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战局逆转

小说: 猛卒 作者: 高月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5:05 字数:2957 阅读进度:509/1005

次日一早,神策军使白志贞被任命为召募使,专门针对长安权贵豪富人家招募神勇武士,每家需出嫡子两人,庶子三人,组成前锋之军和李希烈决战。

大家都明白,这明摆是在敲竹杠,谁家会把自己的嫡子和庶子送去战场拼命,如果不愿去战场,可以采用出资赎买的办法,嫡子三万贯,庶子一万贯,短短三天之内,便强行募集钱四百万贯,一下子解决了东线军队军俸不足。

一时间,长安权贵却怨声载道,恨不得啖白志贞的肉,寝白志贞的皮,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天子授意,却无人敢把矛头对准天子。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出现了,怎么把钱运到前线发俸,这也是一个难题。

这时,齐州战场上打得极为惨烈,城头争夺战变成了绞肉机,城墙下堆积了大量尸体,鲜血将整条护城河染成了腥红色,大量蚊蝇繁殖,夏天尸体开始腐烂,臭气熏天,令人作呕。

李勉极为担心会爆发疫病,他想先撤军百里,给李纳焚烧并掩埋尸体的机会,但偏偏这个时候,天子连发七道圣旨,催促他们进攻,并下了死令,必须在月底前拿下历城县,否则郎将以上皆斩。

这天晚上,中军大帐内,监军宋朝凤手执尚方宝剑咆哮如雷,“为什么要休息,现在距离月底只剩下五天,你明天若不出战,我必军法处置!”

李勉忍住满腔怒火道:“士兵已经连续十天攻城了,实在打不动了,现在伤亡一天比一天大,城下尸体都臭了,那是他们的兄弟,是他们的挚友,我们的军心已经崩溃了,下午的攻城你没看见吗?连护城河都没有杀到,就死了两千多人,这样打下去,我们要全军覆灭。”

宋朝凤不为所动,恶狠狠道:“军心低迷与我无关,那是你的事情,我只管执行圣上旨意,五天内必须拿下历城县,拿不下你就自裁谢罪。”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李勉顾不上和宋朝凤争吵,转身走出大帐,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跑来一名仓曹参军事,躬身道:“启禀使君,一大群将领强闯仓帐,卑职阻拦不了他们!”

李勉暗叫不妙,恐怕要出事了。

果然,只见数百名低级将领怒气冲冲走来,他们看见李勉,立刻围上前七嘴八舌质问道:“使君,我们的军俸在哪里?”

“已经三个月了,一文钱都没有看到,我们在这里拼命,家里父母妻儿却在挨饿,我要俸禄养家!”

众人愤怒大喊,“再不发俸,我们就不干了。”

李勉想让宋朝凤出来说了两句,他一回头,宋朝凤却不见了,一名亲兵道:“监军说他还有事,先走了!”

李勉恨得直咬牙,该他出面的时候,他却跑掉了。

无奈,李勉只得解释道:“朝廷肯定有钱的,只是因为汴州那边在开战,军俸运不过来,大家都为朝廷卖命,朝廷怎么可能不给大家军俸,肯定有的,而且是双倍,其实现在就算送来,你们也无法送到家人手中,到时朝廷一起送到你们家人手中。”

他随手从怀中摸出一封信,哄骗众人道:“这就是天子给我的手谕,天子承诺,从二月开始,双倍发俸,双倍抚恤,我李勉向大家保证,每一文钱都会送到大家家人手中,少一文钱,拿我是问!”

李勉解释得嘴唇都起泡了,好容易才把众人安抚散去,他累得筋疲力尽,明天全军必须要休息一天。

.........

历城县内,两万精锐士兵已经在西门处集结就绪,这些士兵就是招募的民夫,训练了四个月,渐渐将他们训练成一支精锐之军,士兵们士气高昂,精神抖擞,他们没有参加守城战,一直养精蓄锐,就等着今晚这一刻。

李纳亲自率领三千骑兵在前面,后面是步兵,他对所有士兵高喊道:“成败就在此一举,保护我们的父母妻儿,将敌军斩尽杀绝!”

士兵们振臂高呼,“斩尽杀绝!”

李纳一挥马槊,厉声令道:“开城门!”

城门缓缓开启,吊桥也慢慢放下,李纳一纵战马冲了出去,三千骑兵紧随其后,后面是两万步兵。

他们借着夜色掩护,向两里外的唐军大营杀去,直到五十步外,困倦不堪的哨兵才发现他们,紧急敲响了警钟,‘当!当!当!’

但已经晚了,李纳大吼一声,带着三千骑兵向营门疾冲而去,瞬间便冲进唐军大营。

“杀啊!”两万齐军跟随着主帅杀进了唐军大营内。

李勉还没有入睡,被四面八方的喊杀声惊醒,他提剑跑出大帐,亲兵大喊道:“数万敌军杀进大营,弟兄们已经全军崩溃了,大帅快走吧!”

李勉长叹一声,这场战役彻底完蛋了,自己哪里还有脸面去见天子。

他快步走回大帐,凝视地图片刻,他一咬牙,横剑自刎而死。

这场偷袭战,唐军全面崩溃,一连十天的攻城,唐军士兵累得连逃命的体力都没有了,拼命跪地求饶。

李纳随即下令,投降者可免死,他需要这些士兵补充自己的实力。

四万唐军全军覆灭,投降者超过三万,其余全部被敌军杀死,主帅李勉自刎身亡,只有大将曲环率领百余名神策军骑兵拼死保护监军宋朝凤逃脱。

李纳随即率军趁胜收复了郓、兖、济、濮、沂五州,又占领了徐州,切断了漕运,声势迅速壮大,天下震动。

........

唐军兵败的消息传到长安,长安朝野为之震惊,随即掀起了强大的舆论风暴,要求朝廷严惩决策者,更是要求朝廷紧急出兵,长安人都知道,一旦漕运被切断,长安人就无法活下去了,满朝文武还眼巴巴等着扬州的一千万贯盐税解来长安。

这段时间卢杞有点焦头烂额,很多大臣都把矛盾对准了他,当初正是他极力反对先拿李希烈开刀,坚决主张先灭了李纳,结果引发了一连串的恶性后果,李希烈造反,肆虐中原南部,李纳更是扭转战局,六万唐军全军覆灭。

这两天卢杞很低调,一般都躲在官房里不敢出门,之前他卖左藏库器物,筹集一笔钱,支付了官员两个月俸禄,又支付了军器监所欠工匠工俸后,两百万贯钱就花得干干净净,现在又有大臣指责他贱卖朝廷重器,导致朝廷损失严重,弄得卢杞里外不是人。

虽然卢杞日子难过,但他还得去御书房挨天子训斥。

李适刚刚得到藏剑阁送来的消息,李纳军队迅猛扩张,已经超过十万人,前锋兵力已进入汴州,使得刘洽和哥舒曜的军队有腹背受敌的威胁,而李希烈的军队已经被压缩到淮河一线,一旦淄青军从背后进攻刘洽和哥舒曜的军队,很可能会导致讨伐李希烈的战局前功尽弃。

御书房内,李泌建议道:“微臣调李晟的军队南下中原,阻挡淄青军西扩,另外微臣考虑调剑南军东进,杀入李希烈的老巢.......”

不等李泌说完,卢杞便反对道:“剑南军不能动,当心吐蕃会趁虚而入,微臣建议调陈少游的淮南军西进,攻打李希烈老巢。”

李适沉思片刻道:“其实朕考虑调凤翔军和泾源军东进中原,参与对李纳的战争,李晟的军队最好不要动,防止朱滔再一次进入河东。”

李泌点点头,“这个方案也可以,只是凤翔军和泾源军的士兵好几个月未发俸了,得适当安抚一下。”

卢杞怒视李泌道:“朝廷哪里还有多余的钱?你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把钱拿出来给我看看!”

李适也同样对李泌的提议十分不满,“一提到打仗就要拿钱,平时养他们是做什么的,该他们出力之时就该出力,哪有那么多讨价还价的?”

李泌无奈,只得道:“至少陛下要承诺,战争结束后给他们升官加爵,总要给他们一点希望,要不然他们根本就不会卖力打仗。”

“朕知道了!”

李适随即下旨,责令淮南节度使陈少游出兵攻打淮西,李希烈的老巢,另外,调凤翔节度府两万军队和泾源节度使府三万军队火速赶往中原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