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未雨绸缪

小说: 快穿之医世倾心 作者: 思念如霜 更新时间:2020-03-27 11:20:45 字数:2117 阅读进度:139/349

“刘美琴,今儿你必须拿出钱来,否则这医馆明天就关门,还有……有些事情我是知道的,你要是不给我钱,小心我把你的好事儿给搅合了!”

刘美琴没有把周大志的话放在眼里,但这刘秀琴敢拿家里的事情威胁她,这就不行了“刘秀琴,你自己没有本事还威胁我啊?这件事情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小心给娘和二姐知道了,你吃不了兜着走。周大志,你要是想要钱,就给我乖乖听话,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现在你老实呆着吧。”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就留下周大志和刘秀琴大眼瞪小眼,气得脸通红。

刘美琴得意的去了刘彩琴那里,这林涛生是真有钱啊,就在这镇上住段日子罢了,竟然还买了这么大的一套房子,周大志那个没出息的还一直惦记以前的小院子,这一对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了,有钱真是好啊,比当官的过得还要舒坦。

“哟,妹妹来了啊。”刘彩琴看了眼天边,这太阳还没下山,刘美琴就上赶着来了,她心里有些膈应的慌,看着妹妹这张脸也总有种情敌的感觉。

“我在家里待着也烦得慌,周大志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也就是花钱买的官,现在什么都没了,自己还在家吃软饭,居然管我一个女人伸手要钱,也亏得他张的开口,那个大姐……居然仗着今天听到了咱们谈的话,还想给我要钱呢,这可真是亲姐姐啊。”

刘彩琴忍不住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却又赶紧藏住了“大姐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小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们姐妹俩可不都是被她欺负大的么,现在见你我都比她过得好,心里不服气呢,这都是命啊,怨得了谁?”

“就是,说起来,还是二姐最有福气,我这辈子是比不上二姐了,但若是能帮二姐一把,也是我们姐妹的情分了。”刘美琴说的时候心不在焉,一直在左看又看,“哎哟,这个瓶子看起来很不一样,不是这个年代的吧?”

刘彩琴淡淡的喝了口茶,道“原来妹妹也懂这个啊?”

“之前在县衙里看到过,有人给周大志也送了一个,现在被抄没了,早知道我偷偷藏起来好了。”说到这些刘美琴就后悔的不行。

“这东西也不怎么值钱,你姐夫是做珠宝生意的,那些珠翠才是最奢靡的,就连宫里的妃子都要从你姐夫这里定做,那都是独一无二的上品,有钱都买不来的。这个院子也不大,不过我们也就住一段时间,凑合凑合罢,以前在江南的时候,我们住的府邸才是富丽堂皇呢,妹妹有机会也去小住啊。”

刘美琴听了就更加嫉妒了,知道林涛生很有钱,这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儿,既然这人早晚都要走的,到时候她把这个院子要过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刘彩琴想要个儿子,那短时间里他们是不会走了。

“小姨子来了啊。”林涛生刚和人谈完生意,经过这里就见刘美琴也坐在这里,便过来打了声招呼。

要说这刘家的三姐妹啊,长得都还不错,只是那个老大许是苦日子过多了,脸上有了些皱纹,便不大好看了,刘彩琴是个温柔贤惠的,但这个刘美琴却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还带了些妩媚,怪不得能给县老爷做妾了。

“二姐夫这是刚谈了生意回来啊?”刘美琴娇羞的上前打招呼,这人又有钱,长得也不错,当初娘怎么没有把她嫁给林涛生呢。

“是啊,既然来了就住下吧,我怕平日里忙,也顾不上陪你姐姐,正好你可以和你姐姐聊聊天,毕竟许久没见了。”

“那是当然,我会常来叨扰的,就怕姐夫会觉得烦。”刘美琴说话的声线都变柔了,刘彩琴听了脸色很不好看。

“怎么会?你安心住这里就是了。”林涛生倒没有表现多热切,说了两句许是顾忌避嫌,就匆匆离开了。

“妹妹,你姐夫整日里忙的瞧不见人影,晚上他估计又要出去喝酒,你就和我一起吃晚饭吧。”

刘美琴试探的打听道“姐夫经常不在家,姐姐你不担心他在外面……”

“哪个男人没有花花肠子呢,只要他不带回家里来,在外面随便玩玩也就随他了,毕竟有些场合我得体谅啊。”刘彩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是,还是姐姐大度。”

……

“三爷,镇上最近来了以为风云人物,咱们的人是不是要提高警惕啊?”陈昭站在书房里,对正在写字的赵立新说道。

赵立新没有多大的反应“风云人物?是哪位?”

“正是江南那个赫赫有名的珠宝富商林涛生,没想到他居然是刘家的女婿,也就是刘秀琴的二妹夫,他们这家子是怎么攀上林涛生的啊?真是奇了怪了,难道这林涛生是个眼瞎的?”陈昭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林涛生这么有钱,想要个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娶了这刘家的女儿。

赵立新轻笑了一声“你忘了吗?这林涛生突然有名,也不过就是在四年前,而他成亲已经有八年了吧?”

陈昭回过神来“对啊,我把这茬给忘了,他之前只是有一点小钱,谁都没有想法他后面会发迹,还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当然拒绝过他的人估计悔的肠子都青了。”

“盛极必衰,急什么,这样不知道收敛,早晚会得到教训的,只是早或者晚罢了。”赵立新最后一笔写完,轻轻吹了吹,放在一旁晾干。

“是,只是我想着这刘家的人之前老是惹洛姑娘的麻烦,这林涛生突然来了这边,不会横插一脚吧,即便他不掺和这些琐事,难保他那个媳妇儿不会,是不是让咱们的人多盯着点?”陈昭对刘家的人深恶痛绝,看到他们就立马生了警惕心,这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你做得对,不过咱们也不能光防备着他们,得主动出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