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43小时候的理想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午后,方圆搬了张矮凳子坐在小院子里的银杏树下乘凉,脚边趴着那只养了五年的大狗雨点。盛夏的季节虽然闷热,但是躲在树荫下却完全不觉得,反而有一丝凉意。

方妈妈切好了西瓜放在院子里的小桌上,低声叫家里的其他人来吃。

方圆仿若没有听见,支着下巴望着墙角出神。

那是几个歪歪扭扭的用白色的粉笔写的字:我的理想。

一看就是出自家里最小的孩子之手,方圆歪着头努力的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墙上写这些东西的。

“小圆,怎么不来吃西瓜?”方妈妈端着盛着两瓣西瓜的盘子坐过来。

“哦,我没听见。”方圆随手拿了一个就开始啃。

“小圆,你是不是在学校里有什么事情?”方妈妈仔细的看着儿子,自从他这次回来,整个人都变了,经常走神。

“我没事,妈妈。”方圆只顾着咬西瓜,头也不愿意抬。

他已经分不清究竟哪里是现实,哪里又是梦境了。如果这里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之前在日本的几个月都是做梦?难道幸村这些人都是自己先想出来的?

如果自己现在是在做梦,那么为什么到现在还不醒?

方妈妈看着儿子明显不行多说的表情,也不好多问,只好叹口气。

“妈,你还记不记得那边的墙上是我什么时候写的吗?”方圆把西瓜皮扔到脚边,雨点用两只前爪欢快的接着啃。

“嗯?”方妈妈顺着视线望过去,在看到那几个字后笑了起来:“小圆都不记得了啊!妈妈记得那是你五岁的的时候,刚学会写字不久。”

方妈妈陷入了往日的回忆,嘴角扬起了温柔的笑:“那天你从幼儿园回家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有爷爷都还在学校上课,晚饭都没来得及准备。你刘婶只好把你抱回家,让你和邵妹一起将就一顿。等我们回家的时候啊,你就抱着爷爷哭。”

方圆仔细的听着,一句话也不插。

“后来,爷爷给你讲了很多做老师的道理,不知道怎么的,你就突然跑来找爸爸,问他‘理想’两个字怎么写,然后就很开心的画在墙上了。”方妈妈回忆到这里,看着方圆:“我就问小圆,‘你的理想是什么?’”

“嗯……是老师?”方圆试探着回答。

方妈妈说:“是啊,你说——‘我要做一个最最伟大的老师,要教所有的孩子读书写字!就像爸爸妈妈一样。’”

方圆失笑,小时候的自己比现在还要敢说。

可是方妈妈却不笑了,她看着方圆的脸语重心长的说:“小圆,其实无论是妈妈,还是爸爸,或者是爷爷,都从没有要把‘成为老师这’个想法强加在你的身上,我们只希望你能从事你喜欢的工作。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环境给了你错觉,你有没有想过——或许,那根本就不是你的愿望?”

方圆愣住了,他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直以来,因为爸爸妈妈爷爷,甚至过世的奶奶,一家子都是老师,让小小的方圆就认定了,将来自己必定也会是一个老师,而且会做得更好。却没有想过,这到底是不是他想要的。

如果我不是老师,那么,他和幸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顾虑那么多?是不是那晚自己就不会说那些话?

这些念头一旦在脑海里出现就再也停不下来,它像是蔓草一样疯狂的成长,方圆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我是不是,真的不该去做老师?

一直到晚饭后,方圆的脑子里还是充斥着这些念头。

“哎呀,原来是邵妹啊!”方爸爸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看起来和方圆一般年纪。

“方叔叔,我听说阿圆回来了。”邵妹探头朝屋子里望。

“对的对的,你快进来。”方爸爸赶紧让她进来。

“邵妹?”方圆疑惑的看她,怎么感觉着丫头越来越好看了?

“阿圆!”邵妹看见他兴奋极了。

————

“我说你怎么这么死气沉沉的?”坐在方圆的床上,邵妹有些不满方圆的冷淡。

“没呢,想事情。”

“哎,我听我妈说了,你这次回来是要常住撒?”

“嗯。”

“喂,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回去了啊。”

方圆挠挠头:“邵妹,你说,我是不是不该去做老师?”

邵妹回头,瞪大了一双晶亮的眸子:“阿圆,你生病了吧!?”说着就要来试探他的额头。

“没呢。”方圆偏过头不让她碰。

“我记得你小时候就天天跟我吵,说老师才是最好的,还嘲讽我,说长爪子的才去做警、察。”邵妹气愤的说。

“你现在毕业了?在哪个大队?”方圆倒是忘记了自己的问题,这丫头好像也是今年毕业。

“没,我去做城管了。”邵妹满不在乎的说。

方圆:“……”

“我说真的,你怎么突然间变了?以前不是很坚决吗?”邵妹碰碰他。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可能真的不适合。”方圆忧郁了。

邵妹翻了个白眼:“我说你真是没事找事,你都走到这一步了,现在才来考虑适不适合这个问题未免太晚了吧!”

“那你说,我很迂腐吗?”方圆急切的抓着邵妹的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

邵妹诡异的看他一眼,左瞧瞧又看看:“你不会是脑子烧坏了吧?”

“???”

“我老早就说过你了,迂腐刻板,一天到晚就知道守着你那些不存在的老教条,真不知道是谁告诉你那些东西的!我有的时候都怀疑你到底是那个年代的人!”邵妹义愤填膺。

方圆不吭声了。

“喂,你怎么了?”邵妹说了半天得不到回应,“以前肯定反驳我的啊?到底谁说了你啊?”

方圆呆了几秒,小声的说:“我做了个梦。”

…………

…………

“所以,你就用这么愚蠢的理由拒绝了人家?”邵妹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方圆点了点头。

邵妹捂脸:“从你叙述的事情来看,你根本就对人家早就心怀不轨、余情未了了嘛!好不容易人家来告白了,你居然用这个理由……要是我是那个男的,我一掌抽死你啊!”

“可是,我是老师啊……”方圆还在纠结。

“我知道!可是你告诉我,你喜欢他不?”

“嗯……好像是。”方圆羞耻的脸红了。

邵妹无奈极了:“那不就得了,你们是互相喜欢,你又没强迫他!再说了,和他谈恋爱难道和你做个好老师有什么冲突吗?”

方圆还在挣扎:“可是舆论……”

邵妹冷笑:“舆论?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舆论!”

方圆不说话了。

“不过你这个梦还真奇怪,听起来还真像是真的。”邵妹喃喃自语,“而且那个什么幸村精市……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

邵妹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方圆一个人趴在床边静静的想着邵妹的话,一阵倦意突然袭来,他打了个哈欠,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睡梦中,似乎有人在焦急的喊他的名字:“小圆!”

方圆拼命的睁开眼,到底是谁这么吵!?

“小圆!”藤野晃司看到方圆终于是睁开眼睛,松了口气:“你这家伙,突然间昏了过去,真是吓死我了!”

“晃司?”方圆看清了眼前的人,惊讶的瞪大眼睛。

“呜呜,哥哥……”翔太挤了过来,哭的可怜巴巴的:“哥哥你病的好重……”

“翔太……”方圆这下终于确认了,自己是又回来的事实,没想到他昏迷的时候会回到家里去,不知道现在家里要乱成什么样了……

藤野晃司端了杯热水进来,把几粒药丸放到方圆手里:“幸好你醒了,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把这药给你灌下去,快吃了吧。”

方圆感激的接过水,仰头把药吞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哑着嗓子问:“我睡了多久?”

翔太乖巧的给哥哥接了杯水回答:“哥哥,现在都快八点了。”

“我只睡了一夜?”方圆反问。

藤野晃司和翔太一起点头。

只睡了一夜,但是在家里却过了近一个星期……

“已经快八点了!?”方圆总算是想起来了,“我上课要迟到了啊啊啊!”

藤野晃司翻翻白眼,昨晚倒下的时候一副快死的模样,怎么现在就开始生龙活虎的了?真不知道该夸他敬业还是什么!

“你就别鬼叫了,小爷已经替你请了假了,你就好好休息吧!”藤野晃司帮他把被子盖好,就拉着不太情愿的翔太出去了,虽然他十分想知道方圆和幸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致于他在生病的时候嘴里还念着幸村的名字。不过,现在小圆身体不太好,以后再问吧!

既然已经请了假,方圆就放心了,倒头蒙住脸准备再来一觉。

幸村由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一夜也没怎么睡好,第二天就早早的起床了,就连网球部也是第一个到的。

“幸村?你怎么来的这么早?”休息室的钥匙在柳莲二的手里,他一到门口就看见幸村站在那里,望着不知道哪里的什么东西发呆,这真是少有的情况啊!

“嗯,全国大赛就要到了,不能掉以轻心。”生活不是只有爱情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柳莲二的眼睛闪了闪,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明明很严肃的幸村部长,竟给他一种莫名的忧伤的感觉。

大概是眼花了吧!他想。

晨练的时间不长,真田照例训话几句后就解散了。

“弦一郎,我们也回教室吧!”幸村和往常一样叫真田。

真田没有急着走:“幸村,你今天真是太松懈了!”

幸村一笑:“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呐!”

“不过,我们的目标是全国大赛,我知道的。”幸村拍了拍欲言又止的真田:“以后不会再让你操心了。”

真田:“……”

早自习的时候,方圆没有出现,幸村还没怎么在意。可是第二节课是他的课,距离上课还有三分钟,他还是没有来。

这不正常!平时方圆总是会提前五六分钟进教室做准备的,幸村暗暗地沉思。

“方老师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就是啊,他也难得会迟到啊!”

“不会是又换老师了吧?”

耳边是班里的同学议论纷纷的声音,幸村的心理开始烦躁起来,怎么还不来?难道真的是出什么事了?

真田扫视了全班一眼,走到讲台前示意大家安静:“方老师请了病假,这节课大家就先自习。”

生病!?

幸村转动着墨水笔的手停了下来。

远远地,秋本诚一冰冷的目光隔着走道传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好多人要虐幸村啊……

上一章 42梦回昨天主目录下一章 44秋本和幸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