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英雄美人大考验

小说: 江山聘风华 作者: 读霓闻香 更新时间:2020-10-18 05:02:29 字数:3431 阅读进度:267/272

江山安宁互为敬,觥筹交错醉中行。

少康赶着吃了几口菜,觉得身子还能挺得住。已滕峻看到昆卓对少康如此关心,便对少康和昆卓道:

“少康大将军,昆卓真是护主啊!他是我给你挑的侍卫官,我的确没有看错人,甚是欣慰。来,我敬你和昆卓一杯,希望你们主仆一心,情如兄弟!”

此时,少康虽然很难受,但是,已滕峻大司马的酒,是一定要喝的。他正要拿起酒杯,昆卓将他的手按住了,对已滕峻说道:

“大司马,大将军喝了不少。这杯酒,就我替他喝吧!”

已滕峻面露不悦,少康知道他一定还有花招,准备考验自己。于是,少康佯装酒醉,对昆卓道:

“昆卓,我……我……我还没有醉,大……大……大司马的酒,怎么能……能……能不喝呢?喝……喝……喝……”

说完,少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昆卓也将酒喝完,急忙将茶杯递给少康,关切地说道:

“大将军,你的确喝醉了;喝点茶水,解解酒!”

少康将茶杯一推,对昆卓道:

“昆卓,我不……不……不喝茶,就……就……就喝酒!大……大……大司马,四……四……四位统领,干!”

少康又将杯中酒朝着已滕峻和四位统领举了举,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已滕峻和四位将领也随着少康,喝干为尽。

“大司马,大将军醉了,就不要再劝酒了!”昆卓对已滕峻言道。

“这么几杯就醉了?”已滕峻有些不相信。

“大司马,大将军连着喝酒,连吃菜的工夫都没有。我们用的又是大杯,这样喝,谁受得了啊?”昆卓解释道。

“大将军的确醉了,我们就不要喝了!”昆江也劝道。

“怎……怎……怎么能不喝?昆江,喝——喝……喝……”少康向着昆江举起酒杯,一干为尽。

昆江也向少康举起酒杯,喝了下去。看着昆山没动静,少康向着昆山举起酒杯,说道:

“昆山,我……我……我敬你和昆江一杯。你……你……你以为我……我……我没听明白吗?大王赐……赐……赐你们俩名字,就……就……就是‘江山’!为大王能……能……能够稳……稳……稳坐江山,干杯!”

少康正要喝酒,昆卓连忙伸手抢他的酒杯,真心劝道:

“大将军,你已经喝醉了,不能再喝了!”

少康一推昆卓的手,对他言道:

“昆卓,我……我……我没有醉,今日高……高……高兴,这……这……这大王的“江山”之酒,必……必……必须喝!”

少康将酒一饮而尽,昆江、江山两个人对望了一眼,也都把杯中酒喝完了!

昆卓忙给少康夹菜,少康吃了几口;身子左右摇摆,醉意十足。

看来,少康大将军的确醉了!已滕峻连忙暗示少康身后的丫鬟,不要给少康大将军再斟酒了。丫鬟领悟,于是不再给少康斟酒。

少康吃了几口菜,发现酒杯空着,就对身后的丫鬟命令道:

“给……给……给大将军斟酒!”

丫鬟用眼看着已滕峻,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少康知道是已滕峻的主意,于是对已滕峻言道:

“大……大……大司马,这……这……这‘安宁’酒,还没……没……没喝呢!对……对……对得起大王吗?”

“少康大将军,你已经醉了,不能再喝了!”已滕峻虽然这样说,但是,他的确不知道少康的酒量,心里不断琢磨着:他是真醉,还是……?

“大……大……大司马,再……再……再喝个“安宁”酒,就……就……就……不喝了!”少康祈求着已滕峻。

“江山安宁”,就是大王赐名的心愿。少康的心意,还须成全,于是,已滕峻对少康身后的丫鬟道:

“再给大将军满一杯酒!”

“诺!”丫鬟答应着,少康的酒杯里,顿时酒香横溢。

少康举起酒杯,眼睛盯着昆安和昆宁,不由笑了一下。这一笑,让昆安和昆宁如芒在背,他们连忙举起酒杯,笑着迎向少康。少康对昆安和昆宁道:

“昆……昆……昆安、昆……昆……昆宁统领,昆吾国的安……安……安宁,全……全……全靠你们保……保……保卫!所以,我……我……我敬二位一杯!希望我……我……我……们同心协力,永……永……永保昆吾国安……安……安宁!”

说完,少康一口将酒喝完,昆安举起酒杯,站起身,恭敬地说:

“昆安必将听从大将军的指挥!为了昆吾国的安宁,即使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

昆安将酒喝完,便坐了下来。昆宁举起酒杯,也站起身来,对少康慷慨道:

“昆宁一定听从大将军的调遣!为了昆吾国的安宁,即使遇危临险,我也无所畏惧!”

昆宁说完,将酒喝了进去。已滕峻不知道少康的酒力,以为他真是醉了。于是,他对少康试探着问道:

“少康大将军,看来你不胜酒力,喝了几杯,就醉了!我们不喝酒了,听听歌,看看舞,怎么样?”

“好……好……好啊!”少康醉醺醺地答应着。

已滕峻看着立在门口的昆高逸,说了声:

“昆高逸,歌舞伺候!”

昆高逸一推门,朝门外喊道:

“歌舞伺候!”

“诺!”传来了一群女孩儿悦耳的声音。

餐屋一片寂静,五名女孩儿一下子走了进来。她们都是婀娜的身段,都是绝好的姿容。走在最前面那位姑娘,尤为突出。

只见她双眸如水,带着淡淡的勾魂摄魄之态。肤如凝脂,艳比花娇。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她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韵,若花树堆雪。风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娇柔婉转;美颜不可方物。

她带着四个女孩儿,一进餐屋,便站在已滕峻等人的面前。

看着醉态朦胧的少康,已滕峻小心地说道:

“少康大将军,她就是昆吾国第一美女伊莲姑娘,你觉得她美吗?”

“美……美……美啊!”少康醉眼迷离。

“伊莲姑娘能歌善舞,要不要听一听,看一看?”已滕峻问道。

“要……要……要啊!”少康醉得口齿很不流利。

已滕峻心想:少康,你也不过如此,在美人面前,男人都是一样的,你也不例外。

而且,醉了的男人,都会把持不住。你的确是英雄,但是,这美人关,将会是对你的大考验!

于是,已滕峻看着玉颜生华的伊莲,声音如春风化雨一般:

“伊莲姑娘,你们开始歌舞吧!”

“诺!”伊莲的声音柔和细嫩。

伊莲将长袖一甩,后面的四位姑娘便分列两排。伊莲细腻迷人的舞步,开始轻云般慢移,后面的四位姑娘跟着舞动起来。

她们轻袖漫舞,好像五朵金花飘飘荡荡凌空而下,飘逸美丽,一瓣瓣,带着一缕缕馨香……

伊莲身着如霜的雪色衣裙,宽广的长袖口,有一道妖艳的红色连云花纹;长长的黑发在炫舞中飞扬。她边舞边唱:

“素肌不污天真,晓来玉立瑶池里。亭亭翠盖,盈盈素靥。时妆净洗,太液波翻。”

伊莲的歌声空灵而美妙,她的舞姿曼妙可人,身轻似燕,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后面四位姑娘在伊莲的带领下,舞姿绰约多姿,软如云絮;玉袖生风,典雅矫健。

伊莲毫无瑕疵的脸宠,俊美绝伦。一双银色的眼眸,如月下一泓潋滟的水,清泠而深邃。

她的眉间,一弯绯色的月牙印记,衬得整张面容,显出几分高贵与张扬傲然之气。她的歌声,更是流畅而婉转:

“霓裳舞罢,断魂流水。甚依然,旧日浓香淡粉,花不似,人憔悴。欲唤凌波仙子,泛扁舟,浩波千里。”

伴随着伊莲婉约的歌声,她和后面四位姑娘的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般的舞姿,如花间飞舞的蝴蝶;翩然若飞。

她们美目流盼,忽而将双袖舞在胸前;忽而轻柔得点额抚臂;忽而排成一排;忽而分成几列。飘飘如仙,灿灿生光,令人沉醉。

已滕峻偷眼看着少康,发现他也是目不转睛的样子。他的心里不由一喜:今日,少康定会被伊莲迷住的!

此时,伊莲沉静幽邃的眼眸里,看不出一丝波动,象两泓万年不化的冰湖。微微扬起的嘴角,却勾勒出一道微笑的痕迹;更是醉人心扉。

伊莲的歌声,悠扬中带着缥缈的韵味:

“只愁回首,冰帘半掩,明珰乱坠。月影凄迷,露华零落,小阑谁倚。共芳盟,犹有双栖雪鹭,夜寒惊起。”

伊莲边歌边舞,旋舞中,她倏地收了水袖,露出洁白如玉的纤手,柔美地划动着。柔软的腰肢更是如风摆柳,轻盈的身子似醉似睡,犹如堕入了梦中一般……

伴随着伊莲荡人心魄的歌声,后面四位姑娘长袖漫舞,就如五朵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

在伊莲的带领下,五位美女犹如绽开的花蕾,向四周散开。漫天花雨中,在中间舞动的伊莲,如空谷幽兰般出现。

这真是:英雄美人大考验,歌声悦耳舞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