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解剖学

小说: 灵魂大画家 作者: 无籽甜瓜 更新时间:2022-01-13 字数:2526 阅读进度:7/341

系统定义的‘画家’职业,还需要学心理学?

高凡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尝试一下‘解剖’技巧,对于其他技巧值的加成。

经过前几次对于系统san值使用的经验。

高凡发现一个特点。

那就是在系统的定义中,各种技巧值都是‘易通难懂’的,也就是说,入门容易,越往后越难。

比如高凡用12点san值,把‘线条技巧’提升了12点,再往上,就需要其他各项技巧的配合,才能继续提升。

通过阅读思想政治来提升san值也是一样,第一天提升了2点,第二、三天提升的只有1点,再读下去,由于已对入门级的知识有所了解,就必须更加深入,才能再获得提升,那需要的时间就更多了。

如果《解剖学》真对画家各项技巧值有提升,那么在入门阶段,该是提升最大的。

于是高凡瞧着自己的目前‘770’的san值,先是往‘0100’的解剖学上加了一点。

san值变为‘760’,解剖学变成‘1100’。

几乎是同一时间,画家三项中,‘线条’变成了‘35 1’,‘结构’变成了‘50 0.5’,色彩无变化。

真的可以~

高凡一狠心,把自己的san值降到70。

下一秒,高凡的‘解剖学’为‘8’,线条是‘35 8’,结构是‘50 4’。

目前高凡的整体画家属性,线条、色彩、结构三大项,最终技巧值已经变成了43、44、54。

线条的短板,已经被补上了。

解剖学为对线条的提升最大,结构次之,色彩没有。

如果高凡猜得没错的话,心理学对画家三大项的作用,会恰好反过来。

哈哈~

高凡神经质得笑了起来。

图书馆里,立刻从不同方向投来异样的目光。

高凡捂住自己的嘴。

理智值只有70,果然不太靠谱。

可是,感觉自己脑中纷纷涌出的灵感,以及蠢蠢欲动的手指,高凡有种‘这非常值’的感觉。

但还不够。

高凡在脑中回味了一下《地狱之门》的各种作画技巧,如果想要完美复刻那副作品,肯定是不够的。

至少要三项都达到50才行。

那也不意味着高凡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

如果想要达到大师级,至少每项都得80以上才行。

而《地狱之门》的原作者,水平会更高。

可能在90。

高凡只是复刻,所以不必拥有那么高的水平,但一半往上,总是要有的。

所以,三大项都达到‘50’,应该是个可以接受的分界线。

“五十、五十、五十……”高凡嘴里不由自主的念叨着,他按着脑袋,按压住脑袋里那个时而狂躁时而忧郁的小人。

然后他开始去书架上搜罗心理学的书籍。

接着他就发现,由于san值的降低,他的注意力较难集中了。

san值并不只是代表理智,它可以说是人类正向精神状态的总称,代表了人类思想中的一切优美、秩序和格律,san值降低时,这一切都往负面状态滑落。

在之后几天里,高凡不得不通过疼痛来刺激自己集中注意力,但眼前的文字似乎总有从书上展翅高飞的征兆。

……

一周的报名时间已经过去。

绘画系主任召开了一个小会,请所有联合评审的教授出席,吕国楹也出席会议。

所以这次会议的参与者有四位教授,和一位名誉校长。

四位教授在天美对外宣传上,都是裴名中外的艺术家,但面对一身唐装拄着拐杖的吕国楹时,四人都是站立迎接。

四位教授都清楚,国内的油画界,大部分时间还是自己跟自己玩,在国内有名声,但要问画作被哪个国际展馆收藏?作品上没上过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册?那往往只能尴尬摇头。

可眼前这位吕国楹老爷子,他的作品可曾在佳士得上拍过上千万美元的天价,相对于在世的中外油画家,虽然不是顶尖那批,但已经是华人能够取得的最高认可了。

“坐、坐坐。”杜国楹笑呵呵得说。

然后就开始讨论名单。

“这一期里最拔尖的就是林森浩和辛未,林森浩家学渊源,六岁就开始学习素描,线条能力非常强,是个好苗子,这次他报的作品是《自画像》,看来很有信心啊。”一位教授说。

很多艺术家在某一阶段,都会通过画自己的肖像,来检验自己的画风的改变与进步,画《自画像》是个很有标志性的举动。

“超写实主义?歪门斜道。自画像?呵呵,这孩子是打算当个摄影师吧。”吕国楹说。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超写实主义的作品,在国际市场上一直不被认可,这倒是真的,当然,天美的教授也不会公开宣扬这算是一门流派,但林森浩的确善长这个,也无法回避。

有个教授打圆场,指着名单上的另外一个名字说:“辛未呢,这次要画个一米七的大画,她走得是抽象主义的路子,有点像曾梵志,很有灵性。”

“国内这些孩子都被市场带歪了,什么抽象主义,一流的价格、二流的技法,被市场捧出来的小丑。”吕国楹照例犀利点评。

“吕老,这话咱们自己人说说还成,如果传出去……也不大好听。”主任尴尬的笑笑。

吕国楹现在是天美的名誉校长,其一一行代表着天美,这话传出去,会打嘴仗的,毕竟,毁人名声等于断人财路,而断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

国楹翻了翻手上的名单,忽然问,“怎么没看到高凡。”

嗯?几位教授彼此看看,吕国楹怎么会知道高凡的名字?

绘画系大三也就三十多个学生,四个教授自然全部认得,也认识这个‘天赋不错但是不勤奋’的歪苗子。

“您认识高凡?”一个教授问。

“在百年展上见过,那小子基本功不行,但天赋很好,这次……没报名?”吕国楹问。

“对,他没报名。”主任回答。

“替他报上。”吕国楹说。

“这……”主任想了想,报就报呗,顶多交不上作品。

“名字就写《无题》吧,先写上。”吕国楹说。

吕国楹和高凡大概有亲戚?这么照顾?几个教授心中嘀咕。

主任有心想劝,但和吕国楹交情还不到那个地步,贸然开口也不礼貌,高凡实在是块扶不上墙的烂泥,到时候顶多丢吕老爷子的脸,反正吕老爷子脸大,不差这点脸皮。

这么一想,也就释然。

“对了,您孙女吕雉入学的事,我这已经办妥了,到时候直接去雕塑系上课就行。”主任忽然说。

其他几个教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吕国楹老爷子的孙女,学的竟然是雕塑?

老外虽然不讲什么衣钵传承,但放着这么一位大师国宝,不跟着学,反倒学什么雕塑,就很古怪。

“不用管她,让她吃几天苦,然后乖乖回英国去,她爸妈就是派她来监视我的。”吕国楹没好气得说。

那您这老爷子得多不让人放心啊……几位教授心里嘀咕。

s..book393622221407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灵魂大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