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捉回家

小说: 快穿之医世倾心 作者: 思念如霜 更新时间:2020-02-16 07:18:29 字数:2328 阅读进度:6/349

“这丧天良的刘秀琴!”孙氏一拍桌子,气愤无比。

一来青娘说的可怜,二来她刚才还帮了老头子,孙氏把她当自己人。

“当家的,青娘这忙咱可不能不帮,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刘秀琴那丧天良的后娘给青娘推火坑里头。”

村长腰背上还有灼热感呢,而且人都向弱,“自然得帮!怎么说青娘也叫我一声九叔公!”

“你别怕,这户籍我给他们上了,你的上门郎就记在你名下,婚书也帮你写了。”这事儿他伸手能办到自然也就应了。

只是买地的事儿,他道,“青娘,这买地要银两,我虽然是村长也得按着规矩来。”

“九叔公,你放心。阿风他爹老家遭难之前把攒的钱都拿出来了,不多,但也有二两银子”。

九叔公摸着下巴想一想,孙氏却忍不住开口,“当家的,咱们村不还有一片荒地吗?”

“靠后山那块,那么大一片地,废在那儿也可惜,不如给青娘他们了,也当做咱们两这个长辈送给小辈的成婚礼儿。”

这死老婆子!那块地那么大值当四两银子呢!

可一瞧青娘期待的朝他看,一想就算值四两银子,这七八年也没人买,留那儿也没用,何况青娘刚帮了他,还指望人以后给他治老毛病呢!

“成!既然是青娘你要成亲,叔公就送这个礼儿了,你们家既然你是女户主,一会儿我把地契就写你名下,你画押就成。”

青娘连忙带着阿风千恩万谢,阿风乖乖巧巧的叫了爷爷奶奶。

他模样生的好看,不同于村里黑乎乎的泥娃娃,看上去就金童一样白净。

孙氏早喜欢上了,便抱在怀里亲了一下,末了还抓给他一把自己炒的瓜子,“来,奶奶给的,拿着吃。”

阿风又甜甜道了谢,最后两人拿着新出炉的婚书和地契回了家,只等日后攒了钱慢慢起个房子。

解决了心头一大难事,青娘自然乐得轻松,想着今儿好事成双,干脆改善一下伙食,她自己做饭的味道一般,便花了几文钱买了点村户人家的腌菜。

而后又带着阿风去河边捞鱼,今儿一出门又花了二两,之后成婚也要办席,没赚到钱之前她可舍不得再乱花了。

“你在这儿乖乖看着,别往河边儿走,这里头有水鬼,最喜欢吃细嫩的小孩了。”

她恐吓,阿风被她吓了几次也不轻易害怕,不过却还是听话的待在远处看她。

青娘想着玄三身子刚好,病恹恹的一出门就能捞一条鱼,凭借她这还不得捞两条!

便脱了鞋挽着裤腿儿双手叉腰站在水里,都是古代未经过污染的纯天然水。

不一会儿便是肥美的鱼儿从她脚底溜过,青娘眼疾手快,一把捞下去!捞了一把水草。

她不气馁,再捞,又捞了把空气!再捞,这次倒是捞着鱼了。

可那鱼太滑,直接从手底下溜走了,还拍了她一脑门子水,一旁阿风捂着小肚子咯咯咯的笑。

青娘气的不轻,“你等着!”明明那男人捕鱼那么容易,她还就不信了!

“捞到了!”女人兴奋的声音穿了过来,阿风也连忙看过去,只见他娘浑身被鱼拍湿,手还死死扣着鱼的腮帮子,笑的跟个二傻子似的。

青娘刚要把鱼摔地上摔晕,后头突然有人使劲儿推了她一把,她脑门子直接就磕石头上了。

那一瞬间真是爆炸疼,脑门撞了上去,满眼金星,青娘半天醒不过来神儿来。

“你这下作的小娼妇,这几天跑哪儿鬼混去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刘氏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这是她从前惯常打原主的。

拽头发,掐胳膊,女人打架无非就这几种方式。青娘被她按着头皮猛拉了几下

“你个小娼妇,让你跑!”

醒过神儿之后猛的一翻身,一脚踹上她肚子。

刘氏在家一直养尊处优的,反倒是原主什么活都干,虚胖的刘氏论力气可不是青娘的对手。

只不过原主胆子小从不敢动手,青娘可不一样,踹翻了刘氏之后一脚踩在她胸口,“我的娘唉!你还打上瘾了,寻思我不敢动你呢?”

刘氏被一脚踹翻整个人都懵了,不等她说话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来,“谁小娼妇呢?”

阿风本来在一边想帮忙,一看他娘占了上风咧嘴一笑,正要走过去刘氏后来招的丈夫林大勇却走了过来。

一把拉住青娘的手,不顾挣扎将人抗在了肩膀上,青娘再怎么样她这身子也就十五岁,根本挣不过一个成年的壮汉。

刘氏从石头上爬起来,跳起脚就呸了一口在青娘脸上,还要上去挠她的脸。

“行了,过几天赵牙婆要来了你给脸抓花了万一不给好价怎么办?”

这一句才止住了要上来的继续打的刘氏。

她打不了就在旁边骂,怎么难听怎么骂,骂她克死了亲爹亲娘,又骂她不知廉耻几天不回家在外鬼混。

阿风亦步亦趋跟在后头,青娘眼睛对着他,冲他摇了摇头,一路林大勇把人扛回了家。

阿风一双黑眼珠子牢牢把门记着,扭头就跑了。

刘氏关上门倒是狐疑看了眼阿风,“哪里来的小兔崽子,跟了咱们一路。”

她不认识阿风,也没在意。

进了屋林大勇就找了麻绳绑起了青娘,手脚都绑着,嘴里还说,“你这孩子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子,以前也挺乖的。”

“这几天人都跑了个没影,我和你娘前山后山找遍了都找不到你的人,生怕你被野狼叼走。”

是生怕她跑了赵牙婆来找麻烦吧?青娘冷笑一声,她不领情林大勇脸色有些尴尬。

刘氏道,“就给她绑着,饭也别给多吃,等赵牙婆来了直接把人带走,饿不死就行。”

说着她回屋去换了衣裳,出来之后就舀了水要去做饭,这几天前前后后为了抓这死丫头连一顿饱饭都没吃过。

青娘在村长家里耽搁不少时间,这会儿都晌午了,肚子也早饿了,可她被绑着在墙角,连个手指头都不能动一下。

林大勇唏哩呼噜喝完一碗粥,倒是对上了青娘的漆黑的眼珠。

一来青娘长得漂亮惹人疼,本来也不是亲生的父女,他老早就有那个心思。

二来刘氏看的紧没那机会,林大勇盛了饭走过去,“青娘,你说你从前不也挺乖的,这几天闹腾的我跟你娘睡也睡不好?咋,你不愿意嫁到城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