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回来真好

小说: 猎场风云 作者: 霁雪斋 更新时间:2022-09-23 字数:5710 阅读进度:321/331

现场调查几乎持续了整周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不断有信息、研发、人力和行政的干部被叫去“配合”。

最后连许静自己都快要沉不住气了,她气愤地问赵唐:“不是说没什么问题了,可以结束吗,怎么又重头来一遍?”

“耐心点朱莉。”赵唐也很无奈:“道长和埃迪一直在奔走和努力,应该就快了。

之所以又来一遍,主要是上边有人不肯相信第一次的结果。我们心里坦荡,那他们爱怎么查就怎么查呗!”

许静觉得有些沮丧地回到家里,把二喵抱在怀里轻轻叹口气。是呀,经管会里现在只有她、娄大胜、刘科和迟小欢在支撑局面。

娄总和刘科在拼命公关,维系团队的只有她和迟小欢。只有二十多岁的许静开始感到身上的压力了。

二喵似乎看出了主人的疲乏,表现得特别活跃。

它不停地在书架、柜子顶上来回窜越,给她表演自己飞檐走壁的本事。

这小子,它倒长本事了!许静看着毛发蓬松、得意洋洋的二喵,一时哭笑不得。

这天,许静刚参加完一场线上分享会。给二喵分派了午饭(杂粮米饭熬小鱼),正准备动手给自己做点吃的。

忽然听到手机振铃,是韩威发来的消息,告诉她周警官让坚守办公区的安全主管孙奇通知,对公司的联合调查结束,现场可以进人了!

她高兴地跳起来,立即抓起包包往外跑,冲到门口又回来抓了一袋方便面塞进包里。

这是个好消息,总算在等待中看到曙光了。她的车今天限号,便叫了辆出租。

在车上合韩威通话,得知他已经通知了孙慧和杜晓月立即到公司去。但是,还不能恢复营业,为什么?

因为调查虽然结束,但还得等最终结果出来才行。不管怎样有些事可以抓紧时间办理了,能做的先做再说!

现在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其它强求不得。

一进门,见娄大胜和刘科已经到了。

许静赶紧先对他们道了辛苦,娄大胜摆摆手苦笑说:“算不得全胜,我们怕也是伤了元气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

我看你们在线上给大家做培训、分享倒是热闹得很,你们也辛苦了!另外听亨特介绍,看来那个伍员制起了不小作用,不错啊!”

韩威站在一旁听到娄总罕见地表扬别人,满脸笑容。“这是咱们前方、后方一起配合的结果。

能保持着团队士气和凝聚力,所有人都是有功的。

可惜还不能立即营业,这真遗憾,不然趁热打铁,员工们的热情会立即就被点燃啦!”

“不急,万事总有缺憾,太完美的话反而让人不放心。”娄总微笑着指指刘科:“他这次就对此颇有体会呵!”

“还是跟着您学东西快,我可真是自愧不如。”

刘科躬身谦逊地表示,然后告诉他们:“说到最后也没有告诉我们是谁举报的,我们猜测是业内人。

不过算啦,就让它留下点未解之谜吧,也兴许时间能告诉我们呢?”

大家正聊着,孙慧和迟小欢也到了,大家喜气洋洋都觉得这场无妄之灾总算即将过去。

当许静让孙慧把房租和续签的事情说了,娄大胜皱起眉头来,轻声说:“其实,在这五星级的写字楼里办公是当年老韩董在世时的决定。

说实话,这确实是民营猎企里独一份。可这个名头对企业发展究竟有多大帮助,这可就不好说了。

反而我个人觉得有些树大招风之嫌。”

看他轻轻摇头,许静觉得如果搬离这里,老道应该也没啥意见。

“那,您的意思……要不咱们找个便宜些的场地搬家?”

刘科看看大家。这里面只有他一个集团负责人,但却是除了迟总外最晚加入智亚的。“会不会有人不同意呢?”他有点担心地问。

“现在楼上、楼下加起来每月房租、物业的费用就上百万,这个压力确实不小。”

迟总告诉大家:“这还是现在情况,物业口口声声续签的话要提价,那恐怕咱们负担会大大超过这个数字。”

“这个负担确实太大!”刘科皱眉。

他心里和智林办公的那个二层小楼一比较,就觉得这地方贵得肉疼了。禁不住咧咧嘴,说:“我觉得与其如此,不如搬到一处便宜的地方。

节省下来开支用于员工福利或者运营都是好的!问题是,上哪找这么大面积呢?”

“这个不担心,行政会找到的。”许静笑着看眼孙慧:“我们还就着东边找,这样员工也容易接受。

争取再找个大厂房出来,就像智林那样重装下不是挺好?”

“先让安娜和物业接触,了解他们的意思。如果真的不租给咱们或者想涨价,那咱们就考虑搬家!

你们放手做,董事会那边我来搞定!”娄大胜想了想,觉得可能还是搬家最有利,每年省出几百万来分红就可以多不少呐。

当然,要是可以不搬,他也懒得动。

许静见到一直留守的孙奇先道了辛苦。孙奇带她四处转转,包括楼上都看了,介绍了那些地方需要整理,哪些设备调查人员曾经动用。

这些情况主要发生在贾林那边,楼下看来倒没有多少变化。

许静让韩威准备了一个值班名单,由各部门安全员组成对子,每天白天来两人到公司值班,分守楼上和楼下,傍晚交接给孙奇和他下属。

员工要来公司取东西,必须提前一天向总监申报批准,由总监通知孙奇,进入办公区时间每人不超过十分钟,每天人数不超过五人。

然后由孙奇做个这方面的通知发给各群阅读、遵守。

魏东实际上第三天就回家了,但是却被告知要定期去派出所报到且不能离开本市,这让他十分憋屈,只能每天在家上网、打游戏、看视频,或者和晓茹微信互动下。

他后来得知陈兰他们也是这样,也知道许静开了个云瑶会,采用各种办法稳定团队情绪,搞培训和分享会,搞在线的业务技能、素质知识竞赛等等,知道伍员制推广和在智心、智林的选举活动……。

看着同事们如火如荼,但他却缺席了,他是个要到派出所定期报到的人呀!

这个要求虽然不过分,但在魏东看来侮辱性很强。而且公司被封闭他认为自己由责任,羞耻加上自责使他无法面对同事们。

即便晓茹哪里,也不过告知几句“回来了”、“还好”、“别担心”这样简短的话语,没法再像从前那样的幽默、自信和骄傲。

你魏东也会出错,能推倒,没什么了不起。

他更多在屋里徘徊、踱步,吃点东西,然后打开书本,看着看着就对那文字发呆,脑子不知想到哪里去了。

天暗下来也不开灯,就那么黑地里独坐。每天能接触外面空气的就是开门取外卖的那几秒钟瞬间。

陈兰来敲过门,他没开;晓茹来敲门,他也没开;赵唐来敲门,他还是没开。

弄得赵唐纳闷:这小子,他不会没在家吧?其实魏东就在屋里,可他谁都不想见。

一个打定主意装死的人,你是没法让他生龙活虎的。

就这么日子一天天过去,魏东忽然觉得手上很扎。走进卫生间往镜子里一看竟愣住了,这是谁呀?

满头乱糟糟纠结在一起的头发好像秋风里狂摆的干草,两部络腮胡子和上唇、下巴的胡须连在一起,好像舞台上怒气冲冲的张飞。

不对,张飞脑门上没那么多皱纹,眼里也不会这样颓废。人家好歹也是个猛将哩!

他忽然想起不知哪里看到的,说其实张飞是个一米八个头,高大威猛的汉子,只是肤色晒得略黑,而且是个连鬓胡子而已,并没民间画书上那么夸张。

然后他突然醒悟了,哦,这是我呀,是魏东诶!

一怔之后,他放声大笑,直笑得声震寰宇,笑得自己打跌拍腿,上气不接下气。

生活呀你也忒过分,居然把个小生活成了武生,还好没到老生的份儿!

笑过之后魏东觉得自己心里轻松多了,似乎那股别扭突然自我消散。

他忽然回身到屋里找出自己的手机,瞪眼、比手地在屋里劈里啪啦自拍了一通,然后发到朋友圈里并附文字说:“我竟还活着!”

关注他的人很多。一时间有听说智亚情形的人来安慰、祝贺,

也有不明所以的惊问“什么情况”,

还有像赵唐这样又好气又好笑的留言:别像个受委屈的猫儿似地鬼哭狼嚎了,赶紧给我滚出来!

李智则招呼:来打枣子吧,再不来都被豆包捡走了!

忽然许静发的留言引起他注意:门禁已经恢复,安排了人早晚值班。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魏东刚从浴室把自己搓了半个小时出来。

他看着消息呆立半晌,然后到衣柜前拉开抽屉,里面还剩下一件干净衬衫。

魏东想想,伸手拿起一件长袖波罗衫套上,又找出条晨跑时穿的运动裤,然后拿出那双久违的运动鞋。

这身打扮让他不习惯,但他还是这样出门了。

秋风渐起,空气清凉舒爽。魏东自己都没注意就走上街头。他呆立了会儿才想起附近的地铁站在哪里,这就是总开车出门的后果!

魏东觉得可以尝试下这种交通方式,便慢慢朝那个方向走去。

他乘电梯下去,用刷手机进站,他开始回忆最后一次这样乘坐地铁是什么时候的事,可惜想不起来了。

他学着辨识方向,花了点时间找开往公司方向的站台,魏东纳闷,自己怎么就像是穿越到了另外的地方,或者……难道没在原来那个星球?

车厢里人并不多,他注意看其他乘客的举止,听他们的言语交谈。

然后魏东才确信,不是自己穿越到了哪里,地方还是那个地方。只不过他习惯了私家车和五星级写字楼,所以对这氛围很有些陌生罢了。

这天值班的是邢亮。他看到个胡子拉碴的大叔走进来急忙起身,却不料对方朝他招招手:“艾尔你值班?辛苦啦!”

邢亮楞了下才明白这是谁,想想,赶紧手忙脚乱地给许静发了条消息。然后转身跟在魏东身后不远处,看着他左瞧瞧、右看看。

最后魏东在员工休息室坐下,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邢亮给他倒了杯水放在旁边,然后悄悄回前台去了。

魏东就这样坐在那儿很久,像是画像师面前的模特,只偶尔发出一声叹息。忽然,他鼻翼扇动了两下像是嗅到什么。低头一看,清水不知怎的变成了热气腾腾的咖啡。

再回身,就闻到来自身后的,那熟悉和亲近的香味。

“你来啦?”他说,喉头忽然哽噎,他伸出手去环抱女孩的腰肢。

朱晓茹怜爱地捧起他的脸:“哟,这傻猫猫是谁家的,走丢好久了罢?”

魏东笑起来,将头倚靠过去:“想回家,就怕被嫌弃,没人要了。”

“别人嫌弃,还有我呢。”朱晓茹说完,控制不住自己,两滴清泪落在魏东头顶。

她抱住爱人,让他脑袋躺在自己胸前,轻轻摇晃着。

邢亮交接给孙奇之后过去老远瞧了眼,见他俩并排坐着正轻声交谈就没再打搅,踮着脚尖离开了。

晓茹向魏东很仔细地讲了当天晚上许静怎么为大家站出来谈判,怎么组织和安排后续,云瑶会的情形,每个人的发言以及后来的执行情况。

“那你今天过来,是朱莉通知的?”魏东问。

见晓茹点头,他笑着摇摇脑袋:“这个鬼灵精!艾尔估计也没想到他通知了朱莉,结果怎么是你跑来了。”

晓茹不好意思地低头红了脸。

“不过你们做得都很好,真的,比我强!”魏东苦笑:“我回来以后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因为觉得羞于见人……。”

“我知道你在里面。”晓茹摸着他长长的头发:“别担心,没人会笑你的。相反,你要是老不振作,就这样一直颓废下去,那才会有人笑你呢!”

“嗯,好在一切都过去啦。等咱们很快重新开业,那时用业绩告诉那些不敢出来见阳光的家伙,他们只配在阴沟里发抖,既然如此就叫他们继续呆在阴沟里好了!”

“大魏!”

“什么?”魏东回头,惊讶地看到晓茹眼里有些不安。“怎么啦,是有什么事要说?”

“大魏,恐怕一时半会儿我们还不能复工。”

“为什么?”

“因为封门期间我们拿不出申请资料,所以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过期了,我们现在要是开工就成了违规运营。”

魏东难以置信地看她:“不会吧?有的猎头没有这个东西不是照常在做吗?”

“那都是小猎企。”朱晓茹摇摇头:“智亚目标太大了,而且又刚出过这种事。如果这时候被人盯上再用这个口实打压智亚,那我们又是一大块损失。”

“这……。”魏东攥紧了拳头。

“还有件事朱莉让我告诉你,行政去和物业谈续租问题,对方态度很不友好。”

“怎么讲?”

“他们说,要么退租,要么涨价三成。”

“岂有此理!”魏东一拳敲在自己大腿上:“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这件事倒不是什么难题。”晓茹道:“云瑶会上大家已经预测可能发生这类事,所以做了预备方案,行政已经在找新地点,而且娄总他们都支持。

前天沃尔夫知道了这事,他也表示支持。”

“我同意!”魏东点头:“这地方每年租金都高得惊人,当年赵唐想换就被小韩挡住了。

既然现在大家意见一致,我看董事会也不是问题,那就换吧!”他深吸口气,晓茹从他眼神里似乎看到以前的魏东又回来了。

“人挪活、树挪死,兴许换个地方咱们可以过得更滋润,何必在乎‘五星级写字楼’这个名头呢?”

“嗯,我们大家也都这么想的。”晓茹点头。

“至于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的过期问题……,行政怎么说?”魏东起身走到窗前想了想,回身先问晓茹。

“安娜说只能重新申办,但周期可能会比较长。”

“有多长?”

“可能会超过半年。”

魏东皱起眉头。让智亚停产半年,这怎么可能?难道员工都不活了吗?

“不过,朱莉让我告诉你,她找了个姓贾的朋友,就是原来帮忙办理智林注册的。

那老贾路子多、人活泛,兴许他能帮我们尽量缩短申办时间,可那也不是明、后天就成的,没这么快。所以,咱还得想想其它办法。”

“嗯,是得想其它办法。”魏东给缓缓点头:“房子的事倒不怕,许可证是个真麻烦!

好在目前还没完全结案,既然不能复工,干脆咱们先解决房子问题,同时想办法解决许可证的事情。

娄道长那边问过吗,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娄总正在问,估计这两天就有结果。”

他俩这样聊着、聊着,忽然晓茹指着窗外惊喜地叫:“快看,好漂亮的晚霞!”

魏东回头顺她收支方向看去,只见西边满是金色和红色的光辉,光线照得他眼睛不由自主地眯了一下。

再睁开时晓茹已经跳到他怀里,伸着头尽力往西边看去,嘴里叫着:“好漂亮哦!”说着不知怎么已经摸出手机给自己和魏东玩了个自拍。

“欸,不要!还没刮胡子呢,难看死了!”魏东摇头。

“要嘛!将来给儿子看,说:瞧瞧,这是你爹最倒霉的日子,是不是还那么帅?”

《诸界第一因》

“你敢!”魏东“哧”地笑出来,却用力搂了搂朱晓茹。“回来真好,又能抱着你真好!明天准是个大晴天,咱们的未来也一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