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狗血总裁文21

小说: 快穿之这些虐文我包了 作者: 不爱红妆 更新时间:2020-11-10 17:38:46 字数:2393 阅读进度:21/61

“砰”的一声,疼意却未如想像中那样到来。

安如意悄然睁开眼,却发现面前的傅厉行身子微晃了一下,而他额头破裂,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了下来。

所以瓶子砸中了傅厉行?

他竟然没有躲开!

“住手!”

“傅总!”

酒吧的保安们迅速控制了油头男及花手臂们,傅厉行的特助也赶来找到他并急着送去医院。

而安如意看着傅厉行被砸得皮开肉绽的额头,颇感意外。

凭他的身手与反应,方才躲不开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他是……有意不躲开的?

算狗男人良心发现,也不枉女主给他捐了肾。

“安小姐,你不一起走么?”傅厉行的特助疑惑回头。

“哦,一起!”安如意连忙上前扶住了傅厉行,并泪光闪闪地道:“厉行哥哥,你没事吧,是不是很疼?”

安如意的关心与紧张让傅厉行心中堆积的怒火消散不少,就知道她说离婚、装扮成这样跑来酒吧都是故意的,为的就是引起他注意。

要不是看在她态度转变良好的份上,他肯定不会再搭理她!

“当然疼!”傅厉行冷声说完将半边身体都偏向了安如意。

安如意:“……”你踏马伤的是头又不是腿!

……

傅厉行的额头被砸得不轻,除了缝了两针外,还有轻微脑震荡,需住院观察两天。

本来就重度脑残了,这又多了个脑震荡,还有得救么?

安如意颇为堪忧。

“你要不想呆这就走!”

傅厉行看安如意摇头叹气的模样,冷声道。

“哦,好。”

刚听他特助给他安排了专门的护理,安如意正好也累了,起身就打算走。

结果她才站起,就感觉病房里的温度瞬间冻了几度,而傅厉行的俊脸也变得跟冰一样寒冷!

“……”安如意。

狗男人不仅霸道渣蠢,居然还带傲娇属性?

“你还不留下,正好跟他解释离婚一事只是你随口说说的!”系统忍不住冒了出来。

系统不提这茬安如意差点忘了。

“厉行哥哥对不起,我不能就这么走了。”

安如意看着脸色缓和下来的傅厉行,接着道:“你是在担心离婚的事吧,放心,我不会拖着你的。”

“你住院不方便去民政局,明天可以让你助理将相关人员请来这里给我们办理手续。我会准时到的。”

“安如意!”

与系统的吼声一起响起的是傅厉行的怒声,“你够了没有!那个姓宋的就那么好,让你这么急着要摆脱我!”

这已是傅厉行第二次提到宋知节了,显然他对宋知节钟情女主一事是知情的。

他既知道女主有人爱,又知道女主受了不少委屈,首先想的不是道歉,而是一而再地倒打一耙?

脑回路很强大,不愧是他。

安如意没再理他,努力维持着女主“我委屈但我不说”的倔强,垂眸离开了病房。

“你为什么不解释,还在继续逼他离婚?”系统怒不可遏,“是真想毁了这任务么!”

“你不懂人类的感情就不要胡乱下定论。”安如意对于系统的情商极为鄙视,“你看傅厉行刚才的反应,像会跟我离婚的样子?”

“你都这样逼他了,他还不会同意?”

安如意翻了个白眼,“他在吃男二的醋你没听出来?”

“我去,你真没听出来!”

“……”系统。

系统默了一默,决定扳回一局:“那他也不像会主动爱你的样子!不然也不会一直对你冷冰冰的!”

关于傅厉行的性格属性,系统这情商肯定不会懂,安如意也懒得跟它解释。

但系统的话给了安如意一个提醒——目前傅厉行对她的愧疚值还不够。

他显然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女主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还以为只要他回头就是对她的恩赐。

安如意想了一下,将与安依依在墓园洗手间的那段视频翻出来,截取了其中一段发给傅厉行,并留言:【这就是原因。】

……

傅氏总裁办这几天被股低寒的气息笼罩着,上下各部员工都小心翼翼,生怕触了傅总的逆鳞。

毕成功做为跟傅厉行时间最久的特助,对自家老板的性格自然非常清楚。

在安如意离开病房后,傅总就铁着脸要出院,谁劝都不行。

所以这症结一定是出在安如意身上。

安如意作为傅总太太,少有人知,傅总也从不许他们提起,他还以为傅总对太太全无感情,目前看来,并非如此。

老板的事不解决,谁都不好过,毕成功英勇地进了办公室。

傅总果然寒着脸在看文件,听到他进屋的动静连头都没抬。

毕成功硬着头皮道:“傅总,我有个朋友开了间心理师培训所,我捧场听了几节课居然学得挺好,下午朋友请我以优秀老学员的身份去给他的新学员演讲宣传,想跟您请个假……”

对症才能下药,他首先得知道事情经过。

“你可以选择辞职,谋份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傅厉行漠声道。

“……傅总,我先出去工作了。”

正当毕成功如履薄冰地准备离开,傅厉行叫住了他。

“你学的这个心理学涉及了一些什么方面。”

有希望了有希望了!

“就是根据一些发生的事情以专业的角度推断出人的思维、想法之类。”毕成功小心问:“傅总,你有什么要咨询的么?”

“我会需要找你咨询?”傅厉行面露冷夷,“突然记起一个朋友,他最近好像有件事比较烦心,便随口一问。”

“明白。”毕成功说,“不知道傅总你……这个朋友遇到了什么事呢?”

听言,傅厉行冷寒的俊脸上闪过抹不自然,“一个女人以前表现得很爱他,但最近变得非常反常。”

“这个女人对傅总朋友来说应该很重要。”

“也不是那么重要。就是最近知道有件事一直误会了她。想跟她谈几句又不知道那女人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见老板一副口嫌体正直的神情,毕成功试着提醒他:“傅总,既然是误会,那你,不,你朋友为什么不当面解释清楚?要知道误会积久了会更难说清楚。”

话刚落音,却见老板的眸光如厉剑般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