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师兄

小说: 快穿之医世倾心 作者: 思念如霜 更新时间:2020-02-16 07:19:17 字数:2152 阅读进度:53/349

…………

不过凭良心来说青娘对这两个师傅都很喜欢,若说其实周老大夫跟陈茽才更像是父子一点,两人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医术的那种,反倒是陈老大夫这个人调皮一些,而且周老大夫跟陈老大夫涉猎不同。

陈老大夫更擅长的是金针,周老大夫则是中医的望闻问切。

“先生大才,可为老朽解惑不少啊!”

这两个老头年过半百才认识,到成了忘年交,老是凑在一起,要么是教导青娘医术,要么是互相切磋一下,其实青娘觉得后头那点才是重要的,因为她大部分医术都是陈茽这个师兄交的。

“我看周师傅来了之后,师兄你倒是失宠了的样子?”青娘同陈茽开玩笑道。

陈茽一边将药放进了药箱当中,一边回青娘,“如果我爹不与我争论,我正好多出时间来寻寻古书里的方子,有什么可失落的?”又看了眼青娘,往赵立新那边瞅了瞅,“不过师妹,我觉得你相公可能是觉得自己失宠了。”

青娘也往那边看,一下就看到了赵立新漆黑无比的脸。

“甭管他,他直男癌。”

陈茽虽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却还是免不了一笑。

在太医院里当太医,经常与宫妃们相处,明争暗斗的场景不知道有多少,又怎么会不明白赵立新那日的意思的。但有一点他却并没有骗赵立新,青娘是个在医术上真正有青根的人,与其牵扯到那些皇位之争里头,倒不如在乡野治病救人的好。

陈茽看出来青娘并不知道赵立新的身份,而且以她这样奇巧的医术却并未生出其它赚钱的法子反而这样一笔笔攒着,也知不是那等子利欲熏心之人。

“你既然已经学了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打算自己坐堂?去周氏医馆,或者来师兄这里也可。”

这段时间陈茽对青娘也算有了了解,她虽然拜了自己父亲为师,可医术方面的造诣却不一定比他和他爹低,陈茽在心里觉得青娘是医道方面的天才,连人体缝合术这样的方法都能想出来,虽然是天方夜谭,可在青娘的设想里却是真正能够完成的。

青娘要是知道了她师兄想的估计会不好意思,事实上这些东西现代任何一个医学生都知道,她可以说站在了巨人的肩上。

“师兄,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有医馆的,按道理我是周师傅的最后一个关门弟子,应该去周氏医馆坐堂,可周师傅的儿子却是个唯利是图的,与我观念不合,与其在那里弄的周师傅不舒服,不如我自己开个医馆”。

陈茽听了只点了点头,“是这样,你自己开医馆坐堂见的也能更多一些,对你以后的医术很有进益。”

青娘听到这儿就不敢说自己的想法了,一方面是治病救人,另一方面她想赚钱啊——大夫也是人,大夫没钱吃饭也是会死的。不过每个人的理念不同,倒是不用解释那么多,青娘也看的出来,陈家这几个人是游历到此,并不缺钱。

“既然要开医馆,那我这个做师兄的定然是要给你捧场?”

“那到不用师兄捧场了,人太多了,我那小医馆主要卖些退烧茶,去的百姓多,我如今正想开个分店。一来之前那医馆小人住的不方便,开个分店我也想弄的大一些,毕竟两个孩子也大了,以后总要分开住。”

陈茽听她如此说,便问了一句,“那你参谋好了地址吗?”

青娘早参谋好了几个地址,就是拿捏不住租金和选哪个好,既然陈茽问了她也就答了。谁知陈茽一听却摸了摸下巴,“是这几个地方……刚好是空地,又是县衙规划的地方,之前去给县太爷看病,他刚好欠我一份人情,倒是可以去找找他。”

陈茽自己无家一身轻,却也知道青娘底下有两个小孩儿要吃饭。

赵立新如今甘心吃软饭,他却不愿意让师妹受这个苦。

“不用了,人情哪里是这么用的”,帮了县太爷的人情用来解决租金便宜个十几二十两的,这人情也太轻了,青娘都舍不得。

陈茽却笑笑没再回答,青娘以为他听进去了,结果转头她师兄就给她拿回来了两张房契,上头连名字都登记好了,写的是青娘的名字。将这两张房契给了青娘之后,陈茽才道,“县太爷给我的,你选的地址房间都太小了,这两个房你若是愿意打通到一起,你若是不愿意也可留一间房自己住,反正怎么处理随你。”

青娘看着那张价值要百两的房契,嘴巴都合不上了

合着她以为便宜十几两的人情在师兄那是房费全免啊,青娘拿着这两张房契,一来本来就是陈茽特意为她去舍人情要的,退回去伤了师兄的心,二来嘛本来也是免费的,不要白不要,再谢过了陈茽之后青娘又实在狐疑的很。

“师兄,您到底是怎么帮县太爷的,这么好地段的房契,他说给就给了。”

古代的地契大部分都在官府手里头捏着,有一些进了达官贵人手里,少部分才能进入富商的手里。青娘有了钱之后也没想过这两间屋子啊,那都是最好的地段儿,有钱还要去官府打点才成。

一来医馆不需要这么好的地段,人总会生病,生病就需要看病,只要她名声打出去了总不会不来病人。

陈茽道:“三个月前县太爷的母亲病重了,我和父亲施针,救了县太爷的母亲一命。”

青娘听了忙咂舌,“我怎么听说咱们的县太爷好像是家里的庶子,”也就是说这个母亲压根就不是亲生的?连对嫡母都这么尽心尽力,青娘想起以前在她摊位上骂县太爷贪污肥几的几个百姓,自己还偶尔附和一句,心道她是不是骂错人了,“这县太爷这么孝顺,百善孝为先,好官呢?”

谁料陈茽听了却忍不住笑了。

“怎么了师兄,我说的不对?”

“好官不好官的我不知道”陈茽道,“只是本朝有个规定,丁忧要五年,除非皇上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