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英恩的信念

小说: 冷情首席宠翻天光明孜然 作者: 顾雅墨凌轩 更新时间:2022-08-06 字数:6517 阅读进度:512/515

那是似曾相识的漆黑短剑英恩·琉斯的红莲,她抓住刀柄毫不犹豫地从胸前拔了出来。

顿时汩汩涌出的血液顺着衣服流到脚边,她再没说什么,用灵魂最后的力量制止了在心中呐喊的利维坦。

从舞台上跌落下来的女人的尸骸看起来太小了,她的表情带着微笑,仿佛在为终于到来的结束而感到安心。

英恩伫立在与琉斯商会菲尔恩支部隔着一条街的另一栋建筑物的屋顶上。

扔出去的刀刃的热量似乎还留在手里,他亲手结束了一个叫多丽丝的女性的生命,这一事实绝不会消失。

英恩不会后悔,他为了肩负打倒恶魔的使命的露西亚们,也为了尊重作为战士的多丽丝的自尊。

“回去吧……”

英恩发出了不会被人听到的低语,为了回收红莲来到了多丽丝的尸体身边。

为了击败多丽丝英恩使用了秘术,那是在他还是恶器使的时候所使用的产生分身的魔法。

通常恶魔的魔法除了恶器使以外是不可能使用的。但是英恩为了不依赖恶魔的形式再现自己曾经的强大,偷偷地进行着非人一般的特训。

在蒂娜和赫尔加校长的协助下完成了生成并操作分体的魔法,从和多丽丝见面的那一刻起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真正的英恩而是分身,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多丽丝·本迪克斯被英恩埋葬的同一时间,被露西亚打败的女仆多丽丝的肉体,也因为本体死亡而失去了力量。

“多丽丝……”在黑发少年的视线前方,屈膝跪地的多丽丝微笑着,凝视着自己化作一粒苍白的光从指尖升上天空的手。

露西亚不可能知道她的过去和意志,多丽丝自己也完全不打算说出来。

这样的女人在临终时告诉少年的,是自己力量的源泉所在。

多丽丝问自己,为什么要做出仇杀恶魔的行为呢?

他将之后不久从水龙的身姿变回原来的人类的卢卡斯映在眼中,注意到了这一点。

结果明明以为只是利用,她心里却涌起了感情。多丽丝在内心的某个角落觉得少年很无助,在阿曼达死后一直哭泣。

让他发疯的是自己,多丽丝没有正确地伸出援助之手,而是用嫉妒染红了他的思绪,所以至少要让他从那种嫉妒中解放出来作为补偿。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救他……”为了避免他发疯后像自己一样被讨伐的命运,她背叛了恶魔。

“这就结束了……对吧?”

多丽丝露出笨拙的微笑,等待着自己和利维坦的灵魂完全消失。

她发出沙哑的声音,把目光从少年的脸上移开,最后只把深爱的男人的身影印在眼前。

露西亚、西里尔和由美等人一言不发,注视着那个女人的生命散开的光景。

指尖、手腕、手臂、肩膀……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切实地消失了,多丽丝浮现出讽刺的笑容。

说到底猜忌的英雄是敌不过人类的,此时此刻侵蚀她的是无可救药的虚无感以及为这残酷的人生画上句号的安心感。

所有的感觉都变得模糊,就连一直注视着的卢卡斯的身影也消失了。

就在她闭上眼睛,干渴的喉咙颤抖着想要诉说什么的瞬间,曾化身为恶魔的女人从这个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

漫长的、漫长的寂静降临在这里,多丽丝留给少年们的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焦急。

关于她自己的身世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这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她被诺埃尔和希尔等组织的人隐藏的过去。

这次的牺牲者太多了,仅巴鲁姆克一刀就高达一百两百,不,甚至是五百、一千吧。

水龙造成的浸水损失也不容小觑,重建需要巨额费用。

虽然成功地打倒了恶魔,但是现在绝对不是可以轻易高兴的时候。

郁闷地低着头的艾米莉亚走到露西亚身边,感激地把手搭在他瘦弱的肩膀上。

“由于你们的活跃嫉妒的恶魔被讨伐了,这是应该被赞颂的光荣。请允许我代表这个国家向你们道谢。真的,十分谢谢。”

“艾米莉亚,对不起,我还是没能把牺牲降到最低。”

尽管如此露西亚似乎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因为自己不够强大,没能阻止多丽丝的杀戮。

面对咬着嘴唇的少年,艾米莉亚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犹豫之后她战战兢兢地向少年伸出手,用力抱住了他的身体。

“艾米莉亚?”

”现在不要道歉,请向前走。任何战争都不可能不出现死者,这样的胜利是虚妄的,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困过程如何只要是你赢了,那么这就是充分值得自豪的事情。”

这句话不只是对少年说的,也是对在场的所有战士说的。

面对公主的拥抱露西亚一愣,因为通过她的温暖,少年明白了这句话不是欺骗。

“我明白了。为了复兴,今后让我们齐心协力加油吧。”

“好的,请继续关照……那么首先卢卡斯·琉斯就需要你照顾了。虽然我用魔法保住了他的性命,但在恢复精神之前……”

根据那个指示动作麻利的露西亚,在西里尔的帮助下用浮游魔法运送了躺着的卢卡斯。

艾米莉亚跟在露西亚后面回到城内,用通信的魔工具联系了医务室。

另外不要让外人进入医务室,以免无意中刺激到他。

在亚历克希尔国王和恩西奥王子都不在的今天,艾米莉亚必须负起责任。

当然如果接到这个事件的报告,国王会立刻赶回来,但在他回来之前所有的责任都会落在艾米莉亚身上。877中文

“没关系,我会完成任务的。”

作为王族,作为亚历克希尔国王的女儿,艾米莉亚用语言表达了自己的意志。

她的这句话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其中所包含的强烈的自尊心,在某种意义上体现为具有王资格的人才具备的能力。

不久银发少年醒了,他睁开沉重的眼皮,最先看到的是拥有柔和线条的精灵轮廓。

“你是谁?”

“你终于起来了,好长时间啊。”

摇动窗帘的夏日晚风吹了进来,少年鼻腔被一股淡淡的药品味充斥着。

与利维坦的战斗结束后,重音被送进了城内的一间医务室,在对他施了治愈魔法的当事人里奥的守护下睡了大半天。

虽然已是深夜,但仍起床看护少年的里奥对眼睛还没有焦点的他露出了微笑。

“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异常?如果有什么事还请不要客气。”

即使没有阿兹达哈克的指示,里奥也对自己如此亲切地照顾异种族的状况感到奇怪。

但这绝不是令人不快的事情,如果自己的付出能拯救别人,那是他的愿望。

虽然里奥一直憧憬着对他效忠的骑士,但她自言自语道这样也不错。

“不,身体好像没什么不适,但是这是什么?”

少年坐起身问坐在床边椅子上的里奥,他展示的是自己身上衣服的袖子。

眼前伸出手臂的里奥,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想起自己的姐姐刻耳柏洛斯也喜欢裸体,便抱歉地回答。

“这是病号服……”

“话说回来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我应该是为了多丽丝大人而出战的吧……”

“这里是芬德拉王城内的医务室,我叫里奥。另外虽然你可能很难接受,但是多丽丝死了,本体、分身、恶器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面对自己的问题,对方如此爽快地回答,重音无言以对。

死了……

曾是重音存在的全部意义的多丽丝·本迪克斯不见了。

少年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赖以生存的地面正在崩塌。

如果她不在了,自己该依靠什么呢?

以什么为光明活着才好呢?

迷失了路标,该往哪里走呢?

对多丽丝的强烈依赖一直束缚着他的思维,甚至让他对战斗机器的生存方式没有任何疑问。

里奥用清澈的蓝色眼睛凝视着重音,一边伸出手一边平静地说。

此举就像自己憧憬、仰慕的少年露西亚引导英恩那样。

”今后也会继续前进也好,选择其他道路也好,开拓新的道路也罢,这都是相当刺激有趣的东西!”里奥快活地笑着,温柔地抚摸着少年的银发。

就像母亲对孩子那样的爱抚,让重音感到从内心深处渐渐温暖起来,但他无法理解那种心情的含义。

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在他迄今为止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充满慈爱的互动。

“明天你的姐姐也会来的,所以嘛,以后的事情和她一边慢慢地决定就好。啊,还有……这个房间你可不能随意出去,要一直恢复到身体健康哦!”

里奥摸了摸重音的头,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从她手的温暖中感受到的舒适还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痒感,重音抬头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沉默不语。

与嫉妒的恶魔利维坦战斗一周后的清晨,露西亚醒得很早,他决定今天也去中庭练剑。

微风轻抚绿油油的草坪,耀眼的朝阳温暖地照进来。和往常一样他惬意地踏着柔软的草地,突然发现了先来的客人。

“你起得真早啊。”

“早上好,露西亚。本来想再睡一会儿的,但总觉得不怎么困。也没什么事可做,所以就想锻炼锻炼。”

“你的想法是一样的吗?”听了露西亚的问话,白发少年苦笑着回答。

在花丛旁的长椅上打磨红莲的英恩,把露西亚放在旁边让他坐下的行李移到一旁。

“谢谢。”露西亚眯起眼睛。这是我特制的苹果派,这是昨晚我和西里尔一起借用厨房做的。”

从晒得恰到好处的网状果皮的缝隙里可以看到娇嫩的苹果果实,露西亚觉得和街上面包店卖的面包毫不逊色。

看着仔细塞进篮子里的派,英恩两眼放光地看着露西亚。

“哇,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你们两个人居然有做面包的才能,真让人吃惊。”

“谢谢,但是其实西里尔还有其他烤的东西。”

“什么?”

露西亚一脸无奈的表情,看到他的表情,英恩也明白了他想说的话。

“西里尔除了魔法以外其他方面也都很厉害……”

说这话的露西亚的声音很平静,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对西里尔的爱。

和他一起大口吃着苹果派,英恩在心里羡慕不已。

露西亚和西里尔是相亲相爱的,两人之间谁也插不进去。

压抑着闷闷不乐的内心,英恩把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

白发少年一转表情严肃,露西亚的表情也跟着变了。

“那个……关于卢卡斯哥哥的事,他说他终于平复了心情,看了阿曼达日记的他好像终于接受了她的死。”

卢卡斯在那场战斗后不到三天就醒了,虽然刚醒来时意识有些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现在又恢复了和被恶魔附体前一样的平静。

看来卢卡斯的精神异常还是恶魔造成的,随着利维坦的死,他的疯狂就像附体物消失了一样,但还没有弥补失去姐姐的心灵的缺失。

接受了阿曼达的死,他获得了今后继续前进的可能性。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帮助卢卡斯,但是他是一个恨我恨到想杀了我的人。如果因为和我见面而让那种恨意复燃的话也许又会回到从前,我很害怕那个。”

“可是,我希望你和卢卡斯哥哥能像以前那样和睦相处,如果可以的话你也想那样吧?”

露西亚自不必说,对于英**讲卢卡斯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家人。

对于心地善良的少年来说,不希望这两个人互相仇视是理所当然的。

对英恩的问题露西亚静静地点头,他已经反复强调过,他相信自己和卢卡斯之间的信任是真实的。

“差不多该开始练习了,先从准备运动开始。”

“嗯!为了变得更强,今天也要加油!”在露西亚的催促下,英恩也站了起来,像平常一样做起了轻松的体操。

多丽丝施展利维坦的力量给城市带来的灾难,只要露西亚等人拥有比她更强的实力就能控制住这一灾难。

现在在艾米莉亚的主导下,菲尔恩的复兴正在进行中,为了不让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露西亚他们必须进一步钻研。

“那个人说过想成为英雄……”

挥出的剑划过空气的声音,以及夹杂在其间的有规律的呼吸声。露西亚打断了他的话,英恩也跟着停止了动作。

关于多丽丝·本迪克斯这个女人,他们最终没能弄清详细的过去,只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怪物和人类的混血儿。

费伦魔导学园的赫尔加校长认为,虽然很难相信有人和怪物之间有过孩子,但对她身体的调查结果只能这么认为。

如果有人问回想坏人的过去是否真的没有意义,露西亚会回答不。

她为何拥有力量,为何战斗作为肩负讨伐恶魔使命的人,露西亚不仅有义务知道,而且无论如何也想要深入理解多丽丝·班迪克斯这个人。

如此强大的理由是什么?

她的残忍是先天性的,还是后天得来的?

如果是后者,是由于什么原因而改变的呢?

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最让露西亚感兴趣的还是她眼睛里带着的幽暗的光芒。

没有可以断言的客观根据,不过露西亚觉得她也和自己一样经历过失去的痛苦。

而且她似乎比自己更悲痛地活着,露西亚有时会感到害怕。

在遇到西里尔之前,在失去家人、被无法抗拒的暴力所带来的恐惧逼至绝望的日子里,如果恶魔的低语传来的话。

露西亚肯定是在那里找到了救赎,抓住了那只手。

即使是在黑暗中出现的更黑的黑暗,因疼痛而麻痹的感觉也会误以为是光明。

露西亚不禁想,多丽丝·本迪克斯不就是这样吗?

“那个人也许是想通过与残酷的命运抗争来抓住某种希望,虽然他的手段是错的。但我认为就直接把她的一切都认定是恶的,从而停止思考也是不对的。”

“露西亚,如果恶魔不在了,像多丽丝这样的人会不会消失?像她这样行凶的人要怎么做才能消失?”

“我们只能去围绕人们生存的环境一点点的改变啊,也许能在国王们的约束中朝向稍好的方向改变……”

就像亚人和人类的距离开始缩短一样,也有受露西亚他们的影响而发生变化的关系。也有很多从恶魔的手中得到解放和拯救的马德尔和雷诺维尔斯的国民。

今后也要通过帮助别人,不断减少陷入悲剧的人。

不管道路多么艰险,都不能放弃,继续前进着的露西亚相信自己的使命就是背负着上一个时代所寄托的愿望走下去。

“是啊。”而英恩与露西亚的信念产生了共鸣。

如果说他只是在模仿被自己吸引的人,那也不是谎言,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想和露西亚一起追求自己的理想。

就在这时英恩怀里魔法水晶隐隐发热。

“怎么了?”

“拉斐尔联系我了。”他把摆弄的水晶球放在手掌上看了看,里面已经出现了一张熟悉的男人的脸。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RVCake的被银发美少女召唤至异世界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