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战而已

小说: 路在上方 作者: 无泪光 更新时间:2020-03-26 10:29:48 字数:2737 阅读进度:57/57

“呦!阳耀,你也上来了啊,怎么样,猎杀到觉源境巅峰的妖兽没?若是没有的话,你一开始就输了噢。”青色棍影层层而下,将一头浑身散发着深蓝光芒的巨兽覆盖,深蓝光芒在大放之后消弱下去,直到消失;猿坤拖着巨兽尸体一路向上,还在半道上就看到了阳耀从对面露出头来,用战棍一指尸体笑道。

“第一天渊台见。”阳耀背着巨锤、肩扛兽皮袋,说完便继续向上行去。

“借你刀一用。”来到一座天渊台,,见红甲男子身背长刀,猿坤不禁目露精光。

“诶,你们看,那不是天炎少族长吗?还有还有,那是大猿少族长!他们是要去第一天渊台决斗吧?走走走,我们上去看看,说不定能学点什么!弄不好就突破现在的境界了!”

“看你个头!你有觉源境巅峰的实力吗?没有的话连第一高峰都过不去,怎么看?!还不如猎杀一些妖兽,说不定还能获得名次进入天炎部落呢。”两人一路向上,吸引的目光不可谓不多,但跟上的也只有寥寥十几人而已,有的好事者想要跟上,但直接被合作伙伴的一帆奚落给整的没脾气了。

“果然啊,我们还是对上了。”第二天的清晨,阳耀与猿坤双双攀上了顶峰,看着盘膝而坐的三人,阳耀将目光放在了羲的身上,面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与凝重,猿坤则是一脸的错愕:竟然有人比他们还快!

“终于来了。”羲睁开了双眼,看着上来的两人,特别是在阳耀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接着淡淡的说道:“你们刚上来,还是先调息一会儿吧,一到正午便决一胜负。”

“你们大猿部落不是好战吗?喽,上吧,开源境中期,你若是赢了,我就直接认输。”猿坤一脸的错愕与不解,阳耀看着不禁升起了苦中作乐的想法,用下吧一指羲,竟是显露出了洒脱之感。

“啥——开源境中期!这么年轻!开玩笑的吧,他是从娘胎里就开始锻裂了吧!”猿坤整个人都被震傻了;一想到自己给老头子下的保证,他强行使得自己冷静了下来,接着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我很强!我很强!不就是高一个小境界吗?我又不是没打过过!我的战棍早已饥渴难耐了!不过一战而已……”

“噢,差点忘了告诉你,他还斩杀过开源境中期的青云豹王。”在场之人都不是凡人,猿坤的喃喃声谁听不见啊!阳耀满头的黑线,想了想后很不厚道的加上了一句。

“喂喂喂,你还是人吗!”猿坤刚提起的士气瞬间土崩瓦解,惊叫一声、过后围着羲转了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简直比最高端的扫描仪还要仔细认真,甚至是专注、聚精会神!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调息,再看信不信我揍你!”羲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终于——在一刻钟后,羲炸了!第一次宛如小孩一般举起了拳头,在猿坤的眼前不断比划着。

“不看就不看,等着,带我调息完毕后定要第一个向你挑战。”猿坤发现,羲也没阳耀说的那么可怕嘛,在被羲呵退之后,留下话语便将银白战棍矗入了石面当中,盘膝而坐开始调息。

“我也不会认输的。”阳耀瞥了猿坤一眼后将巨锤放于地上,同样调息起来。

日照当空,山峰顶端已将近二十人,有的气喘吁吁,有的镇定自若,有的面色难看,有的期待异常;四人同时睁开了双眼,小赵走到了一边,三人缓缓站起身来,火石来到正方形的天渊台边,举起手中的狼牙巨棒,高声道:“天渊大峡谷第一天渊台争夺正式开始!请选择——单人对战或是多人混战!”

“单挑!”猿坤如他刚才所说、第一个站了出来,他将兽皮袋从地坑中取出、来到火石身旁。

“觉源境巅峰妖兽——断山巨蜥!”火石打开了兽皮袋,检查一番之后高声爆出了猿坤所斩杀的妖兽名字。

“怎么会是一个毛头小子!不是天炎少族长吗!”当羲上前之时,后面上来的十几人喧哗了起来。

“准——准开源境妖兽——镇山石王!”当看到羲兽皮袋中的妖兽尸体之时,就连火石都震惊的差点将兽皮袋扔在地上,其余人也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般——彻底噤声。

“没听错吧?刚才说的是镇山石王吗?是那头连开源境顶尖强者都无可奈何的镇山石王吗!”

“应该是吧,听说二十几年前——已经突破到开源境的现任天炎族长在天炎狩猎中遇到过此兽,但结果却无功而返,只得斩杀另一头妖兽、从而获得了那一次天炎狩猎的第一名。”良久,窃窃私语渐次传开。

“厉害!不过认真算起来的话,我们勉强还是在同一线上的,来!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强大。”猿坤比了一个大拇指,接着走到了天渊台上,战棍一指对面示意羲过去,羲微微一笑来到了他的对面,两人相隔百米,做好准备。

“出手吧。”羲双手交叉握于刀柄,双眼盯着猿坤开口道。

“好,哈哈,接我一招千钧一镇!”巨风阵阵,猿坤大笑一声,一出手便使出了全力!银白战棍化为上百道青光棍影悍然震落,棍影重重覆盖了羲周边一切闪避之处,好似一座大山当头砸落而下。

“力道好大,不过也就这样了。”黑刀出、刀光现;两柄青光巨刀逆势而上,刀光棍影层层消磨,黑刀与战棍碰撞到了一起,火花四溅碎石纷飞,羲退后两步将劲力卸去,留下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哈哈,痛快!再来!擎天一指!”猿坤连连退出了几十米后才稳住了身形,嘴角更是流出了血丝,但脸上却满满的都是亢奋;脚下一踏,战棍猛地捅出,青光棍影一层层的叠加,最后化为了一根直径超过五米的巨柱,直将吹来的巨峰都捅出了一个窟窿。

“怎么回事?力量竟比刚才还要大上三分不止!”羲不敢怠慢,双臂化为了残影,青光刀影层层而出,与青光巨柱激烈碰撞着,当黑刀与战棍再次交击之时,羲浑身一振,竟是在石面上留下了两道划痕。

“好——接下此击,我猿坤便认输!撼地山崩!”猿坤倒飞而出,还在半空便喷出了一口血雾,整个身子滑落到了天渊台边,他缓慢的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了狂傲之气,银白战棍被他遥指天空,话毕——整个人都跃上了半空,青光战棍成扇形暴击而下,速度快的肉眼难见!力量大的连空气都避让而开!

“铛——轰!”一圈圈的青光涟漪自羲的身上蔓延而出,手中的黑刀转为了青色,亮的有些耀眼,战棍击在了黑刀之上、发出了震天的金属鸣音,羲浑身青光极速的拨动着,脚下的土地一寸寸的崩裂。

猿坤身上的青光猛地一案,整个身子都抛飞了出去,跨越了天渊台的边界衰落于地,眼睛一番晕了过去,但他那苍白的脸上却带着笑意,双手虎口虽然崩裂,但战棍还是稳稳的握在手中!!

“小赵,你可以将他送到下方去吗?最好是送到第三天渊台下。”羲从坑洞中跳了上来,虽然有些灰头土脸,但周围十几人再次看向他时已经是满含敬畏;将一口逆血咽下,在最后的交击之下,他还是受到了震荡,再次看着倒地的猿坤,羲的脸上带上了一抹尊重:的确是一个真汉子!

“嗯”小赵点了点头,背着猿坤便攀下山去;阳耀看着羲的背影,双眼中满是炽热,羲想要继续战斗,但阳耀坚决表示要等他恢复一些再说,最后——羲只得盘膝调息,恢复着消耗的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