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62番外三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秋本的自述(下)

那家伙对于我的到来表现的非常高兴,还把自己的书本借给我,让我好好看书,不懂的可以去问他。

真是个……傻兮兮的家伙!

后来的日子,真的是无法用言语形容,不管我怎么对他恶声恶气、凶神恶煞,甚至对他忽视到底,他都一如既往的缠上来,烦得要死。

但是我却莫名的觉得有些高兴,至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没过多久,真田那个死人脸又拿着单子要我填,我不客气的把单子卷了卷插在他衣领上,然后嚣张的踹了教室门就走,看都不看他的表情。

忘了说了,真田这家话其实也给我的生活找了不少乐子。

我有的时候就在想,这种平静的日子过久了,其实也还不错的。所以,那次被那些下三滥带走的时候,我是真的想要做个了断的。

但是,谁知道那个笨蛋会突然冲出来。笨拙的拿着个棍子毫无章法的乱挥,真是难看极了。一个人打架久了,在这么个时刻有个人和你并肩作战,那种感觉很微妙。

我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叫他走,但是他好像完全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固执的不肯离开。

在他毫无征兆的倒在我的面前时,我是吓了一跳的,就连警察们是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管了。

在手术的外面,幸村精市看见我,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就给了我一拳。

要是平时有谁敢这么对我,我早就把他打残了,但是为了那个还在手术室里的人,我还是忍了下来。

他昏睡了两天,幸村也就一直陪着他寸步不离的跟了两天。

我却只能窝在病房外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真田也来过几次,都只是和幸村说几句话就走了,听他们的话,好像那个什么全国大赛就要开始了,似乎还挺重要的。

第二次他来的时候,正好碰上我,我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打算无视他。

“你还是打算这么混下去吗?”真田背着我,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回头,不确定这个黑脸的家伙是不是在对我说话。

大概是很久都没有得到我的回答,他也没有再说话,迈步走了。

步伐依旧还是那么坚定,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东西。

看着窗子的外面,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都各自匆匆而过,好似有很多事情要忙。那一刻,我突然茫然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那么我呢?

方圆醒过来的时候,我鼓起了勇气才敲响他的房门,只是想要向他道个歉而已。

在他面前,我流下了这辈子为除了母亲之外的第二个人的眼泪。

并在那一刻发誓,要好好整理自己的人生。

所以两年后当我说要去辍学去工作的时候,那个笨蛋很纠结,劝了我很久。

但是我去意已决,谁都留不住。

是时候,该为自己的未来努力了,我不能做弱者。

走的那天,那家伙拎了一大包东西过来,还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烦人的废话,但是我却耐着性子听他说完了。

大概自己也清楚,一旦离开这里,也许就在再没人跟我说这些了。

只是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车站看到真田弦一郎。

那个我从没正眼看过,但是却莫名的总是在我的脑海里时不时的出现一两次的男人。

不过他一点也不像是来和我送行的。

依然是绷着张脸,半天才说了句:“不要松懈!”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难看,这家伙,难道是把我当成了他那帮蠢透了的部员了吗?

我哼了两声,扬了扬手里的背包,在他们的视线里踏上了北去的车。

没有什么离别的凄凉,有的只是对未来的雄心壮志。

不得不说,保卫人员真的是很辛苦的工作,每天呆在馆里做各种训练和体能测试不仅枯燥而且艰辛。

但是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和毅力,因为我比这里的任何人都要有野心,也比所有的人都渴望更强的力量。

我要成为日本第一的保镖。

我有的时候会和那个笨蛋打一会儿电话,只为了告知自己的近况,免得他白痴似的以为我死了。

偶尔……也会收到真田的问候邮件。

邮件非常短,而且还总是很公式化的语言,好像他是很勉强的发这些东西来似的。

虽然很想耻笑他一顿,但是最终我还是每封邮件都回了,还鬼使神差的保存了起来。

真是见鬼了!

明明以前在同一个班的时候互相视而不见的两个人,在毕业分开后却莫名其妙的开始有了奇奇怪怪的联系。

我意识到这其中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却还是默许了。

教练说我的进步神速,才来不过一年多就可以打败馆里的大部分人了,他很期待我的成长,还说假以时日,我一定可以去东京的总部。

东京……

听到这个词,我的热血又开始沸腾。

第二年的暑假,我去了真田家的道场。

是他邀请的我,否则我怎么可能会进去。

真田的爷爷貌似还是什么警署总长,对于格斗之类的很擅长,对我的指点也很认真。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的确是从那里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

“好好干吧,年轻人!”那个老头一脸满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严肃的赞许了我。

啧,和他孙子一个德行。

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真田跪坐在客厅里,面前摆好了茶具。

“秋本君,请用茶。”

真田把他面前的一个杯子推到我的面前,表情极度认真。

我不屑地“嗤”了一声。

“真田,你认为我这种人会一板一眼像个大少爷一样在这里品茶?”

他垂着眼,兀自捧着自己的杯子,面不改色。

“茶道也是武士道精神的一种。”

真是让人火大啊!

我故意表现得一副流氓样都引不起他的注意力,他最多也就抬眼看我一下,也不多说什么。

突然来了兴致。这家伙什么时候暴跳如雷那才叫有意思。

这个念头让我兴奋。

于是我就开始故意的试图去激怒他,但是除了看到他的脸色越来越黑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还真是把那个什么狗屁的武士道精神遵守的彻彻底底。

晚饭后,我就在真田宅附近瞎逛,想到过几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到岗位上去,居然有些孤独。

“原来你在这里。”真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回头就看见他穿着深蓝色的和服站在夕阳下,腰杆挺的笔直,一动不动。

晃瞎了我的眼。

“原来是你。”我眯着眼,懒洋洋的挪了挪身子:“要坐过来吗?”

他没有什么犹豫,大方的坐在了我身边。

我们两个人都不是那种话很多的人,所以居然沉默着就这么坐了很久很久也不觉得闷。

“秋本君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真田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话来。

“哈?”我还在低头看真田家院子池塘里的几条小彩鲤,真是有钱人啊。

“没有。”他抿了抿嘴,又什么也没说。

“真田倒一点没变,还是这么讨人厌。”我直白的说。

他没说话。

但是我确定我看到他额头边蹦出来的青筋,如果我是他那些笨蛋下属的话,早就挨打了吧。

他的铁拳我在学校时也略有耳闻。

就是说,明明是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家伙,却偏爱装沉稳。

和某个分明弱智的不行但老爱装大人的笨蛋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天我已经不记得和他都聊了些什么,只是还隐约记得那天晚霞映在小池塘里的倒影,和凉凉的晚风。

以及真田黑如墨石的眼睛。

一直一直望到了我的心里。

我觉得那天的我一定是不正常的,而且不止我,真田也不正常。

因为我们居然接吻了!

虽然我不想承认那是接吻,不过就是男人间不小心的擦枪走火而已。

匆忙的回到道馆里,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再联系他。

而他也好像不想继续那天的错误,同样没有找我。

我们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有了联系,又这么莫名其妙的断了来往。

无所谓,只不过是个插曲而已,可有可无。

我这么安慰自己。

可是,却又为什么在夜深人静,我最寂寞的时候,老是想起那个总是黑这张脸、看起来比我这个曾经的不良混混还要吓人几分的家伙?

又沉默了两个月后。

——————

妈的,老子认了!

不就是喜欢个男人吗!?

他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么婆婆妈妈的我真是比之女人都不如!

我决定去做人生的第一次表白,如果输了的话,就打他一顿然后老死不相往来,如果赢了的话……

我还在想赢了的话要干什么的时候,有个人挡住了我的去路。

道路这么宽,偏偏当我前面?

虽然我这两年脾气好了很多,但是也不代表狮子就成了老好人了!

凶狠的抬头时,被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真田!?”

“嗯。”他的表情有些奇怪,看了我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的说:“能出去说个话吗?”

我发誓看到他耳朵红了。

正好爷也有话跟他说,于是我们就去了僻静的院落讲话。

“说吧。”我说,我想先听听他要说什么。

他倒是又不吭声了,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有话你就说啊!”说完了我说!

他似是有点紧张,捏了捏拳头,几秒钟后又松开,试图用自己最平静的话语说出了让我这辈子都晴天霹雳的话:“我是说,我们在一起吧。”

嗯……嗯!!!???

“也许你觉得很突然,但是我想了很久,总觉得还是来找你说说比较好。”他接着说,“我希望你能考虑考虑。”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黑面神说了什么。

他等了我一会儿,看我没有说话的意思,大约也是有些尴尬。

手往头上摸索了一下,发觉没有帽子后又悻悻然的放下手。

我回过神后就发现了他还是绷着个脸,但是耳根红晕和定在某一处的眼神泄露了他的紧张。

“嗤!”我邪邪的笑出来。

他果然就绷直了身子。

“谁让你来找老子的!?”我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衣领,“居然敢抢在我前面表白!”

他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真该让他那些把他当神一样崇拜的部下们瞧瞧他的表情。

“你是说——”他回味过我话里的意思后,眼睛微微的睁大。

“真田,你的脑子是退化了吗?还是连日语都听不懂了?”

我松开他,转头就往前走。

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因为……

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我知道他会跟上来。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就要和大家正式的说一句正式完结了。虽然很舍不得,但是还是迎来了结束,很感谢大家对青词的包容和支持,正因为有你们在背后,青词才能有动力走到现在。谢谢大家!

关于新文,大家的建议我都会考虑的,如果合适的话会加进去。现在我要做的是去研究迹部,免得把大爷写崩了。

最后一句,当这文开始修的时候就是我回来开新坑之时,所以有兴趣的亲就静心等候吧。

撒,让我们年后再见啦!

青词开新坑了,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哈!

鞠躬~~~

上一章 61番外二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