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 没有被他征服不了的人

小说: 龙凤呈祥:妈咪老师要爬墙 作者: 六六 更新时间:2019-10-08 22:01:20 字数:2238 阅读进度:942/951

如果这一回,秦丞丞躲不开,那么等待他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见血,受伤,躺医院去。

面对如此险境,他依旧不慌不忙,游刃有余转动着身体。出手动作看似很慢,实则有着坚不可摧的力量,以柔克刚,挡下阮治一拳。

又趁着对手没有反应过来,用力一扣,抓住阮治的一条手臂,往前送去。

阮治的身体彻底失去平衡,栽倒在地。

虽然没有受伤,但撞到的身体也够呛。

“大哥!”底下的人大喊。

阮治举起手示意都不要上来,他自己可以。

再次爬起来,他又发动攻击。

不过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最后弄得秦丞丞有点想提前结束,便以一招千钧压顶,试试压住阮治,让他躺着不能动他,等时间一到,宣布胜利结果属于他,他才松手。

站起来后,他气息微乱,很快调整过来。

阮治比起他要狼狈许多,只能坐着,而站不起来。

“阮大哥。”

他朝阮治伸出手。

阮治一开始没理会,用拳套对着他比划,最后噗嗤笑出声,攀着他的手站起。

“你小子,实力不凡。我还看不出来,你还跟我藏着呢。”阮治捶打他的肩膀。

比起之前的冷言冷语,秦丞丞更喜欢现在的方式。

“小时候我父亲让我练过,说是健身健体。但教我的那个师父,跟我理念不合,他没有办法继续教我,所以走了,我也就没再碰过。”秦丞丞回想起来那是八岁的时候,不过他没说具体年纪,免得更加伤人。

八岁就丢下的东西,到现在用出来,也能秒杀阮治,搁谁身上都开心不起来。

“那真是可惜,改天有机会你多来着,我们切磋切除哦,好久没这么痛快了。”阮治伸伸懒腰。

不知道是谁打趣一句,“大哥,你都没过几回招,怎么就舒服上了,难道不是憋屈吗?”

“你小子找打!”阮治解下拳套丢过去,砸中那说话的人脑门,对方那块地方立即红了,害得他嗷嗷叫。

阮治白一眼,说道:“活该,这跟高手过招,不在乎招数多不多。反正我跟他过一招,比跟你们过一百招消耗的体能都多,你说爽不爽?”

听到这话,底下的人觉得跟阮治没法聊,一个个吁他,然后走开,各自找人过招去。

不行,他们得好好练,起码要争取在五十招之内让阮大哥爽到。

“这帮家伙。”阮治无语摇头,转过身看着秦丞丞,“你不错,记得多来。”

“多谢夸奖,不过我怕是几年之内都来不了。”

“什么?”阮治以为他这是拒绝自己,脸色立马不好。

秦丞丞连忙解释,“我有事需要离开,到时候跟外界无法联系,请您原谅。”

“谁都不行?”阮治怀疑问道。

秦丞丞点点头。

“绵绵呢?”

他继续摇头。

“你的家人呢?”

他还是摇头。

阮治无话可问,脸黑的赛包公。

“你这是玩玩而已。”他怒气上前,一把提起秦丞丞的衣领。

“阮大哥,你听我说,我对绵绵是认真的。”他看着被弄皱的衣服,面色也有些不悦。

阮治才不管他,拔高声调质问:“认真个屁,你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你们两个才多大,知道什么是爱情吗?你什么都不懂,就来撩骚我家姑娘,是不是无聊想打发时间,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没有。”秦丞丞用力推开,表情严肃,“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要是我有个妹妹,如果有男人窥视她,我也会有你这样的反应。但我会更加尊重我妹妹的意见,而不是一味替她做决定。我知道你年纪比我们都大,自认为人生阅历比我们多。可我告诉你,像我这样家庭出生的人,见过的学过的都比你想象得多,所以我很清楚我要什么,我在做什么。我离开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给绵绵遮风挡雨,让她不再受到任何一点委屈。”

说着,他突然往后一推,当着所有人的面给阮治深深鞠躬,“请你把绵绵交给我,我发誓我会用我的生命呵护她。”

等他说完,拳馆内极其安静。

阮治紧绷着脸,拉近二人的距离。

底下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先鼓掌,剩下的纷纷跟着,一下汇聚成雷鸣般的掌声,加上高声的欢呼,使得拳馆热闹非凡。

“小子,你话说的很漂亮,但我要看到你的实际行动。”阮治给了他肩膀一拳。

这样的话在他意料之中,所以秦丞丞没有多大的意外,但还是松口气。

“谢谢大哥。”他马上转换口气。

阮治嗯一声,似笑非笑指指他,“你小子上道,走吧,我们出去喝一杯怎么样?”

“没问题。”秦丞丞任由他搂着自己肩膀,虽然他不太喜欢这样。

不过为了阮绵绵,什么都可以忍一忍。

“还是算了,你未成年,我喝酒你喝点饮料。走,回家。”

随着阮治一声吆喝,他们勾肩搭背走出拳馆。

在附近的超市,阮治做主买了一堆吃喝的回去,当然是秦丞丞付钱。

钱虽然不多,不过看秦丞丞付钱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阮治还是开心的。毕竟越有钱有些人就越吝啬。

两男的一人提着两袋往家走,路上说说笑笑,时间倒是过的很快。

只是到家门前放,发现门是开着,里头好像有人在哭。

阮治二话不说就准备冲进去。

但秦丞丞的速度比他更快,眨眼就没人影。

他也不敢迟疑,冲进去。

“妈,妹妹别怕,我回来了!”阮治怒吼着,话音落下发现屋里的人都看着他。

并没有什么骇人事件,只有他手下一个兄弟坐在沙发上哭。

“阿诚!”阮治惊呼一声。

阿诚见到他,也是跟他乡遇故知一般,搂上来,“老大真是太好,我以为我再也不能见到你了。”

“发生什么?你好好说,先放开我。”阮治被勒得难受,用力推开阿诚。

阿诚人高马大的,却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非要缠上他,越来越紧说什么都不肯放开阮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