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是结束也是开始

小说: [HP]里德尔小姐 作者: 我爱吃芝士 更新时间:2015-03-15 00:24:04 字数:3373 阅读进度:42/73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卷就这么结束了 一共写了11天。有点仓促,所以准备修文。幸好埋线什么的没有浪费,到最后还是用到了 。男女主角也从幼年到了青年期,性格也在变化中成型。于是准备开始黑魔王的发家史狂想曲了。


维威尔斯堡,德国黑巫师的总部。

格林德沃也正在看着城堡外的景色,想着那个远在英国的男人会在做什么。他们彼此熟悉的就好像自己手心的掌纹一般,就算不见面,也能了解彼此的情况。而如今,格林德沃更怕和他见面了,每一次相见后的结局都差于上一次;“真不知道下一次我们再相见,会发生什么呢?”格林德沃自言自语的说:“不过,或许我还是期待的吧。”

里德尔小姐在“有求必应室”找到了汤姆里德尔。她很少到这个地方来,虽然她知道在平时,如果小里德尔先生没有和她在一起,那必然是在这间神秘的房子里,或是熬制药剂,或是研习魔法;但更多的时候,则是和斯莱哲林的贵族学生们交谈或是拉拢,甚至于秘密结社。

里德尔小姐抱住了男孩的腰,把头深深的埋入他的胸前,很快,眼泪沾湿了男孩的衣襟:“我做错了一件事,我逼迫了一个人去做他根本不想做的事情;我逼迫他,利诱他,使他陷入痛苦而不自知。我甚至以为自己是正确的,我是不是很过分?”

“怎么了?”小里德尔先生安抚着他的女孩,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的失态,更不用说是哭泣。“你去见了邓布利多?他怎么说?”

“嘿,汤姆,你知道吗人生最重要的课题就是等待,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等待。小时候我们等待长大,读书等待毕业,等待日出,等待日落然后等待死亡悄悄降临,等待简直是人生最大的课题了,我们都要学会等待,汤姆,你明白吗?我们得学会等待。”里德尔小姐囔囔自语,不停的重复等待,等待,等待。

汤姆亲了亲女孩的额头,他知道,这是这个聪明的女孩给他的衷告。

“那么,你总该告诉我,为什么会哭?这可一点也不像你。”

“女孩子哭,需要理由吗?”里德尔小姐问

小里德尔先生反问:“不需要吗?”

里德尔小姐把头抬起来,看着眼前的男孩:“唔,或许是过的不太开心,我觉得我得尝试做点改变,比如换个男朋友什么的。”

“嘿,女孩,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小里德尔先生像是惊讶的叫起来。

里德尔小姐擦了擦眼角的泪,尝试着露出一个笑容,可惜并不是很成功,“我的外祖父写信给我,由于上次我们中途跑了而没有去小汉格顿,所有人都认为我畏罪潜逃了,我现在是公爵家畏罪潜逃的小姐了。”

“罪?什么罪?”

“勾结异端,也就是巫师们了。”

“你在开玩笑吗?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错,那群巫师可是帮了英国大忙的。”里德尔先生完全不相信这种荒谬的理由。

“但是战争结束了,不是吗?至少英国本土已经太平了。”里德尔小姐说:“大英帝国是整个欧洲最保守的国家,也是最古板的。王室们忠诚的奉养上帝,所有尊贵的贵族都是虔诚的教徒。不会有人允许异教徒在他们的土地上横行的。”

“难道巫师是异教徒吗?”黑发男孩有些愤怒了。

“你在教会的孤儿院长大,汤姆,你比我更知道他们有多蛮横,多固执。对于这种结果,我一丁点也不惊讶,也不在乎。不过,我或许会跟我母亲一样,或许以后,我就再也不是公爵家的小姐啦。”说到这里,里德尔小姐的语气居然多出了几分轻松的语调,似乎她真的毫不在乎一般。

“那么,来做公爵家的夫人怎么样?”小里德尔先生对女孩说。

“什么?”

“唔,我假设我在求婚。” 黑发斯莱哲林的耳角有一丝可疑的红晕,他感觉到有点尬尴了,在这个时候。

“不行,我说”里德尔小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的建议:“你想就这样求得一位高贵而聪明的淑女的同意吗?什么都没有,甚至都连一支花都没有。这可太不符合我的期待了,先生,您的行为可一点儿也不绅士。”

黑发男孩感觉更加尴尬了,而女孩却笑了出来。

“好吧,给我一点时间,我保证,需要不了多久。”小里德尔先生语气真诚的对她说。

1944年夏,已经显露败绩的德国军队居然有了反扑的迹象,而一些人发现,这次反扑的德军非常奇怪,他们毫无畏惧,甚至不怕枪火子弹一般。很快,就传出了德国已经拥有大规模阴尸部队的说法。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巫师世界。

1944年底,多名知名巫师失踪,他们共同的特征就是曾经挑战过格林德沃,均失败告终。但同时依旧有更多的巫师向他提出挑战,甚至伏击,乃至刺杀。

1945年春,邓布利多向格林德沃提出了挑战,并且传回了胜利的消息;这位横行在欧洲大陆带来无数灾难的黑魔王被永远囚禁在纽蒙迦德的监狱里。

接着,梅林骑士团向这位打败黑魔王的英雄颁发了梅林骑士勋章,邓布利多接受了;而面对英国魔法部抛出的橄榄枝却被一口回绝。

此后,他被无数人赞扬为本世纪伟大的白巫师,拯救了整个欧洲。

斯莱哲林公共休息室里,新任的学生会主席正坐在沙发上翻看一本厚厚的精装书籍,马尔福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的出来他是专程来找他的。

马尔福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跟他的好友陈恳的说:“贵族们希望你能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现在还不是时候,阿布。”黑发斯莱哲林回答他。

“为什么?我认为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了,那些愚蠢的麻瓜巫师们已经挤满了整个魔法部的办公厅。事实上,格林德沃的脚步从来没有踏上过不列颠的土地;而战争过后,这些愚蠢的家伙居然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马尔福为此愤愤不平。

“阿布,魔法部和马尔福家没有关系。”

“但是,我以为你明白的,贵族们永远都是站在同一面,而现在,贵族们的权益正在被侵犯。”

小里德尔先生把书本合了起来,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金发男孩说:“还不够。”

“什么?”

“还不够,阿布。他们现在最多只是被擦破了皮,还不够,我们得继续等待,等他们被剜骨割肉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疼,那才是我们最好的时机;等待吧,耐心的。”

“那么,你准备做什么?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马尔福问

小里德尔先生笑了笑,回答说:“结婚吧。”

马尔福惊讶了,“你在开玩笑吗?艾米丽甚至都还没有毕业。”

“嗯,我知道;所以在这之前,我会先去继承家族的遗产和爵位。”

而在城堡的另一边,里德尔小姐上完魔咒课正准备回宿舍时,在走廊上碰到了邓布利多教授,她犹豫了小半会,还是鼓起勇气上去和她的教授打招呼了。

“嘿,邓布利多教授,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艾米丽。”

“本来想专程去找您一趟的,关于五年级的事情,我准备放弃考试了。”

“为什么?”

“唔,作为霍格华茨校史上有史以来第一个没有魔力的麻瓜,我已经读到了五年级,如果再让我考过巫师初等考试,我想,我都可以考虑向魔法部为自己申请一个雕像放在霍格华茨了,为这个前所未有的壮举。”

“那么,你要回伦敦吗?嗯,也不错,战争已经快结束了。”

里德尔小姐语气涩涩的说:“不,事实上我不能,圣公会在圣诞节前发了最终判决书给我,由于我,唔,按他们的话说:在战争期间勾结异端,并且故意藏匿以逃避出席审判,他们直接下了判决书,决定把我永远驱逐出境啦,永远不能出现在大不列颠的土地上。”

“真不是什么好消息,艾米丽。那么你要去哪?”邓布利多用一种安抚的语气说到

“是的,先生,我和汤姆在一起。不如我搬去高锥克山谷吧,那样我们就可以做邻居了。”

“好啊,孩子,这可挺不错的。”

“是的,先生。”艾米丽乖巧的回答。

邓布利多摸摸艾米丽的头,然后慢慢的转身就要离去。

艾米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那个永远高大永远挺拔的身影慢慢走远,感觉自己终于要忍不住了,她对着那个身影喊到:“为什么要是你?明明谁都可以的。”

邓布利多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我是最好的选择。”邓布利多转过身来对艾米丽说:“好姑娘,作为一个格兰芬多,我们不但要学会勇敢,还要学会另一项更重要的品德,那就是牺牲。”

艾米丽呆呆的站在原地,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这些年做的事情一切一切多么讽刺,就像个笑话一样,从头到尾。

1945年夏,法西斯同盟宣布投降,战争终于在历尽将近十年之后彻底结束了。艾米丽没有搬去高锥克山谷,她依旧住在约克街尾的老公寓里,等待着小里德尔先生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