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论撒泼哪家强

小说: 美男榜 作者: 小鱼大心 更新时间:2019-06-02 08:21:00 字数:2149 阅读进度:789/860

唐佳人一边跑一边吃,两不耽误。秋江滟紧随其后,当真是不离不弃。至于那些护卫,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唐佳人引领着秋江滟跑了一大圈后,攀爬上拱门,站定,道:“别追了行不?”

秋江滟喘息着吼道:“你你你……你给我站住!”

唐佳人道:“你别追了,再追下去,好不容易吃上来的肥肉,就要瘦下去了。”

秋江滟一跃而起,跳上拱门,晃了又晃,险些摔下去。

隔着一些距离,二王爷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立刻对端木夏道:“快快,快去保护好她。”

端木夏领命,带人飞奔过去。

羽千琼不动声色地看了二王爷一眼,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若说他刚回府,看不明何谓权叔口中的灵丹妙药,这会儿却是再明白不过了。是了,秋江滟不但服下过摩莲圣果,且还吞掉了半块人骨。那骨头,想来就是某位与摩莲圣果曾融合的不幸人。

羽千琼猜测得不错,但却不晓得真相。真相就是,秋江滟被迫服下的摩莲圣果是假的,只是一颗染色莲子罢了。

另一边,唐佳人又开跑动起来。她也不用轻功,就是灵活地到处乱窜,惹得秋江滟肝火旺盛。每一次,秋江滟都觉得自己能抓到她,偏偏就差那么一点儿,就是追不上,当真是气煞人也。

唐佳人跑开一定距离后,回头看向秋江滟,咬了口鸡腿,问:“你到底为什么追我啊?”

秋江滟指着唐佳人,大口喘着粗气,道:“你你……你害绿蔻掉入粪坑,还……还出言侮辱我,这……这笔账,我们必须算一算!”

绿蔻眉头一皱,特别反感别人提起此事。

唐佳人直接道:“吃饭呢,别说这么恶心的事儿。瞧你追得那么急,还以为你要抢我鸡腿呢。”一转身,又要跑,却被赶来的端木夏堵住了去路。

唐佳人站定,也用力喘了两口,证明自己特别累。

秋江滟一看见端木夏,立刻扑进他怀里。许是跑得有些急,竟将端木夏撞得向后退了两步。好生尴尬啊。

唐佳人知道,此事又有得折腾,她当机立断,将碗中所剩不多的食物全部扒拉进嘴里,咀嚼着咽下。

端木夏一眼望去,真是差点儿让她给气笑了。这时候,还吃呢?!不过,也正是这一幕,让他又有了片刻的恍惚和熟悉感。暗道:对于食物的热情追求,她俩真像啊。若是能将韵笔喂胖,定会有七分像。

一想到这七分,端木夏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喂胖韵笔。所幸,怀中这扭动着的圆滚娇躯,拉回了他那已经严重跑偏的思绪。

秋江滟道:“夏郎,这个贱人竟然出言侮辱我,今天你若不为我讨回公道,我就……我就不活了!”

唐佳人暗道:你若是能说到做到,我还就拼尽一身机智,非要平安飘过此事呢。不过,一听就知道你瞎嚷嚷。

端木夏扫了唐佳人一眼,示意她安分一点儿,用手拍着秋江滟的后腰,哄道:“宝贝,你可不要生气,仔细伤了身体。”

秋江滟一听这话,闹得更厉害了。她推开端木夏,用起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

唐佳人目瞪口呆地望着秋江滟,实在很难想象,曾经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女子,会变成这样。

果然,环境改变起人来从不手软啊。

唐佳人往后躲了躲,生怕秋江滟一头撞自己怀里。若自己是以前那身板子,倒也不怕秋江滟这一击,没准儿还能将她弹出去。可现在不行啊,她太单薄,完全不是秋江滟的对手。

端木夏太了解女人那些把戏,知道秋江滟就是闹他,可为了不让二王爷觉得他办事不力,只能快速安抚好秋江滟。他将秋江滟抱入怀中,对唐佳人喝道:“还不给宠儿认错!”

秋江滟扭着身子道:“跪下认错!”

唐佳人瞥了二人一眼,当即将碗一摔,往地上一坐,拍着大腿嚎道:“哎呀我的天老爷啊,我是造了什么孽啊!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却要被人又追又打,还得给人家道歉。江湖不是这个活法啊。这是要生生逼死江湖人呐!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进府了。你们再逼迫,我也死给你们看!反正我死了,这世间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看的人了。都说红颜薄命,都是被你们逼死的!”

别说端木夏和秋江滟傻掉了,就连尾随而至却没有靠近的二王爷和羽千琼也都被惊呆了。

论一哭二闹哪家强,坐地干嚎的女子绝对要高挂榜首的。

秋江滟挣开端木夏的怀抱,冲着唐佳人而去,怒道:“贱人!惯会做戏!”扬起手腕就要打人,却一脚踩在唐佳人摔碎的那个瓷碗碎片上,被扎坏了脚丫子,痛得哎呦一声,立刻向后退去。这一退,另一只脚也中招了,换来了又一声惨叫。

二王爷将秋江滟看成是救命的灵丹妙药,只等着她与摩莲圣果好生融合,却没想到竟让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受伤了。如何能不愤怒?!

端木夏也吓坏了,立刻抱起秋江滟,喊道:“快请御医过来!”

二王爷一听这话,眉头就皱起,扬声道:“且慢。”他走进人们的视线中,对护卫吩咐道,“去请大夫。”

端木夏略一思忖,就知道自己鲁莽了。若请来御医,诊出一些内幕来,是杀是留?若杀,如何向圣上交代?若不杀,又岂能容他将摩莲圣果在王府的消息带出去?

端木夏立刻附和道:“对对,快请大夫。御医虽好,但请来太过耗时,宠儿这伤却是等不得的。”

护卫领命离开,没走多远,就折返回来。与他一同回来的,还有步让行。

端木夏正要抱着秋江滟回梧桐阁,还没等挪出去几步,就看见步让行背着医药箱,一头汗水地跑了过来。他急声道:“跟我走。”言罢,就要继续前行。

步让行应了一声,立刻跟了上去。打眼快速扫了一眼周围这环境,将情况大概了然于胸。

秋江滟却在这时耍起了脾气,道:“我不走!若不惩罚那贱婢,我哪儿也不去,就让我流血流死,受伤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