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47秋本的忏悔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秋本现在的样子是方圆有史以来见过的最狼狈的一次:他穿着医院的病服,□出来的皮肤几乎都被绷带覆盖,就连手臂上也吊着绷带,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秋本……”方圆看着秋本这个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该教育他的话也都在咽在了肚子里,他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没有必要了。

方圆拍拍床边温和的对还站着的秋本说:“来这里坐吧,你还有伤,站着太累了。”

要是以前,秋本肯定会发一通牢骚,或者不屑的讽刺他几句才会用一种不甘不愿的表情坐下来。但是,这次他却什么也没说,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方圆的身边。

???

方圆倒是对这么罕见的乖巧的秋本有些惊讶,这孩子……

秋本坐下后,闷着头就来了一句:“为什么?”

方圆听得一头雾水:“什么为什么?”

秋本重复:“为什么?为什么要帮我?”

方圆掏掏耳朵,理所当然的说:“没有什么为什么啊,你不是我的学生吗?保护学生是我的职责,没有原因。”

秋本不说话了,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紧紧地攥起来,似是在忍耐什么。

“你就是来问我这个的?”方圆好奇的问他,这么温和的秋本真是太难得一见了!

秋本抿着嘴巴,好半晌才张嘴:“我……我早就叫你走了,是你自己不听话的!”

…………

“是是是,你就不要再教训我了,幸村已经狠狠地教训过了。”方圆几乎有种翻白眼的冲动了。该说他这个老师做得太失败了吗,一个个都爬到他这个做老师的头上去了!

秋本张了张嘴巴,又闭上了,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

方圆叹了口气,伸出手努力的抬高,摸了摸秋本的头。

秋本的身子抖了抖,最终还是没有拒绝他的亲密举动,低头承受了。

方圆心情大好,手上多了几分力,没想到秋本的脾气坏的可以,但是头发却很是柔软,比自己的头发都要软。

“你不用觉得愧疚,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方圆把手从秋本头上拿下来,微笑着说,“但是,以后不要再去招惹那些人了知道吗?你还是个孩子,怎么也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对手!不要做危险的事情了,否则以后,我可不敢保证再有一条命来护着你了。”

秋本还是没有动,但是应该在听他说。

“或许,在你看来,我一直都是自以为是的人,还多管闲事的对你指手画脚,看着很讨厌。但是,我是真的在关心你,你……家里的情况我也都了解。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是有些同情你的,但是幸村说,同情是对你的一种侮辱,这还让我很是疑惑了一阵子。不过后来家访后我就明白了,说真的,我倒是佩服你,要是我在你这个年纪遭遇这种变故的话,一定没你这么坚强。”

秋本转头看他,方圆的表情说不出的温柔。

“我一直都觉得,秋本是个好孩子,只要好好地培养,以后一定是前途无量的。而且,我也认为,将来你应该有一个幸福的生活。”方圆的眼神柔和起来,“所以不知不觉就对你关注多起来,忍不住的就想把你拉到正途上来。”

“秋本果然也没让我失望啊!”方圆支着下巴说:“虽然学业距离其他的同学还有些差距,但是看出来已经很用心了,以后好好用心的话,肯定能追上来。”

秋本转过头,应了一声:“嗯。”

方圆摸摸他的头:“真是好孩子。”

秋本声音又低了下来:“谢谢。还有……对不起。”

“哎?”

方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秋本这是……

哭了吗?

虽然秋本的头一直都是低着的,但是方圆从他微微颤抖的肩膀,以及说话时异样的尾音,还是猜出这个少年在哭泣。

“秋本……”方圆有些不知所措,秋本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一向都是桀骜不驯、目无尊长的形象,突然间在他面前这么软弱的哭泣,他还真没遇见过。

“那个,你别哭了。”方圆四处张望,企图能找出几张纸巾来给他,“那什么,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什么事吗?”

秋本倏地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瞪着他:“谁担心你了!?”

看他眼角红红的,还带着没有完全擦干的泪水,再加上努力瞪人的表情,不知怎么的,方圆竟然有种“这样子的秋本还挺可爱的”想法。

“呃,你还好吧?”方圆纠结的看着他,他倒还宁愿秋本像从前那样凶巴巴的,至少看起来舒服点。

“没什么。”秋本大约也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有些奇怪,用自己另一只正常的手擦了擦眼泪。

“我说的你都听进去了吧?以后,别和他们来往了,知道吗?”方圆不放心的又叮嘱一句。

“知道了,你真啰嗦!”秋本咕哝了一句,表情还像以前那样不耐烦,只是口气软了好多。

方圆瞬间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秋本现在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弄得他特别想再去摸摸秋本的头……他一定是脑子被打坏了!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秋本脸色发青,以光速掉了个身子,坐到了床的另一边,用屁股对着大门。

要是让那些家伙看见他这副没种的样子,他宁愿再去死一死!

“小圆,我回来了。”幸村打开门,身后跟着藤野晃司和翔太。

“哥哥!”翔太欢快的跑进来,本来想要扑到他的身上的,但是看到哥哥的头,中途转向,扑到了床角边。

方圆捏捏他的脸蛋,手感还是和以前一样,柔滑细嫩,他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满足感和自豪感:多好的娃啊,还是自己养出来的!

藤野手里拎着一个食盒放到方圆身边的柜子上说:“这是我在楼下那边买的粥,听说很好吃,对病人的身体也有好处,你快趁热吃吧。”

说完偷眼瞄了瞄背对着大家,从一进来就被他看见的秋本。

话说,那是秋本吧?怎么存在感这么低?

藤野想。

幸村关上房门走过来帮忙打开食盒递给方圆:“藤野桑说得对,你还是快点吃吧,味道不错哦。”

方圆看他一眼,刚要接过来,突然想起秋本还在这里,于是他问:“秋本饿了没?要不要一起吃?”

秋本正在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突然听到方圆的话,恨不得转头再在那家伙的头上敲一顿,没好气的说:“不用了,我不饿!”

幸村捧着食盒斜眼看了一眼秋本,漫不经心的说:“哦?秋本桑是什么时候来的?”

藤野晃司狠狠地打了个冷颤,看看幸村一脸淡定的表情,内心吐槽一句:真是恶魔中的恶魔啊!

他忘不了那天。

幸村在手术室外失魂落魄的模样,但同时也忘不了他在看到秋本后对他挥出去的拳头。

现在想起当时那个画面,藤野都替秋本感到疼。

其实,秋本身上的伤是打群架来的,但是脸上的伤——尼玛那是幸村那家伙给打出来的啊啊啊!

当时,方圆还在手术室里。但是秋本只有一些皮肉伤,简单处理后也就出来了。秋本一出现在手术室外,幸村就冷笑着过去了。

然后,看着秋本半晌,二话不说一拳就上去了。

这这、这真的是那个谈笑间指点江山的王者幸村精市吗!?不会是被什么附身了吧吧吧吧!?这野蛮而又彪悍的打人方式怎么能跟幸村大神扯上关系!

藤野在手术室外凌乱了。

好吧,其实重点是——秋本他还是个伤号啊!幸村你就是要泄愤也得等人家伤好了吧!?

更可怕的是,秋本那头火爆龙居然还没还手,被打了之后也不吭声,就这么蹲在了幸村旁边!

总之,那混乱的一天过去后,藤野晃司的人生观也跟着混乱了。

不过,这些方圆都是不知道的。

他现在有一种奇异的幸福感,左手边是自己的恋人,右手边是自己听话的学生,床边趴着的是自己可爱的弟弟,那边站着的是这辈子的好朋友……

人生还有什么比这更圆满的吗?

方圆傻笑起来。

幸村挑眉,又来了,这种天马行空的表情。

幸村无奈的敲敲食盒:“小圆你不吃饭,是想要等我喂你吃吗?”

“哎?你说什么?”方圆没听清幸村的话,刚开口要问,嘴里就被塞进了什么东西。

清甜温软的粥就这么到了嘴里,方圆来不及多想就被口里的食物夺取了全部的注意力,饿了两天的肚子,在被粥刺激后更加的饿起来,他急切地看着幸村手里的食盒,渴望得到更多。

幸村笑了一下,低头又钥了一勺塞进他的嘴里。

真……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藤野晃司有气无力的想,要秀恩爱也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吧!?

翔太眼睛发亮的盯着他们两个人看,回头拉拉藤野的衣袖:“喂,坏哥哥,幸村哥哥是不是喜欢我哥哥啊?”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藤野嘴角抽筋:“不许叫我坏哥哥!”

这边两个人在恩恩爱爱,那边两个人又在斗嘴,被冷落了的秋本脑门直冒青筋,这群家伙!

呆了几分钟后,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白痴的氛围,秋本终于遁走了,这些人看着就碍眼!

幸村眼角扫到秋本离开的背影,嘴角愉快的扬起,低头自顾自的给方圆喂粥,轻柔的说:“呐,小圆再来一口吧。”

方圆美食当前,哪里还记得男人的尊严、老师的尊严、瞎了谁的狗眼什么的,填报了肚子再说!

秋本打开门就往自己的病房走去,冷不丁却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来人真诚的道歉。

“哼。”秋本心情不是很好,转身就要走。

“秋本?”撞人的人抬头看到他惊讶起来,明显是认识的人。

秋本不耐烦的回头:“喊小爷干什——真田?”

真田和秋本这两个人,就这么在狭小的走廊上相逢了。

“切。”秋本掉头就走了,理都不理自己的传说中的班长大人。

真田已经对秋本这种令人火大的行为见怪不怪,习惯性的拉了拉帽子,他现在要去方圆的病房,因为他要给方圆带来一个更重要的消息。

————

“你说,我被停职了?”方圆盯着真田,他带来的消息让一室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嗯,我只知道大概,具体的可能还要问八神老师,我想他最迟明天就会来了。”真田说。

他是学生会的人,又是班长,所以消息来源比大部分人来的都要快些,他刚得知这个消息就来了。

幸村有些担心,这些天他也大致了解了,方圆对自己的职业的执着程度,这下就这么被停职,他……一定非常难过吧。

作者有话要说:唉,每天打开晋江都看见收藏在掉,苦逼中的苦逼……

上一章 46我们和好吧主目录下一章 48停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