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镇魂钉

小说: 灵异校园记事 作者: axshowlu 更新时间:2015-05-28 11:23:24 字数:3204 阅读进度:154/196

据记载,有这样的一种仪式,一种封印的仪式,是将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活活的用绳子分裂成五个部分,用那种少女纯洁之力来结封印。那些带着血的绳子,那些把少女分裂的绳子,就是封印的道具之一。而整个封印中最重要的道具,就是镇魂钉。将少女的尸体那五个部分,和系在五个部分的绳子一起定在需要封印的地方的五个方位,同在中央,手脚在四边,仪式必须要注意的,就是绳子,如果不小心把绑右手的绳子和左手钉在了一起什么的,那么,整个封印就会失败。 而钉住这五个部分的那五根钉,那五根不管是外型还是材料甚至重量大小都有着严格标准的镇魂钉,就是最大的关键,一点有一点点的不对,整个仪式就会失败。当然,这样残酷的仪式,在少女的疼痛叫声中,把这样一个才十八岁的少女就这么活活的分裂,这,简直比五马分尸还要残酷。五马分尸,那至少用的是马,那种速度,人受的痛苦不会太长。可是,这样的仪式,是用的绞盘一点点的把人拉伸直到死亡被分裂,那种痛苦,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忍受的。如此残酷的仪式,就算是用在再正义的用途,也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仪式。绳之巫女绘雾,就是一个这样的仪式失败之下产生的鬼魂。她身前受到的痛苦之剧烈,反倒成为了死后的强大力量来源。

绳之仪式,那五个本来应该是封印那种痛苦的力量,让那力量借由镇魂钉而转向封印之柱封印黄泉之眼的镇魂钉,自然的也就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魔器。那种强大的痛苦力量,经过了那样的东西传达到封印之柱,那东西所带的力量自然的也就非常的强大。而更可怕的,就是绳之巫女绘雾的那五个镇魂钉,那根本应该是把力量传输的镇魂钉,因为仪式的失败,本来应该传输出去的力量被储存了起来。那五个镇魂钉,绝对是一件任何的法宝都无法超越的超级魔器。

而现在,我在这了的地之一,也就是取这一根镇魂钉。其实,说了半天,说得这么的肯定,我还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绘雾的镇魂钉,甚至不知道那个心状的东西是不是镇魂钉。走出了这个祠堂,我也就说着:“在林卿的遗言当中,似乎把那个曾经我用过的心状的东西找到了,能给我吗?”两个女孩本来还好好的脸色,在我说这个的时候突然的变得那么的恐惧那么的害怕,好一会之后,那个比较大的女孩才颤抖的说着:“那。。。那是一件。。一件魔器,太可怕。。。了,那东西拥有的力量。。。我们根本无法去动。”

废话,如果随便谁都能用的话,那就不是那么可怕的仪式用的东西了。点了点头,我说着:“我知道,你们带我去吧,我会把这个你们不喜欢的东西带走的。”两个女孩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那个大一点的女孩说着:“第七代掌门人遗言中确实有交代把那个东西给云飞扬带走,但是估计那个时候第七代掌门人并没有发现这样的事情吧。”小一点的那个说着:“师姐,这东西我们留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而且还让我们那么担心,还不如让他拿走了比较好。”

然后,两个人想了好一会之后才说:“云前辈,虽然知道有这样的命令,但是,因为最近那个东西发生了异常的变化,产生了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们不能够确定是否还应该这么做,您跟我们去见掌门吧,这事情,还是让掌门人决定。”哎,本来不想这么麻烦的,但是现在看来,也只有这样了。点了一下头,我又跟着两个女孩到了一个相对显得大气些的房子,说大气,其实也只是相对其他的房子来说,这样的房子,其实也够寒碜的了。这里,和千多年前没有太大的变化,我遇到林卿的时候,我死了之后到这里来看林卿的时候那隐约的还记得的景象居然还在。这个后院,还是和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站在我的面前的这个看上去二十六七岁,但是其实不知道有多少岁了的女人,就是仙霞派这一代的掌门。那双似乎闪动着智慧光芒的眼睛看着我,好一会之后才说着:“云前辈,既然您坚持,那么,晚辈这就带您去取那个东西吧。不过,请前辈小心,那里不是那么简单能够应付得了的,那个东西,似乎已经在千多年之后的现在觉醒,那种强大而恐怖的鬼气,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受得了的。”

鬼气,就是阴气吧。看起来,是因为魂之巫女即将觉醒的关系吧。可是。。。似乎不对啊,这个是绳之巫女绘雾的镇魂钉,和魂之巫女的觉醒会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的觉醒了呢。想不明白,我还是去看看再说吧。跟着这一代的仙霞掌门,我来到了一个偏远的房子。好强的结界啊,这里,居然布置了七层封印,而且都是那么强力的至阳至刚的封印。看了看我之后,这个女人说着:“云前辈,这里封印着的就是那东西了,前辈自己去取吧。”家伙,不给我打开封印让我去取,是想靠我吗?也就是说,如果我连打开这个封印的力量都没有,就不能拿这个东西是吧。

苦笑,林卿的传人,怎么都这么会给人找麻烦呢。点了一下头,我说着:“那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自己拿吧。”微笑着,似乎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对一样,这个女人就这么看着我,完全没有结开这些封印的意思。我晕了,得,我也不在乎这些了,我就去吧。伸手,凝聚着阴气,当然,不能够让我身边的这个人感觉到我的阴气。虽然以前的我不能够做到,但是现在,还速是勉强能行的。不让这个女人感觉到我的身上有鬼气的同时,我感受着这里的封印的频率。

作为有个修行鬼道的人来说,虽然不是鬼,但是某些鬼的特性我还是拥有的,这种至阳的封印,对我来说感受起来还是那么的困难。感觉到了,这就是封印的频率。笑,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林卿的后人,真是太笨了,仙霞山,还真是林卿之后没有人才了啊。七个封印居然是同一个频率,那个只有一个封印有什么区别,真是。。。哎,真不知道他们学习那么多的道术学到哪里去了。

调整我自身的频率达到和这些封印的频率相同的地步,然后,我也懒得去破坏这些封印,直接就把我自己当成封印的一部分一样,轻松的穿过了这些封印走到了房子里面。在我来说,这并不是很苦难的事情,但是看到我这样的方法进入这个封印之中,这个仙霞派掌门那种惊讶和敬佩的表情,轻声的叹息着:“果然,是和林祖师一起修行的高人啊,居然根本就不需要破除封印就能够穿透封印,这样高深的道法,说不定真的比林祖师还要厉害。云飞扬,好厉害的一个人啊。”

没有听到这样的赞叹,我走到了房间之内,感觉到,这里果然好强烈的阴气,那种阴气,简直就是我在能够发挥全部力量的鬼魂时候所能够使用的最大力量。只是这样一个心状的东西,居然就有我全部的力量那么强大,果然,是一个强得可怕的魔器啊。如果,我知道这些我感觉到的还只是这个东西外泄出来的气息而不是全部的话,可能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叹息的机会,而是直接被吓傻了吧。

如此强大的阴气,比之一个人修行到离合期的气息还要强烈上一些吧,所以,这些仙霞山的人才会用这样的封印来把它封住。可惜啊,这样的封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感受着这样的阴气,还有那气息中带着的极端的痛苦的意识,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只是一件物品而已,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痛苦,那不是人类才会有的感觉吗,怎么这个东西居然又如此痛苦的意识呢?那种强烈到了让我似乎都能够觉得身体被分离一般的痛苦,让我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感觉,不敢再去感受这些阴气,更不敢把自己和这些阴气同化。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啊,只是感觉,就似乎真的身体被分裂了一般,这样的痛苦,真不知道谁能够经受得住。

突然想起了绳之仪式,想起了那种把人活活分裂的痛苦,再回忆一下我刚才感受到的那种痛苦的感觉,那种身体似乎被拉开的疼痛,对了,这个东西,就是绳之仪式用到的东西,那么,这个,肯定就是绘雾的镇魂钉了吧。笑了笑,这么强大的力量,绘雾,你果然是一个厉害的人啊,光是一件和你本身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都有这么强大的阴气。难怪,那个对我来说强得让我头疼的魂之巫女也显示出对你的那种惧怕。把这个镇魂钉拿了起来,我说着:“绘雾,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上次在游魂仙梦的时候,是你的这个东西保护了我,现在,希望你能够再帮我一次,不能够让那个魂之巫女出来,绝对不能。所以,请你帮忙,这,次,全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