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乡官亦士绅

小说: 明末不求生 作者: 宇文郡主 更新时间:2019-10-08 14:43:53 字数:2689 阅读进度:344/369

小袁营在河南镇副将陈德的接应下,虽然因为闯军的追击而险象环生,一万多人的部队,已经有超过三千人的将士选择了接受闯军的改编。⑥,.□.≠o

但袁时中的主力部队,还是顺利跟着陈德撤去了归德——但这是明军不战而放弃亳州为代价的。

亳州是中原的一座名城,它曾是元末时红巾军的龙兴之地,也是韩林儿、刘福通的龙凤大宋zhèng quán首都所在地。

这座城市对于汉族人民抵抗异族的残暴统治,有着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即便是此时正在日益丧失统治合法性的大明zhèng quán,它的建国者朱元璋,也曾经长期周游、生活在亳州的附近,最终以淮西的力量,颠覆了蒙元的统治。

闯军的先锋部队分成了三列纵队,徐徐入城,走在最前面的是在涡河之战中当机立断咬住了小袁营尾巴的郝摇旗、张皮绠两人。

李来亨则还没有进城,他在亳州北面,马尚河和涡河交界处的渡口那里,暂时扎了一个大营,作为指挥全军的临时司令部。

他只命令郝摇旗和张皮绠带着一部分闯军部队入城,执行中原闯军还在作为一项基本制度的拷掠政策,并没收城内土豪劣绅的浮财,一部分着人送去开封,一部分留作军需之用。

当然除了闯军标志性的拷掠政策以外,在湖广闯军中早就成为一种流行做法的公审大会,不需要李来亨提醒,郝摇旗和张皮绠也会办理起来。

这样一番动作下来,亳州城中的累世清白官绅们,自然难免流下无数的血泪。或许他们的后人,也会用一种特别哀痛的笔触,在族谱、在方志、在历史的回忆录中,写下对闯军残暴手段的控诉。

至于他们是如何用利滚利的种苗gāo lì dài,让一般辛苦劳作的自耕农破产卖地;至于他们是如何在旱涝天灾的时候,大fā guó nán cái,把亳州的田地全部收入自己的名下……

这一切又怎么会落在那些伤痕似的哀愁笔触中呢?

当然,这并不代表闯军的拷掠就是百分之百正确和百分之百正义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因为一些人过火的手法,造成了对无辜者和确实清白者的巨大伤害——这简单的“难免”两字,其实也正同豪绅们的族谱、家史一样,用简单的文字抹杀了许多人、许多家庭的破灭。↙,.※.o◇

所以李来亨才祭出了公审大会的办法,公审大会比起简单粗暴的拷掠要更有章法,也来得更为“温和”一些。

只是即便如此,在闯军抄没豪绅家产、惩治恶霸的过程中,依旧不可能完全避免冤假错案。

这就是明末的现实,可又是谁造成的这种现实呢?

难道“把士绅全部杀掉一定会有冤枉的,可是把士绅杀一个放一个,绝对会放过数不清的漏网之鱼”这种局面,造成这种局面的是闯军或者一般的百姓吗?

朱元璋所设计的理想社会中,他已经为士绅安排好了一个社会地位高、生活处境优渥的位置,可究竟又是哪些人并不满足于此,一定要像蚂蚁似将大明这栋房屋的地基彻底吞噬殆尽呢?

毋庸置疑,使得闯军不得不用粗莽暴烈的手段来解决严峻且尖锐的社会矛盾,使得闯军处在这种难免牺牲少数群体的两难境地中的罪魁祸首,正是那些硕鼠。

豪绅们自己为自己堆好了焚烧一切的干柴,当火焰将他们无辜的子弟席卷其中时,他们又怎么能去指责别人呢?

“乐山,你在想些什么?”

李来亨看着沉思之中的方以仁,突然发出了一个疑问,相比于方以仁对他的了解,李来亨对方以仁的了解确实并不足够。

这个高门世家子弟,看着亳州城中发生的一切,是在想些什么?

李来亨的提问也把方以仁从一些漫无边际的思绪里拉回到了现实,他用折扇指着远处的马尚河说:“这条河又叫做陈治沟,它是亳州的士绅自费自力修建起来的,把亳州和归德连接在了一起,畅通了南北水系,使得亳州商贾大兴,百姓亦享其利。”

“嗯,这倒是一项善政。”

“府主如何看待修成马尚河的那些士绅呢?大元帅身边的那位宋军师,脾性和牛启东差得很多,我听闻他常常宣扬一些只有杀尽天下士绅,才能重安黎庶江山的道理,府主以为然否。”

李来亨听到这话,立刻就明白了方以仁的用意,他眯起眼回答说:

“乐山是以为闯军应该只杀劣绅,不应该杀这等能够组织民众、修桥铺路的良绅吗?只是良绅、劣绅的区别恐怕不能看他修桥铺路的本领如何吧?劣绅是因为他作恶多端、民愤极大,可民愤很大的劣绅同样可以做过不少有利于地方的善政。这两者究竟如hé píng衡,闯军现在有公审大会的办法,自然可以交由本地的百姓在公审大会上去平衡。”

方以仁苦笑道:“府主之智足以拒谏,我多说何意?只是士绅乃天下之本并非一句空谈妄语,即便有乡官之政,学堂之政,可是闯军不可能白白让人接受乡官培训、让人上随营学堂。即便现在可以这样做,也决计无法长久,闯军哪来那么多的钱白白给人免学费?时间一久,乡官、学堂之中亦将以士绅子弟为主。”

方以仁对李来亨的心思从来把握最为准确,所以他也很少这样直截了当地说出李来亨不爱听的话来。能够说到这种地步,也确实说明方以仁近来所受到的触动和自己的思考都非常多了。

对此,李来亨也不能不加以深思。

方以仁说得不错,闯军即便用乡官学堂和随营学堂培养出来的干部,去取代士绅把持基层zhèng quán。

可是闯军难道可以一直免去乡官学堂和随营学堂的学费吗?随着闯军统治区的不断扩大,他们又怎么承担得了这种财政负担?

可是如果收取学费的话,那就和科举一样,最后把持科举渠道的依旧是家产富裕的士绅基层,而非真正的寒门子弟。

真正的寒门子弟,终日劳作都未必能够吃饱饭,又怎么可能脱产去读许多年的书呢?

不劳者不得食,往往是虚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才是现实。

“我们何必思虑那么长远呢?”

李来亨摇摇头,他指着北方,叹道,“明朝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东虏又在关外虎视眈眈,闯军不要说是能不能得天下的问题,几年以后还能不能存活下去都是一个问题。现在思虑那么久远,也毫无意义。但我也向你担保一件事,若我辈真能取得天下,我一定有办法令全天下都焕然一新,至少……我们的功业将不下于嬴政、刘彻、宇文泰、李世民、朱元璋这些人。”

李来亨向方以仁提到的这几个名字都是历史上的帝王,或者更准确说,都是重组了当时社会结构的人。

方以仁皱着眉头,他对李来亨这个常常半瓶子水晃荡的人并没有多少信心。可是看着府主眼神中那种对于未来无限的期盼和信心,方以仁又难免产生了一丝很奇怪的憧憬。

路……都已经走到今天的地步了,难道自己还会有退路吗?也只有跟着李来亨一条道走到黑了吧!

“这些都是将来的事,我现在最担心的依旧是东虏。”

李来亨把右臂搭在椅子靠背上,左手拿着一支箭矢指向了地图上辽东的位置,忧心忡忡。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