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25等待的福利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不知道为什,本来还很伤感的气氛就在方圆的话语中消失得一干二净,不过幸村本来也不是会长时间的让自己显得脆弱的人,当下也就不再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望天,一个低头沉思,又玩起了沉默的游戏。幸村发现,好像在和方圆在一起时,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静默的时刻呢!

秋本依然没有回来,而他们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刚才路过的大婶早已买菜回来,甚至热情的邀请他们去自己家里吃饭,但是被他们拒绝了。

“呐,小圆”幸村碰了碰坐在身边还在望天做发呆状的人。

“嗯?干嘛?”被人打断思路,方圆颇有些不满。

“我都说了我的事情了,小圆你也说说自己的吧。”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方圆抵着下巴不在乎的说。

“怎么没有,这么多年总会有什么有趣的事吧?反正看样子我们还要等好久,随便聊聊天也好啊。而且……”

“而且什么?”方圆好奇地问幸村接下来的话。

“而且我们现在是朋友吧,朋友之间当然要互相了解吧?”

“嗯……可是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啊。”方圆抓抓头,他说的也没错,身体原来的主人身边的事他一概不知,总不能和幸村说他穿越以前的事吧?万一被找出破绽咋办?幸村这孩子可是精得很啊!

“那小圆你之前是因为什么住院啊?也是因为生病?”幸村又问,连莲二都不知道的原因,看来绝不是生病那么简单。

幸村其实本来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没想到这个问题居然让方圆如此的为难,为难到这么久都没有回答。

“那个,抱歉,你不想说就算了,我没有一定要你回答的。”幸村连忙解释。

“啊,没有。”方圆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听到幸村道歉后挥挥手:“没事,不是你的原因啦,我只是在想别的事情。”

顿了顿,方圆开始组织语言:“那个,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那个时候之所以住院,是因为”方圆歪歪头,看幸村侧耳倾听的问模样,把话接下去:“是因为自杀啦。”

幸村呆住了,似乎没反应过来自己听到的话。他以前在无聊的时候也会在想是不是方圆也像自己一样生过什么重病,可是看来又完全不像,不然校方不会隐瞒的如此严密。

却绝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答案。

幸村狐疑的侧头去看方圆,他认识的方圆可不是那种因为一时冲动或者承受不住压力而选择轻生的人啊……难道这中间是有什么隐情的吗?

“你不用放在心上,这都已经过去了,不管怎么样,至少我活下来了,你就别纠结了。”方圆满不在乎。

幸村几乎想自毁形象的揉揉眼睛,他说的真是自己的事吗?这语气,完全就是一副局外人的口气啊!他真的有自杀过?该不会是为了骗自己而编的借口吧?

知道幸村肯定是以为自己骗他的,方圆叹口气,主动捋起袖子,露出一节手臂,指着手腕处那道丑陋的疤痕说:“呐,就是这个。”

幸村原本还在盯着那露出来的部分看得出神,顺着方圆的指点看过去,果然看到一条丑东西横在那里,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幸村受到蛊惑般伸出手去摸了摸,轻声问:“疼吗?”

方圆抽抽嘴角,把衣袖放下来遮住疤痕,不自然的说:“这么久过去了,早就不疼了,你不用这么紧张。”

不知道为什么,在幸村摸过来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使劲摇头,错觉错觉!

虽然有些可惜没能多模些时间,但是幸村也不是什么登徒子,即使有些惋惜,也没说什么。

“那你为什么……”幸村想了想还是问了,他还是很想知道原因。

方圆这回是真的纠结了,这要他怎么回答?他哪知道原主人这么干的原因啊?

“嗯,其实我自从醒了之后,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包括自己自杀的原因,甚至连周围的人都不认识,所以就辞了原来的工作。”这话也没有说错,只是方圆隐瞒了自己魂穿的事实而已,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谁都不会相信的吧。

幸村其实是不太相信他的说辞的,失忆这些东西,不是每天晚上小妹追看的韩剧里面经常会用到的情节吗?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以他们现在交情,问到这里已经足够了,再往下就逾矩了。

幸村没有再问让方圆偷偷松口气,要是再问的话,他还真不好解释呢。不过——

秋本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从幸村说要聊天到现在,差不多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也就是说他和幸村在这里一共等了三个多小时!

“抱歉啊,幸村,周末你本来应该去放松放松的,结果却在这里陪着我坐门口。”方圆很是愧疚。

“没事,反正今天网球部没有活动,正好可以和小圆出来玩玩,而且就这样和小圆聊天的话也是一种放松啊。”幸村笑着说。

方圆又不争气的脸红,这孩子干嘛有事没事就对着他笑啊?

“谢谢。”方圆低低的说。

幸村笑意加深,没有回答,出手摸摸低头的人的脑袋,没有遭到拒绝。

两人就这么等啊等,一直等到天快要黑,幸好今天上午见到的大婶给他们送了点饭来,不然他们今天就得空着肚子等一下午了。

直到夜幕慢慢的降下来,巷子的尽头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地靠近。

“秋本同学!?”方圆惊喜的站起来,幸村也随之站起来。

这时候不锻炼的人和经常运动的人差距显出来了,由于坐得太久,站起来的时候方圆猛地一阵头晕,眼前发黑,摇摇晃晃的几乎跌倒,幸好幸村及时扶住他,揽着他的腰让他靠在自己胸前。

靠在幸村身前平静了好一会儿,总算时能看见对面的景象了,于是他脱离幸村怀里。

幸村暗地里觉得这次来的很对,看,这么久的等待果然是有福利的。

“秋本同学,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方圆站直身子焦急的问,这孩子不会是又去打架了吧?急忙把秋本全身上下扫了个遍,看见没有伤口后才松口气。

秋本则是被眼前这两个人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在自家门口见到这两个人。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秋本皱着眉头问。

“呐,秋本同学难道忘记了,今天是家访的日子吗?”幸村适时出声提醒。

秋本一愣,今天?

“你不是说明天吗!?”凶狠的掉过头,他冲着方圆吼道。

“没有啊,今天就是十月十六号,我们约好的日子。”方圆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肯定的说。

秋本不吱声了,因为他发现,原来是自己记错了日期!不过,这么丢脸的事情他才不会承认!

“秋本?”方圆喊了一声,怎么了?

“啰嗦死了,闭嘴!”秋本底气十足的说。

“呵呵,难道秋本同学记错了日期?”幸村摸摸下巴,好笑的说。

“要你管!”秋本不耐烦的说道,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转身开门。

看到幸村的笑脸,方圆也瞬间明白了秋本今天不在家的原因,偷偷地和幸村一起背着秋本笑起来。就说嘛,秋本这孩子本性不坏,怎么会故意的把自己丢在家门口呢?

等到秋本开灯后,方圆才和幸村好好打量屋里的构造。

屋内的东西不比外面的造型好多少,甚至更糟糕。接待客人的主室里东西少的可怜,只有一张小桌子,上面还堆满了泡面之类的速食食品,桌子旁放着一个插电式水壶,然后走几步就是铺在地上的被子,看样子秋本是把这里顺便当成了卧室,被子边还零落这几本书,都是方圆给的,放在床边表明,主人至少在入睡前是有在看的。

方圆有些心酸,这个屋子满目望过去就这么点东西,连墙都是黑乎乎的。趁着秋本出去打水的时候,方圆帮他把桌上的杂物收拾一下。

一直以为,穿越后的自己已经很可怜了,无父无母,还要抚养年幼的弟弟,谁知道,秋本的生活更糟糕,他可是只有一个人啊……

幸村也不说什么,只是在看方圆在帮秋本收拾桌子时也去帮帮忙。

“你们在干什么?”秋本提着水进来冷冷的看着他们。

“桌子上太多东西了,我收拾一下。”方圆说,“总是堆着这些东西,你也没有地方做功课吧?”

秋本没有反对,坐过来把水倒进水壶里插上电源开始加热烧水。

三个人就这么谁也不搭话的各做各事,幸村是觉得自己完全就是跟着过来的人,开口的权利应该是方圆的。而秋本,谁能指望他主动张嘴?至于方圆,他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等到桌子终于清理干净时,水壶里的水也烧好了。

秋本从另一边的矮柜里掏出几个杯子,把水倒进去往桌上一放:“爱喝不喝,这里没有什么茶。”

“没关系,我不喝茶的。”方圆接过杯子,吹吹气,小心啜了一口。

幸村也不计较,学着方圆的样子也喝了一口,没有说话。

秋本冷哼一声,把自己的那杯推到一边。

上一章 24天才什么的最讨厌了主目录下一章 26更近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