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24天才什么的最讨厌了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周末的时候,方圆和幸村约好了一起去秋本家。

一大早,他就来到了约定地点等幸村,手里拿着从秋本诚一那里要来的地址。当时听说还有家访这种事情后,秋本先是很不屑地轻嗤一声,最后受不住方圆的连番炮轰,随手扯了张纸,快速的写下地址,像丢垃圾一样的扔回来,还伴随着嫌弃的表情:“随便你!”

想到这里,方圆不禁微笑,这孩子,还闹起别扭了……

“小圆,你等很久了吗?”幸村刚一到达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方圆,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方圆听到幸村的声音就转过了头:“没事,我也刚到不久。”

幸村今天穿着米白色的风衣,沿路跑来时衣摆随风轻轻摆动,方圆说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这个孩子,像画里的人一样好看。

“我们走吧!”方圆撇过视线对幸村说,心里想的却是,幸村将来的女朋友一定是个大美人吧!

“嗯。”幸村点头。

两个人并肩走在去秋本家的路上,方圆低头看着手里的地图,不时停下来对一对路标,防止自己走错地方。

越往前走,人烟越稀少,低头的方圆没有察觉,但走在一边的幸村明显察觉到了。他们已经渐渐地走出都市繁华地带了,这边的房屋已经比较老了,秋本诚一就住在这种地方吗?

等到走出了好远到了秋本家时,幸村和方圆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住的地方是这么的……破旧。

那是一个很老很老的日式住宅,大概修建的时间真的很久了,无论是门窗亦或是屋顶,都是黑乎乎的,整个房子甚至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就算方圆出身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不比幸村家是金领,家庭富裕,但他好歹也知道,像这种类似贫民窟的地方,环境有多糟糕。

两人站了一会儿后,方圆沉默着去敲那扇脏兮兮的推拉门,久久无人回应。

难道不在家?方圆又敲了会儿,还是没人应他。

“秋本不在吗?”幸村走上前来问,虽然一开始对秋本的处境有些惊讶,但是随后就平静了,秋本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没必要去多管闲事。

“好像是。”方圆纳闷的点头,“我明明告诉过他今天会来的……”

“嘛,以秋本的个性,他大概没放在心上呢!”幸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

就在这时,一个大婶提着篮子路过,见到站在人家门口的两个人,热络的过来问:“你们找谁?”

“啊,阿姨您好,我们来找秋本诚一。”方圆和幸村连忙弯腰打招呼。

“哎呀,你们找秋本这孩子啊?”大婶一听是找秋本的,更加的高兴了:“你们是秋本的同学吗?我很少见到有人来找他咧,这孩子,跟谁都是不理不睬的,唉,不过品性不坏,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啊!我难得见他有朋友……”

看到大婶一张嘴就说了一大堆话,方圆只有硬着头皮听,不过她看起来也挺了解秋本的,于是插嘴问:“阿姨你知道秋本他为什么住在这里吗?我记得他以前的地址不是这个。”

“哎?你们不知道秋本这孩子的情况?”大婶停下嘴,颇有些意外。

“嗯,事实上,我们是第一次来。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方圆,是秋本的班主任,这位是幸村精市,也是我的学生,我们这次是来家访的。”

大婶愣了一下,继而高兴的一把拉住方圆的手:“哎呀你就是秋本这孩子的老师啊!难怪一看上去就很有学问的样子!哎呀您可真年轻啊!我都没认您是老师,哎呀真是一表人才啊!”

幸村偷笑着看方圆尴尬的想抽出手的表情,很有些幸灾乐祸。然而下一秒,被笑的人就成了自己。

“哎哟,这小哥是谁?”大婶终于放开方圆的手,转头就见了幸村。

“您好,我是幸村精市,秋本的同学。”幸村礼貌的回答,完美的笑容立刻秒杀了大婶。

“哎呀,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又有礼貌!”大婶又改来抓幸村的手,“看起来也是个优秀的好孩子!”

“哪里,您过奖了。”幸村保持微笑,谦虚的说。

方圆就站在一边看那个阿姨把刚刚对自己做的事情对着幸村又做了一遍,更可怕的是,幸村居然面不改色,全程都是保持微笑!

“那个,阿姨,我们想打听一下秋本的事。”方圆终于打断了大婶对幸村的无休止赞美,那时间可比刚才夸他多的时间长得多!

“哎呀,你看我光顾着高兴,都忘了你们是来家访的了!”大婶不好意思的说,然后就又抓着方圆的手开始BLABLA:“方老师,我跟你说啊,其实秋本这孩子很可怜的,那时候……”

大婶讲了很久,方圆就认真地听着,总结起来就是:秋本的父亲去世的早,还留下一些债务没有偿清,于是为了抵押债务,他们只好把唯一可以栖身的房子卖了。然后秋本妈妈就带着年幼的他四处租房子住,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由于长期没有一个稳定的生长环境,再加上母亲忙于工作无暇教导,所以秋本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暴躁,后来就和小混混们混在一处了。他母亲因病去世后他就搬到了这里一个人居住,生活日常根本无人料理。

方圆默不作声,他以前知道秋本一个人生活不容易,但没想到是这么的不容易。大婶说完之后,叹气般的对方圆说:“方老师,这孩子一向都是很苦的,现在还没有母亲,您就对他多照顾点吧,别让他老跟那些人混在一起,我很担心他会惹上麻烦啊!”

方圆郑重的点头:“嗯,我会的。”

大婶提着篮子又交代了几句才离开,方圆和幸村就这样目送她消失在岔路口。

“小圆?”幸村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低落,开口询问。

“嗯?”方圆头也不抬,走到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幸村想了一会儿走了过去,和他坐在一起。

“你很介意吗?”幸村侧头望他。

方圆沉默了一下,他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幽幽的说:“以前,我不知道,秋本是这样生活的。”

“那小圆你是同情他吗?”幸村漫不经心地说。

“同情?大概吧,每个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有这种感觉的吧?”

“可是,这个世界上比秋本更加一无所有的人多得很,而且,秋本他未必需要你的同情。”幸村的声音听来有些冷漠。

方圆直愣愣的看向幸村,好一阵子才接上话:“可是,同情并不是什么可耻的……”

“但是人都是有自尊心的,你的同情只会让人觉得更加痛苦和……无地自容。”幸村打断了方圆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方圆盯着幸村俊美的脸庞,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总觉得幸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面下隐藏的情绪是很激烈的,他这是怎么了?

方圆认识的幸村精市,也许有时候让人看不透,但是却温和善良,从他几次对自己的帮助来看,他其实是个很体贴的孩子。为什么现在他的表情是这么的冷漠?

“幸村,你怎么了?”方圆担心起来,这孩子怎么心情一瞬间就转变了?

“我以前……也有过很无奈的时候,”幸村学着方圆刚才的动作,抬头看天,仿佛这样就可以不让别人窥探自己的内心一般,“所以,每次看到别人的同情的眼神时,就好像是在提醒自己的无力和软弱,叫人焦虑不安。”

方圆没有接话,也许,这是极少数的幸村向自己倒心里话的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会这么没用,在我的部员冲向我们的梦想时,我却只能缩在床上,卑微的任由那些人在我身上检查数据,看别人投过来的各种眼神,可怜的,可惜的……你不会明白这种心情的。”幸村的声音听来有些悠远。

这说的大概就是晃司提过的幸村大病一场的那次吧,没想到后遗症居然这么大……

方圆不知道怎么开口,作为一个老师,他当然知道如何开解自己的学生。但是作为朋友,方圆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安慰那个看起来很悲伤的孩子。

“就算曾经有人同情你好了,可能别人也都是善意的啊,肯定不是有意侮辱什么的。那么敏感的话活得也太累了啊!再说,你现在这么彪悍,走出去谁敢同情你啊?你都甩人家几条街了,不秒杀人就不错了!”方圆越说越不服,这孩子明明就很优秀,怎么还这么杞人忧天的?果然天才什么的,不是自尊心太强,就是太过敏感吗?幸村精市这熊孩子是这样,这身体的原主人也是这样!

天才这种生物真是太讨人厌了!

上一章 23送他回家哦主目录下一章 25等待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