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丢了一魂一魄

小说: 僵尸小萌妻:帝少,你好甜 作者: 爷本乖张 更新时间:2019-10-09 02:24:03 字数:4457 阅读进度:283/299

“小星儿,袁朗这是怎么了?”

别你自己知道了就不告诉他了啊,好奇心很重的景二少忍不住开口问到。

“丢了一魂一魄。”

“啊?丢了是什么意思?”

南星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了景二少一眼,很是无语的说道,“丢了的意思景二哥你都不懂哦。”

景二一愣,摸了摸平头,脸皮很厚的一笑,“嘿嘿,我这不是觉得这是你们的专业术语嘛,我是听说过小孩子丢过魂的,袁朗这么大人了,怎么会丢了呢?”

南星眉脚轻轻一扬后,遂起身笑着,她该怎么说景二哥的脑路开的有点大了呢。

“应该和那座山有关,可是被妖精扣下做新郎了。”

“啊?真的啊。”

景二一听被做新郎,有点发愣,还有这好事?

就知道这家伙没有往正事上想,南星手下一根针入骨后,轻笑了一声,“呵呵,差不多,不过,这个新郎可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新郎还有几个意思?”

南星说的这个新郎,意思不过是被妖精看上了灵魂,想要用完之后直接吞掉,来增强自己的修为,一情况下,三天,这人便会死亡。

而袁朗,南星看着他头了,这样的人是星宿转世,自有自己的道行。

所以,那只妖就算得了袁朗的一魂一魄,也靠不得劲。

它只有等,等到魂魄离得身体时间长了,能力弱了,才有机会下手。

南星只是告诉景二,袁朗的魂魄被扣住,不过因为他自身的原因,妖精暂时无法下嘴,不然他早就凉了。

景二深吸了口气,拍拍胸口,“我的乖乖,这训练一次还能被妖精惦记上,我能说什么啊,这小子的点也太寸了吧。”

“不一定,你们军人的认知本就该比正常人要坚定,这妖精要想一次取得这魂魄,怕是不容易。”

尤其是袁朗这样的,那盯上的妖精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了。

“景二哥你不说袁朗他经常去的吗,应该是那妖精早就惦记上了。”

“唉,这小子也是倒霉,那小星儿,你现在是做什么?”

“把他包起来,护主他的心身和其他的魂魄,加强他魂魄的定力,让在妖精那边的魂魄还能再维持上一段时间,随后…我便要去一趟了。”

原来是真的要把袁朗包起来啊,这一圈圈的,都差不多成木乃伊了,不过…

“额…要是先生知道我把你弄到那样的地方,他一定会…”

“不会啊,我和陌哥哥一起去不就好了。”

反正陌哥哥最近也没有事情,他们就当是去溜达一趟散散步就好了啊。

“小星儿,你还是太单纯了,我哥,很记仇的。”

景二说的是实话,他们出去溜达是一会儿事,小星儿出去为他干活又是另一回事,他哥不会对小星儿怎么样,但对他…

啧啧啧,那画面真实太美,不敢想象啊。

“嗯,景二哥,这句话我会帮你转达的。”

景二一听小星儿真没说,全身一抖,立马哀嚎道:“唉?别呀?!咱们俩这关系,怎么能这么不厚道呢?你说是吧…小星儿~”

袁裕森和袁歌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已经包裹成木乃伊的袁朗,他俩人都一副不解的样子,南星也觉得这样很怪,她咳了几声,“袁朗的一魂一魄还留在之前拉练的山里,我需要袁歌和我去一趟,把它带回来。”

“我也能去吗?”袁裕森想亲自接孙子回家。

“袁爷爷,你有任务的。”

见南星很郑重,袁裕森挺值了腰板儿,接受安排,“星儿你说。”

“我去之前会在袁朗的头前点一盏灯,您要保证这盏灯在我回来之前不能灭掉。”这盏灯是引路灯,为归家的人引路。

“行,我一定做到。”

南星摇摇头,很担心的说道,“袁爷爷,时间是不限的,可能是一两天,也可能是三四天,您要是坚持不住,让人和你轮班,但是不能灭,只要灯灭了,就算袁朗的魂魄回来,这人也是痴傻的。”

“星儿,你放心,我让袁诵和袁诗一起,这俩孩子比他们的爹要靠谱的很多。”

“好,既然这样,我们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上午我过来电灯,然后袁歌和我一起走。”

“好,学姐。”

景二把南星送到氏北公寓,自己一脚底抹油就溜了,只留下一句,明早袁家会和就看不到车影了。

南星好笑的摇摇头,景二哥可真是个活宝,和哥哥正好成为互补。

“宝贝儿,你要去定州?”

南星回来后就把在袁家的发现都和景殇陌讲了一遍,最后把自己要去定州的事情也一通说了出来,对此景殇陌倒是没什么异议。

只是想要自己确定一下,小家伙不是说要等着国师平霄来吗,这走开不会耽误事吗?

而南星听了则以为景先生是在刷自己的存在感,她点点头,“嗯,不只是我,陌哥哥你也要去的哦,和我一起去啊。”

“还算你有良心,不过平霄那里怎么办,要留下人等着他吗?”

“没关系,反正他不是自诩能掐会算吗,等一两天应该没事的,再说了,我们去看看,也许当天就能回来了呢。”

南星这话纯粹就是在安慰自己,她可不想遇到个什么样强大的妖精,最好只是个小妖,一下子就能解决掉的那种。

这样,她既省时又省力,什么都耽误不了。

第二天天刚亮,南星被景先生叫起来,洗漱吃东西,这是多天南星特叮咛万嘱咐的让今天早点,就算她起不来,也要让陌哥哥把她叫起来,早去早回,三个小时的路程,早点解决,早点回家。

到了袁家,袁裕森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这次景殇陌倒是下车了,这大清早的,别说是人了,就算小鸟都还没有起来觅食了,所以南星不会担心那些麻烦。

袁裕森昨天是见过景先生的,所以对景先生出现在南大师的身边,倒是没有多的惊讶。

但袁凯麟一家都很吃惊啊,尤其是袁凯麟,那都不是吃惊的样子了,都快要吓过去了好吗。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景先生能出现在他们家,也更没有想到,昨天自己根本看不在眼里的小姑娘,竟然有景先生作陪,看景先生那细心的样子,他还有什么不懂的呢。

忽的感觉他背后都被冷汗给浸湿了,要是被景先生知道他昨天的态度…他还真是不敢想象。

贝曜馨脸色也不太好,但相比之下,她为人比较圆滑,很快的就拿出自己该有的态度替老爷子招待客人。

今天开车来的是景二,本来他们是打算在袁家集合的,可是蓝玄那几个都处在受罚期间,所以驾车这样的事情就交给景二先生了。

虽然景二对此很打怵,但相对于自己表现的还不错,这一路倒是没有被他大哥那冰凉的眼神看着,嗯…

不是没看,是人家根本就不惜的看,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昏睡的小星儿身上。

唉,景二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了,真的好好歇歇小星儿啊。

南星几人进了袁朗的房间,袁凯麟夫妻没有被允许进去,倒是袁诵和袁诗都被叫了进去。

他们瞠目结舌的看着南星在自己面腾空拿出一站类似书上说的那种煤油灯,而后只见她不知道又拿出了什么,只是那么一晃,那盏灯便点着了。

只是小小的火苗,看上去很可怜,让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不敢动态。

“袁爷爷,把袁朗的生辰八字给我。”

袁老说出一个日期,就见南星快速的在一张黄纸上写下,然后放进灯里,火苗腾地一下,比之刚才旺了一点。

“这灯苗,就是袁朗魂魄的引路灯,袁爷爷你们三人不管分怎么分工,在我没有回来之前,这盏灯千万不能让它灭了,等火苗不旺的时候,用这个往里面滴一下,记住,只能滴一下,还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

南星说完,把一小瓶类似煤油的东西递给袁裕森,袁诵和袁诗都聚精会神的听着。

他们兄妹一直和袁朗他们跟着老爷子,所以性格上都是像老子偏多一点,与他们市侩的父母很不一样,再加上他们一直把大哥当做标榜,偶像。

所以,在这一刻,他们不管相不相信这些神奇的事情,都会把它当成重要任务去完成的!

“还有,等到火苗最旺盛的时候,嗯…比现在高三寸,你们就要在袁朗的耳边唤着他的名字,说一些那留恋的事情或者是人,总之,就和民间收魂儿的一般,让他回家。”

南星交代的这些,袁裕森都一一记下,袁诵和袁诗都也记清楚了,见他们都明白,南星他们便往定州出发,同行的还有袁朗的血亲袁歌。

“学姐,我哥他…会没事的吧。”

袁歌坐在副驾驶上,虽然对后面景先生的威压很有压力,但抵不过他为大哥担心的事情。

“不好说,这边的情况还没有弄明白,我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还有…袁老那边,火苗要是灭了,就算袁朗被唤回来,也会痴傻不全的。”

“怎么会…学姐…我…”

袁歌一时都快哭了,他真的害怕了,哥哥会痴傻吗?

那样也比这个样子好吧。

景二见他这样,抬起一只手拍了下这小子的脑袋,“好了,我们小星儿一出手,不会有事的啊。”

“好好开车。”

这声是景先生说的,让景二抖了一下肩膀,他就知道,他哥哥很记仇的,哼!他忍!(不忍?能肿木办呢?哭唧唧~)

南星到真没有吓袁歌,她说的都是有发生的几率,不过…

见他这么害怕,她突然觉得车子里有点气愤压抑,很影响她的心情啊。

于是这个时候她问出了一个让袁歌更想哭的问题,“袁歌,你和沫儿怎么样了?”

“啊?什么?”

袁歌没想到这话锋会转的这么快啊,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可随后想到小沫儿的名字,他脸刷一下酒红了。

要说他在沫儿面前,是真的不会脸红的,但被长辈…

嗯,学姐他们都算是长辈的吧…

总之被他们这么一问,他还真是有点小羞涩呢。

景二上次吃饭的时候就看出这小子对小沫儿有问题了,只是这么长时间了,他也有点好奇啊,“是啊,怎么样了?”

“……”怎么都知道了呢?他表现的这么明显,怎么小沫儿就是不清楚呢,好伤心,好难过哦。

“那个…就是…沫儿还不知道…”

袁歌支支吾吾的脸越来越红,让后面的南星笑倒在了景先生的怀里,“袁歌的速度太慢了,你们是发小吧,还不出手,沫儿都成年好久喽。”

“啊?!袁歌啊!”

景二这算是听明白了,这是小沫儿还啥都不知道呢,他笑着撇过脸看了眼袁歌,“真没看出来啊,你这隐藏够深的啊,这是你这样的速度,真的有点替你担心哦。”

“我怕着急会吓到她。”

袁歌确实是这么想的,要是现在跟沫儿表白,她一定会退缩的,要知道,她现在可是还分不清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爱情呢。

“唉,我觉得你这一关不是在沫儿那里,而是潇澈。”

景二之前就和袁朗说过,潇澈这大舅哥可是只比夏言司在一上,毕竟沫儿被养的太好了,被保护的太好了,与小星儿是大不相同的。

那样的小姑娘,让人舍不得受一点伤害,就是让他们不自觉的给她铺好了将来的路,一步步都是幸福的。

袁歌却对景二的想法不赞同,“二哥,我只打潇澈哥那里不好说,但…最主要的还是沫儿的想法,她是被保护的好,但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她要是不喜欢我的话。

就算潇澈哥觉得我不错又怎样呢,难道还会联姻吗?不会的,所以,我要争取的是沫儿,我要得到她的心,那颗有爱的心。”

“呦,小伙子有志气!”

景二拍了拍袁歌的肩膀,却发现后面没有的动静,这从倒车镜中看去,小星儿已经窝在先生的怀里睡着了,他对着袁歌一笑,两人都安静了。

等到南星被叫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定州的红叶山,这座山之所以叫做红叶山。

还是因为每到秋季,树叶飘落的时候,都像是血色满山,红色的枫叶翩翩而落,很是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