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说: 麻辣女兵之原创续写 作者: 芷陌1989 更新时间:2015-05-13 23:42:24 字数:3200 阅读进度:9/18

米蓝看着汤沐阳,从嘴里硬挤出几个字来:“那个,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啊”

“啊?”汤沐阳有些发懵,上一次听到米蓝说对不起已经是很久之前了,还是因为她打了小米,这次她竟然主动跟自己承认错误,有那么一瞬间汤沐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米蓝好笑地看着汤沐阳的反应:“汤沐阳,有这么惊讶吗?”

“不是,我,我,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次因为咱俩的事跟我说对不起,哎,不过,其实我也早被你们娘俩折腾习惯了”汤沐阳的委屈随着米蓝的对不起瞬间烟消云散。

米蓝看着汤沐阳,听着他说的话,突然意识到自己对汤沐阳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用过心,老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兵来要求,汤沐阳也由着她训,从不反抗,米蓝回忆了一下过去,忽然觉得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当初是什么原因分开彼此的,然后,忽然醒悟,感情原来是这么的脆弱,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风雨同船,天晴便各自散了。她忽然很想喝汤沐阳做的汤了,没有理由的就是突然很想很想再尝尝那个味道:“汤沐阳,有空的时候再给我做碗汤吧,部队的伙食最近有点清淡”

“啊?哦,你,你,你等着,我现在就去,你等着啊,等着……”汤沐阳边说边往后倒,后来干脆撒腿就往大门口跑,好像生怕米蓝反悔似的。

米蓝好笑地看着汤沐阳跑远的背影,眼眶有些发湿。

王小帅一路带着老甲往会客室走去:“你就是老甲?”

老甲连忙点头:“是啊,你认识我?”

“听说过”王小帅说着从头到脚把老甲打量了一遍:“你跟汤小米和林木子是朋友?”

老甲点头:“是,我们三个是发小”

“那怎么她俩当兵了,你没当呢?”

老甲挠挠头:“我不太喜欢当兵,我喜欢做饭,所以就去考了厨师”

“做饭?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喜欢一些女人爱干的活”王小帅边说边打开会客室的门:“行了,到了,你自己进去等着吧”

左轮把汤小米和林木子带到会客室的时候王小帅已经走了,左轮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老甲,等汤小米和林林子走进去后就很自觉的帮她们带上了门,去外面等着了。

林木子一看到老甲脸上的伤眼泪就要往下掉,被汤小米紧急喝止了回去:“木子,不准那么没出息,把眼泪给我收起来,生活又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你的忧伤而风情万种的”

看着硬生生止住眼泪的林木子,老甲心里有些感动:“小米,木子,我……”

汤小米打断老甲:“老甲,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有一句假话我就收拾你,听明白了吗?”

老甲立马耷拉下脑袋:“是”

小米:“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老甲:“被人打的”

小米:“被谁打的?”

老甲:“一个街头混混,大家都叫他暴哥”

小米:“这个暴哥跟五年前在广场上跟我轧舞的那个阿暴是同一个人吗?”

老甲:“是”

小米:“你是怎么惹上他们的?”

老甲:“你俩参军以后我去厨师学校报名,路上的时候就碰到他们了”

小米惊讶:“你的意思是这五年你一直被他们欺负着?”

老甲不语,算是默认了,汤小米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哎,我说老甲,你怎么不早说呢,我本来还以为你只是颓废,原来你早就已经报废了,跟了我汤哥那么久,你白混了,受了欺负不会反抗也就罢了,哎,你怎么连最起码的求救都不懂呢你?”

老甲被汤小米训的一语不发,林木子站在旁边渐渐红了眼圈,现在的场面与她们入伍前是那么的相似,原来曾经毫不在意的过去,在经历过人生的沉淀后竟会变得如此温馨感人。林木子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小米,你就别怪他了,老甲肯定是怕我们担心才不告诉我们的。”

汤小米瞪了林木子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他,下次他能记得住吗?”

“哦”林木子知道自己又好心办坏事了。

汤小米看她一眼,转头又盯着老甲:“老甲你接着说,这次是怎么回事?”

老甲抬起头:“阿暴经常跟他的老大一起来我们酒店吃饭,然后就找机会找我的茬,经理说他们不好惹就让我一直忍着,可那天他们到饭店却要求经理辞退我,我气不过跟他理论了几句,就被他给打了”

“走,我们找他去”小米一听到这拉了老甲的胳膊就往外走

老甲却死命往后退:“哎,老大,不行,不行,叔叔阿姨知道了会怪我的”

汤小米站定,看着老甲:“你听他们的还是听我的?”

“我,我,我当然是听汤哥你的了,可是……”老甲还想说什么,小米却根本不想听:“听我的就跟我走”

让汤小米没有想到的是左轮领着几个人一直等在会客室的门口,就是怕汤小米逃跑,所以汤小米一出会客室的门就被抓了,看来米蓝早料到汤小米会来这招。

左轮无奈的看着汤小米:“是队长派他们来的”言外之意就是我左轮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汤小米一边疯狂地反抗一边责怪左轮不够朋友,拉拉扯扯间,左轮突然一把拉住汤小米:“汤小米,你成熟点行吗?如果你想任性,那就得先学会承受,能承受后果才可以任性,如果你想独立,那就得先学会坚强,能忍住伤痛,才可以独立,你可以去做一些事情,但前提是你不会为结果伤悲,不会后悔,我告诉你,汤小米,一个人真正的强大,并非看他能做什么,而是看他能承担什么,你觉得你可以承担这件的后果吗?如果你可以,林木子可以吗?老甲能接受吗?”

左轮的话没能让疯狂的汤小米冷静下来,反而更惹火了她:“你凭什么教训我?你们每个人都有一堆的大道理,可你们的大道理能当饭吃吗?能当水喝吗?能救得了马大风吗?我是不成熟,我是任性,可我宁愿跑起来被拌倒无数次,也不愿意规规矩矩地走一辈子,就算跌倒了我汤小米也要豪迈的笑。”

左轮被汤小米的一番话震在原地,汤小米使劲甩开左轮的手,也忘了逃跑,气冲冲地往行政看管室走去,林木子见状忙跟了上去,而老甲则被眼前刚刚发生的一切给吓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回到男兵宿舍的左轮因为汤小米的话而感到头疼,栋栋拐唉声叹气报怨林木子的画面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他总也想不明白怎么老甲就能对汤小米产生那么大的影响,他一遍遍地回想林木子说过的话:“如果,我是小米生命中的第一个马大风,那老甲,就是第二个”左轮从记忆中调出两个画面:小米初到女兵侦察班阻拦马大风离开的画面,和大风开着装了炸弹的大巴车离开,小米不顾危险拼命追赶的画面,再想想林木子说过的话,总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简单。

而再次被关到行政看管室里的汤小米也在睡了一觉之后冷静了下来,经过认真的思考分晰,汤小米觉得左轮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对林木子说道:“木子,我觉得左轮说的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老甲的事我一个人搞得定,你赶快跟米蓝认个错出去吧”

“小米,我知道你搞得定,但是这次我想陪你一起犯这个错”木子说这些的时候眼神中透着一种坚定。

汤小米有些意外:“木子,你好像变了,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林木子笑笑:“其实进了部队我们所有的人都变了,只是有的人改变得多,有的人改变得少而已,小米,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愿意犯这个错误”

汤小米也跟着笑了起来:“林木子,你有没有发现你的选择恐惧症好像已经好了”

林木子惊讶了一下:“好像是这样哎,小米,我……”

“哎呀,行了,别太激动了,这次我带你玩,不过,咱俩得先想办法出去”汤小米压低了声音开始跟林木子研究出去的办法,而与此同时的赤鹰大队却意外接到了童华的求助电话,因为情况紧急米蓝不得不紧急集合除汤小米和林木子以外的所有赤鹰队员前往目的地,却不想这正给了汤小米和林木子逃跑的机会。

“木子,你的电脑好我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你的演技怎么样”汤小米的话让林木子有点听不明白:“小米,你什么意思呀?”

“木子,我们能不能成功逃出去就看你的了,听我说,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装晕倒,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睁眼,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办,明白了吗?”

“嗯,我知道了”林木子重重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