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恩情铭记于心

小说: 锦鲤农女有慧眼 作者: 小狐狸妖妖 更新时间:2020-09-16 13:46:28 字数:2254 阅读进度:482/502

旁边的红泽以拳抵唇轻咳,“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什么女红,针线活都算不上,我道她以前还秀了香囊给我,虽然很丑,但感念她的心意,以为她只是女红差而已。

直到最近看到她的手,追问之下才得知香囊竟是是她与别人合绣,她出主意,别人动手,她倒是机灵,吩咐丫鬟故意绣丑点。”

“哈哈,倾城好样的。”花颜笑道。

之前还听苏倾城说起过那个香囊,原来不是她绣的,刚才就觉得奇怪,倾城好歹绣过两只胖鸭子,不,是鸳鸯,手怎么被针扎成那样。

苏倾城难为情的捧着脸,“哎呀呀,你们不要取笑我了嘛,我们苏家女儿都是用剑不用针的,我已经很努力了,娘说不要求我绣花什么的,只要手艺勉强看得过去就行了。”

“嗯,我也觉得不用学多精,针线活有绣娘做即可,贴身衣物也可以给绣坊做,自己做麻烦得紧。”

苏倾城连连点头,“知音呐,还是你最懂我,我也那样跟娘说来着,可是娘说贴身衣物最是要紧,经别人的手用着不放心,有些物件不好交给旁人做。”

“明白,担心被别人动手脚嘛,可你亲自做好,稍后还不是要给下人浆洗,除非不让别人碰。

一般来说,绣娘以及经手的丫鬟不会在上面动手脚,除非她们不想活了,挑好得力又忠心的陪嫁丫鬟即可。

不过,技多不压身,没事学学也无妨,你应该也学会用针线了,后边不难,我相信你可以。”

手上扎了那么多针眼,瞧着不是新的,用针肯定没问题,之后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花颜也不做针线活,但她一点没觉得有多难,就算她以前不曾做过,缝补衣服绝对没问题,更不会扎手,很简单的事。

花颜严重怀疑苏倾城是故意的,因为她不愿意学女红,想以此让苏夫人妥协。

缝补很简单,真正称得上女红手艺却很难,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都要学习女红,那属于女子必备技能,不分高低贵贱。

女子女红好就算有一技之长,除了自给自足外,那还是可以谋生的技能,有些家道中落或是落难的大家小姐大多以接绣活谋生或赚银子贴补家用。

丫鬟针线活做得好,若是还会绣花什么的,那么她比其他人更容易得到主子青睐,而大户人家买丫鬟也有硬性的要求。

因此,大户人家各位主子近身伺候的一二等丫鬟女红都不会差到哪里去,且权贵之家的一二等丫鬟比普通人家的小姐过得还滋润,丫鬟们也会努力上进。

不仅如此,村里的姑娘也不例外,因为议亲之前男方会打听姑娘针线活做得怎么样,是评判女方好与不好的标准之一。

议亲之后,按规矩女方会给男方纳鞋底做鞋子,绣鞋垫,如果与之前所说不符,针线活差,鞋子穿着不舒服,那么女方就会被嫌弃。

花颜议亲时没听说徐家要求她做什么,大抵原主手艺不差,毕竟原主是受气包,什么事都要会点才行。

成亲后她也没给徐家人做过鞋子之类的东西,能用钱解决的事,她才不会浪费时间。

苏倾城只管呵呵笑,随即转换话题,“钱多多在哪里,我要看看她究竟有多么美。”

“嗯,你不是来看我的?”

“嘿嘿,她也要看,你放心,我不会找她的麻烦,就是想看看柳明轩心心念念的女子是什么模样,我家胧月比她差哪里了。”

花颜只道:“胧月不比她差,只因柳明轩的心不在她身上,加之造化弄人,我带你去,但你要答应我别吓唬她。”

“我肯定不会在你府上撒泼,今儿是你相公的庆功宴,我懂得起,只是对胆大妄为的栁少夫人无比好奇。”

如果在外头碰上,她指定要给胧月郡主出口恶气。

柳明轩二人看门红泽与苏倾城了,柳明轩正犹豫要不要出去,按理他应该向红泽道谢才是,但维护胧月可以不讲理的苏倾城在场,担心她对他们发难。

若是平日里跟苏倾城服软道歉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今天担心苏倾城动怒与他们起争执,扫了徐家的兴致。

钱多多掐着腰,站在门缝后面观察,“他们往这边来了,我们还是出去吧,有花颜在,想必她没那么不识趣,怎么都会收敛些。”

“别,我去软塌上躺着养伤,你再开门迎他们进来,如此这般,即便苏倾城要撒气也不会惊动徐家二老。

花颜倒相信发生口角会带来晦气那种鬼话,你沉住气,别跟她对着干,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由着她便是。”

柳明轩提着衣摆跑向软塌,脱了鞋趴上去,钱多多则开门出去。

苏倾城见了她,扭头问花颜:“就她?我瞧着不怎么样嘛。”

的确比胧月长得好点一点点,指甲盖儿那么点,美色算什么,胧月别的方面都比她好。

花颜不置可否,直接给钱多多介绍:“多多,这位是苏家五小姐苏倾城,是我的好朋友,他是太子府三殿下。”

钱多多躬身行礼问安,苏倾城没吭声,红泽道:“免礼,柳明轩的伤可大好了?”

“多谢殿下挂怀,相公好些了。”

红泽嗯了声,转头问苏倾城,“要不要进去看看他的惨样?”

苏倾城心知红泽与柳明轩之间有几分情义,遂道:“泽哥哥想去,我就陪你。”

花颜在前面带路,钱多多自动靠后。

屋里柳明轩见他们到来,假装翻不起来,急道:“多多快些扶我起来给殿下见礼谢恩。”

红泽撩了下眼皮,“有伤在身便好生养着,不必言谢,我做的一切都是看在表妹的面子上。”

柳明轩也不勉强,侧身拱手道:“殿下万安,苏姑娘妆安,无论如何,殿下的恩情在下铭记于心,您请坐,多多看茶。”

“看你这么惨,我就不说你了。”苏倾城挽着红泽,“我们去喝花颜泡的茶。”

坚决站在胧月这边,她才不和钱多多泡的茶。