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NEW

小说: [HP]里德尔小姐 作者: 我爱吃芝士 更新时间:2015-03-15 00:24:24 字数:3625 阅读进度:63/73

"那么,艾米丽你是格兰芬多学院的吗?”波特夫人突然问她。

艾米丽刚想点头,波特先生就抢先回答了,“当然,艾米丽当年可是我们格兰芬多之花来着。”说到这里,波特先生站了起来,向艾米丽行了一个绅士礼,然后故作正经的说:“或许你不记得我了,不过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来自格兰芬多,比你高四届;不知道你还记得吗?那个被你从飞天扫帚上打下去的可怜鬼,就是我的室友;那时候我们就站在塔楼下瞻仰他的雄姿来着。”说到这里,波特先生露出了捉狭的笑容。

波特夫人听了这话,倒是表示出了极大的惊讶,“噢,你说的是奥利弗那个可怜鬼吗?”

好吧,艾米丽到了今时今日才知道当年那个被她从四楼窗户上打下去的可怜鬼的名字 ,这可真是相当令人抱歉啊。

当波特先生点头确认了这个答案后,波特夫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和他丈夫如出一辙的笑容,“嘿我说艾米丽,你可真是勇敢,原来你就是传说中勇斗恶龙的那位公主啊!”

艾米丽:“啊?..."

这算是什么外号?为什么她自己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奥利弗先生情感受挫后觉得义愤难当,毕业后就跑去罗马尼亚养龙去了;听说那位可怜的先生,马上就要跟一条小母龙结婚了...因为,噢~他彻底对人类女性失去的信心。”波特夫人装出很伤心的样子,甚至还从袖口里抽出一条手帕来擦拭她的眼眶;可艾米丽明明就看到她的笑容已经止不住的露了出来,用手帕恐怕也只不过是为了挡住夸张的笑意罢了。

于是她说:“噢,这可真是太抱歉了。”

说完,三个人便一起笑了起来。

邓布利多看着这三个愉快而活泼的年轻人,心里也是十分高兴,“说起来,艾米丽确实是格兰芬多来着,一位永远勇敢真诚的格兰芬多 。”

艾米丽听了老教授的夸奖,先是愣了一下,呐呐的说:“不,教授,您不要这么说;我一直觉得我实在不够...一直不够...尤其是...”

“当然不,孩子,你要知道,勇敢是永远镌刻在我们血液里的东西;虽然它偶尔会被其他的东西所蒙蔽,但它不会消失,总有一天,你会再次发现他从未离去,一直和你再一起。”说到这里,邓布利多露出了一丝像孩子般的笑容,“对了,当我接任霍格华茨校长之后,我倒是特意去问过分院帽,你当年是怎么跟他说,他就那么爽快的让你,嗯...入学..我是说,分进了格兰芬多。”

艾米丽此刻倒是惊讶了起来,“可是,不是教授您吩咐的分院帽吗?”

“噢,不,当然不,我怎么会去威胁一个帽子呢?”

艾米丽立刻尴尬了起来;威胁啊,她当年有威胁过那顶可怜的老帽子吗?唔,似乎好像...

记忆的碎片此刻在她的脑内回响着;然后艾米丽愉快的回答她的老教授说:“不,先生,我只是说服了它,用我所理解的格兰芬多精神。”

“那么,是什么?”

“骑士的精神。善待弱者,勇敢地对抗□,抗击一切错误,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并且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邓布利多非常满意这个回答,“当然孩子,你做到了这些,所以你是属于格兰芬多的,永远。”

艾米丽看着眼前这个老人闪烁着智慧的双眼,那是对她的信任?于是她不由自主的说:“ Yes,I can ... "

“啊,说起来,艾米丽你结婚了吧?”波特夫人突然问到。

“嗯,是的。”

“那么他是?”

“或许你们也该认识,他来着斯莱哲林。”艾米丽向这对夫妻介绍自己的丈夫,于是他们立刻改口称呼她为里德尔夫人;对于这个称呼,艾米丽微不可查的微微皱了眉。

“说真的,我是不敢想象,格兰芬多跟斯莱哲林,梅林啊,你们该怎么生活?”波特夫人似乎有点口无遮拦,不过这也恰好说明她是个多么快活又天真的妇人;因为她的丈夫总会为她解决麻烦。

“唔,我想我妻子的意思是,我是说,你知道,我们两个学院之间的思想什么,实在差的太远了;她是这个意思,不过我认为,婚姻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跟学院什么的完全没有关系不是吗?”波特先生为自己夫人的失礼向艾米丽解释。

“当然,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和其他的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过得挺好的。”艾米丽面带微笑的回答这对夫妻。

波特夫人一摊手,“嗯哼,我只能说这是个奇迹;或许。”

日落时分,艾米丽告别了邓布利多和波特夫妇;夫妇两热情的邀请这位里德尔夫人再次光临高锥克山谷,在下个草莓生长的季节里。

而邓布利多则表示愿意送艾米丽回法兰克福,艾米丽拒绝了;“没事的,先生;我可是半个巫师来着。”说着她拿出了一个胸针般的东西来,“我家的门钥匙,巫师出门旅行必备,不是吗?”

霍格华茨的现任校长先生愉快的笑了起来,“当然,你可不是半个巫师;你来自霍格华茨,是格兰芬多学院最优秀的小女巫,不是吗?”

或许,不过自己再如何融入巫师的生活,本身却依旧不具备有任何魔力;就算曾经是一名格兰芬多,但自己却不够勇敢;有些事情,总不是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艾米丽在自己心中慢慢的思考。

结婚时她向牧师宣告誓言,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这些教条千百年来祝福着欧洲土地上,所有的上帝子民的婚姻;而自己恪守这所有的一切,可惜的是,婚姻终究的双方的,一个人的恪守毫无作用。

不过无论如何,出门散心对调整自己的情绪,总是有莫大的帮助;于是艾米丽带着难得的好心情轻松的推开了里德尔庄园的大门。

然而迎接她的却是自己丈夫如乌云压顶般的愤怒。

“你去哪里了?”艾米丽刚刚推开门,就被里德尔先生一把抓住了胳膊,他面色阴沉的不像话,语气似乎也不是那么友善。

艾米丽看了他一眼,面色平静的说:“去见几个老朋友。”

“什么老朋友?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朋友在欧洲大陆之外吗?”里德尔先生质问着他的妻子。

“我的朋友在哪里,需要向你通报吗?何况,哈,不在欧洲大陆,”艾米丽看着眼前这个气势迫人的男人,“你在找人跟踪我?或者是在调查?”

里德尔先生恨恨的甩开她的胳膊,“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完全没必要,汤姆。”

“什么?你说什么?”里德尔先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妻子,那个他异常熟悉的有着淡金色长发的女人,她在用一种他从未听过的语气对他说话。

“我说没必要,汤姆。”艾米丽依旧平静,“我们只是夫妻而已,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何必要把大家无奈的捆绑在一起呢?”

“你是什么意思?”里德尔先生听了妻子的话,心中的不安更盛了,语气也不自觉的压的更低,更加迫人。

“我从未追问你任何你不愿告诉我的时候,为什么你却要固执的想要掌握我的一切呢?”

“我没有,”里德尔先生的脑子似乎有点混乱了,他必须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不是什么好征兆;“我从来没有隐瞒你任何事情。”

“是吗?”艾米丽此时冷笑了一声,“那么,先生,请您告诉我,地牢里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或者是说我们的庄园被威森加摩临时征用了?亦或者是他们赋予你私自关押任何人的权利?”

“那是因为......”这位原本气势迫人的先生语结了,因为那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楚的事情。

他的妻子看着他,质问道:“汤姆.里德尔,权利对你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权利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最重要的。”这是这位丈夫的回答。

艾米丽笑了,“你总是能够这样为自己找借口,从前到现在,未曾改变过;权利对任何男人?我假设,邓布利多先生是全欧洲最伟大的白巫师,他拒绝了魔法部将近十年的邀请,而继续选择做一个魔法学校的校长?这是事实吧?汤姆,你不用总是把别人都看成和你一样,没有人会比你更疯狂。”

这位先生阴沉着脸色,看着他的妻子;“我承认,或许是这样;但是,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尝到真正权力的滋味. ”

这个男人,无论做了什么,他都有办法为自己找到辩解的理由;他总是这样,从小到大;只要是他需要的,他便有无数理由无数办法把它们都弄到手上;至于其他,那根本不是他会去理会的东西。

艾米丽心里有着无尽的恐惧,她或许会觉得自己也不过是这个疯狂的男人无数收藏品中的一件而已;只是因为他想要,所以就必须得到,而她是如何想,如何生活,跟收藏她的那个人毫无关系。

如果是在之前,或许这位美丽的夫人会伤心,会哭泣;然而今天她却突然意识到她是谁,她愿意将曾经遗失掉的一些东西找回来,比如说勇气。

于是她冷静对他的丈夫说:“或许你是对的,但我并不能认同;所以我认为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汤姆。”

“你是什么意思?你又想走吗?”

艾米丽用她的行动表明了她的回答,她转身往门外走去。

那个男人在她的身后对她喊到:“如果你走了,绝不要再想我像以前那样把你追回来,绝不!!”

艾米丽转过头来,看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她面带微笑着说:“我是一个格兰芬多,我们,从不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汤姆那句话出自近代一个很有名的女人之口。

下个星期应该就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