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退位让贤

小说: 明末阴雄 作者: 多极世界 更新时间:2019-08-13 02:46:13 字数:4336 阅读进度:717/717

明末阴雄正文第717章退位让贤看完这些条款,李差点破口大骂,这摆明了是想彻底掌控朝鲜啊,不过话到嘴边,他又忍住了。

他想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拒绝这些条款的权力了,这也是他最后的价值。

当然,有付出就有回报,夹层里面还有一张纸片,孔有德承诺他,只要他答应,并且亲自到荒岭山,签订这些条约,那么可以保他性命无忧。

当然他的王位是没法再座了,不过可以在济州岛,或者山东给他划一块地盘,然后他可以继续安心的当他的绫阳君,不必担心性命之忧,跟着子女一起当个富家翁,安享后半生。

事实上,放李一条生路,并不是孔有德宽宏大量,而是为了制约李珲。

这些条款对朝鲜的利益损害不小,李珲指不定以后会跳反,朝鲜地盘虽然不大,但官方的统计的人头有八百多万,鉴于这年头官府行政效率低下,统计可能不全面,实际人口应该超过千万。

而朝鲜虽然跟着大明的步子走,但长期以来都是独立状态,想要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至少现在还做不到,否则就像白头鹰在中东一样,被治安战搞得焦头烂额。

而留着李,就算是在李珲头上放了一把剑,如果你不老老实实听话,想要搞什么幺蛾子,你就随时准备好滚蛋吧。

我能干趴下李,让你李珲上位,同样再来一次,把你李珲打趴下,重新扶持李上位也没什么难度。

其实,李珲继承王位的法理性,并不比李高多少。

在李珲他们这一票兄弟中,李珲是庶子,而且还是庶次子,他前面还有临海君李,世子的位置照理说应该是李的。

但壬辰倭乱打乱这件事情,万里二十年四月十二日登陆朝鲜半岛,一路势如破竹,直逼首都汉城,朝鲜宣祖李率领群臣逃亡平壤。

但日军的步伐难以阻挡,朝鲜军兵败如山倒,眼看八道全部沦陷在即,宣祖心虚胆怯,欲渡鸭绿江逃往辽东,表示宁愿死在天朝上国也不愿成为倭人的刀下亡魂。

李甚至还想内附大明,只得都承旨李恒福一人支持,大多数官员如领议政柳成龙、左议政崔兴元、右议政尹斗寿等皆反对李的提议,经过一番商议,最终决定将朝廷一分为二,也就是分朝,一部分人随宣祖渡江,其他人则在光海君的领带下奉宗庙社稷的神主驻守朝鲜,光海君李珲也因为被封为世子。

换句话说,李珲就是朝鲜版的宋徽宗,本来压根没他什么事儿,世子也轮不找他,李得找个顶锅的,就把他给拉出来吸引火力,自己好逃过鸭绿江。

不过李珲也算是因祸得福,老爹靠不住,就只能靠自己了,好在有世子以及受命“权摄国事”的名义,收集流散的军队和义兵,号召通国勤王,将一批军队笼络到自己身边,坚持到大明军队进入朝鲜作战。

后指挥朝鲜军队与明军协同作战,虽然仗打的不怎么地,但跟着捞战功捞了不少,威望大增。

而壬辰倭乱之后,李珲在军队之中有了巨大的威望,也借此掌控了一部分实权,加上当初他老爹分朝的决定没办法收回去,李珲的地位得到了稳固。

所以,哪怕后来他老爹跟仁穆大妃生了李,是为嫡长子,还有庶长子李排在他前面,李珲既非嫡子,也非长子,法理上就战局若是,但最后经历了一番挫折总算是登上了王位。

照理说,到了这个时候,他这朝鲜国王应该坐的稳稳当当才对才对,但事情又发生了一些变故。

因为朝鲜是藩属国,李珲想要继承王位,就必须要的得到大明朝廷的承认,同时礼部派出一批官员去宣圣旨册封,然后李珲才算是正统,合法的继承王位。

但这件事情到了大明却发生了变故,因为当时刚好是大明国本之争的时期,万历皇帝想要立郑贵妃的儿子朱常洵为太子,但朝臣们纷纷反对,认为应当按照历法,立庶长子朱常洛,也就是崇祯他老爹为太子。

由此一来,便展开了长达十五年的国本之争,李珲这个时候请求被封为朝鲜国王,当时大明的朝臣们哪里肯啊。

李珲是庶次子,朱常洵也是庶次子,如果同意李珲继位朝鲜国王,他们又有什么立场反对朱常洵成为太子呢

大明的朝臣们坚持认为光海君的合法性不足,要派遣官员去朝鲜调查,李珲派往北京请封的李好闵则辩解说临海君已中风,无法继承王位,明朝礼部又要求临海君让贤的奏文。

万历三十六年六月,明朝派遣辽东都司严一魁、自在州知府万爱民进入朝鲜展开调查。这两个人非常爱钱,光海君便准备了数万两白银贿赂他们,同时让他的表叔金礼直强迫临海君向明朝钦差回答预定的内容。严一魁等按套路到乔桐向临海君问话,完成使命后返回中国,称临海君果真有病不能继承王位。

明朝到一年后才派遣太监刘用出使朝鲜,正式册封光海君为朝鲜国王。

这段时间来,孔有德对朝鲜的相关问题了解的颇为透彻,这些事儿也都门清,可以说李珲这个王位也得来不正。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孔有德旧事重提,以大明的名义废掉李珲也不是啥难事。

孔有德的意思,虽然没有写在这个条约上,但李多少能猜到一些,毕竟是能在王位上呆十年的人,没点真本事可不行。

思虑良久,权衡利弊之后,李下定了决心。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说服群臣了,他这个国王没法当下去,但这些大臣可不一定,他们都是亲明派的大臣,李珲就算想出掉他们,也得看大明的脸色。

他们继续在朝鲜为官,这条约上对朝鲜的利益有损害,他们可不一定会答应。

不过李迷糊了这么久,这次总算是清醒过来了,这可是他唯一的机会,孔有德只给了十二个时辰,时间一到,大军顷刻便可攻城,到时候以他这不到一万守军,能不能撑住半天都难受,一旦破城,他的四起就到了。

为了把握这最后的机会,为了活下去,他将所有大臣召集起来,宣布了这个消息。

经过七八个时辰的争论,李最终说服了众人,全盘接受条约上的内容。

第二天一早,崔鸣吉再度担任使者,向孔有德传递了这个消息。

釜山城西门外,此刻聚集了天策军三千兵马,等候入城。

按照双方的约定,城门将在午时一刻打开,而后天策军进入釜山城,接管城防,李率领文武群臣,由德寿殿出发,前往荒岭山,进行签约仪式。

午时一刻,城门洞开。

“入城”

张大虎大手一挥,带着一个营的突击队战士,作为先头部队,排成三列整齐的队形,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了釜山城。

入城之后,以小队为单位,分散控制了釜山城各个重要位置。

紧接着,又有一千骑兵入城,他们的作用并不是为了防止发生变数,而是充当仪仗队的作用。

从西门到德寿殿,每隔一小段距离就安排两名骑兵,在道路两旁矗立。

午时三刻,寻常斩首犯人的时刻,李一身囚服,从德寿殿出来了,身旁还跟着崔鸣吉,金尚宪等一批文武官员。

作为朝鲜国王,李并没有被道路两旁的骑兵所震慑,毕竟亲眼目睹了昨天的血战,而且他自己就是靠着整编上台的,这样的场面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李的心情极为低落,尽管能够保住性命,保住血脉的传承,甚至能保住一份富贵,但还是跟一国之君的地位没法比。

作为朝鲜的国王,他已经当了这片土地十年的主宰者,现在沦为阶下囚,心理上的落差不是一般的大。

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峥嵘岁月,他从一个旁系子弟,一朝成为一国之君,而后逐步掌控权力,到去年御驾亲征,今年年初攻下对马岛,覆灭对马藩,还打上了九州岛,他是何等的风光。

他甚至能想到,在后世朝鲜的史书中,他将成为盖过世宗,与太祖并肩的中兴之主,那是何等的荣耀。

而现在,他却落得如此境地。

哪怕有丁卯胡乱那种憋屈的经历,但他毕竟没有亲自到阿敏身前下跪磕头,现在却要去向孔有德磕头请罪。

而这巨大的转变,都在短短十来天的时间内完成,而这一切,都是源于金鎏等人策划的一场进攻,毁了他的一切。

而现在,金鎏他们已经逃向北方,不知所踪,他李却成了阶下囚。

从德寿殿到釜山西门,总共也就一里的距离,但李感觉像是走了一个时辰一般,每一步都那么的沉重。

终于,他来到了西城门口。

“罪臣李,见过宋大人”

看见等候在城门口的宋统殷,李行礼道。

他的姿态摆的很端正,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傲气的本钱了,他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明军手中,容不得他半点放肆。

“李,随本官去见沈阳侯大人”

宋统殷淡淡的说道,然后就没再多说话了。

对于李,他并不同情,反而觉得他是罪有应得,自作自受。

当初来的时候,无论是他还是孔有德,都没有要跟朝鲜军队作战的意思,他的任务也只是知会朝鲜一声,到时候配合天策军行动,顺便负责一部分后勤,仅此而已。

本来是一件不算大的事情,却没想到朝鲜国内两派大臣吵得不可开交,而李居然也放任自流,看样子也不大乐意接受这样的安排,以至于发生了李立时率军袭击驿馆的事情,后面还死不认错。

这一切,都李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半个时辰后,李终于来到了荒岭山顶,见到了孔有德,双膝跪地磕头道“罪臣李,拜见上国沈阳侯大人”

孔有德大喝一声“李,你可知罪”

“臣知罪”

“知罪就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这些都是罪臣的过错,被奸臣金鎏等懵逼双眼,未能明察秋毫,阻止他们的奸计,致使上国天军受到攻击,臣甘愿领一切责罚”

孔有德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本官也不多废话了作为朝廷钦命沈阳侯,总理山东,锦州,东江军务,兼理朝鲜军务,对日作战全权总指挥,此事本官可全权处理现在,在这条约上签字,用印,这件事情就算是了了”

而后,将重新起草的条约,递到了李面前。

重新拿起这份更为正式的条约,李又重新浏览了一遍,条约的条款有一些增减和变动,但在他看来,都无关紧要,比如对关税的规定,几个租借区内,设立海关,朝鲜的对外贸易中,入关和出关的货物都需要抽税,而这些税收由大明负责。

这些是孔有德跟着宋统殷,还有后世的相关经验,新增加的一些条件,一次性都加进去得了。

对此,李并没有抗拒,反正朝鲜已经不是他的了,就算损害利益,也是损害的李珲的利益,与他何干

随后的签字用印,一气呵成,连带着崔鸣吉,沈器远,金尚宪这些主要大臣,也将自己的官印,名字签署上去,这份釜山条约,算是正式签订了。

至此,朝鲜的关税,对外贸易,已经被天策军纳入囊中,此外济州岛正是划归天策军,几个主要港口也设立了租借区,到时候成立领事馆管辖,同时还能够驻军,基本上已经把朝鲜牢牢的掌控在手中。

而李签完之后,也上呈了退位让贤的奏文,此后,他就不再是朝鲜国王,而是绫阳君了,新的朝鲜国王,自然是由李珲接任。

此时此刻,李珲正大踏步的进入景福宫,进入这个他已经阔别十年的地方。

就在今天凌晨,李明达率领突击队一个营,步兵三个营,加上李珲自己扩编起来的内三厅六千兵马,合计一万五千人,对汉城发动了进攻。

经过两个时辰的激战,成功攻破汉城,李的世子李觉眼看抵挡不住,得到了投降不杀的答复后,率军向李明达投降,汉城光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