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血之圣战 对四十三章:受难

小说: 猎魔之最终圣战 作者: 三欲道人 更新时间:2020-06-30 10:19:10 字数:4081 阅读进度:102/103

我,究竟在什么地方?

雷诺睁开了眼睛,他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片泥泞的草地上,四周到处布满了训练器材,看样子好像是来到了训练场一样的地方。

好熟悉的感觉,这个地方我来过,我曾经很多年来都在这里生活过,不会有错的,这里是BPRD总部训练场。

真好啊,我就是在这里训练了我的学生们呢,这里有我的战友,有我的学生,还有我为之奋斗的一切,真是让人怀念的地方啊!

“老师,您坐在这里干什么呀?”肖尔的声音传来,雷诺赶忙转头看去,眼前的肖尔最多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就像是他这么多年来记忆中的那样。

“你,你是肖尔?”雷诺不断确认着面前的一切。“是真的吗,你真的是肖尔吗?”

“老师是不是打瞌睡了?”凯恩走到了肖尔旁边说,“怎么感觉好像连你都认不出来了,一定是睡得有些迷糊了吧?”

凯恩,你也在呀!雷诺不仅在心中感叹,很多年之后我会和我的学生交战,并且将使出全力将他逼入死地,这就是未来,是如此让人痛苦的未来!

但是一切也许是可以改变的,雷诺突然间脑海中涌现出了一个想法。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那么我可以改变未来,可以避免未来所出现的一切错误,对,如果靠我的话真的可以做到。

“老师,老师。”肖尔发现雷诺正在发呆,而且他今天的神色和以往完全不同。“您是身体不舒服吗,老师?要不要现在去医务室看一看?”

“没事,只是觉得有点累了,能再次见到你们这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了。”雷诺站起身来,“但我必须要去做一些事情,一些必须由我亲手完成的事情。”

“你认为你可能做到那些事吗?”肖尔的声音突然间变得沙哑起来,他的整张面孔也开始扭曲了。“人类是战胜不了既定的命运的,你不可能改变未来,我也根本就做不到!”

“你到底是谁!?”雷诺看着面前的“肖尔”大声质问着,“你不是他,你是谁?”

“老师,未来早就已经注定了。”凯恩尖着嗓子嘲笑道,“人类到底不过是人类,不管你做了多少,我最后还是会和你交手,你也最终会完成你的宿命,这是无法改变的,永远不会!”

“闭嘴,你们都给我闭嘴!”雷诺尖叫了一声,地面突然开始崩裂,雷诺在这种惊惧中一脚踩空了。他的身子直挺挺地坠入了那无尽的深渊,只剩下的惊恐的叫喊声在久久的回荡。

我死了吗?这是雷诺再次醒来后所想到的第一个问题,他赶紧上下摸索了一遍全身,却发现自己身上连一处伤口都没有。

是梦,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啊!雷诺禁不住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的一切肯定是梦境,要不然他应该已经死了,如果只是梦的话,那么看起来这里才是真正的现实。

雷诺赶紧起身仔细观察了一圈周围的环境,但他看的越多,就越觉得心惊胆战起来:阴沉的天气,深不可测的丛林,还有这让人难以呼吸的压抑氛围,都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这里他曾经也见过,而且是一直烙印在他记忆中的地方,这里的一切他永远也忘不掉。

“不会吧?”雷诺一遍又一遍地自言自语,“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居然会是这里,为什么会是这里啊?”

他的话音刚落,数十个身着黑袍的身影便从周围的丛林中飞身跃出,他们将雷诺紧紧地包围起来,虽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但是他们眼神中的杀意也足以让人窒息。

“雷诺·艾克,你已经无路可逃了。”领头的黑袍人看着他说,“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选择加入我们,要么选择就这样去死吧!”

又是选择题吗?雷诺曾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做选择了,但现在他必须要做出选择。

按照真正的未来,我会选择加入他们成为狂猎者的一员,然后一切又会按照现实的一切发生下去,不!我要改变未来,绝对不能按照以前的道路行动。

“我不会选择的!”雷诺叫喊起来,“你们要动手的话就尽管来吧,我一定会改变未来的命运给你们看!”

听到这番话的黑袍人们非但没有动手,反而一个接着一个的嗤笑起来,那笑声环绕在雷诺周围,让他感觉全身都颤栗起来了。

“未来?命运?”领头的黑袍人掀起了兜帽,在兜帽之下赫然是温特怪异扭曲的笑脸。“你改变不了的,雷诺。你是个失败者,未来还会按照原定的一切发生,灭亡终会到来的!”

“不,不对!”雷诺嘶吼着,“不会的,我会改变那注定破灭的未来,不要笑,不要再笑了!”

“就算是这样又能如何呢?”温特大声笑着,“把你的兜帽掀起来给他看看吧,让他彻彻底底的明白到底什么才是早已注定的命运。”

被温特手指的黑袍人顺从地摘下了兜帽,而当她的脸呈现在雷诺面前时,雷诺几乎差点就骇然跌倒了。我的脸,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不可能,这种荒谬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雷诺对着摘下兜帽的黑袍人问道。

“雷诺·艾克。”黑袍人语气冷漠地回答。

连名字都和我一样吗?雷诺睁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无论怎样我都会加入狂猎者然后继续按照既定的命运走下去吗?所谓的未来,难道是真的不可能被改变吗?

“看到了没有,雷诺?”温特笑着问他,“就算你想改变也改变不了的,你终究还是会成为我们的一员,这就是你的命运。”

“我,我……”雷诺已经完全说不上话来了,现在的一切已经是他的精神几乎濒临崩溃。

“承认了吧,所谓的命运和未来是不可能被人类所改变的。”温特边说边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精钢匕首。“而心中仍然渴望改变未来的你,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存在的!”

温特猛地将匕首刺入了雷诺的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立刻在他的全身蔓延开来,但雷诺却发现自己连惨叫都发不出了,任凭温特的一刀又一刀地猛刺自己,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雷诺倒在了地上,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血液正在慢慢地流失,自己的心跳也正在越来越微弱,面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了,就这样静静地雷诺眼前出现了一片黑暗,之后他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雷诺。”声音又突然间在他的耳边响起了,伴随这声音而来的是一道刺眼的亮光,雷诺突然觉得自己全身变得轻盈了起来,他再次睁开了眼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好以殿堂的地方。

“是你在呼唤我吗?”雷诺试探性地对着面前一直背对着自己的人问道。

“不错,是我在呼唤你。站在雷牧面前的人说,“因为你已经快要堕入永恒的黑暗之中了,所以我才会将你招来此处。”

“堕入永恒的黑暗吗?”雷诺回想着刚刚自己经历过的一切,那些场景分别是他这一生中最美好和最痛苦的地方,也正因如此,他才会感觉到现在双腿仍然在微微颤抖。

“一直以来你都想要凭一己之力去改变那人类灭亡的未来。”面前的人继续说,“为此你甘愿牺牲一切,但其实你的心中其实也有着怀疑,而那些怀疑会将你拖入黑暗的深渊之中。”

“你在开玩笑。”雷诺故作轻松地说,“我怎么可能会怀疑我自己要做的事。”

“撒谎,你不想要承认自己心中有怀疑,直到现在你仍然想要用谎言掩盖吗?”面前的人毫不留情地戳穿了雷诺所说的话。

“说我撒谎,你难道真的了解我内心中在想些什么吗?”雷诺嗤之以鼻道,“别用那种十分了解别人的语气说话。”

“可你连你自己都没有看清。”面前的人用沉稳地语气说,“就让我来说一说你心中的怀疑到底都是些什么吧!”

“洗耳恭听。”雷诺虽然仍然保持着镇静,到他的脸上已经开始微微浮现出惊诧的神情了。

“第一,你怀疑自己没有能力去拯救这个世界。虽然你嘴上不说,但你的心中却就是这样想的,一次又一次地质疑自己的能力,在这么多次质疑之后怀疑的种子就已经在你的心中种下了。”

雷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的确很多次都在质问着自己是否拥有着力挽狂澜的能力。随着经历的事情越多,他就越感觉到自己能力的渺小,但这还足以说得上是怀疑,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第二,你在怀疑自己将如此的重担托付给肖尔究竟是否正确。你亲手训练了他,肖尔也是你最得意的学生,但你仍然做不到对他百分之百的相信,或者说你其实一直在恐惧他可能失败。”

雷诺的面色阴沉了下来,面前这个人所说的话也的确是事实。在很多个夜晚,雷诺都被肖尔倒在血泊中的梦境惊醒,他恐惧着肖尔失败的这一可能性,恐惧着失去自己的学生,这是他一直以来深藏在内心中的想法。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在怀疑改变命运和未来是否真的具有这种可能性,这一点就是促使怀疑的种子在你心中彻底生根发芽的原因。”

雷诺无法反驳了。如果说前两点他还可以嘴硬着不承认的话,那么现在的这一天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否认的。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雷诺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心中所想的所有事情?你去到底是谁啊?”

“我就是你呀!”一直背对着雷诺的人转过头来,一张一模一样的理由便出现在了雷诺的眼前。

“你说你就是我?”雷诺虽然人有点不太相信,但是这个男人却也的的确确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的任何事情。

“我就是你。”另一个雷诺踱步道,“或者说我是一直以来坚持自己目标的那个你,而你则是我矛盾的整体,所以我能看清我自己,而你则不能。”

“那你现身是为了告诉我我内心的怀疑已经变得如此庞大了吗?”雷诺问道。

“有一部分原因是如此吧。”另一个雷诺说,“你心中的怀疑正在日益滋生者,你刚刚所经历的幻境便是你怀疑的具体体现,长此以往下去,你必然会堕入黑暗的深渊中。”

“有办法能够根除掉怀疑吗?”雷诺询问。

“没有办法。”另一个雷诺轻声叹了口气,“我虽然说过了我就是你,但是你却是我的整体。我只能在这里提醒你,而剩下来的事情就全部只能由你一个人完成了。”

“由我自己完成吗?那就让我试试看吧!”雷诺再次抬起头时,面前的另一个自己已经消失无影了,但他的嘴角却微微扬起了一丝弧度。

“都说了人只有受难之后才会看清自己,看起来也是所言非虚吧。”雷诺笑着说,“那么我就再一次将我内心中的怀疑彻底粉碎把!”

远处,殿堂的门缓缓地打开了,而雷诺则无所畏惧般地迈着轻快的步伐做无入了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