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面圣

小说: 空闻碧落 作者: 臧诗 更新时间:2020-11-22 01:47:05 字数:2454 阅读进度:70/70

长歌回到东宫呆了两天,直到黎府的丧事落幕,长歌才闲下来歇一歇,但自从她回来,倒是一直没有见到贺采薇,她知道贺采薇的住处,但人不在眼前,她也乐得清闲。

“娘娘,宫里的人来了!”浙斯领着多岸进了主殿,长歌坐在主位上等着多岸的话。

“太子妃娘娘!皇上宣您进宫呢!”多岸施了一礼,他也挺久没见到长歌了!

长歌并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让她进宫,也没让云旌漠陪着,自己坐了马车进宫去了,云旌漠派了魏离跟着,长歌也没有反对,进了宫后才知道,原来襄王也在。

“长歌!”云旌杨在正殿门口叫住了黎长歌,长歌等在原地看着云旌杨。

“我听说你回东宫了?”云旌杨的声音细听就可以听出温怒,但是黎长歌没有细听!

只是不动神色的往后退了一步“是!我是回东宫了!”

云旌杨讽刺的扯了扯嘴角“真好啊!”

长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又听云旌杨说道“上赶着去给别人的孩子当嫡母啊!你可真厉害!”

长歌愣在了原地“你一定要这么说话吗……我和云旌漠之间,你……你要是不想祝福可以不用祝福,眼不见为净就好,为什么一定要冷嘲热讽呢?”

看见云旌杨又要说话,长歌抬手制止了云旌杨,继续说道“我和云旌漠怎么样,说到底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且云旌漠对我的感情我可以看得见,我也可以感受,至于你云旌杨……不管我从前和你如何,但是都过去了,我们两个不应该再这样纠缠不清了!”

云旌杨冷冷一笑“你这是要和我断绝关系了?”

黎长歌摇了摇头“我们之间的关系,无外乎我是太子妃,你是襄王,我是你兄嫂,仅此而已了!”

长歌说完没有再和云旌杨纠缠,转身进了宫,皇上已经在等她了。

“儿臣见过父皇!”

“长歌!”皇上几个月不见黎长歌了,黎长歌也很久不见皇上了。

一个人觉得眼前的人清瘦了不少,一个人觉得眼前的人苍老了不少!

“朕……朕听说你回东宫了!”

黎长歌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皇上也没想到黎长歌这个反应,只得跟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初很多事情,太子他……为了朝局身不由己,你……你多担待他……他很喜欢你,朕知道的!”

南宁当年也是为了皇上死的,如今黎长歌也要为了云旌漠诸多隐忍,黎长歌突然觉得,帝王家的人,似乎都不会对人付出所有的感情!

他们也会爱上一个女人吗?或许吧,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把心交给一个女人,因为他们不会允许自己的情绪被别人掌控。

可能黎长歌恰好入了云旌漠的眼,而她的姨母南宁恰好入了皇上的眼。

也不知道她们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黎长歌很不喜欢付出了满腔热情,但是对方却让自己摸不透,皇上的话正好点醒了她,她在想什么呢?云旌漠永远会以国事为重,纵然在她心头插了一刀,皇上也只会让她忍耐!

没有回皇上的话,只是在一旁时不时的点点头,示意他自己在听。

皇上无非就是嘱咐一些好好休息,和太子无生嫌隙,黎长歌还隐隐的听出来了,皇上在暗中敲打她和襄王!

一一点头答应了之后,黎长歌浑浑噩噩的从正殿初来,拒绝了贤合宫宫女邀请她去贤合宫用膳的请求,转身上了马车准备回去,她一上午忙于应付皇上,此刻实在没有经历去应付贤妃了。但是贤合宫中的人却借题发挥了。

“姑母也别在意,太子妃如今已然是一品安和公主了呢!毕竟是云朝第一位异姓公主,娇纵一点也可以理解的!”

说话的正是今日到贤合宫请安的王氏表侄女,王悦然!

“悦然姑娘这话说的,黎大人的功劳,难道还换不来太子妃娘娘的一个公主之位吗?再说……这名分之事,娘娘受之无愧,又何来娇纵一说?”

另一边说话的人小腹隆起,看上去是怀有身孕的样子,正是贺采薇!

贤妃如今是太子之母,在后宫之中的地位如日中天,王悦然是她从小宠爱的表侄女,从前她没权没势,不敢明着对王悦然好,可是朝中之势肃清,皇上换下来了一批和原来秦渊有关系的朝臣,王氏推举了王悦然的父亲,如今王家在京城颇为得意。王悦然就像突然飞上枝头的凤凰,别人对她说话都开始客客气气了,已经很久没有人当面这样搏她面子了。

王悦然阴阳怪气的冷笑了一声“谁不知道太子妃和皇上之间出了问题是因为你,你在这装什么好人啊?”

贺采薇不欲与她争辩,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主位上的贤妃这个时候出来做了和事老“好了,既然太子妃不来,我们就先用膳吧!”

众人走到餐桌前,贺采薇不慌不忙的将贤妃身边的碗筷一一摆放好,但却迟迟不落座。

“采薇!坐下来吃饭吧!”贤妃很满意的看着自己跟前的布置!

贺采薇笑了笑摆摆手“采薇失礼了!如今身子越来越重,吃不惯别人做的菜,都是东宫的王婆给我做的,采薇侍奉母妃用完膳,回东宫再吃吧!”

贤妃挥了挥手,让身边的嬷嬷把贺采薇扶到凳子上坐着,接着说“不必这么多礼,这里没有这么多规矩,安心在东宫养胎就好!”

说完又示意跟前的宫女传轿子,看着贺采薇坐稳了才回到餐桌。

轿子里的贺采薇揉了揉眉心,身旁的彩蝶忍不住道“娘娘!那王姑娘也太无礼了,您现在好歹也是太子侧妃!她怎么敢当面就如此挤兑您啊?而且……您孕期明明什么反应都没有,刚刚那一番说辞,是不想和贤妃一同用膳啊?”

贺采薇轻笑一声“呵!”接着继续说道“等到太子继位,贤妃就是太后了,太后从小就疼爱王悦然,以后肯定就教养在身边了,你说王悦然这境遇……像谁呢?”

彩蝶顿了顿,低声说道“娘娘是指……太子妃?”

贺采薇点了点头“王悦然背后虽然只有王家,不如太子妃身后是黎、南两家,但是你我都知道,太子妃从前就是先皇后养在身边的,王悦然也是在被未来的太后养着,以后随着贤妃和太子提携,王家肯定得势,虽说在太子妃面前区区王家不够看,但是压过贺家,压过我一头,是没有问题的”

彩蝶听到贺采薇这样说,忍不住打抱不平“娘娘!可是……”

贺采薇抬手制止她,继续说道“你也不必替我委屈什么,我说的是事实,贤妃已然动了将王悦然许配给太子的心思,她爬到我头上也是指日可待,所以我们能让着她就让着吧!但是我实在……不想一起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