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狗血总裁文25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14 04:57:57 字数:2424 阅读进度:25/63

安如意不同于一般女人。

她不可能对这种喜怒无常、还与白莲花和女主两个女人有纠葛的男人产生感情波澜。

她只是个木得感情的任务者。

隔天,安如意早早起了床,打算去拳击馆。

——昨晚傅厉行道歉后居然还不松开她,她用了好大力都挣不开,后来还是示弱相求才把他给劝离的房间。

所以她觉得要尽快学些防身功夫,不然下次狗男人一个冲动要和她怎样,她连自保能力都没有。

这几天沉迷于游戏把练拳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真不应该。

安如意洗漱完下楼,却在客厅遇到了傅厉行。

经过昨晚,他们目前算是和解了,况且她还得与他发展感情,也不能一直别扭着。

于是她主动招呼:“厉行哥哥早。”

傅厉行不经意地打量了下安如意,没有黑眼圈,没有欲言又止,也没有任何辗转一夜未眠的憔悴之色。

亏他一晚上都在想她会不会睡不着、会不会有许多话想跟他倾诉,结果她跟没事人一样!

“你不继续睡觉,这么早去哪儿?”傅厉行莫名愠恼。

“煮早餐,然后出去转转。”

游戏都不玩出去转,定是因为昨晚让她有点激动,她需要自我梳理一下。

这样想着,傅厉行的火气消了些。

“厉行哥哥,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煮吧。”安如意问。

听到安如意要煮东西给他吃,傅厉行的胃部一紧,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的鱼头汤。

虽没去确定胃痉挛与之有无关系,但那种腥味与奶味聚积在胃中排山倒海的感觉他不想经历第二次。

“换衣服,我们出去吃。”傅厉行道。

“哈?”安如意一脸懵。

除了傅宅那种场合,傅厉行可是连跟女主吃正餐都不愿意的,现在居然要带她去吃早餐?

......

早餐选在A城有名的茶餐厅。

茶餐厅座落江边的五星酒店二楼,边吃早餐还能边欣赏外边的江景,很是惬意。

茶餐厅里各色小吃点心一应俱全,安如意正捧着点单薄看,傅厉行的电话响起。

很快,傅厉行挂了电话,告知安如意,他有急事需要出差几天。

“哦。”安如意点头,“厉行哥哥,要来份流沙包么?”

半响,却不听傅厉行有任何反应,抬头,他正一脸喜怒不明地看着她。

又这样?

难道脑震荡真留了后遗症?

“你不喜欢流沙……”

“你就没什么话想跟我说?”傅厉行忽地问。

出差有什么好说的,“祝你一路平安?”

傅厉行脸色一沉,迈着长腿往餐厅外走去。

“……”

安如意追上前去,搜刮着女主可能会说的话:“厉行哥哥,你出差在外一定要注意身体,别太辛苦。”

傅厉行没说话,但脸色缓了一点。

......

几天后,傅厉行归来,安如意从房间一出来就看到安依依也站在了客厅。

她穿得比平时宽松,素着一张脸,手里紧紧捏着张什么,眼神中透着凛然与底气,仿佛胜券在握。

“系统,白莲花来了你咋没通知我?”安如意问道。

“你反正不会怕她,通不通知有关系?”系统反问。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安如意还是觉得有点怪,“诶,系统,你最近是不是话变少了?”

这些天她都没走剧情,系统竟没有跳出来怪她?

系统倨傲:“这个问题与任务内容无关。”

“懂了。”安如意说:“你因为不够专业被上头给警告了。”

“……”系统。你才不专业,你全家都不专业!

“厉行哥哥,姐姐怎么来了?”

安如意走到了傅厉行身边,不解问道。

傅厉行拍了下安如意的肩,语气温和:“刚到。”

安依依看着恨怨不已,傅厉行居然对安如意这么温柔,她一定要把他夺回来!

“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来这说?”傅厉行神情不耐地问起安依依。

安依依心中气恨,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楚楚可怜,“厉行,我怀孕了!”

她递过检验单,“这是下午从医院拿到的孕检报告,已孕五周。”

安如意觉得可笑:“你怀孕了跑这来干嘛,厉行哥哥他还能是孩子爸?”

“当然!”安依依落地有声,“孩子就是厉行的!”

“你失心疯了吧,要撒谎也换个由头!”安如意忍不住呛她。

“孩子是能说有就能有的吗,你这才回国几天,怎么怀他的孩子?”

“就像你说的,孩子不可能说有就有,这事太容易拆穿,所以我不可能拿来说谎!”

安依依十分笃定。

“你最好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傅厉行的脸色越发冷漠,还隐隐透着不耐。

安依依眼中泛起泪,“其实我不是最近才回的国。”

不是最近回的国?

“系统,你出来,”安如意对系统发出了召唤,“安依依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的?”

系统怄气之余又有点幸灾乐祸:“这重要吗?”

“说不定白莲花就是很早回来了,出于某种缘故没有找男主,反正原文里她什么时候找男主结果都会一样——

获得男主全部的爱,与男主一起随心所欲地折磨你。”

“可现在她不再是男主心中柔弱纯洁的白月光,自然得利用任何机会夺回男主,那么这个原本不值一提的事不就冒了出来?”

说得好有道理,安如意无法反驳。

“继续往下说。”傅厉行冷声。

安依依红着眼眶说她两个月前就回了国,知道傅厉行结婚了不敢打扰,只能偷偷地关注着他。

月余前的某天,傅厉行在一场应酬中喝得酩酊大醉,安依依出于担心就装成服务生进了房间。

本只想看看他的情况就走,可醉酒的傅厉行拖住了她,还喃喃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安依依没压抑住感情,与傅厉行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安依依本想将此事深埋在心底,当一切没发生过,可刻在骨子的想念让她煎熬不已。

万般纠结之下,她决定给傅厉行打个电话——只为听到他的声音。

说到这儿,安依依梨花带雨地哭出了声,“我没想到那个电话会令如意误会,也不想会给自己带来——”

“具体哪一天,哪里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