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吓死

小说: 麻衣鬼算 作者: 蛋白虾 更新时间:2016-09-12 01:22:51 字数:3198 阅读进度:72/246

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就该入殓了,入殓时,因为是枉死。也是老人过辈,而且不能白发人送黑发人,得先葬了严家老婆子才能把严文光给下葬,所以不能像之前严安家死了闺女那样简单。严亮又要大办,所以我把所有的仪式都给操办了一通。

所以我给严家老婆子脸蒙黄表纸,这叫“蒙脸纸”;然后口含一铜钱,这叫“噙口钱”;背垫一铜钱。也叫“垫背钱”。

手中拿线穿小面饼,行里叫“打狗饼”,稍后再棺头点一黑磁灯,这叫“引魂灯”;放一陶盆,以供停灵期间子女亲朋烧纸吊孝之用,东北叫“老盆”反正各地有各地的叫法,不过作用都一样。

灵房门口搭棚,棚内设供桌,供举行吊孝仪式;大门外悬白纸条做成的幡,这叫“指魂纸”,严家老婆子七十三,就有七十三条幡,必须要与年纪相等。

忙完了一切,第二日办丧,这一日严亮戴斜角孝帽,帽订麻匹,谓之“披麻”,着孝服,腰束苘绳,举丧期一端拖地,谓之“拉腰绳”,赤足穿草鞋,手执柳木哀杖,杖用白纸条裹缠。

儿媳顶褡头,着孝衣,束苘绳,白袜草鞋,长媳手执汤壶显得孝顺,他严文光的小女儿严莉也一样,只是严莉身子弱,而且身上带阴,我只是让他披麻戴孝在后堂跪着,免得冲撞了尸体。

午时三刻,客人来的还真不少,我一边报丧一边安排宾客烧纸行李纳份子钱,收钱的人是黄能,因为严家实在没人,只好请这个颇有些威望的黄能来收钱。

宾客差不多到齐了之后,便要安葬,因为怕被官家给拉去火葬,所以严亮要火速下葬,我也只好一切从简,“报庙”、“指路”、“送汤”、“请灵”、“出殡”只是一路喊,一路撒纸钱,并没有三跪九叩亲人哭丧。

到了矮山头,严亮在自家祖坟挖了两个坑,撒下垫背钱,然后就给人埋了,连纸人都不敢多烧,事毕,丧家酒饭相待。

我忙了一上午,这时候才有功夫歇下,黄能还没坐下,严光就来要份子钱,弄的黄能脸上颇为没面子,把份子钱给了,跟我们喝闷酒。

严亮夫妻两看上去孝顺,但是却极为奸诈,我帮他操办一切,一切采办都是最简单跟便宜的,他说叫节俭,但是我看着就是敛财。

黄能酒了喝了上头,觉得有些难受,就去了里屋,果然看到严亮两口子坐在炕上数钱,黄能就呵斥了几句,说什么“尸骨未寒,你们两到先敛财来了,对不起先人”,但是都被严亮给顶了回来,气的黄能酒水都没吃就走了。

我倒是不能走,因为等到晚上子时还得给严文光下葬,谢客之后,我就猫在厅里小小迷糊了一会,但是我根本没睡,因为我知道那东西晚上肯定得来。

严亮跟自己媳妇李芳下午就把钱给藏起来,一分钱都没分给自己妹子,这一笔可不少,因为村里行礼来的都是双份,因为严家老了两辈人。

李芳见我在堂屋猫着,还跟我客气,让我进里屋去坐,我说不必了,但是她一个劲的坚持,我知道她不是什么上心的人,否则一上午我连口水都没喝到,也不见她来招呼我一下,想来她肯定有事,我见她一直瞄跪在地上守孝的严莉,就知道了一二,于是就进了里屋去。

我刚关上门,就听到李芳的话了。

“严莉,你赶紧嫁了,别给我们家丢人,未婚先孕,要是被人家知道了,你死鬼老爹得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

我听着这么一句,就停了脚步,看来这个李芳是想把严莉给嫁出去。

“陪嫁的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老不死的过世了留下来一些被面,你洗洗还能用,至于礼钱,万里挑一不能少,那个死胖子必须拿出来。”

我听着李芳的话很霸道,一点都不容严莉商量,看来,以前在家里也是欺负惯了这闺女,我也就听一下,因为管不了,只是王红这个胖子得挨刀子了。

我在床上刚要猫下,王红就进来了,我见他两眼发黑,就问:“这几日晚上夜夜郎君把你给折腾的不轻啊。”

王红呸了我一脸唾沫星子,骂我说:“你出的馊主意,我心里发慌,这两天那严莉把我差点给折腾死,说来怪了,她一个年级轻轻的女人咋这么厉害?回回弄的我腿脚发软,而且,说来更怪,你看她起色咋越来越好了呢?而我,跟要了命似的。”

我笑了一笑对王红说:“这叫采阳补阴,她之前被邪物害了身子,阴气外泄,差点要了命,所以我才要你这个阳气重的汉子给她补补,这种事,你占了便宜,当然得付出一点代价。”

王红瞪着我,想骂我又没法骂,憋了半天,就问我:“真的有邪物害她啊?是什么东西?那天夜里,我听到牛棚里有动静,到底咋回事?我问你也不说,你急死爷爷我了。”

我急忙对王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说:“过了今晚在说,那东西厉害的很,那天晚上差点要了我的命,要不是严家老婆子救我,估摸着我的命就没了。”

王红听了一脸惊讶,悄悄的问我:“严家老婆子不是死了吗?”

我点了点头,这下子把王红给弄的更加迷糊了,我也没搭理他,就猫着继续睡,等过了子时把严文光给下葬了在说。

王红见我不搭理他,就走了出去,我迷迷糊糊的睡着,耳朵里就听着断断续续的哭声,跟严莉很像,我也没管。

灵堂前,王红跪在严文光面前,严莉跟他说:“俺大嫂要万里挑一的彩礼钱,你拿的出来吗?”

王红上下打量棺材里的人,被黄纸盖着脸,听着严莉的话,就特别不高兴,骂骂咧咧的说:“去她二大爷的,万里挑一?你也不看你啥身子。”

严莉身子弱,被王红骂的更是委屈,王红是个浑人,哪里管严莉的感受,猫着腰就开始扒拉棺材里的尸体,严莉见着,就问:“你咋?动我爹干啥?”

王红笑了一下,把尸体下面的垫背钱给拿了出来,这垫背钱都是金银钱币,值钱着呢,王红对严莉说:“筹点彩礼钱,反正你爹用不着,便宜了你我才好。”

严莉很委屈,这会看到自己大嫂出来了,就咳嗽了一声,吓的王红一哆嗦,赶紧爬起来,看到李芳,就笑了一声,李芳倒是客气,笑说:“你叫王红是吧,听严莉说着,你两的事,我做主了,等丧事办完,你两就办事,冲冲喜,但是你也知道,咱农村彩礼钱不能少,但是俺们也不多要,万里挑一不多吧。”

王红听着那给她好脸色猫道:“滚犊子,你算个球啊,你跟我使唤来使唤去的就不说了,还问我要彩礼钱?她爹都没说啥,你说啥?老子今天话就放在这了,爱嫁不嫁,我还稀罕了我。”

王红的话让李芳特别没面子,但是她也不跟王红吵,她见王红是个浑人,吵起来搞不好还会打人呢,所以等忙完了,找他大哥做主,严莉也怕在灵堂上打起来,就把王红给拉走。

李芳心里愤恨,她本来就是霸道的人,在家里作威作福惯了,那能被人给指着鼻子骂,她气不过,就踢了棺材一下,骂着“老不死的,看你养的好闺女,被人搞大了肚子,就是个贱货,卖都卖不出去”,李芳骂了一句还不解气,突然想着之前王红是不是在翻棺材。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李芳这么一想,赶紧的趴在棺材里,把尸体给反动,果然里面的垫背钱都没了,气的她浑身发抖,朝着棺材里就吐了口唾沫。

“老不死的,垫背钱都给人偷了,你咋这么丢人”

李芳一边骂,一边伸手朝着尸体的嘴里摸,嘴里还有一块金币噙口钱,她赶紧给拿了,免得又被王红给偷了,但是她朝着嘴里摸了好几次都拿不出来,这让她更加的恼火,一把就将尸体上的黄纸给掀开了。

李芳朝着里面一看,突然,眼珠子瞪的滚圆,就看着尸体狰狞的脸面,空洞的眼球,里面黑漆漆的,像是两只鬼眼一样,更诡异的事,尸体居然朝着她诡异的一笑,这一下李芳心头一紧,眼睛一黑,一头栽了下去。

我迷迷糊糊的听着外面有动静,就赶紧起来,一看时间都戌时了,这一觉睡的够沉,我赶紧走出了灵堂,突然就看到李芳躺在地上,浑身直挺挺的,兴许是其他人也听到了动静,一道出来了,严亮见着自己的媳妇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赶紧的就过去,但是一看棺材里面的人,吓的他退一哆嗦,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我一看那尸体,赶紧的把黄纸给盖上,然后一摸李芳的鼻息,居然没气了,我看她两眼怒睁,脸上的表情惊恐,嘴角有黄水,我就知道她肯定是被活活被吓死的,我看她手里还紧紧的攥着一枚金币,心里就骂了一句。

“现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