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51回归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方圆握紧了拳头,拼命的告诉自己:绝对、绝对不可以和她争辩!和女人计较是不理智的……

尽管这么的自我安慰,但是樱井那边完全不打算不放过他。

“不过我完全不明白校长大人为什么让你这样的小毛头进来。”樱井说到这里连敬称也不用了,“我早就说了,像你这样年纪的人怎么可能处理好班级事物,这次居然还参与械斗,学校没有开除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那真是抱歉了。”方圆终于忍无可忍,虽然说樱井是自己的前辈,应当给予十分的尊重,但是现在对方这种完全的挑衅态度实在让他气愤。既然如此,那么他也没必要这么委曲求全了,再让她说下去指不定又会说出什么话来。

“我想我有没有被开除这是学校的决定,而且校长大人英明果断,您应该不会对他的决定抱有疑虑吧?”方圆要是认真起来也是可以做到嘴尖牙利的。

“哼,不用太得意,说不定不久后……”樱井有些动怒了。

“不管怎么样,至少我现在并没有被开除。”方圆再次打断她的话,“而且说到教育问题,樱井前辈比我自然是经验丰富,但是我觉得在这方面也并没有输给您。”

“就凭你?”樱井轻笑,脸上的讥讽已经具现化了。

方圆揉揉自己的眉心,有些无奈的说:“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您对我的成见这么大,但是如果您是单方面的针对我的话,希望您不要把这种负面的情绪带给我的学生。”

“你、你说什么!?”樱井表情凶起来,“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我想我说的意思您完全明白。”方圆直直的看着她,“您应该比我明白,身为一名教师,最忌讳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情绪带进课堂,尤其是负面的情绪。”

樱井拍响了桌子:“你这是污蔑!”

方圆不急不躁的看着她,慢条斯理的说:“是不是污蔑您最清楚。”

樱井咬紧牙关死死地看着他,好像是在看一个有着深仇大恨的人一般。但是不久又冷静了下来,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把柄一般,重又自信优雅的坐下来。

“不管怎么说,你这次的事情闹得比较大,我想你今后的档案上一定会很精彩!”

方圆耸耸肩:“无所谓,他们爱写什么就写什么吧。”

“你不怕!?”樱井有些不可思议。

“有什么好怕的?”方圆活动了一下手腕,“就算是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也还是会这么干的。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学生,我不认为这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相反,我为自己骄傲。”

方圆的表情在夕阳下看来,十分的耀眼。

“那些学生,值得你这么做?”樱井平静下来,冷不丁的问。

“嗯?”方圆侧脸:“什么值不值得的?这种事情还需要考虑吗?我们是老师啊,保护好每一个学生,为他们指引一个更好的未来不是我们的指责吗?”

樱井冷笑:“哼,伪善。”

方圆摇头,他这个时候已经深刻地感觉到了一点,那就是——和樱井讲道理是完全行不通的。

“虽然您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是在停职期间,按理说学校里的事情也不用过问,但是无论如何请您记住一点,只要我没被学校开除,那些孩子就永远是我的学生!我有权过问!”方圆干脆的说。

樱井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她一向唯我独尊,自大目中无人,前夫也就是因为这个才和她离的婚,而且再婚的对象居然就是他原来的一个学生!这让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所以从那以后她就对所有的学生都看不顺眼,经常以各种名义处罚他们。

没想到这次居然被这个小鬼给揭穿了。那些恶心、下作、没素质的学生哪里值得她为之付出真心?

“你以为……你的行为很高尚吗?”樱井笑了,表情说不出的扭曲,“那些肮脏的东西——他们在背地里干些什么你又知道?”

“平时上课从不听讲、考试时除了作弊不会别的,表面上看到我恭恭敬敬,其实背地里给我起绰号的那些臭小鬼——我凭什么对他们好!?”

方圆这个时候真的很想打她一顿出出气:“我想,您的观点是不是太过偏激了?一个学生不好也不能代表全体。而且我坚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学生是无药可救的。”

“愚蠢!”

就是这个表情,就是这副自以为是的眼神!樱井瞪着方圆,她就是厌恶他这种把学生看的很重要的嘴脸,她就是看不惯——他明明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却让他们这些成年人更汗颜!

“武藏几位同学已经回家了,希望您下次不要再进行什么禁闭了。”方圆觉得今天的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幸村说不定在等他了。

“那几个女生犯了错,当然要受到处罚!你没有权利将她们私自放走!”樱井甩了自己的书。

“犯错?那么请问她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要到被关禁闭这么严重的地步?”方圆上前一步,“刚才就已经说过了,以后请您不要在滥用私权,否则我一定会上报到校长那里去。”

“你……”

樱井刚要说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幸村?”方圆没想到幸村居然跟了上来。

“抱歉打扰了。”幸村规规矩矩的鞠了个躬。

“你怎么来了?”方圆问,不是说了在下面的等的吗?

“上来看看。”幸村走进办公室,对着仪态尽失的樱井说:“老师,您谈完了吗?”

樱井抿紧嘴巴,再怎么样,在学生面前这点面子还是要的。

“嗯。”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点头。

“那我们就告辞了。”幸村礼貌的说,转过身来拉过方圆:“呐,我们走吧。”

方圆回头看了一眼樱井,低着头跟着走了。

樱井一个人坐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幸村进来的时候,虽然态度恭敬,但是总让她有种被可以忽视了的感觉……有点寒意。

“小圆生气了?”幸村背着网球包,书包是方圆帮忙提的。

“没。”方圆低着头,任由幸村拉着他的手走街串巷。他的心里还是很沉重,因为这次来一点作用也没有,完全拿樱井没辙。

“不用灰心。”幸村停下脚步,微微的低头,在那个皱着眉一脸苦相的少年脸上亲了一下:“小圆已经很努力了。”

方圆反而脸立刻就红了,他做贼一样的四处张望有没有人发现。

在确定周围没有人后,还是瞪了他一眼。最近幸村就喜欢趁他不备的时候搞偷袭,常常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就得手了,方圆一开始还不习惯,不过后来就完全被驯服了。

“都说了外面不要乱亲!”方圆假装生气。

“为什么?我们都已经是情侣了啊?”幸村凑了过来。

方圆面无表情的扭过脸:“难道你不知道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是会瞎狗眼的吗?”

“呵呵,那就让他们瞎吧。”幸村笑道,最近他发现原来接吻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方圆脸皮还很薄,幸村这么说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了,你别生气,这件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幸村神秘的在他耳边说。

“什么办法?”方圆好奇的问。

幸村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看天:“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今天我学了新菜式,可以让你尝尝。”

“嗯?”被岔了话题的方某人于是就被带上了今晚吃什么的歪路上去,完全忘记了前几分钟他还在忧虑来着。

————

几天后

方圆接到了山田校长的电话——“方老师,今天下午可以来我的办公室一趟吗?”

方圆走在去校长办公室的路上颇有些忐忑不安:校长这个时候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难道真的被樱井说中了,要开除我?不是吧……他最近很老实的在家里修养啊!

“咚咚咚!”方圆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请进。”

方圆底气不足的走了进来,山田校长就坐在黑色真皮的转椅上看文件,仍然是留着那地中海发型,看过来的眼神还是让方圆小腿直打哆嗦。

“坐吧,方老师不用这么拘束。”校长和蔼的说,“要喝点咖啡吗?”

“不、不用。”方圆赶紧摇头,他哪还有什么心思喝咖啡啊!

校长从转椅上站起来,坐到方圆的对面去,大约是看出了他的紧张,乐呵呵的拍拍方圆的头:“不要这么紧张,只是谈谈话而已。”

“那、那是要谈什么?”方圆慌慌张张的问。

山田校长不慌不忙的喝了口咖啡,放下杯子后又去拉开沙发前的矮柜:“在谈话之前,有样东西请你看一下。”

山田把几张A4纸大小的文件放到他手里,方圆低头一看,标题醒目——“关于一年A班全体学生恳请班主任方圆重新回归的请求”。

下面是几行字,大致意思就是方圆是个不可多得好老师,为人正直、对待学生亲和有加,此次停职处分有些过重,希望校长能够慎重考虑,方老师早日归位。

在下面是全班所有人的签名:小泽立花、上原琉纱、铃木镜介、成田雅子……秋本诚一、真田弦一郎,甚至还有一年A班所有任课老师的名字,包括八神在内。

为首的那个笔迹,是方圆熟到不能再熟的人——幸村精市。

这几张纸没什么重量,可是方圆却觉得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他眼角有些湿润,这些孩子……

“方老师有什么看法吗?”山田校长笑眯眯地问。

方圆低着头摩挲着文件上的每一个字:“我觉得,很幸福。”

很不适合这个场景的回答,但是这是他最直接的感受。

“呵呵,这份文件是在昨天晚上交到我这里的,当时幸村同学带着几个班干部一起过来的,他们也和我谈了很久。”山田校长说。

昨晚?

方圆想起来,怪不得幸村回来的那么晚,问他原因他也只说是网球部的事情,原来……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山田循循善诱。

“我想回来。”方圆只说了这句话。

“可是你犯了错。”

“我是不应该参与械斗,但是校长,我别无选择。也许您对我的处罚是正确的,可是我却完全不后悔那日的鲁莽,请您原谅。”

山田没有生气:“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事实上,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这样纯粹的老师了。”山田叹了口气,像是怀念什么一样:“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很多人去做教师只不过是为了养活自己,他们有很大一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教师的含义。剩下的那些,却也都忘记了自己原本的初衷。”

“所以,能遇到方圆你这样的老师,是我的福气,也是立海大的福气。”山田转过头,“停职的决定并不是我做出来的决定,而是校方董事会,他们这么做也无非是为了堵住家长们的声讨。”

方圆点头。

“不过,有了这份文件,事情好解决的多。”山田校长扬了扬手里的几张纸,“经过立海大全体校董会议讨论决定:‘方圆,一年A班班主任,于明日起,回归自己的岗位。’”

作者有话要说:唉,小圆你总算是回来了,别再犯什么错了啊

上一章 50方圆的出击主目录下一章 52那个男孩,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