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圣杯的秘密

小说: [HP]里德尔小姐 作者: 我爱吃芝士 更新时间:2015-03-15 00:24:03 字数:3307 阅读进度:41/73

作者有话要说:

回上文留言姑娘的话,不一样的人是说,艾米丽跟邓布利多不一样

说的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邓布利多对爱人动手,先不说对格林德沃来说多难受,对他自己也是很残忍的吧?他明明可以让别人出手的啊。所以 后来艾米丽对邓布利多说:“如果有一天汤姆真的成了下一个黑魔王,那么请拜托你消灭他吧。”【捂脸,剧透了...

里德尔小姐就是这么自私的人啊,我爱你,就算你错了,我也不会杀你,因为到最后最痛的肯定是自己。但是错就是错了,如果他自己本事不济被人灭掉,可以;要我亲手去做,绝对不行。

所谓的正义 指的是大义灭亲啊什么的,大家都舒服了,然后我一个人背着刻骨铭心的痛过一辈子?还是不要了...这样...【矮油...是不是剧透的太多了...

总之,大家都不是白莲花啦。邓布利多其实很残忍的,尤其是对他自己。


认识里德尔小姐的人都知道,她永远不会在课余时间出现在图书馆以外的其他地方,很多时候她的朋友们都觉得,她应该被分去拉文克劳;而更奇怪的是,里德尔小姐的功课永远很好,但是每次考试却往往年级前十都进不去。一旦牵涉到魔法操作的课程,教授们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她低空飞过。这样一来,就算其他理论课程出类拔萃,也是没有太大的用处了。她甚至很有自知之明的表示:“我肯定过不了五年级的Ordinary Wizarding Level,这可真是太让人难堪了。”

于是,小里德尔先生和马尔福先生很容易就在霍格华茨的图书馆里找到了艾米丽。

听完两个男孩的问题,里德尔小姐思索了一会儿,回答到:“圣杯? 在我印象里有两个东西都是被称为圣杯的,一个是基督教的圣物,曾经装过耶稣的血;你们是要找它吗?”

小里德尔先生否定了这个说法:“不,我想不是。事实上是格林德沃在找这件东西,而我们无法判断他到底拿这有什么用,不过显然对他很重要,并且应该是属于巫师的物品。”

“那就是赫奇帕奇的金杯了。”里德尔小姐肯定的说到。

然而马尔福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问到:“赫奇帕奇?艾米丽,你不是开玩笑吧?德国人找了快五年的东西在霍格华茨?”

“先生,它只是叫赫奇帕奇金杯而已,不表示它现在就在这座城堡里。这个学院的四位创始人都有留下一件代表学院的器物。格兰芬多的宝剑,拉文克劳的冠冕,赫奇帕奇的金杯还有斯莱哲林的挂坠。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现在都不知所踪。”里德尔小姐向这位大惊小怪的先生解释着缘由。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霍格华茨一段校史》上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啊,你从哪知道的?”

“一年级课本。”艾米丽简洁的回答了马尔福的问题。

“不可能!”而马尔福坚定的否决了这个荒谬的说法。“绝对不可能,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本一年级的书上看到过类似的内容。”

里德尔小姐无奈的摊手:“事实上就是这样,唔,大概是因为你们的课本都是新买的,而可怜的我不得不用博克博金老板免费赠送的破课本的原因吧。它清楚的记载在魔咒学教材的扉页上了。”

接着,她又说:“不过现在我也怀疑这两个杯子指的是同一个,传说中的圣杯是金色的,出现在耶稣最后的晚餐之中,装载过耶稣的血液,后来被人带到了英国。而赫奇帕奇的金杯则记载是装盛食物的器皿。”艾米丽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我是觉得很奇怪啦,格兰芬多的宝剑可以赋予人勇气,冠冕可以给人无穷的智慧,挂坠盒没有记录,而赫奇帕奇金杯居然是装载食物的器皿?它是想讽刺自己学院的学生都是只吃东西不动脑子的蠢货吗?哈哈哈,开玩笑的。”说到这里,里德尔小姐真的开心的笑了起来。

两个男孩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那么你认为格林德沃寻找金杯是为了干嘛呢?”小里德尔先生询问女孩的意见。

金发格兰芬多女孩则说:“我不知道,如果是为了得到金杯强大的魔力的话,我觉得没有必要,格林德沃被赞颂为不可战胜的黑魔王,他不可能去依靠一个杯子的魔力。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耶稣的血液了,不过,谁知道真的假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而且那是传说也说不定啊。”

“不,我认为就是为了血液,你知道,他在战争初期就抢夺了存放在奥地利的“命运之矛”。传说,这也是沾过耶稣血液的东西。”听完女孩的话,小里德尔先生有了自己的想法。

艾米丽惊讶的说:“哈,难道他想要复活耶稣?”

“不是耶稣,是耶稣的仇人。” 马尔福突然出声,语气淡淡的说

“为什么?”两个里德尔同时问到。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像背书的一般的念到:“父亲的骨,无意中捐出,可使你的儿子再生。仆人的肉,自愿捐出,可使你的主人重生。仇敌的血,被迫献出,可使你的敌人复活。” 马尔福念完这段话,转身说,“流传在中世纪最邪恶的重生魔咒,很多人曾经尝试用它来复活恶魔。而无论是金杯里的血 还是命运之矛上的血,大概都是耶稣被迫留下的吧,这很符合。

“耶稣的仇人?”

“那是谁?”

“是撒旦,两位先生。”里德尔小姐吐出了这个结论:“看样子,我得去找邓布利多教授了。”

“别,艾米丽,别去。”马尔福出声阻止她的行动。

里德尔小姐推开了小马尔福先生,坚定的往格兰芬多塔楼的地方跑去,“不行,我必须去,这可太不可思议了,太难以想象了。”

“让她去,阿布。”小里德尔先生伸手挡住了马尔福,等到艾米丽走远,他才慢慢的说:“或许,邓布利多可以给我们先探探路。”

格兰芬多院长室离图书馆并不是很远。很快艾米丽就敲响了她院长的大门,邓布利多教授恰好正在里面。

邓布利多递给里德尔小姐一杯蜂蜜色的饮料,“先休息休息孩子,不过,你认为你的猜测能有几分把握?”

里德尔小姐回答说:“大概是三分,但是无论如何都有这个可能不是吗?当黑死病蔓延整个欧洲的时候,人们以为这一切是女巫们做的,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猎巫行动。然而事实表明,这是有恶魔被召唤了,而搞出来的一系列事情,导致了无法估量的后果。难道你想再看到一次黑死病蔓延或者是猎巫行动吗?先生。”

“你先冷静下来,这只是你的猜测,艾米丽,而我了解格林德沃,他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邓布利多安抚着她说到。

而对面沙发上坐着的这个女孩显得丝毫不领情:“哈,这话听起来多么耳熟啊,对了战争之前你也向我这么保证来着。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你不记得奥斯维辛了?”

里德尔小姐故意提起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事情,用以刺激眼前这个犹豫不定的男巫,在她的意识里,这位先生一直是个仁慈而富有爱心的人,但她的教授却回答说:“那只是一个列外,是德国纳粹的错。”

“而你的好朋友恰好就是他们的幕后最高指挥。你在自欺欺人先生。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亲人,谁都会欺骗你,您不明白吗?”艾米丽愤怒的指责着他。

“他就是我的亲人,盖勒特,他是这样一个存在。”

“什么?”

“艾米丽,如果有一天我们互换了位置,你是我, 而盖勒特是汤姆,你会怎么做?”邓布利多问到。

“我不知道,哈,我还是个小女孩,我怎么会知道,何况汤姆又不是盖勒特,我也不是你。”里德尔小姐在这时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的教授一动也不动,然后整个身体慢慢的慢慢的颓唐的缩在了沙发上。

小姑娘低着声音弱弱的说到:“我说,或许我们可以去看看,也许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样呢。也许他真的只是需要一个金杯装食物什么的… ”艾米丽越说越觉得自己都不信了,干脆闭上了嘴。

这是多么尴尬的事情 ,她在做什么?从头到尾她都在撺掇两个人相爱相杀?好吧,难怪格林德沃每次看到她都恨不得把她给吃掉那样。早知道她肯定不会找上邓布利多,随便找谁都可以,但绝对不是他。太难堪了!艾米丽深深的把脸埋在手心里,完全不敢直视对面的那位教授。

“我找不到他,艾米丽。我们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邓布利多看着窗外绵延不断如油画般的景色,像是对里德尔小姐说,又更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1944年,纳粹德国败局已定,所有战线上的德国军队都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国内甚至再也派不出兵员补充到已经残缺的部队里;第三帝国危在旦夕。然而,德国丝毫没有撤退的表示;似乎,他们的期待着什么奇迹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