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说: 麻辣女兵之原创续写 作者: 芷陌1989 更新时间:2015-05-13 23:42:26 字数:3229 阅读进度:11/18

UPU|言|情|小|说左轮焦急地望向米蓝:“队长,这次的任务小米也算是将功补过了,况且她又被关了十几天应该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您就给她这个参加选拔的机会吧”

潇薇接过左轮的话茬:“是啊,队长,这次如果没有小米,我们的任务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您就当是将功补过让她参加选拔吧”

左轮:“队长,您就原谅小米这次,给她这次机会吧,如果小米知道连刚进赤鹰的姚池、佟凯、高磊都可以参加选拔,她心里会接受不了的。”

林木子:“队长,小米她不是您想的那样”

……

“都回去”米蓝干脆直接下逐客令。

“队长”左轮还想说什么,但却被米蓝狠狠地瞪了回来:“怎么,还要你们教我怎么做吗?”

王小帅看着着急的左轮:“队长,好歹这次任务小米也立功了啊”

话音刚落,就听“啪”的一声,米蓝一拍桌子:“你们都想违抗命令吗?

赤鹰训练场上,姚池看着林木子:“要不我们去求求汤叔叔吧,好歹他也是小米的亲爹,也许他可以说服队长”

林木子垮着脸道:“不可能的,马大风的事情以后汤叔叔一直觉得小米呆在赤鹰太危险,退伍是个不错的选择,他不可能帮我们劝队长的”

姚池一脸失望:“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栋栋拐拍拍林木子的肩膀:“哎,我们可以找邓连长和凌云指导员试试,他们毕竟是队长的得意门生啊,应该能有点交情吧”

潇薇撇撇嘴:“你开什么玩笑,就邓连长那嘴连我都说不过,凌云指导员现在还怀着孕呢,你没看刚才队长生气那样,你再吓着她。”

“也许,我们可以给典宁打个电话”左轮的办法让大家一愣,王小帅最先开口:“他现在在国外能帮上什么忙?”

高磊也疑惑:“典宁不也跟我们一样只是赤鹰的队员而已吗?”

左轮看了看大家:“他不可以,但是旅长可以”

栋栋拐站起来:“对啊,我们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典宁是旅长的儿子,我们可以让他帮忙请旅长出面啊,对不对?”

“那我们还愣着干什么?打电话去啊”经潇薇提醒大家才慌忙站起来往通讯室走去。

米蓝办公室里,铁龙一脸的凝重:“米蓝,小米的事情你是不是可以再考虑一下”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米蓝这次是真的怕了,她怕汤小米真的出事,怕跟老汤没法交待,但这些话她没办法在她的队员面前说出来。再次这次小米犯得错确实有点大,她身为赤鹰的队长怎么可以徇私舞弊呢。

铁龙又何尝不知道她的想法:“好吧,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开个会讨论一下,因为小米的问题让大家最近都心事重重的,连训练都落下了,总得安抚一下军心吧”

于是在铁龙的建议下,米蓝决定两天后赤鹰全体召开会议研究汤小米的去留问题。

会议上米蓝第一个表态:“这次的任务充分说明汤小米的无组织,无纪律,她的最终处分还没有下来,能不能留在部队还是个未知数,就算能留下来,不让她参加选拔,也是要让她接受教训,避免在以后的任务中犯错。”

“队长……”左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米蓝打断:“你们可以发表你们的意见,但是必须说出让小米参加选拔的理由,别忘了,这样的汤小米在行动中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她会让我们所有人都跟着踏进危险的漩涡里”

不得不说米蓝的话是正确的,一时间,大家都想不出有什么话可以反驳。

林木子看着米蓝:“队长,您了解小米吗?”

米蓝冷笑:“我不了解她?”

林木子直视米蓝的目光:“您所谓的了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18岁?还是小米当了兵以后?”

米蓝思索了一下:“林木子,我对你和小米之前那些散散漫漫,无事生非,打架斗殴的生活没兴趣,现在,这是在部队,我们,是在开会”

“散散漫漫?无事生非?打架斗殴?”林木子重复着米蓝的话,并在心里思索着:“这就是您对小米18岁以前的了解吗?您有关心过她为什么会这样吗?您有坐下来问过她原因吗?您可以不管她愿不愿意硬把她拉进军营,您可以不要过程只要结果,甚至面对小米的优秀您可以一句表扬的话都不说,那么,为什么小米不可以反抗呢?”

米蓝看着林木子:“林木子,我们是在开会”

林木子也看着米蓝:“队长,我,想讲讲小米以前的事给大家听,可以吗?”然后不等米蓝回答又加上一句:“如果听了我的故事您还是没办法同意小米跟我们一起参加选拔的话,那我接受您的决定”

米蓝沉默不语表示默认,林木子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有谁还记得自己五岁的时候在干嘛?”

潇薇:“那么老远的事谁还能记得啊”

姚池:“就是啊木子,都过了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还记得嘛”

木子沉默了一下:“我认识小米的时候她刚好5岁,那是我第一天进托儿所,我站在院子里,看着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被一群孩子欺负,那些孩子们骂她,打她,最后把她推倒在地上,那个小女孩也不知道反抗,我看着她在人群散去后一个人无助地爬起来,跑到角落去哭,没有人安慰,也没有人理她,那个小女孩就是小米。

其实那个时候托儿所里很多孩子都会打架,但是只有小米的挨打是没有人管的,因为大部分孩子上的都不是全托,就算是全托的孩子,家长隔三差五也会来看看,谁的孩子挨了打受了委屈一定会去跟父母告状的,然后父母就会去找老师,老师们下一次自然就对这些孩子多多注意了,可是,小米的父母从来没有出现过,于是在那群不负责任的老师眼里,小米的挨打就成了很正常的孩子们之间的打打闹闹了。

而那个时候的小米还没有学会反抗,被欺负后只能一个人无助的哭泣。”

林木子说到这抬起头来看着在场的人:“你们有谁能体会一个五岁孩子的无助与绝望吗?”

米蓝的眼眶开始发红,左轮微微皱着眉头,大家都沉默着,林木子接着说道:“或许总要彻彻底底地绝望一次,才能重新再活一次吧,在被欺负了无数次以后,终于有一天小米学会了反抗,把欺负她的一个小朋友给打了,然后让小米意外的是那天她竟然见到了汤叔叔,原来被打小朋友的妈妈找到了老师,老师于是联系了汤叔叔,从那以后在小米五岁的意识里就行成一个定律,那就是:只要她打架爸爸就会出现。所以,从那以后小米开始天天打架,把曾经欺负过她的小朋友们都给打了个遍,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和老甲。

只不过我们都比小米幸运,因为只要我们被小米欺负了,就会跑去告诉爸爸妈妈,然后爸爸妈妈就会去找老师,然后小米会挨罚,再然后汤叔叔就会出现,这在当时几乎成了一个无尽的循环模式。

直到寒暑假的时候,我被妈妈接回了家,有一天妈妈带我出去玩,早上出门的时候给我买了几个肉包子,回来的路上路过托儿所,因为肉包子都凉了,而且放了一天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安全起见妈妈就让我丢到托儿所门前的垃圾桶里,我隔着托儿所的大门看到小米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滑梯上,整个托儿所只有她和看门的大爷在。我好奇地走了进去,结果小米看到我手里已经凉掉许久的包子一把抢了过去,狼吐虎咽地吃了起来,我才知道原来托儿所的老师和做饭的阿姨们都已经放假了,只留下几个住宿的老师会在做饭的时候连小米的饭一起做着,而那天,几个住宿的老师约好一起出去逛街了,小米就那样从中午一直饿到了下午。”

林木子说到这的时候米蓝的眼泪已经出来了,她从来不知道小米小时候受过这么多的委屈,她一直以为汤沐阳那么宠她,一定可以把她照顾的很好,她现在才知道赤鹰选拔前小米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你生了我就很了解我”那句话此刻正如针般扎着自己的心。

左轮听到这些的时候心口有些微微地发疼,眉头越收越紧,汤沐阳对汤小米的言听计从让他一直以为汤小米是在万千宠爱中长大的,所以才造就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原来,自己一直都错了,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富二代都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林木子眼圈红红的,顿了一下,哽咽着出声:“就因为那两个早就应该被扔进垃圾桶的包子,小米再也没欺负过我,而且只要有人欺负我她一定第一个帮我打回去。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家里出了一些问题,就和小米一样被全托了一阵子,然后我才知道全托最大的痛苦就是你会饿肚子,在家的时候你可以一天吃四顿,五顿,但在托儿所,不管你消化快也好慢也好,你一天只能吃三顿,之后如果你饿了就只能忍着。

www.u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