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纵火犯

小说: 灵魂大画家 作者: 无籽甜瓜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988 阅读进度:11/341

任务完成后。

高凡在系统中显示的状态如下:

san值4925,色彩54,结构57,线条55,解剖学8,心理学6,然后,还有个古怪的技巧值,就是,调查10.

在高凡先后把‘解剖学’和‘心理学’自行刷书刷题,刷到入门后,系统给的奖励变成了‘调查’。

至于系统定义的画家,为什么要学会‘调查’,高凡之前猜了一下,无果,现在得到了,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

之前,高凡的判断是,‘调查’技巧值,对于画家三大项,应该是没有提升的,此刻得到奖励后,果然如此。

现在已经凌晨4点,高凡一边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这幅完美仿制的《地狱之门》,一边感觉极度的疲惫与极致的混乱。

那感觉很奇妙。

完成一件作品后的适意感,有效缓解了san值过低的狂燥,像是身体里燃着焚尽一切的火,但又游在碧蓝冰凉的汪洋大海上。

眼下高凡的san值是49。

这已经是彻头彻尾的疯子标准。

我疯了……但这感觉不错。这个念头让高凡呵呵笑了起来。

然后,他注视着那幅画,对自己说:“一副不错的仿品,但却是一副拙劣的作品。”

“没错,这画里有一切,但没有你自己。”另外一个高凡说。

“对,没有我。”高凡看着自己,“那你是谁?”

“我就是你,但不同的是,我是无所不能的,说吧,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另外一个高凡说。

“我希望……世界和平嘿嘿~”高凡说。

“这我可做不到,那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了。”那个高凡说。

“所以你也并非无所不能的哈哈~”高凡像是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他笑得弯下了腰。

糟了……我精神分裂了……我在和自己说话,像是对着另外一个人聊天那样……

高凡一边笑一边意识到自己怕是真的要疯了。

喂喂……系统,系统,帮我加san值啊!

系统奖励的25点san值,以神秘的机制,如同潮水般涌入高凡的大脑,高凡的理智像是干涸已久的土地般贪婪的吸收着这些san值。

如同脑壳分八瓣,浇下一盆冰水来。

高凡打了个寒颤,恢复了对自我的审视能力和控制能力。

“好险。”高凡瞧着自己74的san值,心有余悸,“差点精神分裂了。”

高凡可不敢保证,疯掉后的自己,还记得系统的存在,如果空有闲余san值,无法补充到自己理智上,那可就成了笑话了。

现在,脑子清醒了,随即疲惫感就潮水般漫遍了全身。

这几天太累了,疯狂的时候尚不觉得,现在一旦恢复理智,就立刻体会到了疲劳,高凡的眼皮直打架,有点睁不开的意思了。

于是高凡摇摇晃晃的站起,出了画室,迎着微亮的晨曦,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准备回寝室睡个天荒地老。

这时,忽得高凡面前出现了一个保安。

或者说,是穿着保安服的……怪人。

步态蹒跚,似乎是醉酒。

帽子压低,明显是为了遮挡面目。

口袋里装着的东西,那是酒瓶么?

手里握着打火机?

纵火犯?

一连串的信息,从高凡的观察中浮现,同时有个结论被得出……纵火犯。

这种本能式的思考模式,仿佛是把许多细节都串连在一起,变成了一个结论。

高凡之前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他立刻看向自己的系统菜单中的‘调查’技能。

是这个技能带给他的能力么?

脑子里这些念头方才掠过,高凡已经望向背后的画室,这个保安,这个被判断为纵火犯的怪人,明显是冲着画室去的。

“喂!你要做什么?”

高凡在双方擦肩而过后,转身追了一步,一把抓住这个保安的手。

入手感觉极其怪异。

像是握住了一条蛇。

保安的手腕带着鳞片似的光滑感,又腻又滑,高凡一把没有握住。

这什么玩意……!

而高凡的动作,引发了保安的盯视,他猛得回头,脖子赫然扭曲九十度,帽子下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高凡。

我去……!

保安的动作让高凡脑子一炸。

正常人做不出这个动作吧。

脖子要被扭成这样恐怕得进棺材了。

“你……”

高凡骇然一退,松开了保安的手。

而那保安下一刹那,则做出令高凡浑身血脉冰冷的动作。

他帽子下的脸忽得向前突起,宛如蛇一样伸了出来,一张脸恐怖变形,宛如花瓣一样伸展和打开,而打开的脸中,是一圈又一圈的狞红色圆口利齿。

这是一幕只在恐怖片中才会见到的场景。

又或者,是在那副《地狱之门》中见到的画中人……当他们伸展开身体时,就该是这个样子!

这个想法,让高凡骇然后退再后退,而那张蛇样巨口之脸,就不断向他前突再前突。

砰!

高凡撞上了墙。

而那张蛇样巨口之脸,猛得咬了上来。

高凡下意识得举起双臂护住头脸,但一秒钟之后,想像中的噬咬感并没有出现。

咦?

高凡放下双臂,却见眼前空空荡荡。

什么蛇样巨口之脸,什么怪人保安,全部都不见了,只留下暗色晨曦中的画室,矗立在他眼前。

我因为太疲劳……出现幻觉了?

因为画得太累……所以才会觉得画中人跑出来了?

高凡下意识得检查自己的san值,还好还好,仍然是74,并没有降低,刚才那个蛇样巨口之脸,虽然可怕,但出现时间较短,高凡曾经直视过‘神’,心理抵抗能力得到明显增强。

这时,他忽得蹲下,在地上捡起一个打火机。

就是那种普通的一次性打火机。

咔嗒。

咔嗒。

高凡下意识的按了两下火机,看着桔红火苗在凌晨清冷的空气中闪耀着,他皱起眉头。

而在不远处。

在晨曦无法照耀到的黑暗中。

一个人影也皱眉看着这一切,他所在的黑暗角落,仿佛每一颗空气粒子都在涌动着沸腾着,在低低发出人类无法听见的嘶吼声。

阴影中的他,低声回应那些嘶吼:“……伸展你的四肢,向地狱攀爬,你将获得永生……”

……

几个小时后。

唤醒高凡的。

不是梦想。

而是宿舍管理员的叫声。

当然,他们应该是敲门了,但处于昏沉睡梦中的高凡,并没有听见。

而召唤声如同远古时期回荡在天地中的闷雷一样,一声又一声砸进高凡的耳朵里。

“高凡同学,高凡同学……”

哦?

高凡迷迷糊糊得睁开眼睛,眼前影影绰绰站了几个人。

三分钟后,高凡终于清醒。

他皱眉瞧着眼前的两个人。

“你好,我是stk的区域主管郭享利,高凡同学,有些事情需要向你求证一下。”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性向高凡露出温和的笑容。

“你是警察?”高凡没好气得问。

“不是。”郭亨利摇头。

“那我为什么配合你?”高凡重新躺下,倒头就打算继续睡觉。

“在某些事件上,我们有视同警察的行政权和执法权,而你的资料,也是警方向我们递交的,所以,作为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你必须要配合我们。”郭亨利说。

“哦……”高凡瞧着郭亨利,“某些事件是什么事件?”

呵呵。郭亨利露出神秘微笑。

十五分钟后。

高凡与郭亨利坐在学校食堂的咖啡馆里。

现在已经下午,过了午餐时间,这时很清静,能看到没课的情侣们在这里卿卿我我。

“说吧,配合你们做什么?”高凡说。

“今天早上六点,国立美术馆失火,烧毁了一些展品,幸好没有人员伤亡。”郭亨利说。

“嗯?”高凡喝着郭亨利买来的咖啡,挑眉疑惑得接了一声。

“烧毁的那幅藏品名为《地狱之门》。”郭亨利继续说。

哦?高凡动作僵硬了一下,因为他想起早上自己在画室门口看到的‘幻觉’。

纵火犯?

要烧画室?

结果国立美术馆失火,并且被烧掉了一幅《地狱之门》,这其中……有关连?

“现场监控证明,火是你放的。”郭亨利又说。

高凡抬头望向郭亨利。

s..book393622221407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魂大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