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网王]老师18岁

13猫女仆?

作者:顾青词 更新时间:2015-03-14

方圆有些忧郁,但是翔太吃完饭后又回房去了,一点瑕疵都没有。一时间找不到破绽的他虽然想找小孩谈话,但是被翔太以上学累了为理由搪塞过去了。

难道孩子大了就真的会有小秘密?方圆又是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幸村接到了发回来的数学作业。他对自己的数学水平还是很有信心的,作业每次都是很完美的完成,这次也……

嗯?

他不确定的翻到昨天批完的那一页,最后一题被人用红笔圈了出来,旁边还写着正确的答案和详细的讲解过程,字迹工整大方,末了还在结尾加上了一句话:“幸村同学的数学一向很好,不过还是要小心些啊,加油!”

他仔细看了一下原题,然后发现果然是自己不小心算错的,又看看题目上红笔标出的一排字,充分表现了主人的用心,内心顿时有一些小小的温暖。

“咦?幸村同学也会出错吗?”前排的上原同学突然回头,无意间瞄到他的作业本,颇为惊讶。

“嗯,是啊。”他点头,嘴角忍不住的笑意。

“方老师也在你的本子上做了批注啊!”

“也?”幸村嘴角的笑意忽然淡了一些:“你那里也有吗?”

“嗯,是啊!”上原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我数学没有幸村君这么出色,总是出错,而且还有好多不会做,每次都是方老师在作业本上给我讲解的。”

不知道为什么,幸村刚才还暖暖的小心肝有些凉了。

“啊,当然不是只有我啦,其他同学只要有错的地方,方老师都会给批注的。说起来,方老师真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啊,大家都很喜欢他呢”上原想起什么来,又添了两句。

唔!这下心情更不好了!

“幸村君,你怎么了?”上原停下来,发现幸村的脸色实在有些不好看。

“没什么。”他重又摆出笑脸,脸色凝重的盯着作业本出神。

上原误以为幸村是在为自己作业的不完美而懊恼,于是笨拙地开口安慰:“那什么,幸村同学,谁也不会是什么都会的,偶尔错一次是可以理解的啦,不用灰心!”

“谢谢,不过我没事了。”明白她是误解了,他也懒得去纠正,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认真的写板书的某人,心里格外的憋屈:他还以为,只有对自己是特别的……

等一下,他为什么要期待这个看起来呆实际上更笨的家伙对自己特别呢?难道最近是训练太多了?

事实证明,即便是号称神之子的幸村殿下,在感情方面,也不过就是个平凡的,初出茅庐的小鬼而已。

而被人怨了的方圆浑然不知,他现在脑子里都是不对劲的翔太,琢磨着今晚回去要不要套套话,现在的小孩,都不好教育啊!

距离课间还有十分钟的时候,他提前结束了今天的课程,打算开一个简短的班会。

“你们觉得这次的学园祭要怎么搞?”方圆说完了这班会的主题后,开始征求同学们的意见。

“还能怎么办?不就是茶馆、表演那一套,难道还有别的吗?”台下的同学们反映不是特别热烈,毕竟从小到大已经见过太多次了,都没什么新奇的东西。

“那你们谁有更好的主意吗?”方圆放眼全班,希望有谁可以给点建议。

眼光扫到坐在座位上的秋本诚一时,秋本一脸不耐烦的给了个“别问我问了也是白问再烦我就灭了你的”眼神给他。

估计指望他也不靠谱,他没准会给整成格斗大会。

“真田同学有什么好的主意吗?”他又开始问真田。

真田规规矩矩的站起来:“随意,国中时大部分都是话剧表演。”

话剧表演?这个听起来还不错。

“可是话剧表演太普通了,没什么新意呐!”幸村插嘴,他对话剧表演什么的还是比较抵触的,原因实在是不愿多提。

“那幸村同学的意思是?”

“鬼屋也很好啊。”幸村微笑。

班级里也开始有女生附和起来。

方圆的脸绿了,他才不承认堂堂男子汉怕鬼!只是,只是这个主意也太馊了!

看着讲桌前的人脸色难看,幸村莫名的有种出气的感觉:叫你不分轻重,对谁都一样!

“我看大家还是抽签决定吧。”终于有人能给出一个比较好的提议了。

方圆立刻采纳。

几分钟后,班里所有人都交上了自己写的字条,然后班长真田到前面去抽。

真田翻开一张字条,站在那里沉默了良久,直到方言催他,他才臭着一张脸,低低的公布结果:“猫女仆咖啡馆。”

——————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方圆却松了口气:不是什么鬼屋就行!当下拍案定夺:“好,就是猫女仆咖啡馆了,大家接下来的日子要好好准备,一个月后一定要好好表现!”然后就趁着下课铃声施施然走了。

班级里的男生们响起了一片哀嚎,女仆也就算了,还猫耳朵,提这个主意的人到底是有多猥琐啊!

幸村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是瞄了一眼旁边的真田:果然不该让他去,手气也太差了!真田习惯的想去摸摸帽子来阻挡幸村的视线,摸到了自己乌黑的头发后才反映过来自己是在教室,悻悻然收回手。

果然,无论怎么样,都改不了穿女装的命运吗?幸村开始烦恼起来,不行,就算是要吃亏,不拉着人垫背怎么行!

至于秋本?他大爷的不愿意干的话,这个班谁敢动他!?

完全不知道班级里情况的方圆,在决定好目标后一下子充满了干劲,下定决心要做出一番成绩来。至于什么事猫女仆咖啡馆是什么东西,暂时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幸村放学后照旧和真田一干人等在网球部活动,路过仓库的时候桑原发现仓库旁蜷缩着一个小孩,看来年龄不大。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丸井文太蹦了过去,热心的问道。

翔太抬起头看看他,又低下头,也不说话。

“哎?不要不理我啊。”丸井又凑到另一边,企图让他开口。

“文太!”真田开口制止他:“不要吓到他。”

…………

到底是谁的脸更吓人。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仁王也笑嘻嘻的把脸凑过去,这孩子长得挺可爱的。

翔太这回连头都不抬了。

“搭档,他都不理我啊。”仁王忧伤的靠近柳生比吕示,柳生看了眼自家搭档,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是个聪明的孩子都不会靠近这张一眼就看出不怀好意的脸的!

幸村本来不太想管闲事,不过看这孩子长得挺像那谁谁的份上,他便走到小孩身边,温和的笑:“你叫什么名字啊?”

声音很好听,翔太终于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哥哥看。

“小朋友?”幸村很讨厌被人盯着看,不过他能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我叫翔太,宫野翔太。”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带着幼童特有的稚嫩。

“翔太是吗?那你为什么来这里啊?”幸村继续哄道。

“我,我是来找哥哥的。”翔太小声的说。

“那你哥哥是谁?”

“我哥哥叫方圆。”

上一章 12青春期!?主目录下一章 14我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