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爹!!!”

小说: 昆仑主:无为 作者: 六趣空空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269 阅读进度:37/38

“你确定要和我回玉虚峰?”

“陆序可在呢。”

陆玄见莫寻境铁了心要一直跟着自己分享话本,觉得恐怖万分,拿出陆序好劝谏也不管用。

“就算咱哥哥给我下十年的霉运,我也不会弃你而去的,我知道,没有话本的人生是十分枯燥的,好比没有甘霖浇灌的娇花,很快便会凋谢!我会好好与你讲述这些话本世界的爱恨情仇,为你的人生点一盏琉璃灯,你不要感谢我,我只是一个路过的普通妖族......”

“有人过来了。”

“咳!嗯,昆仑主近来可好?”

莫寻境一听有人路过,立刻向旁边一弹,在陆玄两步外站定,摆足派头,时不时邪魅一笑,好一位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陆玄暗中翻个白眼,扭头便走。

“哎哎!咳,”莫寻境见陆玄要走,想出声阻止,可又有人上前搭话,莫寻境没法子,只得维持着形象,又草草应付了事,眼睁睁地看着陆玄走得没影儿了。

......

玉虚峰,太虚庭。

陆玄回到峰上,刚准备抬脚跨进太虚庭,陆序就轻飘飘地冒出来,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陆玄脚步一顿,又把脚收回来,转身便要再下玉虚峰。

“怎么,这玉虚峰就这么待不得吗?”

陆序轻摇折扇,跨步进内庭去了。

“快些进来吧,季岸归做了许多你爱吃的菜式。”

陆玄深吸一口气,颇为沉重地进去了。

陆玄看着一桌子的菜,都是自己平日里爱吃的,拿起筷子只浅尝几口就有些食之无味了。

“咳,陆序君还有事吗?本座要用膳了。”

见陆序坐在对面,笑容满面,毫无离开的意思,陆玄只觉得满席佳肴味同嚼蜡。

陆序本是笑吟吟地看着陆玄,听见陆玄赶自己走,也不恼。

“那道德天尊邀你去太极宫,你若去了,怕是这昆仑主要换人当了,”陆序捻起一块桂花糕,咬一口便放下了,“你那师父岳殃与道德天尊可是老交情了,你到了那太极宫,新鲜的灵丹便能出炉了。”

陆玄手一抖,筷子上的罗汉虾又掉回玉盘,“这道德天尊还敢吃人?”

“吃不吃人倒是不晓得,你肯定是只有被吃的份儿。”

陆序伸手将那盘桂花糕推远些,一手杵着脸,视线盯着手中折扇,手指翻飞,似要把折扇转出花来。

“几千年前,诸天道祖在三十六重天论道之时,岳殃当众踢翻了那小老儿的丹炉,你去了他那可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了。”

陆玄想象着那般场景,自己那位仙风道骨、不染凡尘的白衣师父,竟会在诸天论道的大场面当众发威,肯定是面无表情地抬脚,然后踢翻那座小塔似的丹炉,接着袖袍一甩,转身便下了三十六重天,实在是强悍无比!

“观礼之后,我也不会再与那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位道德天尊有什么接触了,放心吧。”

陆玄夹起一块竹荪,食欲又重新席卷这方石桌。

“另外,少同那狐狸崽子在一起,那崽子身上有些......”陆序话一顿,不再摆弄手中折扇,“你乖乖吃饭吧,哥哥出去转转。”

陆序用折扇轻轻点点陆玄的肩膀,暗中渡去一点灵力,随即面带轻笑,步履安详地踏出太虚庭,出门去了。

陆玄瞥见陆序那抹意味深长笑意,摇摇头,不知那位仁兄又要倒霉了......

......

又过一日,前来参加大典的各方势力差不多到齐了。

有许多势力听闻昆仑主昨日便已抵达神界,便想前去拜会。

陆玄来的那日十分高调,玉虚峰降临倒是让普通修士惊叹不已,而那些别有心思之人,关注的却是峰内,足足有二百多道恐怖波动,即便是玉虚峰隐遁虚空,也能清楚感知到那股骇人威势。

不过玉虚峰隐遁虚空,摆明了不接客,他们也没处去寻,想托人捎信更是不可能,天帝又不会闲着没事替他们一一引荐,最后只得作罢。

陆玄在玉虚峰上安稳不过半日,便想去天下天闲逛,看看这神界风土人情。

陆玄换上一身水色唐草暗纹华服,半长墨发用红檀玉带随意束于脑后,额角几缕碎发随风而动,笑晏晏,端得是少年风姿,意气可坠霓虹。

......

神界,天下天。

这神界确比小世界繁华千万倍,各个摊位上摆的多是些罕见的新鲜玩意,更有不少供来往游人在街边玩乐的小摊。

陆玄也上前瞧了几眼,与凡间小世界的“套圈”极为相似。不准动用灵力及外物,能否套中想要的东西全凭自身。

不过这小摊的“圈”倒是有些小门道,其中篆刻许多小型引力法阵,而这种构思十分巧妙,以自然风催动法阵运转,旁人也只会以为是风在作怪。

除非有哪位无聊的仙君大能仔细探查那圈中奥秘,不然这位摊主可是能一直逍遥自在了。

陆玄右手拿着紫檀玉折扇,扇面一合,在左手手心轻敲两下,暗叹这摊主如此妙手,若是能潜心研修阵法,免不了又是一位阵法天才横空出世,如今却只是用来骗些钱财,实在是可惜。

“哎!老板,你这事儿忒不厚道了!这古往今来都讲究诚信经营,怎地你却做这种龌龊事?洒家瞧不起你!”

一个浓眉大眼,虎背熊腰的大汉面红耳赤,急头白脸地向那摊主高声喝道。

那摊主却是眼睛也不抬一下,拿着草帽懒洋洋地扇着,“怎么,一百个圈儿什么都没套到,在心上人面前拉不下脸了?”

那大汉闻,一张黑脸硬是涨成猪肝色,“你!你这人怎地凭空污人清白!他是洒家的好兄弟!乃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陆玄探头向那大汉旁边看去,一道娇小的桃红身影,只堪堪到那大汉胸口处,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若不是胸口平平,还真以为是个娇俏的姑娘呢!

“郑兄,不必和此等利欲熏心,翕张他人的下作之人多费口舌!直接砸了他的摊子便是!”

那“娇俏姑娘”听闻摊主的调讽,眼睛一横,立刻抽出一把巨斧,作势砍向那“下作”的摊主。

巨斧劲风扫过,直接将摊主手中拿着的草帽劈成两半,那摊主被这力道一顶,脚下不稳,一个屁墩坐倒在地上,竟是不省人事了。

“你这小子!怎地不分青红皂白便胡乱打人?”

人群中又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一瘸一拐地挤进来,先是跪坐在地上,艰难地把那摊主扶到一旁,见其没了动静,便颤抖着伸手探其鼻息,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又抹下几滴眼泪,眼睛通红,神色哀恸,一声哀嚎震天动地。

“爹!!!”

那书生嘴唇瓮动,不一会竟是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爹,都是孩儿没用!生了这样一副残破的身子,不能上山砍柴补贴家用!害得爹被人活活打死!娘嫌我生来便有残疾,早早便抛下我们走了,只剩下我们父子二人相依为命!爹每日天不亮便出门摆摊,一天只能赚几文钱,全都为孩儿治病买药去了!您却吃不饱穿不暖,落下一身的病根!呜呜呜,爹!您的大恩大德孩儿还没来得及报啊!孩儿还没让您享福呢!您不是说,等孩儿病好了,便带孩儿去寻娘吗?孩儿不要娘了,孩儿只要爹好好的!呜呜呜,爹,爹!您醒醒啊!没了您,孩儿自己怎么活啊!爹,爹您等等孩儿,孩儿,孩儿这就随您去了!”

这书生说着,不知从何处摸出个布条来,便要往脖子上缠。

有一对夫妻红着眼睛上前,从书生手中抢下布条,哽咽道,“好孩子!大娘也是早早便失了双亲,不知日子有多苦哟!看到你,倒是让大娘想起从前吃草皮、挖树根的日子了,你这隐疾,如何有力气哟!大妈这有些灵石,你拿去讨生活吧!唉呦,可怜的孩子哟!”

围观群众见此,有不少已经是开始掩面哭泣,有的也拿出些钱财,放到那已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书生旁,面带不忍地安慰着那书生。

一时间,那书生旁已堆出个灵石小山来,几乎和那位“娇俏姑娘”一般高了。

那先头的大娘又掏出个储物袋,将灵石小山收起来,放在几度哭晕过去的书生怀里,“好孩子,坚强些,你爹爹若是还在,必定是希望你好好的生活下去!你可有安身的地方?我和你大爷送你回去,帮你将父亲安葬了吧!”

那书生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刚走两步又趴倒在地,只得靠大妈搀扶着,才能勉强行走。大爷草草收拾几下摊位,拿起余下的东西,又扛起那摊主的尸身,跟着大妈与书生远走了。

余下众人这才想起谴责那杀人不眨眼的狠厉之人,四下张望,也是不见人影了。

众人见事情已是尘埃落定,惋惜地散开了,刚走几步见到新玩意,随即又加入新的人群,悲伤春秋去了。

人群渐渐散开,只剩陆玄还保持着看戏的样子,望着那壮汉和桃红衣服溜走的方向,笑眯眯地跟上去了。

(本章完)

s..book444552701132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昆仑主: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