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真相(倒V)

小说: [HP]里德尔小姐 作者: 我爱吃芝士 更新时间:2015-03-15 00:24:10 字数:2721 阅读进度:49/73

  • 在一个明媚的早上,我和阿布一起去参观马尔福家送给我做订婚礼物的庄园。不得不说老马尔福果然是大手笔,不但用整座庄园做贺礼,更附带全新的装潢;因而阿布才会千里迢迢从英国赶到这里,为的就是装潢的进度能够赶在我们订婚之前完成。

    当我们抵达那座庄园时才发现,这幢坐落在地中海海岸线上的房屋,与其说是庄园更像是一幢城堡。

    小马尔福先生带着一种羡慕的口气说道:“看看,我家那位大人对我都没有如此慷慨过,这实在是令人伤心。”

    我看了这位故作表演的先生一眼,淡淡的对他说:“感谢马尔福家的慷慨。”

    “嘿,汤姆,你是在跟我客气吗?这可不必要了。”小马尔福技巧的转换话题道“你知道吗?斯莱哲林的大多数同学都认为这是个愚人节的玩笑;‘噢,迷人的里德尔学长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抛弃了祖国的一切跑去了法国,现在居然就要订婚了。’嘿,我说你简直可以说是情圣的代名词了。”

    我笑了笑“这真是非常高的评价。”

    “但真相是这样吗?为了爱情?那么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汤姆里德尔?”小马尔福反问到。

    我看着远方的海平面,几只水鸟在空中不停的自由嬉戏,发出了愉快的叫声;“在这一点上,你父亲比你聪明的多;如果我是不顾一切的跑到这里,那么我也不值得这幢庄园的价值了。”我看着眼前的这位先生“我只是不想在纯血与麻瓜之间无意义的消耗战中,被推上一线做无所谓牺牲的炮灰罢了;韬光养晦才是我们该做的,阿布,纯血贵族们的日子最近很不好过吧?”

    小马尔福诚实的回答:“确实,在魔法部里大量的人被架空了权利;各个家族的事业也逐渐被蚕食,麻瓜们的势力正在兴起,并且日益强大;贵族们找过几次碴,但都无功而返,反而自己遭受了不小的损失;而你在此时离开英国则使得他们更加着急。”

    “当然,自己看好的挡箭牌跑了,心里当然会着急。”我抿起嘴角不屑的笑了起来。

    “好吧,那你准备怎么样?一直呆在法国?”

    “法国在上一次的战争中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我认为它值得有所投资;你觉得呢?”

    小马尔福耸了耸肩“你想从哪着手?”

    “飞马。”我认真的回答。

    马尔福担忧的说:“法国的飞马确实很棒,不过,你得知道,它们大多数都被垄断了;那些大家族们可不是什么好吃的果子。”

    “一群在战争中都无力保护好国家的人,就是烂果子;烂果子不应该挂在枝头,而是应该沉到树底做肥料才是它们真正的用途。这才是大自然的法则。”

    一所巫师庄园的装潢指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部分,更指的是防御方面的措施;越是庞大的建筑,需要的防御魔法阵数量越是惊人;这主要是因为巫师们本身的能力就高强,而会侵入他们的庄园的潜在敌人更是不会有逊于他们的能力,所以不得不多加小心。

    这次负责防御魔法的巫师来自北爱尔兰,据说那里是精灵的故乡,阿瓦隆所在之地,因此流传着不少神秘的魔纹与魔阵;当地不少巫师就是以专精魔阵为职业,并且获得了不少的认同;连远在其他大洲的巫师有时也会请他们去给自己的庄园加上保护阵。

    当然,他们的要价也是不菲的。

    当太阳从高空落入了水平面之下,魔法防御阵的营造才宣告进入第一个阶段,我和马尔福此时才离开这栋庄园,移形换影回到吕贝隆。

    然而在吕贝隆庄园内等待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无论如何没有让我想到的人--------阿不思.邓布利多。

    当我们推开大门时,就看到这位穿着依旧华丽而怪异的格兰芬多院长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我并不是对这位教授存在偏见,但他也没有对我这个学生抱有多少好感就是了。

    总之在我五年级之后,我们就彼此相看两厌。

    他看到我们,于是起身向我们走来。

    在打过招呼后,邓布利多示意想要跟我谈谈,于是马尔福先行回到了房间;我则和他一起到了位于二楼的这间小书房。

    对此,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和他相对而坐。

    “我们似乎很久没有在一起聊聊了。”邓布利多首先发话,打破了沉默。

    而我则说:“似乎以前也没有,教授;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您会突然出现在这?”

    “唔,威森加摩国际年度会议,我恰好经过法国,于是就来看看你们;你知道,我前阵子收到你们的订婚典礼请帖,为此我很开心。”他对我说着,然而语气流露的却绝不是他所谓的“开心”。

    “教授,或许你记错了,我们的订婚典礼在两个月之后。”

    他直接忽略了我的回答,而是问到:“你为什么不问问艾米丽在哪?”

    “什么?”

    “她带着她的母亲去巴黎了,那位夫人得去看看医生,她病了。”他自顾自的给出了答案。

    “我早上出门的时候,那位女士还好好的。”

    “因为我来了。”邓布利多对我说。

    我瞬间惊慌了起来,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又知道了多少?这是个难缠的家伙,我简直没有把握能够对付他。

    “你到底要说什么,邓布利多。”我简直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要对他吼到。

    他看了我一眼,之后眼神放空掉,“大约在半个月前,我接到你们的请柬;或许与别人收到的请柬有所不同,它还附带了一封书信;艾米丽请求我能够抽出时间来吕贝隆一趟,因为她的母亲似乎在精神方面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他就像在叙述一件似乎跟他不相关的事情一般对我说着。

    我看着这个男人,保持沉默。

    “是夺魂咒,汤姆;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

    我骤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抽出魔杖对准了邓布利多;而他的魔杖也对准了我。

    “为了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我对那位夫人用了摄魂取念,结果却让我震惊了。”

    我犹报着一丝希望的问“艾米丽知道多少?”

    “她感到很抱歉,为她母亲对你做的一切;但依旧不能接受你的所作所为。”

    他接着对我说:“汤姆,事情并是不用这种手段就可以解决的;这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难道你就没有为她想过?”

    “我爱她。”我对他说,也是在为自己解释;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对一个企图杀了我的女人用夺魂咒,而不是直接把她也杀了;我才是受害者。

    然而邓布利多看着我的眼睛,用极为坚定的语气对我说:“不,你不爱她,我怀疑你从不知什么是爱;你只是想要完全占有,让你看中的东西完全属于你罢了,因此从不顾忌使用任何手段。这不是爱,汤姆;它仅仅只是狂妄的占有欲。”

    我就像在冰天雪地里被人剥的□,然后无情的丢在风雪中;寒冷,严酷,暴露内心的羞耻全都一起铺面而来,我无法阻挡。

    “艾米丽说不知如何对你,所以暂时离开了。如果你希望两个月后会有订婚典礼,那么她会如你所愿。”邓布利多严厉的看着我“你该学会珍惜了,汤姆。”

    我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夜已深沉,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一切都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间;毫无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