成一个耀眼的弧度:“你还真是可爱……”

啊!他……他在说我可爱耶,我抿住嘴唇心里却翻腾着阵阵喜悦……他的赞美似乎比任何人的都更让我开心,我只觉得脸上的温度也似乎越来越高了!

独角兽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儿,一只可爱的小独角兽就诞生了!

“哇!它……它……它好漂亮啊!”我小心翼翼地抱着小独角兽,好像抱着一个宝贝一样。

泉岚裴欣慰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从我手中接过小独角,放在母独角兽的旁边,母兽温柔地舔着小兽。

“我刚发现这里的时候,它也只有那么小。”泉岚裴指着母兽,眼神有些迷蒙,似乎正沉浸在回忆里,“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她陪着我的。没想到她现在也做妈妈了……”

一个人的时候?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显得特别悲伤,我看到泉岚裴目光中渐渐凝聚起悲伤的神色。

身为国王的他,一直被众星捧月、被所有光环笼罩的他,为什么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那么脆弱?

一刹那间,我忽然看到了他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孤单孩童的忧伤。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自己,从小就没有爸爸妈妈陪伴的我,虽然有慈祥的外祖母照顾,但是内心的悲伤和孤单却是怎么也无法弥补的……那是个巨大的心灵的缺口……

望着他,我心里忽然有种难过的感觉。

“泉岚裴!以后你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来找我啊!”我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连自己都有点吃惊,“虽……虽然我在这里的时间不、不会太长……”

“可以吗?”泉岚裴吃惊地看着我,微微一笑,可是听到我后半句话笑容却冻结在了脸上,他垂下眼帘,“你很想回去是吗?”

“呃……是的,因为这里毕竟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世界,我只想在这里找到爸爸妈妈,再帮助你……”察觉到他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我小心翼翼地说着。

“呵……”他微微笑了笑,“真的很感谢你,我也会倾尽全力帮你找到父母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纸鹤突然飞到他的手上,他展开一看,立刻面色凝重起来:“莫溪绘,我有些事情要办,我们先回去吧……”

“嗯嗯!”我重重地点头,看样子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连一直温文尔雅的他也紧锁起了眉头……

泉岚裴把我送回到迷宫的路口之后,就匆匆离开了,迷宫的路口也随即关上了。

2

离开迷宫之后,我百无聊赖地闲逛着,忽然看到小鬼匆匆而过的身影。完啦,他怎么还在这里啊?要是被他抓到不知道要怎么惩罚我呢!

我着急地四处张望,不经意地看到院落里停靠着一辆华丽的马车,我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马儿却受惊,立刻狂奔起来。

“啊啊啊……”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身体东倒西歪着,忍不住大叫起来。

“绘姐姐!怎么是你?”突然从身后传出熟悉的声音,我一回头,看到朝阳公主也在马车里!

她扶我坐好,可又不满地撅着嘴巴:“绘姐姐忘记今天要和朝阳一起去城镇玩吗?”

嗯?城镇?对了!我忽然想起来昨天我们聊到很晚,确实是和朝阳约好今天去城镇玩的……

“不好意思啊……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我挠挠头,朝她笑道。都怪那个小鬼啦,一大早就让我经受那么恐怖的训练……

我们的马车从永生殿出发奔向城镇,快到城镇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感受到那种别样的气氛了。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小吃美食的香味,卖艺人的吆喝声远远地传来,整个城市热闹非凡。

街上的行人穿着奇装异服,朝阳一一向我介绍:这是魔法师,那是巫女、大法师、剑客、骑士……

“好香啊!”我和朝阳走下马车逛了半天,肚子里已经被塞满了各种小吃,不过当我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肉香味,还是情不自禁地被吸引过去。

“是啊!真的好香啊!”朝阳公主仔细闻了闻,然后非常肯定地指着前面一家装饰得相当豪华的酒店,“是从那家酒店传出来的!”

我们两个二话不说立刻向那家酒店进发。

“尊敬的客人,请问你还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的腿很酸,叫她帮我揉揉吧!”

我和朝阳刚坐定,就听到非常霸道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奇怪?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可是客人……”

“你敢违抗我的指令?不想活了吗?”霸道的声音瞬间变得异常凶残。

“可是……可是她还没有成年啊……”侍从胆怯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的意思是要违抗我的指令?”狠毒霸道的声音越来越大。

到底是谁这么霸道啊?我好奇地往店里面一看,一个衣着异常贵气的少年,居然恶狠狠地强迫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给他揉腿!

天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恶劣的男人……而且这个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奇怪,怎么会这么眼熟?

“怎么有这么霸道的人!”我身边的朝阳公主还没有看清楚对方是谁,就气愤地把桌子一掀,跳到椅子上,立刻拔出剑来,“大胆刁民!竟然敢在公共场合强迫别人做事!你犯了那个什么什么法来着,还不快转过头来!”朝阳大喝一声,店里顿时一片肃静,那个少年缓缓转过头来。

天哪!超级无敌大帅哥啊!

一刹那间,我只觉得自己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张开嘴巴几乎忘记了呼吸……我禁不住在心里大声呐喊——这家伙的帅气程度绝对不会比泉岚裴差!而且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慑人的气势,虽然,虽然他过于漂亮了一些……等等,奇怪,这个人怎么会这么眼熟?

这种健康黝黑的完美肌肤上,镶嵌着一双漆黑深邃的迷人眼眸,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轮廓……

他有着如同雕刻家杰作般的俊美容貌……

还有那冷漠的神色,习惯用眼角看人的不屑的神情,恶魔般的邪邪笑容,乌黑靓丽的长发,标准的模特身材……

这一切的一切怎么看上去都那么熟悉?除去他身上华丽的骑士装扮外,这五官和神情,为什么和那天抢了我扑克牌的那个凶狠的美女这么相像?简直……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井……井蒙哥哥……”朝阳公主脚一软,整个人从椅子上一屁股摔了下来。我赶紧跑到公主旁边,把她扶起来。看来公主摔得不轻,整个人都呆掉的样子,愣愣地看着那个美少年。

哥哥……难道说他是个皇子?!不会吧……这么说我在宫殿里遇到的真的就是他了?这个该死的抢劫犯,现在竟然又到这里来作威作福!就算真的是皇子又怎么样……我一定要教训教训他!

这个叫井蒙的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居然还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他根本不理公主,自顾自地一边吃着肉,一边凶巴巴地用手指指那个可怜的小女孩,示意她继续给他揉脚……真是恶心到不行!跟电视剧里演的又狠又色的恶霸没什么两样嘛!

“喂,这位少爷,肉很好吃吧!”我笑眯眯地走到这个叫井蒙的人面前,而他连眼睛都没抬一下,就恶狠狠地吼道:“少烦我!”

可是下一秒,我突然把他面前的整碗肉高高举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地砸了下去,“啪”的一声,整碗肉全砸在他的脸上!

原本喧哗的店堂像是突然被消了音,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纷纷石化,连朝阳公主都吃惊不已地呆呆地望着我,满眼不可思议。

碗慢慢地从他俊美无比的脸上滑下来,油腻腻的肉一块一块从他脸上掉落,井蒙瞪大眼睛,讶异地看着我。看来他的确被我震住了,一时间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

“呵呵,世界还真小啊!你这个不男不女的死人妖!还我扑克牌!”我边说边把一碗又一碗的菜砸在他脸上,他惊讶得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完全呆掉了。

等到桌子上所有的菜都在这个男人的脸上留下痕迹后,我气喘吁吁地在旁边瞪着他,而所有人都用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吃惊地看着我们。沉默片刻后,这个男人才从牙缝中挤出这么几个字:“你……你原来是女的?”

“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吧!你到底是男是女?!臭人妖,废话少说,快还我扑克牌!”可能是我太凶了吧,刚刚那个被他命令给他揉脚的小姑娘一下子就吓跑了。

“你别跑!”更令我诧异的是,他竟然什么都不顾地就去追那个小姑娘!哇哇哇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急忙跟着他追出酒楼,身后跟着好不容易才缓过神、赶紧追出来的朝阳公主。

于是,街道上出现了这样一个奇异的景象,一个满脸是油的少年,一边擦脸一边猛追着一个小女孩,而两个打扮怪异的少女紧追在后。

“啊哈!终于追上你啦!气国的刺客!看你往哪里……啊!”

那个井蒙刚刚抓住小女孩的手,我整个人就像从天而降般狠狠地压在他的身上,他一下子应声倒地。

那个小姑娘又挣脱开他的手,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你别想逃……”井蒙对着那个少女的背影嘶喊着,但是她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别想逃的人是你吧!”我坐在他背上,重重地敲了下他的头,“你这个混蛋!把扑克牌还给我……”

“你竟然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个白痴!”他转过头,不可置信地望着我,“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害我丢掉了多重要的一个人犯!”他凶巴巴地冲着我的耳朵大喊大叫,我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谁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种人到底想对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做什么?不管啦,先还我扑克牌!”我也不甘示弱地说,然后又狠狠给了他一个栗暴。

“可怜的小姑娘?你知不知道那个‘可怜的小姑娘’杀了快三百个人!”

啊?他在说什么啊?这怎么可能……

“停下来!都给我停下来!”气喘吁吁的朝阳公主终于赶上了我们,一下子横在我们中央,非常抱歉地看着我,“绘姐姐……他不是坏人……他……他是我二哥——堂井蒙!是皇宫的近卫骑士军长官!”

什么?

我感觉脑袋顿时像结了冰一样,无法转动,而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二哥?”这个人真的是皇子?是泉岚裴的弟弟吗?不会吧,基因变异得也太厉害了吧?他怎么跟那个温柔帅气的泉岚裴完全不一样啊!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而井蒙叉着手,仰着头,挑起眉毛,一脸不屑地看着我。

“二哥……绘姐姐是大哥的新妃子,是新找到的女王陛下……”

这下轮到堂井蒙吃惊了,他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说:“不是吧!大哥这是什么眼光啊?这种女人……在我宫殿擦地板的奴仆都比她美一万倍啊!”

“你你你……”我无法跟这种自大又莫名其妙的家伙再多说一个字了,手一伸,大声冲他吼道,“快还我扑克牌!要是少了那副牌,你大哥登基大典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负责!”

“哼哼……别摆什么女王架子吓唬我!”他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喂……臭人妖,你别走啊……还我扑克牌!”我着急地冲着他的背影大吼大叫。

“再叫我人妖,信不信我把你吊起来打!”他猛地转过身,眼睛里冒出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我不禁被吓得停住了口。只见他手往上轻轻一抛,扑克牌就凭空地出现在我手上,“烦死了,本来我也就是想拿来还给大哥,你要就拿去吧!真是麻烦死了!”

说完他这次真的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二哥……绘姐姐……”朝阳在我和堂井蒙之间犹豫了一下,还是死心塌地地跑到我面前,让我心里一阵感动。

“绘姐姐,马车停在哪里你自己知道吧……二哥现在心情一定很差,我要去安慰他哦……”话音未落,她就没影了。

什么?一直到还现在都在耀武扬威,他凭什么心情很差啊!

我终于知道“重色轻友”这几个字怎么写了!

逛了这么半天,马车停在哪里我怎么可能还记得嘛!

3

事情的结果就是:我一个人经过翻山越岭,跋山涉水,问东问西……终于到达豪华而肃穆的永生殿。刚到达宫殿的第一个台阶,我整个人就瘫在台阶上。哎呀!这个时代为什么就没有手机之类的东西啊?这样我就能叫那个天天跟着我的小鬼来接我了。

“女王你叫我啊?”我刚想到小鬼,他竟然立刻凭空冒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你……你……你……我哪里有召唤你啊?”我这个时候才猛然想起那副圣灵牌,我真是个傻瓜,早用那副牌不就好了嘛!

“女王陛下已经找到扑克牌啦?”小鬼好奇而兴奋地围着我转。

我掏出圣灵牌,仔细地看了看。嗯,确实一张都没有少。

“对了!那个叫堂井蒙的人是谁啊?”我好奇地问了一句。

小鬼的脸色迅速地、简直是急剧地变化着,继而又马上恢复成严肃冷静的样子:“女王陛下,你问他做什么?你最好少接触他,不对!最好不要接触!”

为什么啊?看来那个恶魔的本性已经是人尽皆知,臭名远扬了啊!果然我没有看错,他的确是一个很恶劣又没品的家伙!

“女王陛下,他太出名也太危险了!”危险?出名?我困惑地看着小鬼。

“他太出名了,因为他是皇族的二太子,法力其实早已经远远超过魔法代最厉害的大法师,并且是唯一一个同时拥有灵力和魔力的人!他的天才在这个国家无人能敌。不仅这样,他从孩提时就开始带领军队四处征战,并立下无数的功劳……”

什么?!我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活像是吞了个鸡蛋,那个人妖竟然这么厉害……

接着小鬼凝重地说:“而且,女王陛下,堂井蒙虽然是魔法代最厉害的骑士,但是你手中的魔法牌却不能召唤出他。因为他是半妖!圣灵牌只能召唤出具有皇族血统的人,堂井蒙是皇族的二太子没错,但是他的母亲是妖族的妖精,这是史无前例的!所以他没有正统的皇室血统,是半妖……半妖是种非常可怕的族类,他们虽然平时看上去很正常,但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随时都有可能变成失去理智的嗜血妖精,相当危险!这样的族类自然是不能受圣灵牌控制的……所以你千万不要惹他!”

呆滞……呆滞……我的呆滞状态继续……

小鬼顿了顿,思考了一会儿,凑到我面前低声说:“女王陛下必须要注意的是,他曾经是殿下争夺皇位的最佳对手,虽然殿下有着无可挑剔的皇家血统以及完美到无人能敌的治理国家的才华,但是凭借堂井蒙的力量,就算要颠覆整个魔法代,说不定都有可能……”

当……我呈“大”字形倒在地上,头上有无数的小鸟在飞……这样的家伙,我刚刚给了他两个栗暴哎!

“小鬼……你还真了解他啊!”我苦着脸说。

小鬼皱了皱眉头,低声喃喃着:“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吧……”小鬼提起那个堂井蒙的时候变得神秘兮兮的!

“还有哦!女王陛下最好不要在朝阳公主面前说太多井蒙的坏话,因为朝阳公主一直深爱着堂井蒙!”

“啊?”我惊讶了,他们不是兄妹吗?

“朝阳公主是随母亲改嫁过来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总之女王陛下不要去触碰这类事情就对了!”小鬼看穿了我的疑问,又解释道。

谁想关心这种事情啊?无聊!我又不是八卦狗仔!我甩了甩长发,向前走了几步,说道:“反正和我没关系,我饿死了,我们去吃饭吧……”

“女王陛下……”这个时候小鬼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看来女王陛下今天玩得很开心啊……你难道忘记了训练的事情了吗?”

天哪!我怎么忘记了……

我胆怯地转过头去,却看到小鬼一脸狡诈的表情……完了,我有不祥的预感!

4

小鬼对我进行了好几天魔鬼训练,似乎是为了快点唤起我内心的力量,但与此同时,非常奇怪的是,随着我训练力度的加强,每天晚上高塔里传出的那种呻吟声也显得越来越清晰……

这天晚上我又被呻吟声吵得不行,便走到宫殿外散步。皎洁的月光拉长了我的人影,空荡荡的花园里只有我一个人,冷冷的风吹拂着我的面颊,感觉好孤单……

我突然好想外祖母,好想我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边想着心事边晃晃悠悠地走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出寝宫很远,四周都是陌生的墙垣,忽然一滴小雨打在我的脸上,接着又是一滴,一滴滴连续不断,原来是下雨了,而且越下越大,间或有明亮的闪电划破夜空。

本来打算奔回寝宫的我,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迷了路!而在我面前不远处的,竟然是那座恐怖的塔楼。

雨势越来越猛,塔楼高高地矗立在雨中,偶然间有闪电在它背后闪烁着,晦暗的楼身恐怖地时隐时现。可是……我也不想被淋成落汤鸡啊……先到那里避雨好了!我冲到塔楼面前,模糊地看到塔楼正上方写着“定魂楼”的字样,我咬紧牙,定定神,重重地推开大门。

在我冲进塔楼之后,门在我背后应声合上。

四周一片漆黑,我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深渊,过了一会儿,眼睛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这黑暗的环境。隐约中我看到空旷的大厅,四周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座回旋楼梯,通向塔楼上未知而诡异的世界。

这到底是哪里?我正在困惑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凉。

我灵敏地闪到一边,一把长剑砍在我身后的地上!幸亏我躲得快,不然绝对被劈成两半。

天啊!我一回头,竟然看到无数个骑士正向我逼近!他们脸色阴暗,个个手上都拿着锋利的剑,眼睛一眨不眨地向我靠近。

我一边大声喊着救命一边不知所措地向前跑。还好前几天训练的那些技能派上了用场,我成功地躲避了他们好几次袭击,但是最后还是被逼到了死角。为首的一个骑士举起了利剑,任凭我怎么大叫他都一言不发、完全丧失灵魂似的毫不留情地向我砍了下来……

完了……我死死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白色的光芒突然闪过,我眼前的那把剑以及无数的骑士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吃惊地睁开眼,看着那道白色光芒的来源——漆黑的阴影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走到我面前,我好不容易才辨认出那张俊美耀眼的脸——

“堂井蒙!”我吃惊地叫了起来,而他也有点惊讶的样子。

“怎么又是你这个麻烦鬼!你怎么进来的?”他瞬间恢复了原本冷冰冰的样子,挑了挑眉毛轻蔑地瞥了我一眼后,就转身往楼梯走去,似乎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急着去做。

他要去哪里?不管了,与其一个人待在这里还不如跟着他好了……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堂井蒙身后,他也不阻拦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似乎来到了塔楼的顶层。

好奇怪啊,我似乎又听到了每当夜晚来临时从高塔里传出的呻吟声,这次更清晰了些,似乎在断断续续地喊着:

“井蒙……井蒙……井蒙……井蒙……”

井蒙?是我听错了吗?

我甩甩脑袋,不敢多停留,紧紧地跟着前面的堂井蒙。

楼顶虽然每一个细节都装饰得非常精致,但是四周都弥漫着阴森森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堂井蒙径直走进一间大殿,在最里面的小厅里,他拦住我。

我抬起头,看到在堂井蒙的面前,一幅巨大的油画悬挂在墙壁上,占据了整面墙壁。

当我注意到这张油画的时候,嘴巴张大得几乎合不拢。画上画的是一位迷茫地看着远方的少女,这位少女的美丽,已经超出我所有的想象……

乌黑的长发,明亮的瞳孔……如同仙女般的美丽容貌,可她那悲伤的神色却让看到这幅画的人有种想哭的冲动。她似乎在祈祷着什么。

我被她的美震撼住了,呆呆地看着她,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几步,没想到脚底一滑,整个人撞到了画上,湿漉漉的衣服贴到了油画上。

“你在干什么!”背后传来一声大吼,堂井蒙狠狠地把我拽起来,扔到了身后,然后盯着油画左看右看,宝贝得不得了的样子。啊!痛死我了,这个家伙怎么力气这么大啊,对女生还这么野蛮!真是死性不改!

“不过是弄湿了一点点嘛!凶什么凶啊!”我气呼呼地揉揉屁股,对他吼道。

堂井蒙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血色,一副恶狠狠要吃人的样子,真是吓人。

“她……她是你的母亲吗?”我不敢看他,转而盯着油画,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堂井蒙浑身一震,有些讶异地看着我:“你怎么知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只是一看到那位少女精致的五官,我很自然地就想起了堂井蒙。

“她活着的时候一定美到极点了吧?”我想起小鬼和我提起过,堂井蒙的母亲好像是妖精,已经死了。

“她没有死,只是被封印在这里。”说完,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使劲往油画的中央——那位美艳少女的胸口刺去,我凑近看,发现在少女的胸口有一块巨大的符咒紧紧地贴在上面。

也不知道堂井蒙努力了多久,但是符咒一点动静都没有,依旧完好无损。

“刚刚我好像听到她在喊你的名字!”我说得没有错,一直在我脑海中回旋着的呻吟声,就是从这幅画中传出来的。

“你能听得到!”堂井蒙吃惊地用力抓住我的肩膀,重重地摇晃着,“那你能打开这道符咒吗?”

“啊……我?符咒?”看来我根本没有办法跟上堂井蒙那极度跳跃的思维,为什么听得见声音就被认为能解开符咒呢?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可是望着他急切的眼神,再想想那个少女是他的母亲,我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拒绝的话,至少……要试一试吧……

“好……好……我试试看……”我结结巴巴地说着,堂井蒙眼睛里立刻闪现出异样的光彩,一副兴奋不已的样子。

我缓缓伸出手触碰那道符咒,可是符咒就好像天生长在上面一样,一动不动。堂井蒙瞳孔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熄灭了,眼睛变得黯淡无光。

“走吧。”我听到他冷冷的声音,然后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我跟在他身后,感觉他似乎很失望。

“喂,她为什么被封印啊?”

“不关你的事。”他冷冰冰地丢下一句。

走出塔楼,天空中竟然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我满脑子的疑问,可是无论我再怎么问,这个大冰块都不回答,带我回到大殿后,他就一转眼消失不见了。

这个堂井蒙搞什么啊,神秘兮兮的!还有那座“定魂塔”……

这一切到底有什么琢磨不透的秘密呢?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