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22 00:51:46 字数:2300 阅读进度:31/63

又一曲舞曲结束后,傅厉行有生意上的伙伴找他商讨事情,安如意总算得已自由。

她揉了揉自己腰枝,走去了取了杯红杯,察觉到安依依一直盯着自己。

安如意浅浅一笑,端着长脚杯走去了罗马柱后的露台——这是她进入大厅后就留意好的地方。

露台底下种植了一片绿植,微风抚过,绿波迭起,风景独好。

其中一面连了个精致白色小梯,与地面相隔大约半层楼高——掉下去也不会伤筋动骨。

“如意。”

果然,她才到了不到两分钟,阴魂不散的安依依就又跟来了。

不过这次安依依没有了盛气凌人,而是换上了楚楚可怜的表情,“如意,求求你,把厉行让给我行吗?”

安如意好笑地看着安依依,“你是演上瘾了吧?这么喜欢演怎么不去当演员呢?”

安依依恨得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她还是憋着怒火,挤出两行眼泪。

“如意,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从小跟妈妈偷偷生活在外边,而你是安家千金,所以我心里有点不服气,对你说了些过激的话。

可我没有真正害过你,知道你喜欢厉行,我甚至都没怨过你!

现在你们已经生活了两年,厉行他并不喜欢你,你又何必一直霸占着他?我肚中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如意,你就把厉行让给我行么?”

安如意轻晃着高脚杯,疑惑:“我凭什么要把老公让给你,你又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了?”

如果不是为了有些事情做铺垫,安依依真想把安如意的嘴给撕了!

她真后悔,怎么没在除掉她妈妈的时候把她也一并除了!

“五年前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在明知妈妈做错了还和她一起瞒着厉行......”

安依依苦苦相求:“如意,姐姐知道错了,只要你同意退出,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包括你上次说的一半的安氏股份!”

“真的?”安如意有了点兴致。

“当然!”安依依一看有了希望,连忙点头。

“行。但口说无凭,”安如意放下酒杯,从露台的茶几上取过主家备的纸笔,“写个承诺书,再按个手印吧。”

安依依:???这人是魔鬼吗?

这个时候的重点难道不是坚定地拒绝么?然后再在她苦苦相求时生气推她一把!

怎么会让她写承诺书按手印!

“姐姐不愿意写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你。”安如意作势要走。

“写!我写!”安依依急声答应。

写好承诺书,并按好手印,安依依将之交给安如意。

“好了。”安如意收下承诺书,“姐姐认错的诚意我已经看到了,厉行哥哥我就让给你了,以后你和他在一起吧,我不会怪你们的!”

就这?

贱人!说了半天就是不离打算婚?

安依依索性往地上一跪,“如意,你不能这样骗我,求求你了,离开厉行好么......”

说着打算抱着安如意双腿,然后顺势“倒落”露台——她肚中孩子能名正言顺地滑落,她还能在众人面前揭露安如意恶毒的一面,让傅厉行彻底的厌恶她!

安依依计划得很完美,可令万万没想的是,她才伸手碰到安如意的腿,安如意竟发出一声尖锐的大叫。

然后身子往后一倒,直接从露台顺着小楼梯掉落到了一楼草地!

伴随着安如意的坠落的惨叫声,正厅中有人都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如意!”

“安如意!”

众人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就见两个男人焦急地迈开步伐,像箭一般的速度朝露台冲去!

冲出的两人是宋知节和傅厉行。

宋知节先一步到达安如意的身边,他急着想查看情况,结果手被傅厉行一把推开了!

“安如意,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哪里受了伤?”傅厉行无比紧张地问完,冲旁边站着的宋知节冷声道:“还不快叫救护车!”

“我是医生,让我先检查一下她的情况,如果身体有骨折等现像也好及时处理。”宋知节倒是冷静了下来。

傅厉行皱了下眉头,虽然很不情愿,但目前情况紧急,他只得勉强让出了一点位置给宋知节,但他宣告主权似的扶住了安如意的身体,并不打算放开。

没有计较傅厉行的态度,宋知节仔细查看了下安如意情况——应该是被底下的苗木拦了一下,并没有严重的外伤及骨折情况。

只是浑身沾满了枝叶与尘土,不似刚刚那样精致美艳了,有了几分凄惨却惹人怜惜之感。

跌坐于露台的安依依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她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明明她算好了一切,也算好了时间距离,只要安如意反推她一下就行,事情却弄成这样?

安依依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心中也慌得厉害,避免发生更多不可掌控的事,她快步地赶到了底下草坪。

“如意,你怎样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说个话的功夫就掉下来了,我都吓坏了!”

哪知,安如意一看她就激动地伸出手指:“厉行哥哥,是姐姐,是她推的我!”

“如意你在说什么,你怎能这样冤枉我!”安依依委屈,“我跟你没争没吵,有什么理由推你!”

——方才她们的谈话她全程录了音,她没有推她的动机,如果安如意否认她就当场揭穿!

结果——

“你当然有理由!”安如意惊怕地道:“因为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肚中的孩子不是厉行哥哥的,而是在国外跟别的男人怀上的!所以你想推我灭口!”

“你!”安依依简直快要气炸了,“你胡说!我跟阿宾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怀上他的孩子——”

话未说完,安依依卡住了,脑子里嗡的一片空白,头皮也开始发麻。

“姐姐,阿宾是谁啊?我又没说孩子是他的,你为什么这么急于辩解啊?”

安如意眼中全是疑惑与不解,但话底是止不住的愉悦与揶揄。

安依依的嘴唇抖了抖,兢兢看向傅厉行,他俊脸寒冷厉,黑眸冷漠,安依依背后发凉,浑身发软。

她完了,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