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14我的弟弟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幸村从来不知道,原来世界真的可以这么小,随便的拉个孩子居然就是方圆的弟弟!

而此时的方圆则在办公室里坐立难安,刚才幼稚园的松下老师打电话来,说是翔太擅自跑出了学校,到现在都没回来。

他急得在电话里问那个女老师具体情况,那头女老师说翔太和几个男孩女孩打架,还把一个小男孩的脸抓破了。

打架?方圆有些发懵,翔太一向乖巧,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和人打架?

松下老师答应来立海大找他商量,一起去找翔太。

幸村把翔太带到网球部的休息室,这时候部活差不多要结束了,二三年级的就要离开,剩下的一年级生打扫卫生。

柳莲二发现了翔太身上有很多伤口,不重但是很密集,一看就是同龄的小孩子弄的。

“你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幸村蹲下身子摸摸被柳包扎好的伤口。

翔太点点头,却不开口说为什么打架。

小孩很坚强,在柳给他涂抹酒精消毒时也没哭,虽然泪珠在眼里打转也没掉出来。

“噗喱,果然是青春啊,男孩子就是要打那么几次架才算是男人呐!”仁王感叹,“是吧搭档?”

“你是想说你那次的离家出走?”柳生不太给面子。

“哎呀,那也算是青春的纪念啊。”仁王不以为意的笑。

“还是打电话给老师吧。”桑原提议道。

于是,谁知到方圆的电话来着?

天地良心,其实一开始方圆就在黑板上公布了自己的号码,只是那个时候幸村没怎么把他放在心上,所以没有动笔记。而真田?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老师不靠谱,虽然后来有小小的改观,但是,你指望皇帝像个小女生似的记号码?

剩下的人又都不是方圆的学生,翔太则是呆呆的坐在一边不讲话。

这种时候,柳莲二的好处就凸现出来。

幸村快速的往手机里输入号码,保存做了标记,然后才拨过去。

松下老师刚到,方圆的手机就响了,他急忙接起来,有可能是翔太的:“喂?翔太吗?”

“抱歉呐,老师,我不是翔太。”那头的声音听起来不紧不慢的。

“幸村同学?”方圆有些意外。

“是啊,老师在忙吗?”

“嗯,是啊,有些事,你可以待会儿再打过来吗?”方圆急切的说,他正忙着找翔太呢,现在的确没时间。

“可是我有事情要说。”幸村坚持。

“我真的有事,可以回来后再说吗?”方圆有些急,这个幸村,平时也没见他找过自己,怎么这会这么急的找自己?

“可是我要说的事情也很重要。”幸村积蓄固执。

方圆几乎抓狂,一边的松下玲子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幸村这孩子……

算了。

“你说吧,我听着。”终究是放不下学生,他选择听完幸村的话。

“是这样的,你弟弟翔太在我们网球部的休息室,他看起来不太好,你要来看看吗?”幸村淡定的慢条斯理的说,故意装作不懂对面的人有多急。

!!!!!!!!

方圆带着松下老师急匆匆的赶往网球部,谁知道那孩子会跑来这里找他啊!

他到的时候,翔太正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手里玩着丸井给的网球。

“翔太!”只来得及和幸村打个招呼,他就火速冲进去看他家小孩。

看到翔太小手和脸上的绷带,他震惊了,翔太在家的时候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伤,他向来都是护的紧,宝贝的很的!

“哥哥。”翔太紧张的看向向自己走过来的兄长,很是不安,害怕他会责怪自己和别人打架。

“怎么弄成这样?”方圆托起他的小手,语气里满是心疼。

“他和几个孩子打架了。”站在一边的松下玲子解释。

“打架?”这身伤分明就是单方面被打好吧!方圆有些怒了。

“请恕我多嘴,但是我想请您对自己的弟弟多加管教,怎么能因为几句话不和就动手呢?还把别的孩子脸弄伤,你也是老师,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而且没父母的孩子才更应该注意才是……”

“对不起,”方圆冷冷的打断松下的话:“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孩子的家长昨天就找上门了,希望您能带着您的弟弟和他们道个歉。”松下理了理头发,又说:“像这样的小孩子纷争我见过很多了,您只要道个歉就行,当然,孩子带回去后也要好好教育……”

“我是不会去道歉的。”方圆再次打断她的话。

“你说什么?”松下脸色不好看起来。

方圆不理她,转头抱过坐在位子上的翔太,轻轻地问:“翔太,告诉哥哥,为什么打架?”

翔太抬头,眼里忍着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他们,他们说,说我是没爸爸妈妈的野孩子,还说我是混.交.杂.种。”

方圆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以为的最应该单纯的孩童,伤害起人时,比之成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抱紧怀里小小的身子,他冲着站在门口的松下冷笑:“松下老师好教养,教出来的孩子也是好样的!我倒是很想看看,他们的家长又会是什么摸样!”

松下的脸色苍白起来,顿时尴尬的辩驳:“总之你的弟弟打伤人就是不对的。”

“那请你告诉我,翔太这身伤又是哪里来的?您不要告诉我这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方圆愤怒的还击。

松下退了几步:“如果你不想事情闹大的话,最好还是去道个歉,不然我也会有麻烦!”

“我当然要去!不过不是去道歉,我要去看看那些家长,他们要给我一个什么交代!”方圆放下翔太,小孩紧紧地抱住他的腿不松手。

“身为一个老师,我真为您遗憾。”方圆平静的说。

“你是什么意思?”松下尖锐起来。

“作为一个老师,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保护自己的学生,而是想着怎么为自己摆脱麻烦,您真是太不合格了!”方圆寸步不让。

“是你的弟弟没教养!包括你在内,没有父母的孩子能有什么作为!”松下羞愤的口不择言。

“你说什么!”方圆捏紧拳头,长这么大,他第一次有种强烈的打女人的冲动。

松下被现在的方圆吓到了,惊恐的打开门逃了出去。

门外的几个人把里面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丸井甚至几次想进去为方圆兄弟说话,被真田瞪回去了,这是人家的事情。

不一会儿,方圆抱着翔太出来了,他面无表情的冲幸村点点头,说了句“谢谢”,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幸村看着他单薄的背影消失在昏暗的夜色里,显得那么脆弱,心里钝钝的疼。

他从没看过这么生气的方圆,从没见过他这种面无表情的样子,从没见过他这么……难过的神色。他一直以为,方圆只是个笨笨呆呆的家伙,永远都是好脾气的跟在学生身后的好好先生而已……

上一章 13猫女仆?主目录下一章 15暂住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