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汤姆的生日礼物们

小说: [HP]里德尔小姐 作者: 我爱吃芝士 更新时间:2015-03-15 00:23:34 字数:2340 阅读进度:10/73

作者有话要说:

里德尔先生的飞行课不怎么样,也没有魁地奇奖杯什么的,大家都知道吧?因为他恐高···

至于 历史

家事什么的 ,我觉得这简直是贵族最傲娇的地方了, 背什么历史啊, 那都是我家三舅舅的事情,别闹了~~这样··· 太傲娇了


在日期临近31日的时候,我想,我得实现自己的承诺。

于是,我带着露西玛丽还有汤姆出门了。

上午,我们在皇后大道最好的商店购买当季最好的衣服,然后转战去高级法国餐厅。

我说,我真是爱死法国人,他们简直是神的使者,将我从一片面包得海洋拯救了出来。

为此,我曾经建议外祖父将家里的大厨换下来,重新聘请一个法国大厨,却被以不成体统给拒绝了。噢。固执古板的英国人。

夏奈尔小姐的店也开在皇后大道,这可真是了不得。法国的贵族小姐们总是去她家定制礼帽,各种各样,我倒是一直想得到一顶只为我定制的礼帽,不过我想,那还是等我的年纪再大一点吧。

在午餐结束后,我为汤姆准备了最后一份礼物。

“来吧,上吧,汤姆。”我得意的说道。

“哦,不,小姐,这不行。”汤姆白着一张小脸惨兮兮的说。

“得了,别跟个小姑娘似,不就是一个摩天轮吗?”我满不在乎的说。

“不,小姐,我不能,这实在是太高了。“汤姆依旧不肯妥协。

因为准备的节目被仆人嫌弃了,我感觉到有些不开心,“你认为你有资格对我说不吗汤姆。”

“只是让你做摩天轮,又不是让你爬下来亲吻我的袍脚,你那种便秘的脸色是要干嘛?”我把汤姆一把推进车舱里;“来吧,MY

BOY~~我们起飞了!”

“啊~~~~~~~啊~~~~~~啊~~~~~啊~~~~~”

惨叫陆续从我们所在的车仓传出 ,而频率随着车仓越升越高,我开心极了。说真的,看一个漂亮小男孩花容失色的拉着你的衣角大声呼叫,怎么看怎么有一种违和的快感,于是我笑的更开心了。

就这样,37年在汤姆的一片惨叫与我惨无人道的笑声中落下帷幕。我们衷心期望38年为我们带来幸福与平安。可是总是忘记世界上有事与愿违这个词语的存在。

汤姆在1号的时候得到了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一份入学通知。惨淡的墨绿色墨水写着,欢迎他去就读霍格华茨魔法学校。

汤姆把信教给了我,意思应该是让我决定吧。我想了想告诉他,挺好的,那就去吧,等学会了回来变兔子给我玩。

“其实,小姐,我并不是很想去。”汤姆说。

“是吧,我也觉得魔术这种东西没什么好学的,不过如果你要能学会大变活人什么的,也是挺不错的。”我说。

“小姐为什么不去学校呢?”汤姆问我。

“哈。”我冷笑“你认为我应该去哪间学校呢?是跟你去哪个魔术学校学变兔子吗?”

“不,我是说伦敦的学校,伦敦有那么多好的学校。我看很多跟我们同龄的孩子都去读书。”汤姆话倒是蛮真诚的。

“我该怎么说呢。汤姆?我要是去读书了,就要跟那些平民一样的考试或者上课回答问题什么的吧?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我是听说他们要学国文和历史的。你说到时候他要是考我什么国史什么的,我该怎么回答呢?对于他们来说是国史,对我而言,那是家事。要是说真话,那肯定跟教科书上写的不一样,要是按教科书上的回答,那就背弃我祖宗的历史。你让我该怎么办呢?这么为难人的问题,还是算了吧。”我打着哈哈,走开了。

“写份回信给那个魔术学校,问问你得去哪里买那些东西,我可不知道坩埚是什么东西,用来装兔子的吗?”远远的留下一句话,我准备去午睡了。

38年的开端完全背离了人民的想象

3月,奥地利被德国吞并。我们在奥地利的族亲们拖家带口的来投靠各个宗族,犹如丧家之犬。

那些满脑肥肠的奥地利大贵族说,军队的掌权者们就像被恶魔控制了灵魂,顺从的交出了兵权,将奥地利就这样整个的送给了德国。没有战争,没有任何战争,就这么诡异,一个国家失去了主权。

英国的宗亲们却只是嘲笑,奥地利的这些家伙们肯定是被敌人吓破了胆子,居然编出了这种瞎话来掩盖他们的懦弱。

英国人不相信会有战争,更不愿意相信会有战争。

而我,决定相信丘吉尔先生的话。

事极反常必为妖。

可惜,像我这样的聪明人总是占很少很少的部分,要不怎么人们总是称赞我们为天才呢?那是平民达不到的地步。

而跟我一样聪明的那位老狐狸在去年6月,由我舅舅提议张伯伦先生当任首相后,彻底被架空了。

4月,捷克斯洛伐克分裂。皇后大道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因为伦敦城里涌进了更多的贵族。

我的大舅舅说,就算在我未出生之前的那场战争里,也没有出现过这么诡异的局面,没有预兆的战争,或者甚至没有战争,他们就被征服了。

我在一个初夏的黄昏里,在唐宁街堵住了老狐狸先生,他过的似乎不是怎么很好,一脸沧桑的样子。我说:“先生,大英帝国最聪明的姑娘相信你,你也应该相信这位姑娘。蠢猪才跟大部分人对着干,大部分总是相信看的见的英镑,而不是资本家的许诺。我相信挂在墙上的斧子会掉下来,但我总相信不会掉在我的头上。您,明白吗?”

老狐狸先生摸摸我的头说:“感谢您,我的姑娘。”

又亏本了,居然被老狐狸摸头了,他以为我是什么?狐狸狗吗随意给人摸的?

7月,老狐狸跟唐宁街最高位置的那只老狐狸和解了,因为他们派出了使团,准备访问捷克,讨论和平解决苏台德问题。 这是一个信号,表示那些混蛋政客们开始正视这件事情。

我再也受不了隔几天就有拖家带口的亲戚出现在我面前,哭泣他们失去了庄园

,实在是太丢贵族们的脸面了。

而在7月底,汤姆告诉我,上次回信的那位魔术学校的教授来访了。我噗的一下就笑了出来,魔术还有教授什么的吗?

这可真是好笑,这个年代,贵族都要流落街头了,而魔术师也能成为教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